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书生

書生《論語》學習作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4-15 23:06: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論語學而第一”第三講(1):討論心得
1、生活中哪些规矩让您感觉受束缚?
2、当您在生活中使用谢谢等礼貌用语时,您是否有一些不同的感受?
3、您的教育经历里,历史教育教给您什么了?
4、我们对于「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謂孝矣」為甚麼會有「父親錯的也要不改嗎?」這樣的想法?
5、請談談您理解的絕對倫理。
6、人是不是生而為人就能自然表現出高貴?(以上題目大家可以自由選擇談,也可以離開題目談)
 
閻學友:規矩,我是六十年末的生人,我的十一二隨的,祖父教我好多規矩,現在看來就是老師講的孔子的溫良恭儉讓,現在想起來感覺非常充滿了回憶,當時教我怎麼待人接物,見到長輩怎麼做,好多這樣的規矩。第二,在生活中使用禮貌用語有沒有不同的感受,我就是一直這樣做的,感覺很自然,句應該這樣。第三,歷史教育,我是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歷史教育不能說全市負面的,先生說的長恨歌,讓老百姓不要讀太多書,當時接受教育就是儒家的,第四個問題,我覺得就是一些懷疑一切,好比人渴要喝水,水禮有讀你喝嗎?這是非常愚蠢的問題,簡直就是無法好好談話。想聽聽老學友對兩個問題的理解。

司徒學友:關於禮的問題,聽先生錄音,小大由之,你不用禮去節是不行的,什麼事情不追求正義,然後就用和,這就是身邊的老好人,追求和沒有是非,正義的精神不能舒展,還是要有一個倫理備份之分,很多家長和孩子的野蠻任性束手無策,這樣的孩子會把情況帶來來,對孩子的頂嘴的行爲,他們怕擔責任,爲了追求所謂的和表面教育兩句就沒有了,對應先生說的話,這個小孩要以雷霆之怒鎮住,明確身份才能去做事,才能達到真正的和,否則就是怕惹是生非的做法。第六個問題,人有高貴的天性,但是並不是說自然就表現初高貴的一面,要用禮之中去做事情,才能讓高貴表現出來。生活中受到束縛就是邵學友說的,我很討厭政治會議各種明目的大大小小的會議,在這方面我實在不是一個守禮的人,我是很矛盾的,提出一個問題該如何是好,真是覺得生命被壓制和枯竭的感覺,不去受的話是不是和儒家的內容想矛盾,問題。

 張寧學友:生活中的禮貌用語有不同的感受,我感覺使用禮貌用語最大的感覺,守住禮,當這內心有真誠的敬意使用禮貌用語的時候,很真誠的道歉的時候得到別人的一個很正向的反應,這個是立竿見影的,對方火冒三丈的時候,你一定要保持住禮貌的時候,只要你堅持,我感覺不用很多分鐘,只要把態度把握住了,他就能相對來說平靜下來,把當時激烈的情況緩解下來。姿勢上面我也有姿勢上的,走路會很快,低頭往前沖着走,練習經行之後,就很正,基本上就是挺胸擡頭,這個姿勢走出來就很束舒服心安,使用禮貌勇於的時候心安,心安始終提着。歷史教育的問題,我感覺歷史對我的都是負面的東西,他教過我的條條框框都是一種灌輸,一種洗腦,都是客觀事物的排序,沒有感情,沒有交給我敬佩,去替古人有什麼感受,對他們有溫情和敬意是沒有的,先生在課程裏面說的,韓非子的愚民政策,但是一直感覺我的歷史教育就是洗腦的過程的,有那種溫暖感受和敬意的學習是現在學堂學習開始的,所以這一塊補課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趙學友:生活中如果用了禮貌用語艱苦避免了很多的麻煩,有一些這樣的實例,這些完全可以避免的,如果用禮貌用語句可以避免了這樣大的傷害。現在覺得坐姿,做不好的,我老是做不好,但是我抖腿不好,現在知道對人的內在也有影響,坐姿不好的習慣要改掉。

邵學友:第一個問題大多是來自的外在的強加給我的一總,對人性尊嚴自由的打壓,這種規矩是一種非常可怕的束縛,這種規矩讓我的內心感到的是不自由,感到的是沒有獲得尊重,相反,有些規矩,比如說家裏的基本規矩,做人的規矩能讓一個人的狀態提起來,能夠讓我作爲人的存在有尊嚴,而且能夠不斷向上伸展的,立人的人的規矩是我喜歡的。第二個問題,有,別人爲我們做了事情,或則這個時候說謝謝的時候,自己的內心是愉悅的,如果不說謝謝的話,我覺得我的內心過意不去,心裏有一個欠。我的歷史交給我大都是恨死的知識,和我的生命沒有聯繫起來的,可能是一些事件和時間,這個歷史和我本身的內在生命聯繫不大的,我們在學的歷史裏面是有生命的呼喚,這裏國史大綱和先生的簡史大綱,和我內心的精神成長是想呼應的,這是不一樣的。第三個問題,我們沒有家風,我們中斷了這個文化的傳承,特別喜歡看到問題就辯證思維的方式,立刻進行懷疑的否定,批判了顯得高明了,二極管的思維就是一種淺薄的思維。

彭学友:1、先生說的心性修養上不了我們身,是因為歷史學習跟不上,我理解不了?2、我感覺禮和狀態是一體的,如果分開就覺得不舒服。

 尹学友:
1.彭学友,不理解历史学习不到位心性修养不上升:对历史了解可以提升自己的仁,历史长河中他们维护了我们中国的真精神,是有别于宗教的的例如颜渊的博我以文,学习春秋大义,经史合参,是学习儒学的方式。
2.绝对伦理,面对我们的良知时是绝对的伦理,是在人间的伦理。君臣、父子都是相对伦理。现代人表达思维不是正常的状态。不会正常的表达,非此即彼的表达。
3.不是生而为人就可以表达出高贵的人性,要学习才可以表现出。
4.对生活中束缚人性的东西,不认同,在儒家守礼的状态中,可以使用聪明才智。生活中有礼貌和儒家的有礼貌是不同的,要体会守礼时的感受和状态。请尝试着去体会内心的感受,并且含着它。礼是入门,也是深入的方法
尹學友:對彭學友問題,只有儒家主張通過歷史通心性,心性修養最終要落到天下,史學功夫和心性功夫要合二爲一。
絕對倫理:面對天時是絕對的,道是絕對的;面對我們的良知時是絕對的倫理,是在人間的倫理。倫理是人與人的秩序,是相對的。現代人表達思維不是正常的狀態。不會正常的表達,非此即彼的表達。(彭學友:難怪有時候我和別人在交流同一件事情的時候,自己會出現一些轉牛角尖,在討論一些事情,表達一些觀點時,自己不會就事論事,而是會扯到其他事情上去討論。事後,會覺得自己好奇怪,怎麼會多次這樣,我會覺得這是自己的私心在怪。現在自己發現了,也就有了修正的可能。)
人性高貴問題:要通過學習的。來自于天的東西在你身上彰顯出來才能顯得高貴。
要不要守束縛人性的禮?
儒家講一個狀態,對束縛人性的禮無論遵守與否都要注意觀察自己的狀態。
講禮貌時,要狠清晰體會内心的狀態,感受,體會后含著它,含著這種感受。顏淵天分很高的人,但最後還是要“約我以禮”。所有孔門弟子生命結束時都是落在禮,這是開始入門的地方,也是深入的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4 23:28:17 | 显示全部楼层

3.2

一、“學而第一”學習筆記 第三講(2)

    “禮之用,和為貴”,儒們的外在的表現永遠都是禮,禮是儒們的魂。 

有子曰:“信近于義,言可復也;恭近于禮,遠恥辱也;因不失其親,亦可宗也。”

    此句有點降格而求,信近于義本來講的是義,信接近于義,信相對來說容易做到,義不容易做到。“義”好像一把利刃在切東西,真正“義薄雲天”的人有一種斬釘截鐵,壁立萬仞的精神。如果感到自己被壓迫了,他會幫助你主持公道,這要有力量、有決心、肯犧牲,真正能夠主持正義的人很了不起。如果做不到“義”,那講誠信也行,這個品質和義接近。言可復也這個人能夠主持公道,能夠做出來。“復”是實踐,信和義都是實踐,義更難。

    “恭近于禮”,恭很恭敬別人,恭好操作。禮不容易做到,因為禮不完全是恭,禮對應是敬,禮者敬也,敬除了畢恭畢敬,還有一個意思叫“不苟”,就是認真,不亂。不苟的時候強調尊嚴,如泰山一樣巋然不動。陸象山講:“大人就要有大人的樣子”,只有一個表現就是巋然不動,讓人感覺厚重,這種人值得終生信賴(例如:曾國藩,事業的中堅力量)。

    師道在官場之上,二者是兩回事。秦始皇時期官就是一切,官就是你的師,只要大半級,一輩子都要聽命於人,尤其是管思想,文化,動態,包括精神追求,這是一種非常糟糕的體制,只能培養出沒有思想,沒有靈魂的人。曾國藩的狀態是巋然不動的,他講究禮,禮有各種表現,今天的禮先生強調禮的莊嚴性,禮的抗暴性,作為一个儒們的继承者不能受侮辱,不是當受气包,禮一旦在我們身上表現出來,要把這個性上的凜然而不可以犯的狀態提出來,禮的背後含有一股勇。禮是守本分,守人的本分,人做人事就應當循禮而行,這個禮是任何力量不能改變,此事當為百折不回。君子不受,忠於自己天性,天性不能被壓抑,壓抑之後,我就不是我了,精神生命不能死,死了就如行尸走肉。一旦激活人的內在精神生命,它就永遠在那裡,不會因為你而多一分或少一分,因為宇宙的本質永遠在那裡,它是恆量的,所以張揚個性是門外之見,我們說遵循個性或者說維護個性。過去古人講道,說這是衛道士,道在我們內心感受就是精神生命,我們當然要衛,衛道士衛的是人性尊嚴,古人非常看重,用生死來捍衛它,所以古人活起來都是堂堂正正的,頂天立地的,如果他因為什麼事情倒下,簡直像一座山倒下,它不會像稻草一樣隨風而去,他活著的時候他就有貫通天地的精神在他內心體現,他如果因為什麼事情而被時代來受迫害,他也永遠不會消失,不會被擊敗,只有不在維護自己內心的尊嚴才會失敗,古人出了很多殉道者,文天祥、岳飛都是殉道者,孔夫子、朱熹夫子都有殉道之心。儒家講仁者愛人,儒家要維護人性的溫暖,為這個溫暖要付出很多,儒家的核心是仁者愛人,當仁者愛人被動搖的時候,儒家作為一個普通的儒者不惜以身殉道,他殉的是“仁義”之道,要捍衛的是人性的力量,是一份溫暖,這份溫暖他認為永遠不能在人間消失,也不能在作為一個個體的人內心中消失。如果是生命和人性的溫暖兩者,他會取“人性溫暖”,“捨身而取義”,他獲得另外一種支持。 禹湯文武周公他們傳承的就是這種道統,孔子以來兩千五百年中國人這樣一個信念信仰,中國能成為世界矚目的文化不是偶然。很多人提倡文化多元性,但只有少數的幾個文明才出現偉大的追求,才體會到天道的力量。中華民族是一個非常高等的文明,儒家兩千多年前達到那個程度,今天全世界絕大多數的民族都沒有到這個程度,他們的信仰沒有擺脫神秘的力量,很多信仰都擺脫不了這個,“子不語怪力亂神”,單純談人的精神追求,人性是恆量,不是變量。不管經過多少年,人們對人性的認識都是一樣的,一模一樣不增不減,對道的認識都一樣,只是表現不一樣,根據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長相,道的本質是永恆的,不可以創造的。

遠恥辱也:禮是敬者,禮還有一個功能“志不攝”,不害怕。我們作為一個普通老百姓,在等級森嚴,物質橫流的社會大潮中,怎麼避免在社會上遭到別人的羞辱,怎麼維護自己的尊嚴,怎麼樣過上體面的生活,怎麼樣不蒙羞、不蒙屈。有子講:“恭近于禮,遠恥辱也”,“恭”是隐含着的力量,如山一样的沉默,不动,讓對手感到一種無形的力量,它是一种气势,稍有一動时代就变了。外在的礼是内在尊严的體现,这是相对伦理,因為禮背后有絕對的力量,就是為了自己负责任。“执干戈以卫社稷”孔子說這種人就是國家的英雄,“干戈”就是礼,以衛保护人性尊严。礼的学问是充塞于天地之间的学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4 23: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論語學而第一”第三講(2):討論心得

       彭學友:1、現在的時代物質化的時候,我們用禮來守住自己的本分,不願意接受蒙羞和屈辱,這也是和古代殉道的儒者是一樣的。2、在儒者眼裏退出這個羣體到底對不對?
       司徒學友:儒門的禮,下班之前聽錄音的感覺,我以前對禮的認識比較膚淺的,認爲儒家的禮是普通人的禮貌,學習儒門之後,禮和宇宙精神是一樣,內在是永恆的宇宙精神,外在和這個呼應的就是這個禮,所以禮可以落到小節裏面,可以遵循身份去做事情,大到可以變成義,像一把刀一樣,他可以很柔軟也可以很剛硬,循着這個禮也能得道。另外,這一種體會個禮的,我有嘗試去做這個禮,我小時候沒有朱子小學的教育,我這個星期嘗試這樣去做,我改動了,不可能和父母梳頭發,我就給他們倒漱口水,我爸爸開始不接受,我堅持了三天,我發現我爸爸嘴巴上很不屑,但是他對我更加關心,也跟我有了呼應,出門吩咐我小心,用他嚴厲的方式來表達對我的關心,儒家就是在生活中去循這個禮,禮是相對的倫理,背後有一種永恆絕對的精神,什麼時候讓這個在我們內心復原,這個禮就是和宇宙精神一樣了。
       華富學友:聽先生的講課有一些感受,先生說:信相對與義就更加容易做到,我感覺這種有大義的人有精神在裏面,有自己的堅持,具體我也沒有這個大義,但是有這種感覺。信的話也很難得,能夠主持公道做出來。禮不完全是恭,對應的是敬,還有是不苟、不亂是尊嚴,舉了例子曾國藩就是這樣的人。針對問題:第一個,有一些時候跟朋友啊,我感覺很有道理,他講出來在言語上壓倒了我,我感覺一種很憋屈的感覺,目前還沒有感受,我怎麼解決,過去就算了,沒有太多的想法,現在這種行爲我也覺得沒有必要去辯解,我心中知道就行。第二個問題,我以前去追求這個禮,恐怕都是形式,儒家的禮有一種神聖的精神,爲了這樣精神可以殉道,我表現不出來這種禮。第三個問題,儒家的精神,最偉大的地方,在於孔夫子把到這個精神,儒家道統傳承出來了,感受到這個精神。第四個問題,原先不了解,現在上了一些課程漸漸有一些了解。以前了解的是神祕學的東西,現在學了儒學感覺要達到這種文明高度,屬於這種理性信仰,我自己沒有很深的感受,對“信仰”的理解和學儒之前不一樣了。原先是很淺薄的,現在感受的是人性溫暖之火這種感覺,就是這樣,謝謝!
       趙學友:作爲中國人有一部論語,像聖經一樣,孔子是儒學的創世人,基本思想都在論語裏面,這裏面講的爲人之道,精神生命時代意思都是值得思考的,儒學的要求人的尊嚴就能體現出來。具體我再想想。
       邵學友:第二個問題,普通人的禮就是一個形式,背後沒有給禮貌一個有生命力的東西,你不管的東西,內在的生命那個禮做什麼事時候,這種表現,是一個外在要求,背後有一個原動力,內在生命力的東西,是直通天地精神的,這個禮,體會是先生講的禮怎麼樣,有禮的人不會讓自己天性受打壓,這個i天性是指那種人性中本有的那些屬於善的逗東西,禮的表現,抗暴,莊嚴性,本週聽了先生的現場講座,當時先生講萬課後,有一個學生帶着質疑和挑戰去問問題,先生回答的時候,先生以一種很莊嚴的,不是很嚴厲,也很穩如泰山的狀態,那句話講完之後,這個禮就是讓你的挑釁瞬間就碎了,禮就是內在的精神和背後的生命,和天地精神貫話,外在的衝擊一定能抗暴也能維護尊嚴。儒家的禮背後有非常非常強大的生命在支撐,沒有這個背後的東西就會流域外在,這是在教科書被誤解的多次被誤解,高中課本裏面就是祥林嫂是禮教吃人,對禮誤解的太深,在這裏先生給我們講了至大至剛的東西,把內在的精神,我們外在的表現一定是自然合宜的,也是禮的體會。
       張寧學友:現實生活中屈辱的感受,應該就有,從小就有,具體細節就不講了,我的家長和親人教育我的,我不欺負人,但是欺負我不行,基本我從幼兒園到現在都秉承這個,聽了這個課,覺得更加有內心的歷歷去堅持,還有一種環境壓力的,更強勢人羣在裹挾這你,但是你 很難不去隨波逐流,上來這個課,學習以後,我覺得可以不大聲呼出來,但是我可以堅持自己去做,第二問題,儒家的禮和普通人的禮貌是非常不同,公交車讓座,以往讓了就算了,學了儒學之後讓座句一定人認真的讓人家做到這裏,我體會這個姿勢,拿出恭敬和誠意看着人家,臉上的表情和語氣都有一個把握,不是站起來僅僅站起來就算了,別人和自己都感覺比較快樂,第四和第三個問題我最驕傲的地方,以前會說四大發明啊,有舊歷史啊,現在最讓我感到自豪的是古人,他們的操守和骨氣讓我覺得自豪,以前以爲信仰就是神祕的東西,現在知道信仰是一種絕對是無線的超越的,那樣的東西,古人可以有,我也可以有的東西,最讓我感動的是,一直以來讓我矢志不忘的是,爲所當爲,百折不回的精神,我們面對苦難,明明知道這樣,我們知道他對就堅持去做,這是最讓我最觸動的東西。
       閻學友:說第以前確實沒有把這連個區別開,儒家的禮背後是道,偶內在的東西,注重內心的感受,公交車上讓座,同樣都是一樣的事,普通人在外在上差別不是很大,李學友說在細節上,在外在形式上有相通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一個是把自己內心,還有一個細節和普通人是不同,但外在表現差別不是是很大吧?這是我的,第三個問題,儒家文化是世界上非常先進的文化,老師的錄音對西方的基督教也是少見的難道的一種文化,我感覺和老師的理解不太一樣。希望老學友解釋一下。
       尹學友: 确实这样,在生活细节上,儒家礼与普通人的礼没多大区别,却别在内心体认上,会有细微的差别。动作有反应,我们有体会,你尊重一个人会在言语行为上有不同,会表现在细节上,司徒学友给父母到漱口水,体会到愉悦,儒家是行动中的学问,在行动中体会内心。一旦上麦,在我们体会自己的内心,我们相互间有个夹持,交流多了后就有个很实在的体验。如果只是用知识会很隔。非常可贵。老学友在很多年采用儒家功夫,新学友,在生活中践行儒学,用儒家观点解释生活中疑问,很难的。我自己谈谈,一个是屈辱,我很小就有屈辱感,不是欺不欺负,我从外地来,在同学里感受到不被接纳,后来学习生活中感到屈辱无处不在,包括评职称,需要你低下你的头颅,我觉得很痛苦。后来接触儒家后,我要寻找内心支点。寻找内心让我坦荡的点。我感觉这种做法,代我带来了非常舒适的精神生命的环境,被别人把握住时,你内心有个力量。
中国人让我骄傲的地方,她文明的高度,文化多元,但不代表文化的高度一样。孔成至圣先师,尤其是,最近六七年常会出国,如果不了解自己文化高度时,会迷失在国外文化里。但我们如此破败,很难找到文化保持的好的地方。没有哪个年轻人,还有文化自信。无论科技艺术发展,还是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相差甚远,我们只有了解自己文化高度才能有自尊自信。
       張中岐學友:第一個問題,我們怎麼樣對待屈辱,禮不是說,對這個恭恭敬敬的,不好意思欺負我們,禮的重要意思是不苟,不亂,不好的因素時候,究竟用什麼樣的辦法去對待這種冒犯,用禮的辦法去對待。第二個禮,前面學友談到了很多,外在都是一樣的,但是先生講的禮完全是生命內在的狀態,第三第四個問題,我們文化是很先進的,這是最重要的一個道理,通過咱們這個先生講的這個天道,這一點,第四個問題,我們身邊很多對儒家文化有的看法,曾經提出狼性,當時我覺得不對,但是也不知道怎麼樣去,今天通過這個儒家文化,真正的儒者泰山一樣,讓咱們去變得,但是這種信仰感覺要把精神傳承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 22:29: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論語筆記
    學而第一 第三講(4)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先生說:先把自己狀態升起來,別人能不能理解取決於其基礎,一定要學過的人才能知道你,這個東西已經中斷很久了,論語要一字一字扣過的。
    不要怕別人不了解你,站在人性的高度上,就能夠理解普通的人性,就對人性多一層了解,因為有些人心裡有這個,有些人只是外在的,這是對人的大致劃分,這個決定人有沒有不可動搖的精神力量,沒有這個的人靠不住。人性是異變的,在異變的人性中要找一個不變的,他是一個真正的儒者,他要有永遠不變的精神,沒有這個他與你融洽都是有附加條件的,是對他有用的,此“
可能是有害的,也可能是無害的,這是一種共鳴,也是一種“用”,但他都是有條件的,獨立而不懼,這種精神是沒有的。
    為政第二
    子曰:“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
    孔門從職業來說有兩種:1、早期的禮儀,做司儀;2、後來孔子有一定閱歷的時候,孔門弟子從政。這二者不太一樣,當司儀不一定能從政,但司儀做到高層可以介入國家外交部門(如:公西華、子貢等弟子)。為政:後期孔門弟子主要出路是從政,以及後來的儒家弟子也都是去從政,是儒家賴以生存的現實形勢。
    1911年改革以後,儒生再也沒有這樣生存的固定方式,儒家衰亡與此有很大的關係。董仲舒使儒家進入政治領域,朝廷承認了儒家的主導地位,儒家在從政過程中取得了歷史地位。戰國時期儒家屬於人才流動,你用我,我給你治理國家,但不是進入國家體制。中國自董仲舒以後兩千多年,儒生是與做官合在一起的,保證了儒家在歷史上具有主流影響,具有壓倒優勢影響。
    佛家也曾進入政治,然中國人受儒家影響很深,中國人主流比較理性,不太相信神秘學。佛家進入政治領域主要是在執政者文化水平比較低的時候,在少數民族統治國家,在文化被截斷的時候,佛家能進來。凡是宗教大人物都有神通神跡的傳說,這時候的統治者因文化水平低下相信這個。儒家沒有神跡,儒家就是“仁”,仁者愛人。佛家在元朝時影響比較大,當時的佛家密宗教主八思巴是元世祖忽必烈的帝師,元朝的僧侶階層權利很大,國家烏煙瘴氣影響極壞。明太祖朱元璋得天下之後,中國境內的密宗全部被驅逐出去。后佛教傳播以顯教為主(如:禪宗、淨土宗、華嚴宗、法華宗、天台宗等),在中國影響不大。
    道教影響也不大,也是神秘學。秦始皇想要求長生,方士為他尋長生不老藥,被騙后殺方士。儒生以古非今,他又殺儒生。現在總有人崇拜秦始皇,推崇暴力、強者。儒家不崇拜強者,崇拜仁者,仁者具有永恆不變的精神信仰。漢朝時期道教思想也較為盛行。唐朝時期道教得到李氏王朝的暗中支持。然道教的理念治國不是那麼太直接。南宋時期很重視道教,宋徽宗稱道君皇帝。明朝明世宗嘉靖皇帝對道教神秘學很迷戀。明朝朱氏家族道教、佛教都信。明成祖朱棣信佛教,他得天下姚廣孝起很大作用,姚廣孝人稱病虎,氣質非凡,謀略很深,內心有一定的正面。成祖得南京城時,姚廣孝與其說不可殺方孝孺,稱其為天下讀書人的種子,後方孝孺仍被殺,滅十族。由於方孝孺之死,明朝文化的發展大打折扣。
    今天我們談中國文化的最後一抹餘輝就是中國傳統文化,最高的文明應該是明朝末年的文化。辛亥革命那一段東西,如果單從中國傳統文化繼承角度來說沒有達到明朝末年的程度。明朝末年文化程度與方孝孺對比下,方孝孺以天下為己任,當時姚廣孝代表的是佛家,明朝對佛家不深,對道教較深。崇禎皇帝時信天主教,當時皇家信天主教140餘人,當時徐光啟勸說崇禎皇帝信天主教。明朝時人民非常自信,信仰自由,皇帝信什麼都行,然信的很淺,不影響政治統治,只是興趣愛好去做。
    中國沒有西方那樣政教合一的體制,只有元朝有些意味,元朝皇帝雖聽八思巴帝師的,但皇帝本身不是教主,只是最主要的,不像49年以前的西藏,那是完全合在一起的。還有一種,歐洲中世紀教堂主教要有政治權利,歐洲國王的任命,加冕都是經過教會,激發了這樣一個傳統。中國就沒有,元朝也不是特別典型。
    儒家能夠站住腳,儒家都從政,牢牢佔據公務員隊伍。但是公務員制度一改,如民國以來的標準,儒家一下就被推翻了,儒的魂附在公務員隊伍的形勢上,這個形勢沒有了,它就散了,就沒有東西可附著,儒家沒有獨立的宗教力量。
    為政以德,孔子講:“如果憑德行來從政,就像北極星一樣在哪裡被眾星圍繞著”。居其所,而眾星拱之,這叫無為而治,與道家的無為而治像,然又不同,這裡說為政以德,道家不講德,道家講究一種自然的本色,天然的狀態,講德就從自然的狀態降下來了,道家要回歸本源狀態,小國寡民,鄰國之間雞犬相鳴,渾沌。老子的道家觀念是一種獨裁正義,天下老百姓無節孩之。儒家為政以德,德是榜樣,儒家開誠布公,叫舉直錯諸枉。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大家都跟榜樣學。
    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
    《詩》三百,一言以蔽之”。用一個意思把它概括“思無邪”。
    思無邪是誠,是直。《詩》三百都是把自己內在的想法直抒胸臆的表達出來,它用藝術方法用起、興,他沒有隱瞞把想法一下都說出來,曰:“思無邪”。不是說《詩》三百談的東西都是符合道德的,當中還有很多按照古人道德劃分的淫奔之詩,淫奔之詩是指兩個人約會,最后私奔。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5-7 23:58:27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 22:31:34 | 显示全部楼层
   
    討論心得 第三講(4)

    華富學友:第一句:先生說在人性的高度上可以理解人性,人有這種不可動搖的精神力量。我的想法是我與好友之間的情誼很重,人家可能沒有儒家或其他宗教的精神信仰,但是在德行也很好,我也認可我們之間的友誼,或許最後會背叛,但我在這之前不會去想他會不會背叛,我不知這個想法是否對,然這就是我此時的內心想法。第二句:先生講為政,把儒家歷朝代的發展歷史對照道家和佛家的歷史發展情況講給我們,我對儒家文化有了更具體的認識。雖然元朝是一個例外,但不是像西方那樣完全的政教合一。第三句:《三百,把自己內心的想法一下都說出來,沒有隱瞞。
問題敘述:
1、依據我在學堂所學而行,我在現今生活中與朋友、同事還有工作上有格格不入的感覺,對我產生影響很大?
2、為政,先生說儒生與從政合一,公務員制度改革後,儒家衰亡,先生說儒家離開從政後,沒有獨立的力量,很可惜。那麼儒家的力量就只在於從政麼?是否可以在其他地方產生獨立的力量?
3、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先生說:詩經儒門主要用來做教材,然詩經是否僅僅於此,是否還有其他的意義與作用?

司徒學友:現實生活中使用儒家的理論出現的困惑:對先生說的人性中不變的精神力量才值得信任,但是培養人性中培養不變的精神力量何其艱難啊,沒有這個的土壤和環境啊,尤其是我們能做的,做自己可以做的,自己修身的同時,也培養學生身上這種不變的精神,感覺自己很蒼白無力,有累的感覺,目前遇到的組嗲的困難,與身心俱疲的感覺,請大家提點一下我,之前老學友們給我說,對人性中的黑暗怎麼怎麼教會學生行不顧影,我發現學生不能面對自己的影子,很多學生老師忽略自己的影子,或者任由這個他的影子的話,他就很難朝者光明溫暖奔過去,他要是犯了錯,但是如果他發現你不能解決他,他就會更加變本加厲。
今天聽先生錄音說是對人性的通達,知人,是重點要去體會的,對人性通達的理解,有些人也許沒有精神的信仰,但是他也能深交,我想舉一個看到的例子,秦繆公,是一位比較好的君主,他開拓了秦國的疆土,他養的千里馬給野人吃了,他不但沒有殺這些人,還把百里傒救出來,他還用來一些謀略,然後他做錯事情,攻打別的鄭國,他打了敗仗去迎接戰敗的將軍,他善待將軍,他這樣的待人好像可以說是德治了,但是我覺得他不配這些人,他最後死的時候找人陪葬,對人性的把握,通透不是,人性是易變,對他通透的瞭解,有些人還是在沒有蓋棺定論的時候,他還在變,但是有很多人是配的上,但那是似乎,一般的老百姓怎麼能看清?這條路你走過了才能對人性通達,行不顧影,有了宏大的精神狀態的時候就不變了。

彭學友:我們信仰缺失沒有永恆支柱之中,人與人之間的百分之信念會難,我們遇到這樣的情況會有自己的人生被別人控制的無力感,對是非就那難有真切的判斷,會有失去尊嚴的 判斷,先生說打開那顆尋道的心,我也是在學堂才體會道永恆精神帶給我的力量,我們平時應該怎麼樣和那些沒有信仰的人相處,我想還是用禮保護自己的溫暖,來行事,用这个状态来做事,因爲我们知道人的內心有一种溫暖的,永恒的東西在里面。

張寧學友:先生說不患人之不己知道,重點中是人性中不變的力量,先僧在課程中朋友如果沒有精神的力量怎麼去信任他的友誼呢?在現實中沒有這種精神力量的朋友都是有條件的,這個我覺得缺失在現實中朋友,朋友的之間常說共同的利益,僅僅靠外在的物質是無法維持友誼,比需要尋找那種有精神力量的朋友,在我們學堂裏面這些有共同精神追求的人纔是真正的朋友。第二句經文,對儒釋道三家歷史脈絡梳理 了一下,和簡史相似的地方,元朝是類似於政教合一,也可以因此看出來佛教就是元朝黑暗的等級劃分對漢人的欺辱,所以愛他的朝代醋存活了九十年,道教也是,都是用神祕的力量去傳播,儒家是用理性的光輝照耀千年,看國史大綱和國史新論,儒學理論和精神感召了一代又一代的士,爲老百姓伸張正義,兩千多年一直都是這樣,如果我們感覺現在生活的不夠好,或則說生活的很浮躁,就是我們沒有了士的精神

閻學友:老師說人性中 有不變的精神力量,這樣的人老師指的才值得信任,在現實生活中有信仰的人才能信任,現實中有些朋友他也沒有學習儒家文化的思想也沒有他有其他的教派,我覺得這樣的人確實覺得我信仰,是不是老師說的這是表在的現象,你對他有用,可能這種有用可能是有害的也可能是無害的,這個怎麼看待普通好朋友的問題,有一個問題,儒家文化,相當於公務員,公務員解散了就失去了他的職業,清朝的時候,儒生失去了職業,這個是清朝還是民國的時候發生的事情?
閻:對面對大的問題,我和好朋友之間在大的問題方面還是有很大差異,難道說這種朋友之間到 信任能不能經受考研,朋友之間談的是技術問題,談道歷史和文化看法就不一樣,但是我 覺得這樣的朋友容易交,但是不能徹底信仰,不知道對不對?

邵學友:有精神支柱的人有底線,所以在這個時刻上,首先是這個人,做朋友的時候的表現,我覺得有精神操守的人,就像易經裏面說的,小人變來變去,小人的變化,所以他沒有固守的氣節品格和父母反目,可想而知,爲什麼會有這種現象,人性中沒有不變的東西固守的 東西,會隨著外在的壓力屈從與自己,這一點這種強調在,我們要瞭解人性,要特別瞭解人性中不變的精神力量,然後我們去交友的時候才能使別人信仰,這個和平時說的好朋友的信仰有一個前提條件,是不太一樣的,第二句經文,佛教和道家在歷史發展過程中,爲政以德來說,我也沒有能力去談清楚。第三句,詩三百,詩經裏面有儒家的教義惡普通理解是不一樣的,所以要真正瞭解詩經的話要從儒家的角度切入,我很長時間都是一個啓示,但是始終沒有這樣去做過。

張中岐學友:第二句經文,我們確實聽先生講課,要想把佛家儒家和道家爲什麼 沒有能力,接著剛纔談,道家治國理念,無爲不要亂作爲,所以作爲要按照道的要求來做,道也講究道,但是他的道是不可言狀的描述,儒家的無爲而治,按照德的要求來施政,如果按德的要求來施政的話,就是北辰一樣,不像我們現實中的領導唯恐自己得不到尊重,如果有德自然會得到擁戴。人性中不變的精神,有些人也沒有宗教信仰,但是覺得他可交,這個有點像之前先生講的,人性永恆的東西,存在與每一個人的內心深處,這個永恆的東西每個人都具有的,這個東西就是良知,並不是說犯錯誤的人,甚至表面上看品行惡劣的人就沒有,平直道德高尚的纔有,人性的光輝的東西在每一個心中都是有的,所以我們在現實生活中也沒有樂素,但是人們都在一定範圍內可以值得新來的,這是人內心深處的良知,也是人性當中不變的源泉所在。

尹潔學友問題解答:感謝大家的真誠,在做真誠修養的功夫。
1.司徒學友:現實無力感的解決;在今天的土壤裏遇到什麼的問題都不足為奇,首先我們對小孩的生長不著急。第二點是把握大方向,細節自然會有一個好的調整。所以有時候孩子會讓你身心疲憊或者失望。他們畢竟是個孩子,跟成年人的問題是不能同日而語的,我們不能用成年人的方式,想法去看待一個孩子儒家是個純陽的學問,是個充滿希望的學問,是應該從這個地方去修正他,而不是針對某一件事情。
2.月萍學友問題:循禮不是說一下子就是對的,禮需要不斷的調整,要徹上徹下,篤實的狀態好。
3.張學友:信仰的四要素,絕對的、無限的、超越的、永恆的。
4華學友現實中沒有宗教信仰的朋友也是值得信任,理念上的區別,我們該感到驕傲,我們從自己,從每一個人開始,去循禮的做該做的事,有我們儒家自己的方法去做事。我們相信人性的陽面,定會有收穫的。孤獨的溫暖,先生說:天道垂下一根繩子,繩子的那一端是孤零零的你,你再回到人群中,可以感到人群是多麼的溫暖。我們隊人性應該有一種通達的瞭解,這不是來自于世俗人生。  
5.友誼是否禁得住考驗,這是現實的考驗,很多人會淪入人情世故,事實的經驗。我們對人性的理解,對人生的感悟,大部分人普通人可能從坎坷的人生中,人生的大海中,不斷的磕磕碰碰,最終可能會有人對人生有一定層次的理解,但是大部分人最終會輪椅為人情世故。儒家是一個“朝聞道夕死可矣”內心有對道的追求,道在人的身上的表現又有高貴的人性,但是人性當中有不高貴的那一面,我們在追求高貴人性的過程中,站在人性的高度往下看的時候會一目了然,我們不會受到來自於人世間的傷害,同時我們也有人性的溫暖,我們知道人性是溫暖的,人性是複雜易變的。儒家是講對道的追求人有形下的一面,但是我們有形上的高度,有溫暖,當我們有了自己的定海神針時,我們就可以坦然面對。
   感謝先生,感謝學友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7 23:56:19 | 显示全部楼层
    論語筆記
    為政第二
    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
    《詩》三百,一言以蔽之”。用一個意思把它概括“思無邪”。
    思無邪是誠,是直。《詩》三百都是把自己內在的想法直抒胸臆的表達出來,它用藝術方法,用起、興,他沒有隱瞞把想法一下都說出來,曰:“思無邪”。不是說《詩》三百談的東西都是符合道德的,當中還有很多按照古人道德劃分的淫奔之詩,淫奔之詩是指兩個人約會,最後私奔。儒家不一定认同这样的做法,即使是這樣,那也是思無邪,邪不是正邪的邪,不是道德判斷,是內心世界的一種直接的真實反映,正因為如此,《詩經》才可以觀政。
    古代官員搖鈴到各地民間采風,以收集真實反映人民生活狀況的民歌、詩歌、順口溜等,刪除重複之處,按地域分門別類呈于周天子,通過采風觀政。
    關鍵在於:邪與采風制度。
       子曰: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
       刑:刑罰,政:硬性管理方式,現代術語是剛性的管理,嚴刑峻法,有點法家的味道,以此來管理,老百姓會害怕,但是民免而無恥。老百姓除了逃脫法律的制裁外,不知道自己還有其他的追求,現在很多領域咱們中國人就有民免而無恥的特點,只要不被抓到,哪怕這個人做的不合法,大家也不笑話他,還覺得他挺有本事,因為有政策、有制裁。但是我們沒有“道之以德,齊之以禮”,如果能“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那老百姓就有自己內在的約束力量。格是正,老百姓就有自己的正面,他知道該怎麼做。孔子趨向于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沒有那就只剩一條紅線,如果只剩一條底線“不能違法”,這條底線肯定不管用,其實這個時候人是沒有自尊心的,這個“恥”字養的是人的自尊心,人為什麼有自尊心?應為人覺得自己我這個身份不應該做這個事情,這才叫自尊,重點是你是什麼身份,他得知道自己有尊貴的精神世界,他不知道這個,他不知道自己有尊貴的身份那就麻煩了。有的地方由於缺乏教育,人的確是在一個很無恥的狀態,他做事情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太強的自尊,良心上的譴責,良知上的復甦對他來講很陌生。
    人是被教育出來的,一種理解人是被塑造出來的,錯!人是被教育出來的不等於人是被塑造出來的,“塑造”是他想怎麼塑造就怎麼塑造。而教育是他點醒了你內在的精神生命,你找到了自我。一個是你找到自我,一個是塑造成了他希望的你成為的那個形狀,這二者性質不一樣。真正的教育是讓他發現內心,發現自我,反人性的教育是要把你塑造成某一類人,二者不同就在於此。真正的教育古今中外幾千年來沒有變化,而你遠離了人性的教育倒經常有變化了。斯大林有句話“教師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工程師是按圖施工,這句話本身就是對人性的無知,教師只是一個引導者,人性需要引導,教育的目的不是改造,教育的目的是發現。“道之以政,齊之以禮,有恥且格”。正:認識自己。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
  孔子說這句話是晚年,在70至73歲之間(孔子活到73歲),這叫考據。這句話是孔子對自己一生的總結。
  如果還有人不知道孔子一輩子要干什麼?不知道儒家要追求什麼?通過這句話就知道肯定不是知識,“知天命,耳順”是學知識麼嗎?這是第一個信息,孔子“不是要學知識”。
  孔子這種追求是從他青壯年時就開始的,貫穿他一生。十五志于學,志的是他天命、耳順之學,他十五歲就知道有這樣一個學問值得他追求。第二是“貫穿一生”。
  這個學問是他通過內在能夠得到的東西,他這裡談的都是內在的感受,就是這個學問在內心。一種關於內心的學問不是知識,大家都問問自己,你們知道嗎?絕大多數人不知道,不是內在的,不是知識論的,是值得我們一生去追求的東西。我們知道的,可能有我們一生去追求的,但是卻不是內在的,是外在的,這個您明白。外在的追求您明白,但是人有一個內在的追求,值得您一生去追求,你知道嗎?不知道啊!所以社會整體道德水準在下降就不奇怪了。十五而志于學,學的是什麼?學的是“道”啊!孔子與弟子們追求的是“道”。
  吾十有五而志于學,孔子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接觸周代文明,但那還不是“志于學”,是一種興趣、傾向,到主體意識、自我意識抬頭了才明白,一般是在十五至二十歲之間,男孩子要比女孩子晚一些,女孩子自我意識要強些,大約在十三、四歲左右,先生自己感受大致是這個時期。先生在高一時對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突然有意識,雖然喜歡古詩詞,但還沒有上升到對自己生命負責的境界,這時候忽然發現我得成為一個什麼什麼樣的人,小時候都說要做科學家、解放軍什麼的,當聖賢,聽讀沒聽說過。王陽明小時說:“讀書不是為當官,是為黨聖賢”。他有這個選項,我們沒有。
  “志于學”大概到青春期才會有,這時是人格成長的關鍵,這個時候是精神大門開啟的黃金時期,過了這個階段,就要補課,能補多少,看你的造化,絕大多數人是不行的,二十歲到十五歲之間沒有這方面教育,是什麼狀態,一輩子是什麼狀態,人就完了,就差不多了。過此以後增加的是生活閱歷、知識、學問,人性的,內在的,對精神生命的認同這方面不增加,多數人就這樣。
  孔子講:“我十五歲開始志于學,三十而立”。整整十五年,這段時間夠你晃晃悠悠,夠你折騰的,可不是說十五歲立志後,以後就一帆風順,平坦大道就到地方了,不是這樣,會出現反復,會來回折騰。有的人即使不折騰也會所見不明,想一下子明白不容易,為什麼呢?除了我們剛剛開始打開這個大門,我們所見東西有限,所見的東西是見人性,不是見外在的景物,我們自己這個時候內在的狀態培養不夠,容易受外在影響,容易受影響,沒有定見,沒有穩健的觀點,我們有些地方還不是很發達,比如說我們的思辨能力,判斷力還不夠好,這有些時候是靠後天的影響。
  還有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你沒有場合,沒有人去培養你“志于學”在這條路上走下去。比如讀課外書,先生那時候讀《丘吉爾傳》《麥克阿瑟傳》,先生發現西方人把人與人之間的尊重、認同放在一個很崇高的位置,這裡有種力量會打動你,能一起交流的這個的人很少,但能一起交流就會有一種吸引力,會樂在其中,不知光陰流逝,這完全是自發的,沒有人指點。假設那時有人能指點我,指點那幾個孩子,我們的收穫不會像今天這樣,那個時候少年人用功應當是一日千里。必要的環境,必要的指點,必要的課程,此課程非彼課程,不是課本,比如說王陽明的《傳習錄》、朱子的《近思錄》、《論語》、《大學》、《中庸》、《道德經》讀下去,有人指點你,那自己那種收穫那是其他方式難以相比的,還有就是大家共同的這個追求,同學們都有這方面的感受,然後互相切磋,這種快樂是其他快樂不能相比的,你們在自己追求精神力量的時候相遇了,古人稱這樣的好友叫“道友”。一般人沒有道友,一輩子都不知道“道”是什麼?那來的道友。先生在二十歲的時候見到一位高僧,南普陀寺方丈妙占大和尚是這位高僧的師弟。有一天這位老師傅和先生說:“見到妙占大和尚,我倆非常激動”,那時他們歲數都八十多了,他說:“你知道我們為什麼那麼激動么”,他說:“我們倆民國某年某月在哈爾濱極樂寺一受“比丘誡”,我是他的誡兄,他是我的誡弟,是受誡時的師兄弟關係,這是我們在修佛結的兄弟情,那時就決定結拜,直證菩提”。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5-8 0:18:25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00:45:26 | 显示全部楼层
 討論心得 第四講(2)
1.華富:我的理解是,政治以刑法來管理,沒有這個德行和禮,只是法律硬性的管理,難免會有人沒有羞恥心,不會很正,以德行在輔以禮的話,會激發人的羞恥心和良知,會把人變得很正的狀態,針對有德行,這個禮是可以的,我們還要有這個引導者,也要師傅來引導的。教師就是引導者。包括孔夫子的總結,先生說,十五歲到二十隨是開啟精神力量大門的最好時間,要珍惜這個時間,要加強自己內在的修養,不是停留在知識層面的學習。學習還要有場合,要有人培養,覺得光是自己去學的話,學習不到有傳承的正統儒學,學到的都是碎片化的、不係統的,感觸不到儒者氣。
華學友:我又有了新想法,十五歲到二十歲是最好的的學習時間,是不是我超過了二十多歲以後,這個時候如果說有系統的道統傳承,有先生來做引導的話,我們也可以打開精神大門,還是僅僅是那個時間段是時間最好的?
2.彭學友:在生活中如何用自己的身份和尊貴的身份連到一起?自己的體認做事自律,依循我們的內心,發揮道的力量的時候,才能上升到我們人本該有的一個高貴的身份,不知道對不對?
3.司徒學友:人的自尊心,老師不是人類的工程師,這句話在這個星期的工作中有體會,上個星期在這裏提出了疑問,華學友講的羞恥心,尹學友講到不要看死一個孩子,如果我要抓一個小偷出來的話,就是我的好勝心,不是用儒學,我就用先生說的,讓他發現自己的心,回到班裏就鼓勵這些孩子,鼓勵他解決孩子,結果過來幾天,我見到這個小女孩,眼神變了,沒想到這個小女孩就全部都認了,他居然就當面把錢還給他,來到這個學堂真是受益匪淺,在這裏把自己的問題真誠的提給學友們,沒有想到能取得這樣的效果,感謝各位學友,讓我深刻的理解這句經文,才能真正的教育和往自己內心去看,我自己也要時刻從這善去走,不要齊之以刑,不然就取不得了這個效果,管理就能無爲而治了,自然而治了。
4.陳學友:這裏面先生談了這個思無邪,並不是我們現在的傳統文化,理解成爲思想沒有邪念,本來我們字面的意思,都轉了一個彎,關雎解釋了周王的妻子引導,先生說,這裏就是很自然,大家有什麼說什麼,思無邪,古人了解民情,作爲民情,周天子,都是要通過上下的溝通的環節,我們看到這裏面孔夫子有人文精神,無論這件事情的好壞都是如實進行記錄,不干涉。第三句,先生說,在這個學習的過程中要關注自己的內心,我們的自尊心在自己的羞恥之心中斷連起來的,司徒學友談的例子,我也有例子,我帶的學生不是孩子,我教他們的時候心裏發怵,心裏還是有點沒有底氣,後來發現他們很在乎面子,可以嚴厲的執政錯誤,但是不能直接點名,他會直接破罐子破摔,儒家不同於其他的門派,法家講究權術,儒家一切都是陽光之下,發現孩子的天性,你做出術的表現,小招之類他們是知道的,用道御術還可以反過來就不行,改造人,我們作爲老師是不能改造人的,要用偉大的天性,我們不能改變這個,如果說誰能改變人那就是上天了,這是沒有權利去做的,沒有這個能力去做的,做人的追求,我們比需要高位的追求,不能只是限於法律,我們當老百姓只是追求不違背法律的時候,人世間的一定會有漏洞,那麼這個孔子說的求乎下一無所得的,治理國家也好,如果對他們的要去很低,不違反記紀錄,沒有超越性的真善美來引導的話,他們肯定就是這樣,要求高層次他們內心有一個努力,否則就一無所得了。自己一直學過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後來遇到慈老師和高璐學友,這也是走進學堂和大家共同學習,護持和夾持,現在立定了自己的信仰和志向,上次去看望高璐學友,大家在一起切磋的時候真是很幸福,我們在大學校園裏一直談到半夜,我們兩個早上讀經也討論心性的問題,真的是感覺這種關係超脫於血緣,感覺生活中不能缺乏他一樣。
5.張學友:第一個問題,詩三百,先生說,是不是簡單的直接了當,是不是這個意思?怎麼樣理解這個直,可能詩經的直,背後有純,有真的含義在裏面,這個直最純正,最直接的,純真的感情直接流露,我是這樣理解這個直,這種特別純正的淳樸的感情,也是詩經生命力所在,詩無邪,可以作爲所有文學形式的方針。第二問題和第三個問題,想問題,請老學友解答:先生後面兩句經文降到本質問題,我覺得非常對,筆記都加註了,關於教育本質的論述都是閃着光,聽完以後強烈的感受的,儒家所說的人性,先生講了,教師不是改造人,去發現人性,發現人內在當中的 東西,儒家的根本的觀點,關於人性的根本的看法死什麼,關於人性的爭論,我想知道這個真正說法,學人性,儒家指的是什麼?第二問題,青春期是一個關鍵的時期,主體的自我意識的復甦,十七八歲的孩子,他們很自我,他們的自我和先生講的主題意識的復甦有沒有區別,卻別在那裏?
(1).儒家说的人性到底是怎么回事?
(2).青春期是关键时期,是主体意识的复苏,现代孩子很自我与主体意识是区别在哪里?
張學友:我們加有一個青春期的孩子,打開精神的力量有沒有具體的方法來指導這個孩子,來影響孩子,還是以後會講到呢?
6.管學友:很堅持自己的,更加理解正確地方,就是說,十五六到二十開始思考自己,這個地方,好象是有這個感覺,高中時候有這感覺,班裏有這些的很少,跟好朋友也不會說,好朋友不是很在乎想這些事情,很少人在想則這個問題,感覺很幸運,有比較好的老師,感覺教育很重要,謝謝大家~!
7.孔学友:我有一个愚问:虽然我也不太清楚自己是不是处在“志于学”的道路上,但我还是想问一下各位学友,有没有在这条道路上感受到过“孤独”,又是怎样度过的? 
8.闫学友:我们已经过了“志于学”的黄金时期,我们学成是否成了小概率?无邪是不是直的意思? 
慈學友:解答孤獨的問題,在我們學習的過程中,尤其是我們剛開始學了一段時間,我們有了一點提升感受之後,我們會和周圍的人格格不入,我們現在的的社會就是這樣,甚至有人覺得修養道德是僞君子,這是想提高自己人格的人都會遇到的問題,夫子說過,的不不孤,逼有鄰,我們會遇到和我們有共同志向的,一個人甚至一羣人,我們現在在一起的的時候我們就不會感到孤獨,最晚在聞道的路上,我們可能是三三兩兩,也肯能是一羣,我們現在不是古代,通訊設備很好我,我們現在很方便就可以進行溝通,先生以前說過,孤獨大勇,在孤獨的時候能不能堅持下去,這個勇,和匹夫之勇不是一回事情,是我們內心的 剛強和支持,我們內心深處有了 這種孤獨大勇之後我們就不會覺得孤獨,我們會很超羣,出類拔萃,我們和周圍人的格格不入會消失,我們不會和他們格格不入,是道德,是自謙,和周圍然來往的時候,他們的缺點我們不會受刺激,我們提高上來以後,我們能夠接受和理解和包容,需要勇氣把這一段路走過來。慈學友繼續在走這條固大勇的路上。
尹学友:1.儒家認為人之初性善,人性根本是善的,儒家說要超越复杂善变的人性和世俗的普通人的人性,恢復人的高貴性。青春期是血气之勇,他的看法会有冲动型表现出来,先生讲的是指向道德层面的,活着的意义何在呢?要找到更深的意义,那是的追问是直指天际的。对青春期的孩子开启主体意识:请尊重他,父母学儒学去影响他,更多的和孩子进行精神上的交流,用信任和爱去加深情感。高中阶段有人文简史班的集中学习,去看一下儒家学者的團隊。
2.孤独大勇对自己周围有一种超越,多了一种了解,学了儒学依然感觉受伤害,那是因为没有用儒学去生活。
3.我们成年人现在在接触儒家以前接触过道家佛家基督教,对形上有体验是好的,但是你是否相信儒家,是否愿意把自己托付给儒家,如果这两点可以那就没问题。我们只要拿出真诚打开自己,有足够的信力,就可以开启我们的精神生命。基督教里德兰修女,有深厚的孤独感。她日记里有深深的孤独。我们有孤独大勇时,我们对自己周围有一个超越,我们就有了解。负面东西就不会伤害到自己。如果你学了儒学依然感到很受伤害,那就是你复杂人性与别人冲突时自己的感受。當我們達到一定高度的時候,一个5岁孩子和你冲突时你会和他计较斗气吗?不会,你不会感到受伤害。 
 4.闫学友問:“过了志于学年龄会不会概率很小了?”先生讲成年人,接触儒学前已经接触到别的东西,好的地方就是你知道什么是形而上,但是也有不好的一点:會形成你學習儒學的障礙,你是否願意相信先生讲的儒学,你是否愿意把自己托付给儒学。如果這些障礙掃除了,那麼打開精神生命的大門是沒有問題的。但是不容易掃除,在學堂里,一個非常關鍵的一步休養環節就是大家要上麥真誠發言。
张珂学友:立志本身的重要性在於,我們背後有千千萬萬的儒者,我們一生有這樣的志向,當我心中有這個志向的時候,心中的孤獨不再重要,我的心中有一個力量可以讓我頂天立地的,我作爲人的,作爲人的生命我有志向是根本,我們又這樣多的人和我們一起,我們做的事情期盼着,至少先生在,我們也羨慕大家,旁聽以後我很感動,周圍怎麼已經不重要了,我們能夠有機會把心安在儒學上。青春期的孩子,我那個時候不喜歡儒學也不相信儒學,我母親談過儒家的歷史,我覺得很多歷史放在面前的時候,尤其是少年人,他對與這些東西的感觸是非常敏銳的,補血藥說服的 態度,對孩子的一個衝擊,最好的歷史是中華人文歷史,任何一個有血氣的少年人都會走上這條路,也不需要說服教育的,我是從歷史入門的,學論語經史合參,很多論語不堪歷史也不坑內真正明白,孔子點評世人都是在歷史上,過來那個時間,我自己入門的時候過了二十歲了,相信自己的神聖性,就可以開啓精神生命。我們碰到了自己的內心,不能然自己的內心的光明會消失,開始的時候不能把真誠拿出來,先生教的東西就不會牢靠,我們最終成就的是一個儒者,現在的好和壞都可以放下,現在的年齡都可以被超越。
張珂學友:與大家分享一段先生面授中的話:「要相信你們能夠承受這樣的一個時刻:能夠讓這個普通的生命,來達到聞道的那樣一個程度。能夠相信自己有能力來把握住全面的這種生命。我主要指的是精神生命。——你們得相信這一點。」這是先生的原話。與大家共勉!
感謝先生,感謝各位學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3 00:52:01 | 显示全部楼层

   論語第四講3-4筆記(為政)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

1、法親不是世俗之親,是在追求佛法的路上結的親,追求的是一種他們認為的真理,不是世俗的利益。孔子追求的十有五而志于學,一直到三十之間。普通人有這個追求,到三十歲之前是不是也有一種類似於戒兄的關係,一般的人,佛教、道教之外的人沒有這個感受。儒家自孔子以後有了,孔門弟子傳儒學的時候有年輕的弟子,十五而志于學,有老師曾子、子夏。孔子十五到三十基本是自己摸索起來的,這很不容易。在今天即使有成聖賢的想法,又到哪裡去尋這樣的環境?而關於人性的追求你哪裡有這麼個東西?又如何找到那些有共同語言的人?所以你十五歲哪怕有這個感受,可是後來這段時間你怎麼把它培養起來?這是個空白,這是我們面臨的重大問題。十五志于學難能可貴,但接續下來才是根本。

2、到三十而立,有一個東西在自己的內心立住了,目標確定,不會動搖,鎖定

3、四十不惑,鎖定目標後也還會犯錯誤,會被一些事情所迷惑。有自己的追求不假,但外來的事情出現在眼前,不見得能把握自己,但是犯錯誤了以後能醒過來,調回來,在重大事情上不會受干擾,沒有重大錯誤。

4、五十而知天命,沿著志于學的方向,學的是內在的精神之路,他感到自己的精神生命與天命是合在一起的。知天命,天命即己命,不過是通過內在的精神生命獲得的。己命與天命是同一的,這個時候普通人才會獲得最終的自信,最終的尊嚴普通人背後的力量來自於永恆的宇宙,知天命是內在的不是外在的,體悟到人性中永恆的力量即天命,天是指超越的永恆的力量,宇宙是不變的,凡是不變的就是天。

5、六十而耳順,耳順是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看的很清楚,這個事情是怎麼轉化的,時代會怎麼演化,看的非常清楚,達到一個無可無不可的狀態。

6、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從心所欲是想怎麼樣做就怎麼樣做,矩是規矩,是禮,不逾矩是在別人眼中看來孔子做什麼事情都是禮的表現。什麼樣的規矩是最恰當的,一定是規矩與天命相連才是恰當的。永恆的超越的人性在社會中表現出來要有一種秩序的要求,而秩序不是人為設定的,是永恆的人性中流露出來的,也就是宇宙它存在的時候就要有與之相對應的秩序,表面看來一切都是自然而然,隨意的,但它背後都有它必然的東西,一切的一切,古人把這個東西叫做閆隨法出。普通人帶著自己的生活閱歷來看,看到的都是朦朧的,這不是孔子的境界,是別人的境界,孔子的狀態是從心所欲,不逾矩,達到一個自然的狀態,或者是自由,這個很重要,知道儒家學的是什麼?學完之後的結果又是什麼?

7、如果我們後人有志氣,不必按照這個課程表去做,因為這條路是孔子趟出來的,沒有老師教。孔子之後就不一樣了,我們讀《論語》,有歷代聖賢。我們的時間表可能也應該有所縮短,也許四十、五十就可以了。因為儒家一整套模式已經建立起來了,儒家這套東西建立以後在努力不當那麼費勁,但是有個大前提,儒家這套東西得能保存下來才可以,得知道怎麼用工才可以,得有道友與你互相提攜才可以。

孟懿子問孝,子曰:“無違”。樊遲御,子告知曰“孟孫問孝于我”,我對曰:“無違”,樊遲曰:“何謂也”?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

1、孟懿子,魯國大夫,孟孫氏的代表,孟子就是孟孫氏的後代。孟懿子問孝?孔子說不要違背父親的教導,孟懿子不是孔子的學生,當時那些貴族的程度比較低,孔子往往告訴他們一個很好理解的答案。

2、樊遲總是問孔子怎麼種菜、種地,他年紀也不大孔子把孟懿子問孝這個事情跟他說,實際想讓他提問。樊遲說“何謂也”,什麼意思啊?他駕車水平很高,體質很好。孔子都說這了,他說老師什麼意思啊?您給我在講一遍吧。孔子說“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對樊遲來講就是禮、禮、禮。對這種學生必須告訴他操作性很強的東西,就那麼做,做完之後再找感覺。

3、死是送喪,祭是祭祀祖先,死是剛剛死去的親人,尤其是長輩。古代喪禮是兇禮,祭祀是吉禮,祭祀有莊嚴神聖的一面,不完全是哀思,有榮譽感在裡面。

   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

   1、孟武伯是孟懿子的兒子,父子年齡相差不大,古人結婚早,孔門弟子很多是父子二人一同跟孔子學習。

2、父母唯其疾之憂,有兩種解釋。

一種是指父母唯憂其疾,其指的是兒子,父母只擔心孩子的疾病,不擔心其他表現,說明你這個人還不錯。這樣的解釋有點問題,孝只要是從下往上,這樣是從上往下,對長輩叫孝。

還有一種解釋:唯憂父母之疾,經常把父母的身體狀況掛在心上,尤其父母年齡大了,作為子女,一則以喜,一則以憂。一方面父母高壽子女欣慰,另一方面父母年歲大了又憂。那麼這個擔心就和這個意味相通了,先生比較傾向後者。

子游問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
    1、子游是孔子晚年學生。有養而無敬,父母對孩子有養而無教,則自然孩子對父母有養而無敬。古代父親懂得父教,母親懂得母教,孩子懂得孝道。

2、現在的問題是我們這方面教育中斷太久,形成了惡性循環的鏈條。不懂得孝道的人當父母,他們的孩子又當父母,這個鏈條沒有打破的時候,那一代人都不懂人性的溫暖,父母能養而不能教,子女是能養而不能敬,沒有敬,也沒有教,必須得有一代人把這個鏈條打破,做子女能養又能敬,他們做父母能養又能教,得有這樣一批人的出現,中國的家庭教育才能好,中國家庭教育好了,中國人的素質才能提高,中國人的素質提高了,中國的國家才能建設上軌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3 00: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論語第四講3-4心得(為政)

1彭學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儒家建立之後,自己要會用功,用功的過程要順着聖人的方向去走,在生活中要直的去體會內調整心的感受,在羣裏要調整自己的內心,自己是用賴賬法,用的很好。

2
司徒學友:先生在這裏談的十五志於學,那個年齡想自己立志要成爲什麼樣的人,我回憶自己十五心要真正要下定決心,立志要當老師……谈到礼彻上彻下的问题之后,举例子,守身份体会溫暖……像一團水包裹着,還有一個我的學生受到同事們的讚揚,我知道這樣的讚揚有點過的,我就問孩子你們這樣做的時候有什麼體會,少年很自然的就回答人性是高貴,我發現每一個細節的禮要守,非常細節的禮,很難言說了,明白了論語中的九思,都是很細節的禮,只有這麼細緻的禮去循的時候才能真正和宇宙精神合二爲一,所謂道德高尚的人,也一定是一個很有禮節的人,在細節中溫良恭儉讓啊的人,與人相處的一定會落到現實生活中的,否則就是假的。

3.
張寧學友:他十五歲的時候對這方面有一個立志,我在那個時候開始對歷史和文化,對中國傳統的東西開始興趣,開始看增廣賢文啊,這些,我聽了這兩段論語,這種惡性循環,有養無教,這是父母對孩子,有養沒有敬,這是孩子對父母,這樣的惡性鏈條要打斷,我感覺要從自己做起,家裏的鏈條要打破,要形成良性的循環,儘量去學習和父教和母教,要有一些精神層面的啓發,比如陪着他一起讀經,一起去體驗這種生命的美好啊,等等,或則在他的成長過程中建立起信仰,對待我的父母也是,對待雙方的老人都要不僅僅是順,不僅僅是順從,最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中體會敬意和表達敬意。

4.
華富學友:先生是今天的課程,首先夫子對自己一生的總結,十五至於學,然後在內心中有不可動搖的精神,天命與己命合一,天是永恆的超越的絕對的宇宙精神,有了更多的體會和理解,再就是不踰矩,孔夫子達到了那樣的境界,不再是刻意去做禮了,一言一行都是禮,言出法隨。

孝的問題,先生說,現在有養而無敬,有很多問題,所以有一個死循壞,我從小到大,沒有很系統的教養,我小時候是奶奶帶大的,父母一直在外打工,我奶奶對我有家教,在外面什麼事情可以做,什麼事情不可以做,碰到人要有禮貌,吃飯要按時等。我長這麼大沒有做過什麼太出格的事情,和奶奶的教育有關,對我的性格教育是有作用的,然後就是我現在和乃年的關係比父母很好,但是和父母也不差,先生說這種系統的教育,我也能感覺到,以前小的時候,沒有什麼想法,與父母的話相處就是相處並沒有太多的其他的關於敬啊的感覺,我和家人的關係,雖然我家裏沒有很傳統的家教,但也有講禮貌的家教,對父母和愛對爺爺奶奶的愛都是出自本心和本能的,父母養育之恩大於天,我不能行理解那麼理解孩子和長輩的矛盾鬧到對鋪公堂的情況,從這也可以看出來,先生說的這個教育是多麼重要的問題。

5.
閻學友:我談談關於夫子一生的總結,看來這個孔子的記錄表,儒學的達到這樣的境界,像覺得這是任重道遠,孔子那樣隨心所欲不踰矩,我任重道遠,先生說這是孔子摸索的,孔子以後可以不一定非要按這樣大精度進行,前提是儒家的理論要保存下來,這個時候比孔子那個時候強,感覺有點希望,但是大環境要好,我感覺到當下這個狀態,這個各行各業沒法形容,對我們自己的修養難度非常大,這是我的想法。還有一個想法,傳承這一塊,對子女要能養能敬,我感覺我們這個家庭,父母這一塊做的很好,我爺爺,我父母也可以,我爺爺傳出的思想,感覺這個家教還是很好,我對父母有敬有養,我覺這個還是做的可以,不是獲得別嗯的讚揚,我感覺對父母由衷的發自內心的敬,不好的是,傳承對孩子這一塊,我們兩是失敗的,對 孩子的教育有點早,小於十五歲就灌輸這樣的思想,效果非常差,有時候也不知道怎麼辦,過早也不是很好的事情。补充提问:閻學友:剛纔聽司徒學友講話,我覺你的責任非常重大,我感覺我們對孩子的教育這一塊,感覺小學初衷的老師太重要了,不要說傳道,這些老師的心態是不是正常,我的孩子就是在小學的時候和老師有很大關係,對孩子影響太大,我看司徒學友說的,是老師 就誰一句,孟懿子問孝,先生談孝的時候,是這個,喪是兇禮,祭是吉禮,兩者不同,我不知道爲什麼,我家有一個親人,但是每次祭祀的時候,他到了老人跟前的時候要不要落淚,但是還是控制不住宅基地 感情,不知道對不對?

司徒學友与闫学友交流:我聽到你自己做的孝很好,但是孩什麼子是不是灌輸太早了,是什麼思想灌輸呢?我覺得中國的教育也是對孩子進行莫名的思想灌輸,對小孩要循禮去做,我之前有一本小學,就是去做,具體的小孩身份去做,就在掃灑應對之中,去做了,以後就有心性的體會,這是我的想法。
閻學友:孝這個孩子沒有問題,我不管上面傳下來的東西,我不敢說道,比如是忍讓啊,待人啊接物啊,具體的孩子和小朋友之間的禮節性的東西,但是這個大環境,他做了以後感覺自己與衆不同,比較小的時候,孩子感覺特別委屈,可能也是引導不好,感覺對孩子教育比較失敗。
司徒学友:我明白閻學友的意思了,儒家很好的,不會讓你把孩子培養成受氣包,該怒則怒,發生衝突可以不打,可以義正嚴詞的表達,如果不行的話,就要剛性的表達。

張寧學友:聽兩位學友的交流,閻學友說,在祭禮的過程中有悲傷是不是可以表現出來?雖然是吉禮,如果不是特別哭天強敵的話,還是可以表現出來的,要自然的流露出來,不要壓抑。孩子的問題,閻學友下定論就說失敗,這個結論是不是過早還有太絕對了,一个人是不斷的成長,不是過來青春期就定型了就沒有變化了,我是四十多歲來到學堂才感覺開啓了精神信仰,我相信在您的身體力行的影響下孩子一定很會有好的發展方向的。

6.
冀張學友:剛纔我一直在聽學友們地方發言,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什麼事天命?說實在的,這個問題我有點暈乎,剛纔一直在聽,多多少少明白一點,先生講這個人性永恆的超越的就是天命,學習過程當中應該是什麼東西,是人性當中內在永恆的東西有那些呢?今天能感到的,談到和父親過馬路時候內心的 自然溫暖,感覺需要我們在學習過程中有所發展,在讀經的過程中也能有感受,就是生命的 活力,生命的精神狀態,這是不是也是天道的內容呢?今天的疑問,儒家倡導的天道和人性有那些內容?和學友們交流
感覺到兩點:一個是溫暖,幫助他人的內心煥發出來的溫暖,第二點,讀經的過程中儒家迸發出來的 特別陽光和向上的生命狀態,是不是就是先生所說的永恆的人性或則是天命。


7
歷歷学友:闫学友孩子的教育问题,儒家开始把礼拿出来放到了孩子的教育,父母要有颜色,给他温暖,生命大致的途径,人性的指导,这样父母会受到孩子的尊敬,要保持孩子的昂扬之气。要让孩子有尊严感,要让孩子有刚勇之气,父母身上也要有这个昂扬之气。先生举例老师三次对你的招呼视而不见,你就可以不再和他打招呼了,年轻人犯错很正常,不是道德上的就行,不要让孩子在钱上他吝啬。先生举例,孩子不要玩钱的游戏,无质,无格局。为人父母,不要过早的否定孩子,要从大的方面,格局方面去引导维护孩子,多让孩子看儒家的故事,明朝那些事等。
冀张学友,儒家的温暖,在家庭中最容易体会;在读经中感觉阳刚,先生说我们在个人修养中,每天苟日新日日新....我们的年龄好像都可以看到明天的情况。我们在修养中每天都有变化,充满了希望。要把这个感觉含着。
儒家的人性还包括那些?人性是复杂的,我们高贵的人性是追求道德本能,这是儒家要过的精神生活。很难用具体语言阐述。

歷歷学友:我自己对链条,作为成年人,对家里的恶性循环打破,儒家精神生命是来自于宇宙精神,只是一条线,父父子子要德位相配。您有德行,居父位,子有德行,居子位,当父不慈则可以子不孝,只有血缘关系了,孝中有因孝闻道,祭祀时是可以有悲伤表达的。

感謝先生,感謝學友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0 00: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5-20 0:24:52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