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素簡

素簡《論語》學習作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8 16: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政第二》学习笔记(5月3日)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弊之,曰:思无邪”
思无邪,就是直正,诚实。不虚伪,是真情流露,正因为如此,诗经被人们拿来传颂观政。
先生讲诗经的由来,由官员来到民间,搜集民间流传的诗歌,然后进行梳理、筛选、编辑形成册子,交给周天子以了解民情。所以采来的东西,必须是实,必须直。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用政令来治理百姓,用用刑法来整顿他们,人民只求能免罪,不会有廉耻之心,不会有内心的约束。政治指刚性的管理方式,刑指严武竣法,可以管理,但民免而无耻。夫子更倾向于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格指正。当社会只有法律这条底线来规范人民的时候,这条底线肯定不管用 。耻对应的人是自尊心,老百姓会觉得我这个身份不应该去做这样的事。
《为政第二》讨论心得
“诗三百,思无邪”先生说的直,我理解,还有纯正、有真实的意思在里面,直最纯正,最直接的,纯真的感情直接流露,这种特別纯正的淳朴的感情,也是诗经生命力所在。
道之以德,齐之以礼,就是用道德来引导人民,用道德来教育人民,用礼制来约束人民,习总书记提出以德治国和依法治国相结合,法律是成文的道德,道德是内心的法律,二者相互补充相互促进,相得益彰,使每个人从内心去遵德守法,从而促进国家更好地发展进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8 16: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政第二》学习笔记(5月10日)


子曰:吾十有五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通过这几句话,知道第一儒学肯定不是学知识;第二孔子这种追求是贯穿一生,十五志于学,学的是什么,是天命耳顺之学;第三是通过内在才知道的东西,这个学问在内心。人应该有一种内在的、贯穿一生的、不是知识的精神追求。追求小康社会是外在追求,追求GDP也是外在追求,正因人不懂还有精神追求,所以社会道德水准不断下降就是很自然的事了。

十五志于学,学的是什么,学的是道。孔子和他的弟子追求这个东西。孔子很小的时候就自我意识、主体意识开始抬头了这个优良的教育能跟上,你这一生将会成为一个让人敬仰的人,人性是一个健康完整的人。

十五到三十之间会有反复,有的人不反复,但也是所见不明,想一下明白不容易。还有一主要的原因,就是你没有场合,没有人培养你志于学。

人在十五岁的时候正是自我意识萌动的时候,但我们的教育没有这样的环境,也没有这样的老师,所以这个时候刚刚从心头燃起一点小火苗,由于没有很好引导,很快就会被狂风吹灭了,最后变成了一个内心很平庸的一个人。因此十五而志于学难能可贵,但是接继下来才是根本。

三十而立。三十岁的时候有一个东西在内心立住了,一个目标在内心确定了,不会变了。

四十而不惑。三十至四十岁的时候还会犯一些错误,有自己追求不假,但还会被外界东西所迷惑,但是犯了错误会醒悟。到了四十岁了,不惑指的是不会犯重大错误了。

五十而知命。到了五十岁,这是个标志性的阶段,知天命了,感受到了自己的精神生命与天命是合在一起的。实际这个天命是已命,不过是通过内在追求获得的。实际天命即已命,天命与已命在这里是统一的,只有这样普通人才能获得最终的自信与尊严。人的力量来由于永恒的宇宙。体悟到了人性中永恒的力量就是天命。当你在你的内心当中感受到一种力量,这种力量是永恒的超越的,此即是天命。

六十而耳顺。天命贯通以后,对于各类事情的来笼去脉都看的很清楚,通达了事情的走向。耳顺不是信服了一切,而是了知事物来垅去脉,达到无可无不可境界。

七十随心所欲而逾矩。矩,礼。随便怎么做在别人看来都符合礼。规矩与天命相连才是恰当 的,宗庙存在必须有符合他要求的秩序。古人讲言出法随。达到了一个自然自由的状态。

这段经文很重要,告诉我们儒学学习的目标是什么,就是要达到随心所欲而不逾矩。

我们现在人可以提前达到这个目标。

孟懿子是鲁在大夫不要违背父亲的教导。丧礼是凶礼,祭礼是吉礼。

孟武伯孟懿子儿子。两种解释,一是父母最担心是子女的疾病,所以子女保重好自己的身体,这就是最好孝。第二种是子女要担忧父母的疾病。


作为父母首先要提高自己的修养。否则是能养不能教,能养而不能敬。可以我们中断的时间太久了,必须有一代人做到能养又能教,能养又能敬,才有一个好的家庭环境,有了一个家庭环境才能好的社会环境,国家才能发展的更好


《为政第二》讨论心得

作为父母首先要提高自己的修养。否则是能养不能教,能养而不能敬。现在我努力学习《论语》,也是为了更好地提高自己的修养,给孩子做个好榜样,身体力行教育孩子,以身作则,在家中养成读书学习氛围,尽全力做到能养又能教,能养又能敬,有一个好的家庭环境,每个家庭都形成好的环境,整个社会就会好起来,国家就能发展的更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16:45: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为政第二》学习笔记(5月17日)

   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

   曾子传孝经,子夏也传孝经。子夏传儒家经典功劳最大,超过其他弟子。子夏问孝,孔子说色难,就是说表情、情绪是难把握的,关键你要有一个好的态度,否则与养狗猫一样。

   三十岁以前长相由父母负责,三十岁以后由自己负责,自己是什么心态你就长什么样。什么是容貌,就是你当下的表情。

  子夏这个人心眼小,有点吝啬,他的东西别人不能碰,他也不借别人的东西,孔子借伞也不给借。做人不能“竭人之忠,尽人之欢”,要求朋友对自己的忠诚要超水平的发挥,这种不切合实际的要求,要求朋友必须得怎么样,时间长了这个朋友就没有了。交朋友要有一个宽阔的胸怀。所以子夏问孝,孔子这番话完全是针对他这个人特点来讲的,说色难,你要注意你的心态,你的表情。对待老师长辈,孝要发自内心来做事。当然这是子夏年轻时的表现,子夏到了晚年学术水平近乎完美。通知学习人是可以克服先天的弱点的。心眼小的人做事往往敏感而仔细,如果把它转变成做事情很严谨,敏感但不脆弱,就没有这方面的弊端。从性格上讲,人的性格没有好坏之分。每个人都有不足,如果善于用这个不足的话,那就是优点,这是儒家修养的大功夫。每个人对于自己缺点都很清楚,首先要认识这没什么,都可以翻过去变成优点,不要舍之长学人之短,别人的优点不是你的,你没法学,把握好自己,善于用自己的特点就成功,不论你是胆小还是胆大都是你的特点,都可以成事。怎么都行,只要在这个功夫上,问你功夫怎么样,而不问的特点怎么,你特点怎么样就是你现在自然的状况,你必须接受它,运用它,每个人禀赋不同,不用舍已之长用已之短。


   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

   这是孔子与颜回相处之初,对颜回的印象。说孔子与颜回谈了一天,回从来没有反驳孔子,看上去像是愚一样,但是下课以后观察回的表现,发现他能够把老师上课的内容都能够创造性的发挥,甚至可以做到“闻一而知十”,孔子感叹这个学生太了不起了,说回也不愚!回的愚是闻道后欣喜若狂后呆在了那里,静静地呆在那里,这是上等的天资,这咱天资是很少的。回也孔子的这种默契是深层闪的默契。


   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这句话是孔夫子总结出来的观人术,观察一个人,看其三个方面,视其所以,以是用,看他用什么样的方法;观其所由,由是从哪里来,看他以什么样的出发点;查其所安,很重要,看一个人的人品和性情,就看一个人满意舒服的状态是什么,对什么事情心安理得,这就是这个人的真性情。廋是隐藏的意思,人焉廋哉就是说人没有隐藏的那么深!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温习过去知识就是可以知道新的知识,这种解释是百分百的错误。以知识论来谈儒家心性修养,这就是误读。温是循义,也是重温,故是儒家的状态,儒家讲得是境界,而不是知识,讲知识是外行。进入这种状态,用功夫的话,这种状态会长,心头的这团火会更加明亮,那种生命焕发出的这种新鲜的状态,这种才叫温故而知新。原来你心头这点亮光只能照亮一隅,温故可以使你心头这团亮光照亮一片天地,甚至是彻上彻下,照彻宇宙。这团火是活的,不是死的,是比方,指的是儒者的精神生命,人的意志比较低层次,根本限制不了他,他是贯通天地的精神,儒门是重体悟的。

二、《为政第二》讨论心得

  1、儒家修养的功夫是向内求的,真正的修行是遇见自己,不要过于在意外在东西,内圣自然外王。三十岁以前长相由父母负责,三十岁以后由自己负责,自己是什么心态你就长什么样。相由心生,善良的人面貌也是慈善的。一个儒者真正的修养是向内求的,个性没有绝对好与坏,正视自己的不足,就是把它翻过去,把不足变成长处;

  2、 温故而知新。以前自己认为温习过去知识就是可以知道新的知识,现在听了先生的讲解才知道这种解释是百分百的错误。以知识论来谈儒家心性修养,这就是误读。温是循义,也是重温,故是儒家的状态,儒家讲得是境界,而不是知识,讲知识是外行,自己就是外行,今后要用心学习儒家精神。进入这种状态,用功夫的话,这种状态会长,心头的这团火会更加明亮,那种生命焕发出的这种新鲜的状态,这种才叫温故而知新。原来你心头这点亮光只能照亮一隅,温故可以使你心头这团亮光照亮一片天地,甚至是彻上彻下,照彻宇宙。这团火是活的,不是死的,是比方,指的是儒者的精神生命,人的意志比较低层次,根本限制不了他,他是贯通天地的精神,儒门是重体悟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8 10: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为政第二》学习笔记(5月24日)

子曰:“君子不器”

器者物也。君子不能像东西一样。市长、局长、处长、董事长、医生、教师、工人等职业是固定的,不器,意思君子不是固定在这个具体形象上,君子的状态来源于天地之间,如何一个与这样具体形象划了等号了,被这些具体的形象限制了,你就是物,就是器。虽然每个人在不同时期和场合被赋予了不同的身份,以不同的身份出现,但你不等同于这个身份,你应该属于永恒的宇宙精神。一个人怎么样才能做好与自已身份相附的事,恪尽职守,敬业,这是俗学,俗学没有错,只是门外,没有登堂入室。登堂入室是就是我的生命境界永远与宇宙精神相通,或者我的生命境界就是宇宙境界。陆相山讲了“我心即宇宙”。所有人如果走上了儒者修养之路,他背后就是浩渺的宇宙精神,他的精神生命是世间任何阶层、任何社会地位不是限制,人性的高贵在这里。每个人都有一个器化的身份,但你不要把这个器化的身份等同于自己。这个时候容易走两个极端,一个是境遇不好的时候,不要沉沦,另外一个极端,在自己境遇好的时候,即使贵为天子,也仍然是器。

 子贡问曰:赐也何如?子曰:汝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

子贡是多才多艺,在口才、经商、外交等方面都非常成功,于是就问孔子,我是什么样的人。孔子说,你是瑚琏。瑚琏,祭祀用品,是宗庙盛黍稷即小米、黄米的。但是它绝非一般的盛食器,而是上至周王、诸侯,下至卿大夫,置于大堂之上、宗庙之中、黄泉之下,极为尊贵、超绝华美、实有大用。 子贡太想信自己的能力和理性了,做到了器中的极品,到了孔子晚年取得了突破。子贡在儒家修养上走的是弓背,完全靠自己的理性,靠自己的才能,并且在这样的一种过程中,不能有任何的心理的毛病,比如不能丧失对老师的信心,这条路几乎不可能的。因为走弓背几乎是放弃心性修养这条路了,并且当过魏国的宰相,跨国生意做的非常好,这个时候还能把老师放到眼里,是道德水平非常高的。他始终对老师永不放弃,学不懂要坚持学下去,所以子贡的品质千古一人,万里挑一。因为走弓背几乎走不通,他能走通。在心性修养这方面如果掺杂着一点点的勉强就可能做到与宇宙精神合一。子贡走弓背走成了。

另外一条道是弓弦的,比如颜回、曾子、孟子。就是直接把老师讲的宇宙精神接上

 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先行其言,就是先把你说的内容做出来,然后再说。注重实践,言行一致。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君子对待别人有一个不动的东西,他的内心像放光一样,他的那种光是恒定的。小人会扎堆,跟谁谁好,不跟谁谁好,拉邦结伙,对于圈外的人就不友善、冷漠。载法之器,内在一定厚,外在的一定要刚。为一世之人的依靠,所以必须厚和刚。没有这种人,人类就没有真正的教育。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学而不思,青年人和女同学容易不思,修学阶段多数人也有这个问题,真正有思想是极少数;思而不学说的成年人,容易有这样的毛病。缺乏内涵,人的可塑性并没那么大。


二、讨论心得

  1、弓弦和弓背,想请问下老学友,弓弦修养是什么样的方法,弓背又是什么样方法?通过上课学友们讨论,多少明白了点,如果学儒学用的是理性分析和实践的方法那就是弓背,如果是真心信仰,坚持儒学心性修养的方法就是走弓弦的方法。

  2、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学而不思,青年人和女同学容易不思,动脑力度不够,修学阶段多数人也有这个问题,真正有思想是极少数;思而不学说的成年人,本人就容易有这样的毛病。只是一味想象,不去认真学习知识,更没有仔细研究推敲,学不到内涵的东西,流于空想,问题得不到解决,时间久了会更危险,更缺乏可塑性,所以要学习和思考相结合,才能学到有用的真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4 23:29: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为政第二》学习笔记(5月31日)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异端,指道教、佛教等非儒家的思想,攻乎指在这些方面用功。先生认为这种说法不妥。异端认为是极端,这就有毛病,孔子是讲中庸。儒门是讲功夫的,格物致知,正心诚意。

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子路以前和孔子在一起,爱自以为是,这是孔子教训子路的话:我教你的懂了吗?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杨绛说:孔子最喜欢子路。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孔子在第一章中讲过什么叫好学,“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可谓好学也矣。”凡进入儒门的都不是要求飞黄腾达的,进入儒门的要敏于事而慎于言,这是儒门的规矩。先生讲了,这段经文教了什么,是温饱、物质之上的东西。但对外要有个交待,孔门的学生一般从事司仪、从政等工作。从政要谨慎,不明白的事情不要乱说,这个人才能从政。孔子说了很实用的道理。

哀公问曰:“可为则民服?”孔子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

对,礼,指附下身子说话。执政者把正直的人提拨起来放在风气不正的人群之中,则民服。反之则民不服。

季康子问:“使民敬、忠以劝,如之何?”子曰:“临之以庄,则敬;孝慈,则忠;举善而教不能,则劝。”

孔子流亡到国外以前执政者是鲁定公与季环子,回来以后是鲁哀公和季康子,季康子是实际上执政者。孔子出国以前把季环子得罪了,回来的时候孔子六七十岁了,仍然老而弥坚。季康子问使人民敬我,互相劝勉着进忠,应该怎么样呢?孔子说,你执政者对待人民庄重,则尊敬你;你对百姓孝慈,则百姓对你忠;使用善良的人并且教会他们所不能的,则劝。执政者永远是老百性犯错的第一责任人,不能不教而诛。

或为孔子曰:“子奚不为政?”子曰:“《书》云,‘孝乎为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

孔子四五十岁之前的事。你为什么不从政呢,孔子说,只要尽孝道,尽友道,这本身就是对从政的最大贡献,这就是从政,家庭教育好了,国家也就好了,你说的为政难道跟这个没关系吗?儒家认为,孝道是对社会空气的最大净化,是对国家建设最有力的帮助,而且是最根本的帮助。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

孔子认为诚信是人所以为人的特点,人如何没有诚信的话,你就根本不是一个真正的人。儒家一直在教我们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人。而后来我们处事的思路是,做一件事看有没有用,不是看是否有利于人性,而是看人性是否有利于别的,如何人性对于积累财富没有用的,就背弃人性,我们重点只放到了财富这个点上了。车行走主要靠輗軏,没有輗軏,车就无法行走。


二、《为政第二》讨论心得

1、孔子认为诚信是人所以为人的特点,人如果没有诚信的话,就不是一个真正的人无论做任何是,我们都要讲究诚信,做诚实守信的人。

2、“恰到好外”。学友讨论这个问题。恰到好处是什么?这个问题是无法用一个具体答案来描述的,但它又确实是存在的。这好比道德经讲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要自己体会。

3.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孔子强调:对自己不知道的事不要“强不知以为知”,要承认自己的不知,不要不懂装懂,不知之处积极向老师请教,才是真正做到明智,才是智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7: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为政第二》学习笔记(6月7日)

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世,指一个姓氏的王朝,李姓唐朝,朱姓明朝等。损益为周易中两卦,一个是损卦,一个是易卦。孔子在二千五百年前就洞见了历史发展的大智慧,就是损益两个字,就是加法和减法,在历史的传承的过程中,有益的留下来,无益的减掉,现在有益的东西过去没有的加进去。明白了损益就明白了改革开放,损不是把传统全部丢掉,益也不是全盘西化。这句当中“其或断周者”是重点,如果把周的传统继承下来,那么虽然过了百世也是可以知道的,如是没有继承周的传统,社会发展就像断了线了风筝一样,脱离轨道,不堪设想,无法预料。周代文明是什么,是以人为本位的轨道。“民为邦本”是周代的话,本固则邦明。即使民为邦本,但因为是青铜器时代,铁器时代,必然有时代局限性,怎么办,就是损益,就是在周代文明的基础上进行损益,不是没有原则的。不继承周的传统,就不知道了。

 

 鬼,这里是祖先。不是自己的祖先而去祭奠,是谄也。不认自已祖宗让人瞧不起,很可耻。认祖宗,祭祖先对祖先辛勤辅育后代的敬意,不祭是什么心态?。只世纪西方的一些哲学家是这样说的:“我们这个舞台演背信弃义的大家得心应手,演崇高的人就力不从心。”“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这句话很重,反思下我们什么时个开始祭奠别的祖先了,总体不好,这样的局面一定会有后遗症,负面影响会越来越大。

见义不为,无勇也,这是孔子说的,孔子是非常刚勇的人。孔子说过,子路好勇过我。儒门有三大德:仁智勇。开堂讲课是培养学生三大标准。仁智会使你躲在懦弱的贝壳里,勇气不够中国文化不会发扬光大,中国文化需要的是勇,勇是一切成败立顿皆置之度外的勇,如果没有这个,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一场空谈而已儒门血脉,勇者得之。如何保身的智慧儒家是不屑的,儒家的智是如何传播中国历史上这种天道这种精神,如何用智,四个字“千方百计,不是用在一个人的个人荣辱上。

 

八佾第三

季氏,季孙。八是天子才可以用的礼仪。忍的主语指的季孙,说季氏你八这样仪仗的事你都僭越,还有什么事是不可做的呢?这是在谈季氏内心的变化,心肠一硬,良心的栅栏被拆除了。八就是季氏是忍点,过了这个忍点,这个人就会无所顾及了。雷池不可逾越。忍点就是道德良知的底线。


雍,祭礼。彻,撤。撤的时候要奏乐,奏的是雍,又唱又乐。礼仪进展到彻的阶段了,各诸候国都来帮助天子,天子表情庄重神圣。三家指鲁国的大夫季孙、叔孙、孟孙,地位比诸候国君差很远,更比不上天子。天子用的礼仪音乐,却用在三家的家里。

 

二、《为政第二》讨论心得(6月7日)

   1、”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这样的事情能够狠心去做,还有什么事不能狠心去做呢?有一不做二不休的意思,表示对这种事情或行为决不能容忍。

 2、“十世可知也”这句经文先生讲重点是“其或继周者”,如果把周的传统继承下来,那么虽然过了百世也是可以知道的。现代社会,经济高速发展,物质越来越丰富,但人们内心却越来越没有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并只是存在于境遇不堪者,实际一些做官的,有钱的内心也经常焦虑不安。为什么?不是准备的还不够充分,是社会的发展不可预料,人心不可预料,虽“一世”也不可知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19:38: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八佾第三学习笔记(6月14日)
林放问礼之本,子曰:“大哉问!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
考核一个学生不用考试,就是看他问问题。可以反应一个人的学习状态。礼之本,礼不是越奢华越好,礼要井井有条丧礼突出哀字,只要表现出自己内心的悲痛就可以了,实际上孔夫子和儒门是非常灵活的,反对奢侈和奢华。民间的风俗不等于儒家,儒家反对炫耀式的消费,厚葬,虚荣心里的满足。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
没有华夏文明的高度的民族就是夷狄。夷狄有君臣之间的关系,也不如华夏民族礼崩乐坏。夫子认为我们诸夏没有上下级关系,但是中华文明的高度还在,孔子不是把君臣关系放在第一位的,儒家君臣关系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孔子认为: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季氏旅于泰山。子谓冉有曰:“女弗能救与?”对曰:“不能。”子曰:“呜呼!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
季氏僭越去祭祀泰山,夫子问冉有,这个事情你制止不了吗?冉有对曰,不能。夫子很生气说:哎呀,冉求你对待泰山神这件事情还不如林放懂礼。夫子生气是由于冉有见义不为无勇也,不能制止季氏的僭越,还曾经改革税制,帮助季氏敛财。孔夫子很生气批评冉有,但冉有不管怎样也不背叛儒门,一直对夫子没有怨言,充满信力。
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
射箭,不是和别人比赛,它是和自己的比赛,是君子自省向内的工夫,见贤思齐,见不贤内自省也。君子之间没什么可争的,如果有,必定是比射箭。双方作揖相让后才比赛,比赛完了,走下来,又互相敬酒。这种争就是君子之争。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是诗经的起兴手法。美丽的眼睛顾盼生姿显得格外动人,有酒窝的面庞笑起来显得格外的美丽。“绘事后素。”在洁白的素绢上画的画更有神韵与美感,因为素娟的质地好。以上都指原来的底色好,基础好,天生丽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8 23: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八佾第三讨论心得(6月14日)
    “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听了先生的讲解和学友的讨论,我对这句话感触很深。礼之本,礼不是越奢华越好,礼要井井有条,丧礼突出哀字,只要表现出自己内心的悲痛就可以了,实际上孔夫子和儒门是非常灵活的,反对奢侈和奢华。民间的风俗不等于儒家,儒家反对炫耀式的消费,厚葬,虚荣心里的满足。前年我的一位亲人因突然去世,我悲痛欲绝,伤心难过,一心放在对他的怀念上,对丧礼安排的不是特别周全,事后我一直对此事有些遗憾,通过这次听课学习讨论,我终于释怀,儒家讲礼节,但不求奢华,丧礼突出哀字,只要表现出自己内心的悲痛就可以了。谢谢先生,谢谢各位学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