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一生之水

一生之水《论语》学习作业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 09:33:48 | 显示全部楼层

為政第二》學習筆記:551

 

一、子曰:「攻乎異端,斯害也己。」

1、异端:有诸多解释,有说为儒门之外的其他学说,先生认为是极端的意思,攻:志。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做事情非常极端,这就会有问题。

2、孔子做事情讲中庸,不走极端,不排斥别人,讲的是修自身。

二、子曰:「由!誨女知之乎!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1、孔子直呼其名,这是子路求学的初级阶段。讲的是对真知的态度。子路没有门人,挨批就给记下来了;子夏有门人,挨批记得就比较简单“色难”。

三、子張學干祿。子曰:「多聞闕疑,慎言其餘,則寡尤。多見闕殆,慎行其餘,則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

1、干祿:从政;寡:少。多听,不明白的就放在那儿,不要乱说,别人对你的质疑就少;多观察,做事情不要轻易判断,做有把握的事情,错误后悔的就少;说话少出错,做事不后悔,这就是从政之道。孔子教给子张的非常实用。

四、哀公聞曰:「何為則民服?」孔子對曰:「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

1、对:是礼,伴随行动,姿势要变,身子要倾下去,头要低下去,俯下身子说话。

2、哀公问的是如何让百姓服,而孔子对的是当政者该怎么做,这是儒家的心法,永远不同于法家,儒家的心始终站在百姓这一边。

五、季康子問:「使民敬、忠以勤,如之何?」子曰:「臨之以莊,則敬;孝慈,則忠;舉善而教不能,則勤。」

1、季康子是鲁国的实际执政者,鲁哀公、季康子是孔子流亡回国后的执政者,之前是鲁定公和季桓子,孔子之前得罪了季桓子们。

2、季康子请教孔子如何才能让百姓竞相效忠,孔子回答执政者须庄重、孝慈,百姓才能效忠,选拔有才能的人并且教育不明白的百姓,百姓才能劝而忠。对百姓必须教育,不能不教而诛,当政者永远是百姓犯错的第一责任人,这是孔门的家法。

3、孔子是老而弥坚

六、或謂孔子曰:「子奚不為政?」子曰:「書雲:『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為政,奚其為為政?」

1、这是孔子四五十岁之前的事。尽孝道,尽友道,这本身就是对政治的贡献,家庭教育好了,国家才会好。孔子说你说的那个为政难道和这个没关系么?儒家讲孝道是对社会空气的最大净化,是对国家建设最有利的帮助。这就是参与了国家建设,而且是最根本的帮助。

七、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小車無□,其何以行之哉?」

1、当今讲诚信是为了促进商机,如果不能就不讲诚信。而孔子认为诚信是人之所以为人的特点,你如果不这样你就不是一个人。儒家一直在怎么才算一个真正的人这个问题上做文章,经济活动、其他的从政都要围绕这个核心展开,而我们现在的思路是做这个事情有没有用,没有用,没有利益就不做了,重心在物质财富,这是现下和古人最大的区别。

<<為政第二》讨论心得::61


部分学友学友的讨论心得

華富 

異端,我之前以為是宗教對不認同自身以外的東西稱之為異端。聽先生講課后知道異端是指極端。儒家功夫:格物致知,正心誠意。

我把今天講課分成兩塊。一是孔子對子路的教誨,對待真知要端正態度。子張學干祿,孔子說要慎言、慎行、實幹,了解當中的規矩。孔子說:誠信是為人之本。孔子說:在家盡孝道、友道,教育好家庭,淨化社會風氣,於國有好的幫助,這也是為政。這些都是於生活中具體做儒家心性修養功夫的方法,對于上述這些問題,在我們的生活中都會出現,我想可以依此來修養我們在生活中要做的儒家心性功夫。

二是哀公聞:何為則民服?季康子聞:使民敬、忠以勸,如之何?他們都是要求百姓如何如何來按他們的要求做。孔子的回答是:執政者應該如何做,民沒有信服,沒有敬、忠,說明是執政者沒有做好。儒門永遠是站在老百姓這邊,我想這正是儒家能夠流傳至今,所偉大的地方。


康:最後一個問題,這段是夫子在能和才這方面去給子張講這個干祿,怎麼從政,做事,这个不一定要上升到儒家標準,你要上升到那個程度也沒有什麼壞處,這个谈的不是德,不是一定要這樣做。不過這樣做也是比較好的,是孔子教學生做事的方法,在才和能這個方法,是涉及不到德的。

司徒學友談中庸之道,我认為不是拿捏,是中道而行,是一下一擊即中,不是推敲和衡量出來的,也不是秤量出來,是直心一下子達到的。

信,我覺得信是誠,怎麼做這個信才好?誠!誠信嘛!要是覚得這個困難的話那就是不欺心,:不要使自己的心受到委屈,要使它煥發出本來的面貌。

異端就是本门工夫之外的东西,你不去了解它,有時它會干擾你,这樣你就去了解一下,在你这里這個东西就不起作用了。

 

 

异端,不同之处,生活中熟人很容易相处,可没有关联的人碰在一起就需要很久很久才能共识,这就是所谓的排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 10: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為政第二》學習筆記:531

 

一、子曰:「攻乎異端,斯害也己。」

1、异端:有诸多解释,有说为儒门之外的其他学说,先生认为是极端的意思,攻:志。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做事情非常极端,这就会有问题。

2、孔子做事情讲中庸,不走极端,不排斥别人,讲的是修自身。

二、子曰:「由!誨女知之乎!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1、孔子直呼其名,这是子路求学的初级阶段。讲的是对真知的态度。子路没有门人,挨批就给记下来了;子夏有门人,挨批记得就比较简单“色难”。

三、子張學干祿。子曰:「多聞闕疑,慎言其餘,則寡尤。多見闕殆,慎行其餘,則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

1、干祿:从政;寡:少。多听,不明白的就放在那儿,不要乱说,别人对你的质疑就少;多观察,做事情不要轻易判断,做有把握的事情,错误后悔的就少;说话少出错,做事不后悔,这就是从政之道。孔子教给子张的非常实用。

四、哀公聞曰:「何為則民服?」孔子對曰:「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

1、对:是礼,伴随行动,姿势要变,身子要倾下去,头要低下去,俯下身子说话。

2、哀公问的是如何让百姓服,而孔子对的是当政者该怎么做,这是儒家的心法,永远不同于法家,儒家的心始终站在百姓这一边。

五、季康子問:「使民敬、忠以勤,如之何?」子曰:「臨之以莊,則敬;孝慈,則忠;舉善而教不能,則勤。」

1、季康子是鲁国的实际执政者,鲁哀公、季康子是孔子流亡回国后的执政者,之前是鲁定公和季桓子,孔子之前得罪了季桓子们。

2、季康子请教孔子如何才能让百姓竞相效忠,孔子回答执政者须庄重、孝慈,百姓才能效忠,选拔有才能的人并且教育不明白的百姓,百姓才能劝而忠。对百姓必须教育,不能不教而诛,当政者永远是百姓犯错的第一责任人,这是孔门的家法。

3、孔子是老而弥坚

六、或謂孔子曰:「子奚不為政?」子曰:「書雲:『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為政,奚其為為政?」

1、这是孔子四五十岁之前的事。尽孝道,尽友道,这本身就是对政治的贡献,家庭教育好了,国家才会好。孔子说你说的那个为政难道和这个没关系么?儒家讲孝道是对社会空气的最大净化,是对国家建设最有利的帮助。这就是参与了国家建设,而且是最根本的帮助。

七、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小車無□,其何以行之哉?」

1、当今讲诚信是为了促进商机,如果不能就不讲诚信。而孔子认为诚信是人之所以为人的特点,你如果不这样你就不是一个人。儒家一直在怎么才算一个真正的人这个问题上做文章,经济活动、其他的从政都要围绕这个核心展开,而我们现在的思路是做这个事情有没有用,没有用,没有利益就不做了,重心在物质财富,这是现下和古人最大的区别。

<<為政第二》讨论心得::61


部分学友学友的讨论心得

華富 

異端,我之前以為是宗教對不認同自身以外的東西稱之為異端。聽先生講課后知道異端是指極端。儒家功夫:格物致知,正心誠意。

我把今天講課分成兩塊。一是孔子對子路的教誨,對待真知要端正態度。子張學干祿,孔子說要慎言、慎行、實幹,了解當中的規矩。孔子說:誠信是為人之本。孔子說:在家盡孝道、友道,教育好家庭,淨化社會風氣,於國有好的幫助,這也是為政。這些都是於生活中具體做儒家心性修養功夫的方法,對于上述這些問題,在我們的生活中都會出現,我想可以依此來修養我們在生活中要做的儒家心性功夫。

二是哀公聞:何為則民服?季康子聞:使民敬、忠以勸,如之何?他們都是要求百姓如何如何來按他們的要求做。孔子的回答是:執政者應該如何做,民沒有信服,沒有敬、忠,說明是執政者沒有做好。儒門永遠是站在老百姓這邊,我想這正是儒家能夠流傳至今,所偉大的地方。


康:最後一個問題,這段是夫子在能和才這方面去給子張講這個干祿,怎麼從政,做事,这个不一定要上升到儒家標準,你要上升到那個程度也沒有什麼壞處,這个谈的不是德,不是一定要這樣做。不過這樣做也是比較好的,是孔子教學生做事的方法,在才和能這個方法,是涉及不到德的。

司徒學友談中庸之道,我认為不是拿捏,是中道而行,是一下一擊即中,不是推敲和衡量出來的,也不是秤量出來,是直心一下子達到的。

信,我覺得信是誠,怎麼做這個信才好?誠!誠信嘛!要是覚得這個困難的話那就是不欺心,:不要使自己的心受到委屈,要使它煥發出本來的面貌。

異端就是本门工夫之外的东西,你不去了解它,有時它會干擾你,这樣你就去了解一下,在你这里這個东西就不起作用了。

 

 

异端,不同之处,生活中熟人很容易相处,可没有关联的人碰在一起就需要很久很久才能共识,这就是所谓的排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08: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 為政第二》學習筆記:6月8日

 

一、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1、一世就是一个王朝。 “损益”是《周易》中的两卦,就是一个加法,一个减法。历史发展到今天,传统对我们有用的,我们留下来;没有用的减掉;传统没有的,又需要的,我们加上来。一加一减就是大智慧,两千五百年前,孔子早就洞见了历史发展的大智慧。

2、到今天,一个益,就解决了改革开放。为什么拿了别人的东西,有用没用吧,有用就用嘛。损,传统的东西继承过来,没用的就不用嘛,但不是说全盘否定传统,全盘西化的,没有。

3、 “其或继周者”是关键。你继承了周代文明,我才知道,百世后中国什么样子。周代是以人为本,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天是至高无尚的,民为邦本,本固则邦宁。即使民为邦本,你做的事情也可能有局限。在民为邦本的基础上损益,损益不是没有原则的。不然的话,损和益都可能错。

4、治国之道,古人写的明明白白,现代人还摸着石头过河,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其中主要原因在哪儿?对中国传统文化继承的不够。这份智慧跟我们后人已经没有关系了。这是孔子那时候人的智慧,什么不学,就跟我们无关。实际上在文化的角度,已经不算是炎黄子孙了。虽然祭炎黄,祭孔?拿什么祭,语焉不详。想把炎黄,孔子这样的大人物拿来,为我所用,你的高度够吗?

 

二、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

1、我想老夫子说这句话是咬着牙说的。祭礼是祭我们的祖先,你祭你的列祖列宗,祭别人的祖先算怎么回事?你为什么祭奠别人的祖先呢,道理很简单,人家祖先有权有势,人家这地方有好处,你就来了。谄也,不认祖宗,让人瞧不起,很可耻。

2、“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这句话很重,我们可以反思一下自己,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祭奠上了别人的祖先。从1911年,中国历代列祖列宗,谁来祭奠?没有了。一百年间,谁在祭奠祖先呢。这样的现象会不会有后果,有负面影响,一定会。

3、见义不为,无勇也。很多人总觉得这句话不是孔夫子说的,恰恰就是孔夫子说的,孔夫子是充满了刚勇之气的人。儒门仁智勇三达德,如果开门授课的话,是培养仁智勇三个标准。最后这个勇,我们现代人非常缺乏,今天的中国人如果勇气不够的话,中国文化不能发扬光大。那种勇,是一切成败利钝皆置之度外的勇,没有这个,所谓文化复兴,一场空谈而已。儒门血脉,勇者得之。

八佾第三》學習筆記:6月8日

 

一、孔子谓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1、八佾舞是天子祭祀用的,作为礼仪用的,八行八列,八八六十四人,只有天子才能用的一种礼,季氏把它用在自己家里。

2、这句话的难点在对“忍”字的理解上。可忍的主语是季氏,在这件事情上季氏忍心这样做,还有什么事情他做不出来呢?就是说他可以僭越,僭越天子的地位。

了。

3、孔子通过季氏的做法,直接在谈季氏的心态,谈他内心的变化,这是儒家一贯的风格,儒家谈人是谈他的心,谈内在的动机。是可忍也,谈八佾舞,过了这个,狠一心,硬一下心,做出来,下面孰不可忍也?良心的栅栏被他拆除了。

4、我们把这个问题抽象出来,我们的一生所作所为会不会遭遇这个忍?忍点,我们每个人都有忍点,忍点一过麻烦了!忍点,古人称为雷池,做坏事,跨过忍点,很难办了。普通人要有自己的忍点才可以。

 

二、三家者以雍彻。子曰:「『相维辟公,天子穆穆』,奚取于三家之堂?」

1、雍彻是祭礼,彻是祭祀的一个环节,祭祀祖先之后祭品要撤下来,叫彻。撤下东西要奏乐,雍是乐曲,礼仪进展到彻的时候,各地诸侯国到这里帮助天子,天子的表情庄严而神圣。这是天子的礼,很神圣的场面。“相”是帮助,“公”是诸侯国的国君。

2三家是鲁国大夫,他们跟诸侯国君差得很远,跟天子差得更远,季孙,叔孙,孟孙在祭祀的时候,他们居然用这个音乐,他们家行礼不该用这个音乐。权力被三家垄断,季氏是三家之首,孔子把三家批评一通,孔子得罪了他们还怎么当官?孔子根本就不在乎。

 

三、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

1、你们这帮三家这些人,又礼呀,又乐呀,你们没有仁爱之心,乐和礼就成了没有内容的形式,空洞无物。礼和乐有什么用呢?

 

《 為政第二》讨论心

有学友谈到:“勇”的体会。先生讲,很多人认为“见义不为,无勇也”这句话不是孔子说的,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一提到儒者,多数人第一印像是“礼”“仁”,实际上是对儒家没有真正理解,包括我以前也认为圣人和勇没有什么关系,这都是因为此前接触儒家的东西都是支离破碎的,很片面,所以我们好多人都缺乏“勇”,从今天学习的八佾篇第三前三句经文里,我们可以感受到孔子的老而弥坚,以民为本,无视权贵,直言不讳,宁折不弯的“勇”。

非常感谢先生,感谢各位学友,给了我这个学习场所,让我们可以尽情的去了解儒家,了解真正的传统文化,来追寻自己的信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