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乐心

第二期人文简史课后讨论汇总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6-8 08:33: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文精神簡史課後交流簡記
第十三講  王陽明與心學(下)
【6月1日(周四)晚】
     司徒瑜学友:感受最深的是「致良知教」让每个百姓唤醒良知,于踏实生活基础上完成超越。现在的老百姓还是善良的,热血还在,但是不高贵。言行举止比较粗鲁,不注意别人的感受,好贪小便宜。但明朝时,在阳明心学的普及教育下,每个人从良知入手,把内心的高贵焕发出来,能认识到自己的高贵。心学也是对程朱理学的发展。心性修养上,「持志如心痛」、「你萌时」,时时刻刻关注内心,而我们更关注外在,重视行动,忽略了内心。阳明子给我们指了一条路,你要时时刻刻关注内心。良知良能每个人都有,是非判断问下自己的心就知道了。阳明子给王艮讲的,昭然若揭。另一个是师生关系,让人感触很深。

    彭月萍学友:一直认为阳明心学只是些深涩的哲学道理,学了后,知道儒家不是纯知识。跟着阳明学习的弟子,有贩夫走卒、有高级官员,不论年龄、身份,心学对他们来说是信仰,是安身立命的东西,这个信仰传到民间,普通人人格高大起来了。学了一段时间后,明白这个是来自于内心的精神力量,不是外在的什么。

    陈永亮学友:阳明子谈「持志如心痛」,感觉很受益。日本人有这个,当下中国人很涣散,有志却不能做好,做起来把自己定位到何处?不论是一两金子还是万两金子,成色一样,每个人都可以成圣,就不难了。「常快活就是功夫」,「满大街都是圣人」,这就要往内用力。王阳明谈观花的认识,外在无法左右它的存在,但我们对外物的态度是变化的。对我们的启迪是人心的作用,主观唯心主义的批判很浅陋。王阳明心学影响很大。母亲说:“你首先是不是善良,善良的是对的,不善的是不对的”。阳明对我们的影响是看这个人的良知是否在。中国人往心上着手,需要我们自己体察内心。

    张欣学友:普通人可以通过努力达到圣人境界,,阳明为弟子王银改名为王艮,也把他心性提起来了。我平时也会体察自己的内心,对外在不太注意,让自己保持一种温暖,守住自己内心的温馨感,是一种比较舒服的状态。王阳明门庭繁荣,觉得此时和大家讨论交流,很像王阳明当年,大家互相加持、交流,特别好。自己吃素,对小动物升起怜悯之心,但是吃肉,就不这样想了,有口腹之欲操纵着自己。志是内心的本能,要保持诚心敬意。致良知就是闻道。

    华富学友:阳明心学认为圣人和普通人都是黄金,只是万两黄金和一两黄金的区别。良知是精神信仰,激发了它才可以闻道。原来感觉圣人很远,阳明学让我觉得可以接近圣人,阳明子和弟子们的故事,董罗石、王艮...。阳明子立志做圣人,也带动大家一起做圣人,对明朝风气影响很大。心学特别适合目前的我们。

    李鑫州学友:1521年,王阳明50岁,是年九月份,王阳明回到家乡绍兴,开始了他晚年传道讲学的盛期,直至1527年。在家乡的这六年间,王阳明主要是讲学,全国前来绍兴求学听讲的人不计其数,有记载说:「连袵成帷、举袂成幕。」绍兴的客栈住不下了,大家就住寺院;寺院住不下了就轮换着睡,「更相就枕席,歌声彻昏旦」。因为听讲的人太多,开讲每成大课,前后左右环坐而听者,常逾千人。那个年代,全国各地保有热血、不甘浑浑噩噩白过一生的人都向往着去绍兴,去找王阳明,想想这是何等壮观的景象。而我们现在的人,没有人读高中、读大学是为了做圣贤,大多是为了功名利禄。可见我们现代人的精神境界相对于古人是下滑的。

    吴苑华学友:很多人是自以为是的,妄加评论。过了学习黄金阶段,要不是错过就是误解了,现在接触到真东西,相见恨晚的感觉。教和学要存真。儒学传播者要有正义感,把真的东西告诉大家,向先生一样。起码有一些人愿意深入走下去,继续做工夫,需要把真相告诉大家,把它当做正义的事去做。
    人的良知是道。陈学友说自己母亲很淳朴,教育后代只问善良与否。每个人都有善的心,只要心善,做的事是善的,人的精神境界就不一样了。以前认为人要安定时才会想精神追求,但明朝人普通民众也愿意追求良知。之前想的肤浅,人的精神境界会超越物质、温饱。现在社会风气,大部分人追求外在的,没有追求、信仰。有了物质也不快乐,因为内心没有力量,也没有方法找到这个力量,现在怎么宣传,怎么追求,是个问题。

    王静学友:我自己了解王阳明也只是从高中历史课,也只是了解到主观唯心主义,没有更多了解,今天知道了他作为儒家传承者,上一节课讲他影响亚洲,东乡平八郎「一生伏首拜阳明」,说明他对日本军事有卓越贡献,以及之后对明治维新的影响。阳明子的思想影响了世人,从小立志成圣贤,最后从良知上达到知行合一,对自己很有帮助。他从中感受比较快活,身体力行感染到身边的人。王艮与其子终身传播阳明学说。人的生命有限,以有限的物质生命追求永恒的精神生命,阳明让自己的生活更扎实,活得有尊严,护持了自己的良知,并见之于事,最终这股精神洪流灌入到民间。

    高璐学友:唯心唯物,是西方概念,传统文化中没有这个概念。传统讲阴阳,动静,二而一,一而二。二者互为根本,是动态的,不是二元对立的。先生讲,“阳明子不可模仿”,三不朽,千古一人。但并不是比孔子、朱子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更高,所以阳明终究只能排第三。钱宾四先生常讲,“只有立德一条人人可为,立功立言都需要外界条件”。阳明也被斥为伪学,但阳明引起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民间启蒙运动。期待明末绝响,课程越往后越有味道。中国的人文精神命脉主要在民间,不在官方。自孔子将贵族学带到民间,到汉朝,今古文之争,最终以郑玄为代表的古文学派(民间)胜出;魏晋南北朝至隋唐,更是学在民间、在门第;宋初三先生、北宋五子都是学在民间,朱子被斥为伪学;元朝书院盛过宋朝,民进传学反而更盛;阳明心学、东林党等,历史证明中华人文精神命脉在民间,民间的拿到官方反而是向衰亡更近一步。程朱理学和陆王心学合起来就是宋明理学;「存天理,灭人欲」出自《礼记·乐记》,朱子着重提出,阳明子继续讲。阳明说:「吾受朱子罔极之恩」,他们是传承关系,不是对立关系。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这个学问不是纸上的。了解了人文精神后,我们就是站在了巨人肩膀上。当今没有什么事情比复兴人文精神更重要的。先生讲,学习国学要跨过三重门,清朝无法代表中华文化。魏晋南北朝时期,政治上立不起来,佛教、道教乘兴,现在基督教也要如此吗?丧失了传统精神的滋养,就会有别的宗教进来,无法阻挡,因为对精神生命的追求是人的本能。若干年后,可能就没有文化意义上的中国人,就像顾炎武说的亡天下。佛学经历了中国化,达摩祖师说:「震旦有大乘气象」,今日氣象如何,是否有与外来文化同等交流的资质?如果连自己都丧失了,谈何交流,谈何融合。
【6月2日(周五)晚】
     司徒瑜学友:「谁无人伦?亲师命舛。谁无良知?滔滔不返。」自己毕业班的“感恩”班会上,家长读完家书后,孩子行礼。一个孩子在家是行跪拜礼的,学校领导不许行跪拜礼,认为鞠躬即可。我说:“孩子的状态到这个时候,自然而然就要行这个礼了”。然后这个学生就给家长行了跪拜礼。现场庄严肃穆,自己瞬间落泪,许多人也深受感染。这样的礼,本来是我们中国人的日常,现在却已经被看成封建、屈辱。学生的感受是:高贵、庄严。按先生今天所讲,唤发起普通人高贵的人性,与宇宙精神相通,这个需要一代代承传。向父母行礼的时候,跪的不仅是父母,还有整个宇宙厚重的东西。佛家的生死之礼保持得很好,会流泪,但在礼中,礼化情绪,在内心如涓涓细流。致良知,怎可抛弃。教育之急:孔孟阳明心性教育。

    华富学友:最近状态不好,心性工夫好像一下子没有了。「持志如心痛」,到了学堂后,好像又找到了感觉。今天听完课,大概想明白一个问题:立志,还是没有立下去。在这一块,应加重自己的信念、信心。《传习录》:「爱问:「至善只求诸心,恐于天下事理有不能尽。」曰:「心即理也,此心无私欲之蔽,即是天理,不须外面添一分。」感觉自己的问题在此。 
    学儒家心性修养需要平台,需要老师。儒家不是脱离实际生活,在深山老林里学。那么,现在生活中没有志同道合的,自身修为又不够,怎么样才可以更好地修养自己?是否是辞职掉现在的工作,离先生更近一点?还是会受一些影响、诱惑。

    鞠杰学友:「圣人之学不是这等捆缚苦楚的。不是装做道学的模样。」「常快活便是功夫」。将当下身份之礼做尽。先生讲「不将工夫打成两截」。

    华富学友:最近工作太忙,还有其他事情,感觉兼顾不了很多事情,然后就很纠结。 

    高璐学友:「你萌时,这一知处,便是你的命根,当下即去消磨,便是立命工夫。」读到这句,忽然发现自己当下坐姿散漫,如此状态岂不是在空耗生命吗!立即调坐姿,把状态拉回来。拉回来后感觉非常舒服。
    「持志如心痛,岂有工夫说闲话,管闲事」问自己有没有立起一个志向来。怎样才能做到持志如心痛,一直都没有做到,也很难去想象,非常向往。对华学友的问题,自己有同样的忧虑,自己的一个有效方法是读圣贤书,一有时间就拿出来读几条。能到先生身边当然是最好的。 

    曹慧超学友:明白了一些以前不懂的,明白了阳明先生说:「吾受朱子罔极之恩」,先生讲致良知中良知是一种本能,这种本能蕴含在我们内心,一旦被激发出来,我们的人生境界就上升到了非常高的层次,古人把这个状态叫「闻道」,致良知就是闻道。阳明子传学的分量是最大的,事功是其次的。

    邵玉萍学友:刚才华富学友谈到自己状态时好时坏,不知该怎么办,很烦恼,但又想找个更好的平台。我想说的是每个人都有状态不好的时候。心不由主的时候,也是内心被蒙蔽的时候,被情绪纠结缠绕,心不能正时,最好不要轻易做决定,那时的决定往往会求助外在,任由习性,借助外在的东西来让自己平复,没有借助自己内心力量。阳明心学之所以能让明朝社会底层的人蜂拥来学,有它直入人心的地方,也就是说他的方法是简捷明白、人人可学的,学了后能变化气质的。我们必须要做实在的工夫,才能调正此心。《传习录》里有段话说「日间工夫,觉其纷扰,便去静坐,懒于看书,就去看书,是亦因病而药」。这些方法很直截,如果由着自己情绪,越走越外在,烦躁时候,不防看书、读经,会把自己调正,让这颗心能宁静,找到此心该有的样子,然后循着自己的身份,该做什么做什么,在把自己从纷乱中救出来后,感受那份内心的愉悦。找回内心的那份快活,这才是当下该做的。就像练功夫,常常去练这些最基本的。如果这件事你知道错了,下一次争取做好。再下一次做的更好。就得这样切己、循着自己的身份一点点去做好,就像练跑步一样,一点一点儿地练,直到这颗心,由我做主的这一天。

    吴苑华学友:听了司徒学友的发言,自己非常激动、且佩服司徒学友。司徒学友带的学生变化非常大,希望自己也能带出这样的学生。现在是弘扬传统文化的春天,但感觉领导都是小心翼翼的,基本是处在对文化知识的学习上,还停留在这个上面;一触碰到礼、信仰,他们就比较抵触。西方心性、宗教信仰上比较自由,我们中国的孩子,在这一方面还是有阻碍的。阳明子说良知是人本来就有的,来到学堂学习后,内心更加自信。做事情的时候,会问自己是否符合良知,感觉自己的力量更强了一点;教育学生、与家长沟通,在小契机上面,确实要拿出真诚,对孩子、学生、家长,一视同仁。会自问:是否真诚。为了良知、正义,不是为了要压服对方。是真诚地去帮助他。有心性修养,快活的时间会长很多。静坐、静思、读经,开始会觉得辛苦,越读心越定,越清醒,越接近良知。做得不好,就道歉、反省;下一次尽力有一点点进步。自己是快乐的,即使做得不好,也是快乐的。忠于自己的内心。 

    李高学友:听先生的课,感受到很深沉的力量。也会听其他的讲座,也很好,但听先生的才会有深刻、深沉的力量。大概是先生在传道,触碰到了灵魂,不是知识层面;有家国情怀,对历史不是玩味的态度,有敬畏,让人感受到很强的力量。最后的祭文很打动自己,既惊讶又欣喜,文言文废除一百年后,还有人能写出这样的古文。有先生这样的人在,文化一定会传承下来。司徒学友的学生行跪拜礼,自己非常有体会,自己生活的家庭是传统家庭,过年的时候,也行跪拜礼,祭天祭地祭祖先,父亲文化水平不高,但也非常喜欢传统文化,没有教过具体的知识,但是给自己种下一粒种子。礼节背后有精神,百姓日用而不知,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华富学友的困惑,也取决于志向,黄金本质虽然一样,但还是不同的。像阳明子,就需要拿出全部的时间、生命;如果只是凡夫俗子的话,可能……也就够了。立志的大小,决定了用什么程度去学习。孟子答乐正子:「可欲之谓善,有诸己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 

    司徒瑜学友:感觉吴学友越来越精诚;李高学友谈立志的大小,特别感动。认同邵学友所讲,在哪里都可以做工夫。

    王静学友:阳明子资质很高,非常人能及,我们都是普通人,要立志做他那样的圣人,要用毕生的精力和时间去做工夫,一定要有很坚定的信念。
越听这首歌感觉越感慨(365里路),365天走过了多少路,每天又是怎样过的,是否都过得有意义。

    鞠杰学友:在当下循礼,做起来。同时体认自己内在的状态。守住内心温暖的力量。 

邵玉萍学友:饮尽孤独,铸就圣贤之成色。不论分量,成色不减。

    张润学友:之前看到王阳明的经历才发现我们受到的教育是有问题的。昨天的课也证明了这个想法。唯心是研究内心的,和唯物完全是两回事。我也释然了,为啥我高中哲学学不好,理解不了,经济学就好很多。  
2017年6月6日
靜遠學堂簡史組整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