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书生

書生《論語》學習作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2 22:37:10 | 显示全部楼层

《论语》第六讲1 學習笔记1
为政第二
『23』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1、一世就是一姓王朝。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方為儒者,何況摔門呢?)以后的十世我们作为儒者能否预测得到呢?中国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孔子说: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注意关键词是“损益”, “损益”是《周易》中的两卦。据说当年孔子读《周易》,读到这里说,历史演变的道理就大概明白了就是一个加法,一个减法。历史发展到今天,传统以前对我们有用的,我们留下来;我們没有用的减掉;传统没有的,又需要的,我们加上来。谁说不需要大智慧?一加一减就是大智慧。死死抱着,把社义修改了,叫“修正义主儀”,这叫什么?叫原教旨主義,一点不能动。两千五百年前,孔子早就洞见了历史发展的大智慧。到今天,这个道理也不是人人都懂。一个益,就解决了改革开放。为什么拿了别人的东西,就覺得不好用,又觉得哪个阶级的?哪个主义的?有用没用吧,有用就用嘛。损,传统的东西继承过来,没用的就不用嘛,但是可沒有说全盘否定传统,全盘西化的,没有。全减全加成什么了?所以說是,論語這樣的經典沒有深入人心。
2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为什么“虽百世,可知也”?因为前面有一个大的前提,其或继周者(我们读经,一个字都不能放过“其或继周者”才是关键。你继承了周代文明,我才知道,百世后中国什么样子。反过来,你不继承周代文化,我不知道什么样,你把中国文化全盘否定了,社会的发展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没有轨迹可了,什么样都有可能,不堪设想,无法预料,脱离了轨道。周代是以人为本,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天是至高无尚的(從老百姓的輿論表現),民为邦本,本固则邦宁这是周代立国的基本原理。即使民为邦本,你做的事情也可能有局限,這是青銅器時代啊。这是玉器时代,青铜器时代,铁器时代,你做的事情有时代的烙印,再往下发展,可能不适用了,怎麼辦,“損”,有些東西沒有,這個時代需要,“益”。周代文明“民为邦本這種文化基础上损益,损益不是没有原则的。不然的话,损和益都可能错。損也不對,益也不對,那叫进退失矩。無論是前進還是後退你已經失去了自己的原則,怎麼都不對,亂改一氣,不知道堅持什麼,不知道該做什麼,就是跟着强者走,或跟着自己的临近国家,看誰發展強跟誰走,那叫鼠目寸光,因为你跟别人走的时候,你不知道,别人为什么这样,它背後的文化你來不及去了解,所以就跟著走,人家出现好的局面,到你这儿没有,还以为这东西拿过来水土不服呢,错!不是水土不服,是整個一套东西你不会,你自己没有水土,什麼服不服啊,你那裡有水土啊,是不是我存在,坐在這裡就有文化,那不是,你得繼承這個才叫有文化,才叫有文明意識,你不繼承這個就沒有,這是大原則。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反过来,其或不继周者,虽一世不知也。
3、论中国的古典历史哲学---损益,将来可以拿来写一篇博士论文。(整個夏商周三代文明進行一番考察,把後來的文化包括秦始皇時期的、漢朝的,考察之後,對這句話,他的正面的影響,還有沒有遵循這句話負面的作用,然後跟國外的治理國家的理論相對照,再根據當下對這個理論的理解,幾個維度構成,這篇論文就出來了。從物質文明到精神文明,從市井文化到這個最高的政治決策,幾個層次寫好,那就是損益之道論中國的古典歷史哲學。)治国之道,古人写的明明白白,现代人还摸着石头过河,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其中主要原因在哪儿?对中国传统文化继承的不够这份智慧跟我们后人已经没有关系了这是孔子那时候人的智慧,我們不學,什么東西不学,就跟我们无关。实际上在文化的角度,已经不算是炎黄子孙了。虽然祭炎黄,祭孔?拿什么祭,祭炎黃什麼呢?语焉不详。他總想把炎黄,孔子这样的大人物拿来为我所用,你也真敢想,你怎麼不說耶稣,穆罕默德,釋迦摩尼為我所用,你的高度能用他么?你在他之上么?所謂的用是把它化了,居高立下的去批判一部分,保留一部分,批判不是不可以,你要確信你有這個必要的高度才行,否则这个批判是一场闹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2 22:37:42 | 显示全部楼层
《论语》第六讲1 學習笔记2
『24』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
1、我想老夫子说这句话是咬着牙说的。祭礼是祭我们的祖先,你祭你的歷代列祖列宗,到了祭祀這一天,你祭别人的祖先算怎么回事?别人的祖先有别人的子孙在祭奠,你壮大人子孙的队伍,你的祖先没人理了什么意思?你为什么祭奠别人的祖先呢,道理很简单,人家祖先有权有势,人家这地方有好处,你就来了。谄也,不认祖宗,让人瞧不起,很可耻。认祖宗,我们认的是他对培养后代付出的心血,这些贡献後人永远记着而你不去祭,想想你是什么心态?他付出的这些对我来说没太大用,我现在還是生活条件不好。如果找原因,我的历代列祖列宗看来不怎么样。这是很多我们现代中国人的心态,中國要發展不好,他沒有勇氣去指責現在就誰,誰誰做的不好,都不敢,祖先怎么怎么不好,动不动就说,中国几千年文明,一贯就这样。还有个顺口溜,我看着就特別来气: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这是伟大的人民。想著這句話然后对现在一切不公正就理解了。你的错事拉祖先垫背干嘛?五千年文明成了他的出气筒,不是這樣。在祭祀的时候最能看出这个人对生命的认识及这个人的为人本質平时观察不出来,酒肉朋友好像挺仗义,你看不出来,祭祀时能看出来,庄严。庄严这个表情不好装。搞笑容易,叛徒嘴臉比较好演,庄严神圣的表情出不来,因为我们内心的修养离这个太远。为什么叛徒好演,大概有这个倾向,有这个培养前途演带有神圣感的演不出来,按照西方历史来说,演圣徒,圣·彼得、圣·保罗、圣·托马斯·阿奎纳、圣·加尔文演不出来,演不出來,這個形象怎麼給你熟悉也白扯,要演壞蛋一下子就立刻進入角色,這個不是諷刺,二十世纪西方一些哲学家说,舞台上我们演背信弃义的人得心应手,演崇高的人就力不从心。
2“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这句话很重,我们可以反思一下自己,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祭奠上了别人的祖先。这个文明,这个文化,跟我们都没什么关系了。从1911年,中国历代列祖列宗,谁来祭奠?没有了。按过去骂人的话叫,绝户了。中华民族绝户了吗?没有,还活着,怎么没见这些子孙祭奠祖先呢?一百年间,谁在祭奠祖先呢?個別人有,但總體來說不好。这样的现象会不会有后果,有负面影响,一定会,而且這個負面影響在逐漸擴大。文化不是拿起来就有,放下來好像就很瀟灑,比如我放下一百年,等我想拿起來就為我所用,祖先都為你所用,你夠厲害,夠霸道的,能那麼容易么?五千年文明说拿起来就能用吗?讀經,這個經中的智慧就屬於你了么,什麼人在讀經,你得問自己啊,你是什麼人啊?你得狀態對么,是不是什么状态都可以读经,什麼狀態讀經都行呢?肯定不是吧,那我們這個狀態對麼,這個都是大問題,是深層次問題
3、见义不为,无勇也。很多人总觉得这句话不是孔夫子说的,恰恰就是孔夫子说的,孔夫子是充满了刚勇之气的人。見義不為,無勇也,孔夫子说,子路好勇过我,这说明孔子并非不好勇,只是子路表现更加突出而已。儒门仁智勇三达德,如果开门授课的话,仁智勇是培养學生的三个标准。仁、智,最後这个勇,我们现代人非常缺乏,因為仁和智會使你躲在懦弱的那個貝殼里。今天的中國人如果勇气不够的话,中国文化不发扬光大。中國文化現在需要的是“勇”,那种勇,是一種一切成败利鈍皆置之度外的那種,没有这个,所谓文化复兴,一场空谈而已,沒有用,不是你想接就能接上這個創通文化儒门血脉,勇者得之。二十一世纪的儒者,首先是个勇者,這是二十一世紀儒者的標誌。這個物欲横流的时候,你没有大勇的气概,你将寸步难行,甚至无立锥之地,四面八方都是濁流惊涛骇浪,把你冲得东倒西歪,你还智,智恰恰变成了你逃避的借口,我現在不能有勇,我要表現的有智慧,你這個智慧一直保存下去么,等到傳統文化滅亡的時候,也就沒有用,保身的智慧,儒家不屑。儒家智慧是怎样传播中国历史上这种天道這種精神,把這個傳出去,用“智”,这个时候怎么用智呢?絞盡腦汁,千方百计,要把這個“民為邦本”理想傳承下去,這才叫智慧,不是用在一個人的個人榮辱上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6-14 9:41:11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2 22:38:28 | 显示全部楼层
《论语》第六讲1 學習笔记3

八佾第三
『1』孔子谓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1、八佾舞是天子祭祀用的,作为礼仪用的,八行八列,八八六十四人,今天一個鄉政府用的禮都超過了這個禮,只有天子才能用的一种礼,季氏把它用在自己家里(季孫氏)
2、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这句话的难点在对“忍”字的理解上。有人理解,这个事情我能忍受,还有什么不可忍受的,好像孔子要跟季氏拼命一样,這個解釋是不對的。可忍的主语并不是孔子,而是季氏在这件事情上季氏忍心这样做,还有什么事情他做不出来呢?就是说他可以僭越,僭越天子的地位。人开始做事情,该不该做,不该做良心受谴责,心里有不安,然后就麻木了,硬着头皮做,这时心里发生微妙的变化,就过了良心不安的状态,過了這個狀態就是什麼樣的心理呢?就是“忍”,狠狠心,心硬了一下,就是忍,刹那间,心这一硬,使他跨过一道门坎,这个门坎就是道义。包括人做一些事情,這個事情不該做,剎那間心一硬,就做了,做的時間長,這個心就一直硬下去,然後跨过这道坎(做人的底线,底线对你有警觉的作用。)当你跨过去你感觉自己自由了,无所不用其极了,不在乎了,肆无忌惮了。跨过这个门坎,人就开始堕落了,没有什么不能做的了。开始时心肠一硬,这是分水岭,跨过去,打个比方,就如走板,还得了吗?不可逆的下去了。孔子通过季氏的做法,直接在谈季氏的心态,谈他内心的变化,这是儒家一贯的风格,儒家谈人是谈一個人的心,谈内在的动机。是可忍也,谈八佾舞,过了这个,狠一心,硬一下心,做出来,下面孰不可忍也?以後對他來說就沒有阻礙了,良心的栅栏被他拆除了。我们把这个问题抽出来,我们的一生所作所为会不会遭遇这个忍?忍点,我们每个人都有忍点,忍点一过麻烦了!忍点,古人称为雷池,做坏事,跨过忍点,很难办了。普通人要有自己的忍点才可以。 

『2』三家者以雍彻。子曰:「『相维辟公,天子穆穆』,奚取于三家之堂?」
1、雍彻是祭礼,彻是祭祀的一个环节,祭祀祖先之后祭品要撤下来,叫彻。彻下东西要奏乐,雍是乐曲,《诗经·周颂》中的一篇,歌词唱到:“相维辟公,天子穆穆”,礼仪进展到彻的时候,各地诸侯国到这里帮助天子,天子的表情庄严而神圣这是天子的礼,很神圣的场面。“相”是帮助,“公”是诸侯国的国君。
2三家是鲁国大夫,他们跟诸侯国君差得很远,跟天子差得更远,他们居然用这个音乐,他们家行礼不该用这个音乐。孔子说歌词唱的是诸侯国的国君帮助天子,他们用这个礼。孔子說我就不知道,這些季孙叔孙孟孙,他们在祭祀的时候,天子在哪里?诸侯在哪里?是一些僭越的权臣而已。孔子上面說的季氏是三家首,魯國最強大得家族,又把三家統一的批评一翻,孔子還能當大官么,权力被三家垄断,在魯國是沒有政治前途的他這麼說人家,所以孔子根本就不是為了當官可以把自己一切尊嚴放下的人,甚至當不當官他都無所謂了,根本不在乎

『3』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
1你们这帮三家这些人,又礼呀,又乐呀,人而不仁你们没有仁爱之心,乐和礼就成了没有内容的形式,空洞无物。礼和乐有什么用呢?


感謝先生,感謝各位學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2 22:41:08 | 显示全部楼层

論語第六講(1)學習心得

華富:

今天第一句經文,損益是要在文化的基礎和核心,以人爲本來做損益,作爲中國人自己要有這麼一個核心思想然後再來做這個事情,有用的東西,保留下來在我們自己自身也要這樣,就像我們學習儒家文化,我們循禮修養自己的心性修養,也可以按照這個損益來做。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現在我們對自己的祖先祭拜也都是形式化,沒有什麼敬意,因為我們很多人現在沒有道統傳承,沒有家庭教育,沒有孝道,自然也不會對祖先有誠心的去尊敬,心裡根本就沒感覺。所以會出現因為一些原因而去祭拜別人的祖先。

見義不爲無勇也,我自己,大概也會有這個勇,像前段時間尹學友的分享,碰到一些事情會本能去做,有些事情也需要做選擇,但是比較難的去做的,這個時候應該有大無畏的勇氣,自己就覺得這種勇氣表現不出來,這個事情好像很奇怪的狀態,明明應該做,卻又做不出來。以前先生講課也說過,仁智勇是相互聯繫的,也要有這個仁然後智慧這樣的勇,我們本身可能也會突出某一的東西,在培養這個東西,

八佾,講到了季氏越禮,以前也是認爲這個是可忍孰不可忍,也是一般的認識。先生課中講,季氏僭越這個天子的他怎麼忍心去這樣做。我的感覺我們平時也有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現在感覺很多人沒有這個概念,沒有了這個意識,做什麼都沒有一個根本的堅持,現在這樣的狀態,禮樂都崩壞了,沒有維持這個狀態。

先生在課中講,我們在文化的角度上不是炎黃子孫了這個特別有感觸,一直在講炎黃子孫,好像講的血脈,其實更多的是文化精神信仰的傳承東西我們沒有,我們表現不像驕傲的炎黃子孫。錢穆先生說,我們學習歷史要有溫情和敬意,我們現在沒有的,很多都沒有,我們不具備這東西還能說自己都是炎黃子孫原憲做作爲中國人很驕傲的,這種還是盲從的驕傲,文化精神信仰,都不知道驕傲什麼東西,就是這樣的感受,我們更加應該因中華文化、歷代先賢而驕傲,我們是因爲這個東西而驕傲,不是簡單地炎黃子孫,這樣的驕傲。現在在學堂所學的正是讓我知道我為什麼作為炎黃子孫而驕傲。

感謝先生,感謝各位學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2 22:45:39 | 显示全部楼层
論語第六講(1)學友心得分享:

司徒瑜:每一章PPT都有一種一杆到底的的感覺,先生談到損益的問題,很多人對中國文化並不了解,很多都是皮毛,甚至連皮毛都沒沒有。怎麼樣讓國家人們活的有尊嚴,今天聽先生講,想起周圍的現象,很難讓大家活的有人的樣子,很难做,儒家是千方百計的把儒門的 文化把這個傳出去,想知道今天目前這樣困難的情況下,阻礙很大,怎麼傳?尤其在體制下真的去做更难,覺得体制内是推行儒學比較困難的地方,想請教一下。還有一個勇,我有感受,在臺灣的時候,看見一個孩子挨着門站,後來看見一位女士叫他不能這樣,見義勇爲,他並不認識孩子,今天看見一個未成年的少年辱罵女士,搶手機和推女士出地鐵的門,整個過程中只有另外一位女士說了幾句,除此之外,车上的人都是沉默着、冷漠着,沒有男士挺身而出,都是看熱鬧,這個勇是当今中国人最缺的。那么如何让當今中國人的脊樑挺起來?也是我 提出的第二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繼承傳統文化是精神,但是今天的中國傳播很難,怎麼做?如何讓中國人的脊樑挺起來?

陳永亮:先生講的,對待傳統不是完全的 原封不動的死死抱着,把有用的留下來,把沒有用的減掉,就是學習儒學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不同情況,社會也有很多的狀態我們在這個學習的路上不能僵化,損益,也不是隨便的,這裏面是我們做事情必須建立在李偉邦本的基礎上,不能進退失據,不能隨心所有,要與哦身份和把控,第三,祭祀,我們能夠對生命還有對個人都會有一種表現,這個祭禮需要大家的尊嚴和莊重的時候,那麼這個時候一般的表達出來的也是非常多不好裝的,也是提到一個問題,比如說,我今天中午的時候到教學樓過程中看到不同班級的孩子往教學樓裏走,迎面看見他們,我從他們中間穿過的時候,我就想起我是老師我的儀態,大家都看着你,我發現我也真的很難做到這一點,我就體會這句話,就是我現在明明知道大家看着我,那麼這個時候針對那麼多人的情況下,你怎麼樣保持一種莊嚴的和嚴肅的表情,是打招呼還是,這個要一本正經的,我的問題就是,這個莊嚴的過程中,不讓人感覺你是故意裝出來的的,內心有一種超越性,這個狀態的時候心裏是一種怎樣的狀態?

還有一點,先生講,我們身爲中國人,特別重要的性格特點就是勇,那麼多的人情況下,你一個人真的挺身而出是需要勇氣的,這個時候存在還要難得多,真的很難做,鼓起勇氣的力量很多很多,那麼這個勇氣也是形而上的,或則沒有這種感覺,孤獨大勇,那麼他的大勇過程中經歷過很多的困難和威脅,後來看電影,我們和這些基督徒比起來,作爲儒者來說,我們就更加需要做好,基督徒可能很多,在我們那個地方,宗教都可以信,但是文化的斷層導致,

閻學友:勇認爲這個不是孔子說的,包括我認爲,聖人和勇沒有什麼關係,這都是接觸儒家的東西都是支離破碎的,不了解,很片面,所以我們好多人都缺乏這種,所以說這個,感謝先生感謝各位學友,有了這個學習場所,真正的體會儒家的這個內容,我們可以盡情的去了解儒家

     老而弥坚,以民为本,无视权贵,直言不讳,宁折不弯。这就是勇吧?圣人的勇。

彭月萍:先生談到尊嚴感,我的自己的感受,讀經的時候會感受到尊嚴感和神聖感,特別是讀學過的經文時候,讀經的過程中狀態就會立起來,感覺到精神生命煥發出來的感覺是生氣勃勃的,這個狀態去循禮做人,這個禮做的比較好,比較準,也同時和對方相處的時候也體現出對對方的 敬意,我這個狀態是在讀經的過程中感受到的那種尊嚴感。


李鑫州:第二三句,歷史發展到今天是傳承祖先做的事情,和每個歷朝歷代傳承下來的周文化,增加或則刪減的,每個王朝的規律作爲根本,先生講現在的人不明白古人的一些對於治國的方針和策略,根本對於傳統文化的理解不算夠,我們古聖先賢有縣城的東西,不理解不繼承,形成文化斷層,這是現代人的問題,挑戰難度大,我們應該與古聖先賢,包括和傳統文化來一個對接,儘量的教我們古代的傳統和一些文化傳承,讓他延續下去,先生講到從文化上已經不是炎黃子孫了,我心裏感覺特別的一種震驚,也是一種心裏爲之一振,因爲我們每個人都自詡都是炎黃子孫,先生卻說從文化角度上不是炎黃子孫,已經斷裂了,我們還去祭祀炎黃,拿什麼去祭呢?這是我們應該去思考的問題,我感覺我們好像也應該做做事情,無論什麼從自己做起來,做不了大的,可以做小的,先從修身做起,無論快慢,無論悟性高低應該去做一些事情了。祭祀別人家的祖先,這種不認祖宗的方式很可恥,祭祀的莊重和誠是不容易演出來的,容易看清一個人,這是因爲從內心的修養自然流露出來的,外部的自身的主觀的表象和表演做不出這樣的境界和高度,就講先生講的,後面是可忍孰不可忍,自己做事也有這方面的缺點,我就想自己,反思

宋學友:剛剛碰到的事情,期末考試,我剛考完,其中一人就問,你抄的怎麼樣,那個說我全抄上了,我就覺得怎麼這樣了,小時候不能這樣,然後就種種原因就開始變了,我開始第一次開始抄了,想以後在也不做,後來做了之後發現停不下去了,突破了忍點,並且這個論文造假的事件,就是忍點一次次突破的結果,我們學員開會請來大四的學長做演講,我們給學校體檢以,我們中有一個同學提了作弊給老師檢舉,當時大四的學長,你怎麼這樣,你去檢舉你怎麼過三年怎麼過,考試作弊這件事情,我也被人家抄過,這個人勇還是不勇,不勇的話,作弊打擊這麼嚴厲,當着校領導的面,他見這些,我想這個人是勇敢,作弊這事情是錯的,但是他同學作弊不僅不制止,不敢去做,這就是不勇,特別有意思,一個人身上出現勇和不勇,應該對這種不屑吧。

管學友:先生講課,跟班主任說,就爲了學生更好的學習,學生需要在畫室學習,可以換一個教師掌握一個根本的地方,感覺和這個應該是一樣的吧?第二個問題,關於勇的地方,因爲有很多時候是看見一些,會有碰磁的那種,我就想那種情況下,其實內心想扶的,但是需要很大的勇氣,這個時候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付楊:感受最深刻的一點,感覺找到了家的感覺,孔子說不是自己的祖先不要去祭祀他,我們有自己的祖先要祭祀,我從一開始的接觸到的是基督教,那個時候是我自己的轉折,學習的時候很溫和對大家像親人一樣,單絲感覺一種排斥,所以今天讀到這句經文點醒了自己,因爲他不是我的祖先,不是我該祭祀和敬拜的祖先,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我們的孔孟之道我們就應該當作自己的家和一個信仰真誠的對待他,昨天學習的時候段學友分享的那樣,要有真誠和勇氣,完全感覺到孔老夫子的勇氣,很讓人敬佩,就是對我們傳統的的來自內心的力量和勇,既然可以明白着一點,就可以當成一個完完全全的信仰矢志不渝的方向.

尹學友

第一個問題:儒學在民間,要有真正儒者出現,這時儒家文化的傳播才談的上可能。儒學是修齊治平同步進行,不是関起門來做,是在生活中去做。以生活中的身份、以儒家的標準去做事情。做事情是不可能一個人去做,一定跟社會有關聯,等於就是傳播儒家文化。只要有人就有土,有土就有人,難在周圍環境、社會氛圍,但作為一個儒者可以不去看這一點。這個時代可以說是學習儒學最好的一個時代了,所以要有信心,否則今後會更難了。

第二個問題:如何表現莊嚴?儒家有個禮,身份是自然的,不是外給的,自然而然提著本然狀態,就不會失禮。儒家講溫而厉,不是板著面孔的莊嚴,是威儀感。可以外在先安定于教師的身份,内在有一种安定,就會有自然的表現。

第三個問題:幫助別人是對的,只是要注意保護自己。但第一時間應該想著幫,而非幫還是不幫,循著本然的狀態去做。

鞠学友:读经状态来回答陈学友的问题。比如读经时想读好,就带有表演状态,反而关注自己读经,对自己状态感受,无论有无人走过。这样才能守正。所以就是关注自己当下,正常做当下事情,同时关注自己内心的状态,做当下的礼,只为自己做,不为任何人。并不是说时时刻刻有庄严感,这种庄严感在祭祀时感受最深。祭祀前有斋戒,现在没有了,内核消失了。在读经时还要有外在挟持,坐姿、腰不要弯,要给点力,把状态做正,经文放正,读经时让每个字从心间流过。把握内心状态。把读经和自己状态合在一起。连珠读经也可以找状态,麦上读,麦下也可以跟着节律读。

   鞠學友:讀經經歷,有人走過去,自己會不會有外在的想法,這個狀態就會離開自己的真實狀態,讀經就會表演狀態,關注當下讀經,感覺自己發自與本心的狀態,我們才能真正的守正,我們就是關注自己當下,自己姿勢是不是正,正常的當下的事情,感受內心的狀態就活脫脫展示出來,我做成這個樣子,把我當下的威儀不爲任何人做,爲自己做,人就是堂堂立在天地之間,禮是形中,我放在我走路的姿勢是端正的,言談舉止也能夠合於禮,我可以從禮往上走,體會禮背後的狀態和仁和敬,是做給我自己,不做給我的學生看,這種莊嚴感,不是時時刻刻都有莊嚴感,我們和學生在一起的時候莊嚴神聖的時候,祭祀的時候感受深,古人的祭祀和今天不一樣,因爲今天的內核丟失了,我不知道,想看看樣子,建議大家可以在韓劇當中,在家門的榮光,你可以從那裏看樣子,不是照那個樣子去模仿,真正的莊嚴神聖感,讀經也能帶來這個狀態,不去想經文含義,把沒一句經文無論是虛實字都都成實字,讀經的同時感受則這個狀態,讀經的時候還要有一個外在的夾持,檢查自己的狀態,端坐是不死和正的,腰要關注,要直,經立讀經身體要直,和學生讀經之前站立要端身正立,這個時候感受這個狀態,這個狀態把內在的狀態。

真正把讀經和自己的狀態合在一起,我們連珠讀經的時候也可以找這個狀態,邁上和邁上一個節律,這個狀態能,前一個學友讀的時候,後面的 學友可以不必拘泥於禮貌,大家一起感受,大家一起互相夾持,有些學友可以互相呼應和夾持,其實有些時候我們的一點一滴都是學友夾持的結果,我們在儒門中永遠都是爲我自己,我修養我自己的狀態,真正的司徒學友問題的問題,我們知道這個現實社會中立志成爲儒者,如果我們自己學習當中不能成爲儒者,我們可能就會不好的毛病

尹学友:把自己交给儒学,与其说交给儒学,不如说是交给自己,与自己的真诚相认。现在你宁愿相信演戏的自己,也不愿意相信真正的自己。学习过程中要不断往内收,收到自己本然的状态。


邵玉萍:司徒學友和華富學友傳播傳統文化,怎麼去做,要有儒者去傳播傳統文化,不管是儒者還是非儒者,現代社會中似乎都在傳播傳播文化,可是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如何繼承和傳播,首先對這個文化的繼承,魯迅說過的,他們傳播者都是說取其精華去其糟粕,精華和糟粕是什麼,這個說法也是很功利的,中國文化五千年來是參天大樹,不應該是枝葉和花果 ,儒家的歷史哲學爲什麼對歷史有一個推測,是因爲我們加還是減,都有一個重要的前提,繼周,因爲周代的禮樂文明構件了中華的制高點,是根部,塑造了中華民族的基因,這部分內容在周代軸心文明時期就已經達到了非常輝煌的時期,我們往往不能夠去認識到奧文化的高度,我們不認爲這個歷史有這個高度和想象,首先我們是對他往往模糊不清晰的,不了解不認可,作爲傳播者似乎都不信,我接觸的傳播者對歷史這一塊都是非常有限,我們現在的教育裏,體質內的傳播非常困難,我們體制教育是沒有人格養成,是不講修身工夫的,傳播往往都是形式的東西,更多,沒有根本內在精神的成長,所繼承的形式的東西最終流域形式不能促成忍點精神成長,作爲傳播者對自己文化的了解和自信度,周代的文明,達到了世界文化的高度,非常成熟的高度我,我們認不認這個基因,我們學堂始終秉承的就是經史合參,沒有歷史的話,經讀讀起來,沒有歷史參照,就算是體制內用有限的力量景觀深度無法去相比,既然我們都有課堂,不能期待所有敵人,可以利用課堂去做,一定比沒做好的多,有這個自信和自爲。

鞠學友:王革,外國的化妝品,中國的東西不多,先生說人要樸實一點,仁的活越來越弱,就是從一種現象,我們所驕傲的在物的層面,就說中華人文精神簡史,我們設想一下今天的中國人,如果沒有經過這些的話,我們今天的人知道明朝的人知道宋朝的人怎麼樣的 ,我們知道真正的儒家孔門弟子的,我們聽到這些中華精神的時候,我們會感到自豪,應該讓我們自豪並不是今天站在歷史最高點,由於歷史的發展過程中文化的隔斷導致今天本民族歷史無知和麼有自信,我們信仰的缺失,我們今天很少知道什麼是信仰,人倫已經消解的很嚴重的,我們看現在,我們成年人追明星,我們信仰中很可悲的一點,要像真正走回去,一定要有一批人起來做事,要成爲中國人,才能帶動更多的人成爲真正的中國人。

感謝先生,感謝各位學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8 11:48:10 | 显示全部楼层

論語第六講(2)學習筆記 1

3.4  林放問禮之本。子曰:“大哉問!禮,與其奢也,寧儉;喪,與其易也,寧戚。”

1、林放是魯國人,不是特別聰明。他問孔子什麼是禮之本,孔子一輩子講的都是禮,所以有人問他禮的根本是什麼,孔子非常高興。孔子說:“大哉問!”問的好,這個問題提的有水平。聽一個人提的問題知道這個人的程度,一張嘴就知道他的程度在哪,什麼樣的問題代表什麼樣的水準,都是學生,學生與學生不一樣,都是初學者,初學者與初學者不同,所以考核一個學生他不需要你交作業,讓你提問就知道你程度怎麼樣,提完問之后,這學期成績有了,你還覺得我也沒回答什麼問題,我還問您,你問我我就知道你程度了。林放問禮之本,看來這林放打得分高啊,大哉問!一百。

2、下面孔子跟他講:“禮,與其奢也,寧儉”。禮不是越奢華越好。喪,與其易也,寧戚易,是治,井井有條,也是奢。喪禮突出一個哀字,只要是表達了自己內心的感受,真實的悲痛就可以了,不需要繁文縟節,不要給人家看。人哭的時候,捶胸頓足,是符合人的大致心裏狀態的。要注意的是,反對厚葬,反對奢華。墨家反對儒家厚葬,估計沒有看到《論語》裡的這條。還有民間風俗不等於儒家,很多迷信的東西不是儒家的,民間跳大神之類儒家是堅決反對的。孔夫子夫子主張節儉,民間炫耀式的消費是儒家反對的,現在很多儒家反對的很多不好的東西都傳下來了,這不是儒家提倡的

 

3.5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

1、夷狄指文化不如華夏民族的這些民族,沒有華夏文明高度的都叫夷狄,夷狄之,落後文明;中國之,先進文明。

2孔子講落後文明還講個君臣關係,落後民族的首領說了算,不聽話就懲罰你。而當時華夏民族是禮崩樂壞啊,沒有什麼上下級關係。孔子說:“事君盡禮,人以爲諂也。”孔子說在我們這個時代如果我對國君畢恭畢敬,我的同事們會說我這個人沒有骨氣,沒有自己的人格,這什麼意思?我們這個時代普遍都不太尊敬上級。相對而言夷狄落後文明,君臣有序,首領說了算,讓您幹嘛幹嘛,你就得畢恭畢敬。

3、這時有人說我們華夏文明還不如夷狄子反對這個說話,孔夫子說:“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我們上下級關係紊亂了,但是中華民族的總體高度還在,不要用君臣這一個指標來判斷整體的文化水準。他們雖然有嚴格的君臣等級,但不如我們華夏文明,雖然我們現在做得不好,那也比他們強。孔子不是唯君臣關係論者。

4、孔夫子不是把君臣關係放在首位,孔夫子說過“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儒家君臣關係一直是相對的,此時此刻,君不君則臣不臣。倫理關係是相對的,有一方破壞,另一方無法遵守,國家就崩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8 11:50:59 | 显示全部楼层
   論語第六講(2)學習筆記 2
   3.6  季氏旅於泰山。子謂冉有曰:“汝弗能救與?”對曰:“不能。”子曰:“嗚呼!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

1、旅,祭奠泰山神,天子的權利,季氏又是僭越。

2、冉有,孔子重要弟子,孔門中政治才幹最強,多才多藝,人謙和,不爭,深沉,從政時做事穩健卓有成效,不會表白爭功,低調,值得人信賴。幫助季氏經濟改革,增加稅收,財富有限,民爲邦本,動老百姓利益,孔子急了,不高興,把他叫來罵一頓。但是他沒有怨言,沒有背叛過師門。弟子當官了,孔子對他們要求更嚴格了。

3、“女弗能救与?”這事情你制止不了嗎?冉有對曰:“不能”。孔夫子一下子就火,這屬於見義不為,無勇也啊。“呜呼!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前人解釋:你以爲泰山神還不如林放嗎?泰山神跟人是不能在一起類比的

4、曾,竟然,主語是冉求。對待泰山之旅,你竟然不如林放?(先生最新學術成果)

 

3.7  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yin4)。其爭也君子。” 

1、這裡講的是射禮,君子沒有什麼爭奪的,必定要有爭奪的話,必也射乎(無所...必也,固定用法,沒有...如果一定要有...)。射箭,是把自己的箭射好,不用去管別人射的如何。特別像儒門心性修養,“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人家好跟人學習,不好的事情反省自己有沒有。這是儒家修德的方式,始終處於禮的當中,同門師兄弟可以互相切磋。這是儒門通過體育方式來培養德育目標很成功的教育方法射禮。

 

3.8  子夏問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謂也?”子曰:“繪事後素。”曰:“禮乎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與言《詩》已矣。”

1、子夏問孔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有酒窩的人笑起來更加美麗,眼睛漂亮的人顧盼生姿顯得格外動人,在素絹上畫的畫顯得更加有神韻《詩經》的起興手法都是說原來的底色好,基礎好,天生麗質。



論語第六講2學習心得

禮表現的是我們人精神修養的內在實質,有中國五千年的文化精神支持。禮是要符合我們內心的狀態,不然就是把禮形式化了。我們華夏文明是先進文明,“其或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也”,我們的禮是從周朝的文化繼承下來的,不是簡單的外在表現形式。季氏旅泰山,他僭越了天子的權利,雖然去做禮,但那是不符合自己身份的禮。先生說,要按當下的身份行禮,他僭越了身份,孔夫子認爲,這是不可以的,是不符合儒家的禮的,所以冉求在對待泰山事情上不如林放,林放問禮的根本,冉求卻沒有去阻止季氏的錯誤,我認爲孔夫子覺得他沒有大無畏的精神,反思自己在這種情況下有這種勇氣么,我想現在是沒有的。射箭,和我們儒家心性修養工夫很像,我們可以通過一些方式來培養我們儒門的心性修養

    感謝先生,感謝學友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