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小彭

小彭《論語》學習作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6-8 17:48:30 | 显示全部楼层

1、司徒學友:今天的中國傳播傳統文化很難,怎麼做?如何讓中國人的脊樑挺起來? 2、陳學友:這個莊嚴的過程中,不讓人感覺你是故意裝出來的的,內心有一種超越性,這個狀態的時候心裏是一種怎樣的狀態? 3、管學友:希望能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但是又擔心遇見碰瓷或者壞人,這個時候説明他人就很需要勇氣,這個時候該怎麼辦?

尹學友:付學友說,我們作為中國人我們祭祀的祖先應該是我們自己的祖先。這並不是狹隘的,因為我的傳統如此完備,在如此完備的文化之中,我們還“非其鬼而祭之,諂也”,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了,儒家成為中國人的信仰,我們義無反顧地去堅持,踐行,實在是一件于人于己于國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付陽學友剛才說的那番話很真誠,很觸動人心。

第一個問題:今天在傳播傳統文化這方面感到非常艱難,個人覺得在體制內傳播更加的艱難,基本上是不可為的。這“不可為”的原因隨著我們學習的深入,大家都會有一個非常個性化,也非常真切的一個理解,所以說儒學在民間,儒學的精神和儒家的核心要在民間,在每一個中國人心裡立起來,儒家文化的傳播才有可能成為現實,就是要有真正的儒者出現,我們要有祭祀自己祖先的這些儒者出現在人群裡,這時儒家文化的傳播才談的上可能。儒學是修齊治平同步進行,它不是階段,不是說我先把個人修養関起門來修好了,然後才出去平天下。這個人修養是在現實生活中,以儒家的標準去做生活中的事情。做事情是不可能單獨一個人去做,一定跟社會有關聯,等於就是傳播儒家文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就是我們要立志成為儒者。如果在這點立起來的話,儒家的傳播也不難,因為只要有人就有土,有土就有人,我們腳下的這片土地就是儒家的。難在我們可能跟多的強調外部的原因,周圍環境、社會氛圍,但作為一個儒者可以不去看這一點,我們該怎麼做就怎麼做。而且今天這個時代可以說是一百年來學習儒學最好的,最寬容的一個時代了,無論是在個人層面,還是在國家層面。如果在這樣一個時期,我們大家都沒有信心把中國人的文化,學問,文化身份立起來的話,恐怕今後會更難了這是我們每一個人要做的事情,不在於它難不難,在於我們要不要去做。第二個問題:陳學友在踐行儒學這方面感到困難。儒家講禮, 禮有一個具體的把手就是身份,身份是自然的,不是外給的,自然而然內心提著我們本然的狀態,就不會失禮。儒家講溫而厲,不是板著面孔的莊嚴,是威儀感,甚至是一個微笑都可以讓你感覺到背後威儀的力量,不要給自己設定這個時候自己該怎麼做,我們可以先安定於教師的身份,內在有一種安定,就會有自然的表現。第三個問題:幫助別人是對的,也要要注意保護自己。但第一時間應該想著幫,而非幫還是不幫,循著本然的狀態去做。當你決定你要幫他的時候,你注意你自己的程度也會幫助你判斷這個人是不是碰瓷,而不是從外在去判斷,就是說你還沒有一個直接的體認時去判斷這個人該不該幫。而是從我們的內心,去判斷這個人現在這個人遇到了困難,我要去幫他的。那麼在這個行為的過程中,你的內在修養會帶給你一個準確的判斷,同時你也要知道要保護自己。救他是第一要義,先救他,後面才有步奏。第四,宋學友談到“一個人的身上同時體現出勇和不勇”,宋學友很有觀察力,在一個人身上發生的亮點很敏銳的把它抓住了。這是一個人非常典型的中國人的表現,他很扭曲,一方面你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就直起來了,但這個“直”又不是直到底。而先生講課是直直的,可是我們很多的中國人,包括我們自己,我們想問題會彎彎繞繞,自己也不知道。

邵學友:司徒學友和華富學友傳播傳統文化,怎麼去做,要有儒者去傳播傳統文化,不管是儒者還是非儒者,現代社會中似乎都在傳播傳統文化,可是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如何繼承和傳播,首先是怎麼繼承?提到這個,大家都記得魯迅說過的,取其精華,去其糟粕,但你問他中華文化的精華和糟粕是什麼?所知是模糊的。其實,魯迅的這個說法也是很功利的,跟我們的損益之法不同,中國文化五千年來是一顆參天大樹,不應該是只看到枝葉和花果,它的根在哪裡?儒家的歷史哲學爲什麼能對歷史未來趨勢有一個預測,是因爲我們加還是減,都有一個重要的前提,繼周,因爲周代的禮樂文明構成了中華文化的基礎,是根部,塑造了中華民族的精神文化基因,這部分內容在周代軸心文明時期就已經達到了輝煌程度,我們往往不能夠去認識到禮樂文化的高度,我們不認爲這個歷史有這個高度,不能想像到那是一種怎樣的文明程度,首先我們對過去的歷史不清晰,不瞭解不認可,作爲傳播者似乎也不信,我接觸的傳播者對歷史這一塊都是非常有限,鑒古方能知今啊,要知道自己文化的根,精神的基因構成,在談如何繼承,和繼承什麼。我們現在的教育裏,體質內的傳播非常困難,體制教育是沒有人格養成,不講修身工夫的,傳播往往多形式的東西,沒有根本內在精神的成長,所繼承的形式的東西最終也會流於形式。無法促成學生精神成長發育,作爲傳播者要對自己文化歷史有深入的瞭解,要有文化自信,周代的文明,在當時就達到了世界文化公認的高度,中國的道德文化,中國人的精神氣質都是在那個時期奠定了基本的框架,我們認不認這個基因,非常感謝先生,我們學堂始終秉承的就是經史合參,讓我們能夠回頭尋找來龍去脈。沒有歷史的話,讀經會單薄,只有與歷史相參照,那些經文才更經典。我的意見是,就算是體制內難,但我們依然可以用有限的力量去傳播,儘管傳播深度廣度可能無法與體制外去相比,但既然我們都有課堂,就責無旁貸 ,可以利用課堂去做,講歷史人物,一定比沒做好的多,我們要有這個自信和自爲。

 

鞠學友:讀經狀態來回答陳學友的問題。比如讀經時想讀好,就帶有表演狀態,反而關注自己讀經,對自己狀態感受,無論有無人走過。這樣才能守正。所以就是關注自己當下,正常做當下事情,同時關注自己內心的狀態,做當下的禮,只為自己做,不為任何人。並不是說時時刻刻有莊嚴感,這種莊嚴感在祭祀時感受最深。祭祀前有齋戒,現在沒有了,內核消失了。在讀經時還要有外在挾持,坐姿、腰不要彎,要給點力,把狀態做正,經文放正,讀經時讓每個字從心間流過。把握內心狀態。把讀經和自己狀態合在一起。連珠讀經也可以找狀態,麥上讀,麥下也可以跟著節律讀。讀經經歷,有人走過去,自己會不會有外在的想法,這個狀態就會離開自己的真實狀態,讀經就會表演狀態,關注當下讀經,感覺自己發自與本心的狀態,我們才能真正的守正,我們就是關注自己當下,自己姿勢是不是正,正常的當下的事情,感受內心的狀態就活脫脫展示出來,我做成這個樣子,把我當下的威儀不爲任何人做,爲自己做,人就是堂堂立在天地之間,禮是形中,我放在我走路的姿勢是端正的,言談舉止也能夠合於禮,我可以從禮往上走,體會禮背後的狀態和仁和敬,是做給我自己,不做給我的學生看,這種莊嚴感,不是時時刻刻都有莊嚴感,我們和學生在一起的時候莊嚴神聖的時候,祭祀的時候感受深,古人的祭祀和今天不一樣,因爲今天的內核丟失了,我不知道,想看看樣子,建議大家可以在韓劇當中,在家門的榮光,你可以從那裏看樣子,不是照那個樣子去模仿,真正的莊嚴神聖感,讀經也能帶來這個狀態,不去想經文含義,把沒一句經文無論是虛實字都都成實字,讀經的同時感受則這個狀態,讀經的時候還要有一個外在的夾持,檢查自己的狀態,端坐是正的,腰要關注,要直,經立讀經身體要直,和學生讀經之前站立要端身正立,這個時候感受這個狀態,這個狀態把內在的狀態。真正把讀經和自己的狀態合在一起,我們連珠讀經的時候也可以找這個狀態,麥上和麥上一個節律,這個狀態能,前一個學友讀的時候,後面的學友可以不必拘泥於禮貌,大家一起感受,大家一起互相夾持,有些學友可以互相呼應和夾持,其實有些時候我們的一點一滴都是學友夾持的結果,我們在儒門中永遠都是爲我自己,我修養我自己的狀態,如司徒學友提的問題,我們知道這個現實社會中立志成爲儒者,如果我們自己學習當中不能成爲儒者,我們可能就會不好的毛病。

尹學友:如果我們沒有這個天下心,我們學儒學還不如不學,你就會成為看什麼都不順眼,所以儒家修齊治平同步進行。而且它是為己之學,當我們完完整整的把自己的真誠交給儒學,與其說交給儒學,不如說是交給自己,與自己的真誠相認。我們這麼多年的生活恐怕與自己的真誠迎面相見而不相認,你寧願相信演戲的自己,也不願意相信真誠的自己。你寧願相信在演戲的自己,也不願意相信內心那把真誠的聲音。甚至我們沒有力量去聽內心深處的聲音。在學習過程中要不斷往內收,收到自己本然的狀態。 我是要繼續呼籲在儒家的學堂,用儒家的方法學習是最得意的,上麥真誠的交流,這是一個道場,在這裡我們講話的時候,會很自然地往內收,這種感受越來越多,越來越深的時候我們就可以自然而然地把它帶到生活中去,所以在學堂的每一分鐘我們都不要浪費,這是在浪費我們的精神生命,一個星期短暫地這一個多小時我們在這裡過自己的精神生活,每一分鐘都那樣的珍貴。時光如流水。希望每一位學友勇敢地把你的真誠交給學堂,學堂不會辜負大家。用儒家的方法修習自己,提高自己,讓自己成為一個有文化身份的中國人,立志成為一個儒者,這是真正要做的事情。過去十年裡,先生不斷跟我們講,在儒家的道場裡當你在過你的精神生活的時候,你才不是妙然一身,你不再是一個普通人,你是跟我們的祖先,歷代先賢能精神相連的人。

鞠學友:王革學友提到,外國的化妝品,中國值得驕傲的東西不多。先生說人要樸實一點,對於我們修養來說,如果跟多得追逐品牌,我們的心容易散,這是內心的仁的越來越弱,就是從一種現象。我們所驕傲的在物的層面,就說中華人文精神簡史斷層,我們設想一下今天的中國人,如果沒有經過滿清,新文化運動這些的話,我們今天的人知道明朝的人,宋朝的人是怎麼樣的 ,我們知道真正的儒家孔門弟子的,我們聽到這些中華精神的時候,我們會為我們的祖先感到自豪,應該讓我們自豪並不是今天站在歷史最高點,由於歷史的發展過程中文化的隔斷導致今天本民族歷史無知和麼有自信,我們信仰的缺失,我們今天很少知道什麼是信仰,人倫已經消解的很嚴重的,我們看現在,我們成年人追明星,我們信仰中很可悲的一點,要像真正走回去,一定要有一批人起來做事,要成爲中國人,才能帶動更多的人成爲真正的中國人。

謝謝先生,謝謝各位學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6 13: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論語第六講(2)學習筆記:

 

1.林放問禮之本。子曰:“大哉問!禮,與其奢也寧儉。喪,與其易也甯戚。”

林放問孔夫子什麼是禮的本。孔夫子非常高興有人問他禮的跟本的是什麼。孔子前面講的都是禮,一輩子講的都是禮。聽一個人提問題就知道他的程度,什麼樣的問題,代表什麼樣的水準。禮不是越奢華越好,記住今後我們這些人要講禮,可能有些人會往奢侈方面做。“易”是秩,井井有條,也是奢。喪禮突出“哀”字,這家人表達了自己內心感受真實的悲痛就可以了,不要繁文縟節。孔夫子給弟子們講,喪禮是開始你如何入殮時,你做為孝子,應該有什麼表現。有一次孔夫子參加一次喪禮,哭得失態,跟平時不一樣,平時告訴弟子們的那些動作都沒有了,就剩嚎啕大哭。弟子們後來提出疑問,孔子說:真哭起來,還顧得上那些嗎?講的時候你們明白要一定的禮節,真要做起來,那就要隨著人的性子去做了。儒門在方面實際上是很靈活的,而且反對奢侈。墨子積極反對儒家的葬禮,他們說儒家厚葬,但儒家的反對厚葬的。估計墨子沒有看過論語,孔夫子的真正主張恐怕墨子也是道聼塗説的。還有就是民間的風俗不等於儒家,民間記載不等於儒家,民間很多迷信的東西這不是儒家讓做的。孔夫子一直提倡薄葬,但民間有不好的風氣,這帳不應該算在孔夫子身上。有人喜歡炫耀式消費,他發現別人投來羡慕的目光,他就感到有一種舒服,滿足,這是一種很淺薄,很低級的心裡滿足,這是人的劣根性,這跟儒家沒有光系。在中國傳統社會裡,儒家反對的東西,很多都被傳下來了。

 

2.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

“夷狄”:文化不如華夏民族的這些民族。泛指沒有華夏民族的這個高度的都叫夷狄。孔夫子說,如果後文明這地方還講君臣之間的關係,這時候落後文明的族長,部落,首領由他們說得算,不聽話也懲罰你,這也是很厲害。華夏民族現在禮崩樂壞,有大臣殺君主的事,這就沒有上下關係。“事君盡禮,人以為諂也”,孔夫子說在我們這個時代,如果我對君主畢恭畢敬,我的同事們會笑話我,說我沒有骨氣,沒有人格。意思就是我們這個時代都不尊敬上級了。我們不能拿現代中國人的狀態和那時候的古人比較,古人的環境跟我們不一樣。孔子那個時代是大家普遍不太尊重上級了。有人說,華夏文明不如夷狄,因為夷狄還有上下級光系,我們沒有。孔夫子反對這個說法。不如就是不如,我們雖然沒有上下級關係,上下級關係混亂,但是華夏文明的高度還在,你不要用君臣關係這個指標來判斷整體的文化水準,“民為邦本”這些他們有嗎?雖然他們有嚴格的君臣關係,但是他們還不如華夏文化。孔子不是唯君臣關係論者。孔夫子不會因為原因就抨擊一種文明。這個解析到今天被直接翻譯出來,那時候在中國帝王社會不敢直接翻譯,這樣不適合,如果直接翻譯就說明君主關係並不是衡量一個時代文明的唯一指標。今天沒有君主,我們可以把這句話直譯,不要意譯。孔夫子並不是把君臣關係放在首位,而是說“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儒家的君臣關係一直是相對的關係,不是絕對關係,有一方破壞了,另一方就沒法遵守了,國家就崩潰了。

 

3.季氏旅于泰山。子謂冉有曰:“女弗能救與?”對曰:“不能。”子曰:“嗚呼!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

“旅”是祭奠泰山神。冉有的政治才能非常強,他平時表現多才多藝,人謙和,不和別人爭,深沉,從政穩健有主意。他的領導季氏讓他做事,有成效,默默去做,低調。但他幹一些不好的事情,季氏沒錢,他想辦法,搞了一個國家稅務改革,經濟方面一改革,國家只會增加收入,老百姓手裡的錢就少了。他每天下班之後,都到孔夫子那裡去回報工作。他做錯事情,孔子生氣罵他,甚至當面斥責他。他有一個長處,孔子說:他從來沒有背叛過師門,從來沒有對師門有過一句怨言。在實際政治環境下,冉有想做事,就有一定的妥協,有時候妥協也拿捏不好,孔子就多次說他。那次他增加百姓稅收。孔子真急了,民為邦本是儒家的命根子,你要動老百姓的利益,儒家能直接跟你拼命。孔夫子不會因為弟子當了大官,說話就會保留分寸,反而比原來還嚴格。冉有說他不能制止季氏旅于泰山,這是見義不為無勇也。古人對這句經文的解析讓人有很多存疑的地方,但是先生認為這句話的理解是:泰山指的是泰山這件事。曾是副詞,主語是冉有。冉有你對待泰山這件事,還不如林放明白事。

 

4.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

這裡說得是射禮。君子沒有互相爭奪的,但是君子也有爭奪。射箭和別的比賽不同,別的比賽是把對方壓倒,射箭只管自己,不用管別人。它特別像儒門的心性修養工夫。“見賢思齊”,我見到別人好的跟別人學;“見不賢而內自省”,見別人不好的,我自己有沒有,我現在沒有的,估計我以後會有。射箭成績不好內自省,自己找原因,或者自己的姿勢不對,或者力量不夠。射箭前要上一個高臺,高臺前面是靶子叫侯,射箭就射靶子,靶子一般是牛皮做的。射箭的时候几个人并排射,各射各的。上高台时,双方都要面对着对方,鞠躬行礼,转身再往上走。很有仪式感。射箭成绩不好的就罚喝酒,这是“下而饮”。成绩好的就承让,给成绩不好的人鞠躬倒酒,不管他们的成绩如何整个场面都很温馨,充满着文明色彩。这里面也有比赛,你要是不满比赛的结果,想提升自己的成绩,你得自己下功夫。这就是儒家修德的方式。始终处在礼的过程中,人和人之间,朋友之间,同门之间是可以互相切磋的,这个过程中看你的礼,你的境界修养到什么样。如果不好,自己就回去接着调整自我。这是儒门通过体育方式来培养德育目标很成功的教育方法。射礼在日本,韩国,香港都有,一到这活动他们就穿着中国流传下来的传统服装射箭。 这可以恢复起来。

 

5.子夏問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謂也?”子曰:“繪事後後素。”曰:“禮後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言《詩》已矣。”

詩經說,“巧笑倩兮”有酒窩的人笑起來更加動人。“美目盼兮”眼睛長得很漂亮,她顧盼生姿太好看了。這是詩經的一個做法叫起興。“素以為絢兮”潔白的素娟上面畫幅畫才非常有神韻有美感,因為素娟的地質好。這些都是在說你原來的底色好,基礎好,算是天生麗質。這些基礎上再顧盼生姿,再去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6 13: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論語第六講(2)《討論筆記》

 

1張中岐學友:儒家對於爭,是怎麼處理的?

 

2. 張欣學友:在學習中也會受到一些影響,不能每一分鐘都在禮上,自我感覺是內心的信心不足,不過,我常會用孔老夫子說的:沒有力不足者,來激勵自己。現在就是越簡單越好,來強大自己的內心。謝謝大家。

 

3華富學友:禮表現的是我們人精神修養的內在實質,有中國五千年的文化精神支持。禮是要符合我們內心的狀態,不然就是把禮形式化了。我們中華民族的文化水準是很高的。“其或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也”,我們的禮是從周朝的文化繼承下來的,不是簡單的外在表現形式。季氏旅泰山,他僭越了天子的權利,雖然去做禮,但那是不符合自己身份的禮。先生說,要按當下的身份行禮,他僭越了身份,孔夫子認爲,這是不可以的,是不符合儒家的禮的,所以說冉求不如林放,林放問禮的根本,冉求卻沒有去阻止季氏的錯誤,我認爲孔夫子是覺得他沒有大無畏的精神,反思自己在這種情況下有這種勇氣麼,我想現在是沒有的。射箭,和我們儒家心性修養工夫很像,我們可以通過這一些方式來培養我們儒門的心性修養。

 

3彭學友:我在生活中的體驗,會身邊的人提出很多要求希望對方把自己對方的生活習慣改一下,後來發現他們也會對我一樣的要求,每天都發生這樣瑣碎的小事,對身邊的人就習慣去這樣表達,提各種要求,希望他們來遷就自己,慢慢自己有一點感受就反應過來了,會用忙啊,各種外在因素來做擋箭牌,自己做事情來就容易忽視心性修養,各種無禮要求就有了理所應當的藉口,發現這個是自己的問題所在的時候,知道調整和改過來的時候,就回到了自己所安之處。

 

4張學友:第一點體會,這段錄音先生講的生動活潑,像聽故事一樣,林放和季氏旅於泰山,先生講孔子感覺不是遠遠的高高在上,好像有一種親近感,感覺是一個有智慧的老人一樣,是儒家特有的接地氣,這是親近感,這是儒家和其他的思想體系不一樣的地方,不是神話的東西,但是他很有智慧,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接近真理,上次課都是真理,每句話都是直直的,一竿子插到低的感受,第二點,君子無所爭,這裏面我感受非常深的一點,關於爭字,請問各位學友,儒家對於爭是麼樣去處理的,以前學到這裏涉及到一句,爭是涉及到我們每個人和外界競爭的關係,前面學到了儒學是向內修養的 工夫,現實中涉及到和其他人競爭的關係,如果存在這樣的競爭的話,到底儒家是一個什麼樣的態度,到底是爭還是不爭,還是有些事要爭,有些事不要爭,這句經文射箭這件事情來說,是要提高內心修養,但是涉及到必須要競爭的情況的時候,例如1942 ,人在極端情況下只有一份食物,你吃了就活,不吃就死,這樣的情況下儒家抱有什麼態度,我們怎麼辦?這是我有困惑的地方,別人問我幹嘛要舉一個極端的例子,這個例子說明瞭人性的考驗,否則風平浪靜容易做到仁,但是觸犯利益的時候就會做不到仁愛啊。

 

5.司徒學友:爭還是不爭,如果平時有這樣看著自己的心,不要問自己,自己的內心會有一個判斷,這個內心的 修養到什麼時候,王陽,朱子,他們在臨終之前都是非常清醒,這種清醒時時刻刻能管關照自己內心的訓練,已經達到整個宇宙一樣的本然的樣子。

 

6.陳永亮:首先從禮開始談,八佾整篇都是與禮有關,講了禮之本,舉了例子,孔夫子給一個關係比較親近的人參加喪禮,夫子沒有按照禮的程式,而是很真誠的表達了哀思,這裏面提心啊了禮的本質和問題,自己至親的人按照這個程式去做,顯得做作,把自己真正的感覺表現出來,禮要有真字還要有誠字,不要阻礙本質的發揮,這個禮要是真的做到也是需要一個很大的工夫,做到一種恰當的,一種本質和形式怎樣做到恰到好處,需要學習儒學的時時提起關照心,我單位是寺院辦學,他們有很多學生的家庭都是佛家家庭,我在這裏傳播儒學有很多方便之門有相互的尊重,因為都是屬於形而上的內容。我有口腔潰瘍,我的同事就提出了幾條,他們說是不是說錯話了,是不是吃肉了,還有說你最近是不是罵學生罵的太狠了,提了好多,從因果分析的話可能也是很對,但是這個形式應該考慮我自己的心態是真模樣的 ,禮除了本真的誠還要有對別人的關照,在儒家的範圍裏面,禮樂排在前面,這是儒家與其他門派不同之處,對於自己的體現是自己和尊樣的體現,和別人在一起的時候表達對別人的尊重,這就是比較恰當了,每一個人的都感到舒適,都得到關照都比較自在的,比較舒服的,這就是禮的體現,除了一種對自己的真情實感,體現出來讓被人不受傷害,保持一種相互溫暖也有尺度。這些問題,這個射箭也是有很多關係的,比如說你的在和別人比較之中,自己要掂量,程度上也是禮的表現。我同事他的岳父去世了,但是我的同事和妻子是非常虔誠的佛門弟子,岳父是特別虔誠的基督教徒,這個過程中,感覺到基督教傳到中國這麼久了,還是無法對我們的文明徹底磨滅,平時大家學起來都很自信,但在關鍵場合的時候還是儒家的奔喪情懷和真誠,儒家在中國還是有痕跡的,還是能看到的,他們這個過程中粘合在一起的還是儒家的孝道,到晚上給他的岳父誦經,可能是穿越了很多,我們單位佛門辦學,特別虔誠的佛家弟子,但是中間有禮支撐,如果沒有這個禮的話就會不符合禮的規範了,禮把握去來值得研究。

 

7.管敬書學友學習心得:(1).禮是合乎人的本能的,不需要用外界的奢華盛大來表達。民間許多民俗不是儒家所宣導的,想起自己原來道聼塗説的對儒學產生武斷的認識感到慚愧。(2).夷狄的君臣關係是愚昧盲從的並沒有文化高度。(3).從冉有的身上學到了儒門誠實的品質,不會對老師說一些也許能避免老師生氣自己受責駡的謊言。重新認識了儒門的師生關係,跟自己想像中的不一樣。(4).射箭像學習儒學一樣,是一個自己去實踐的事情,比試的時候也是各盡其力,而又彬彬有禮的。

 

8.閻金坤學友:射箭,這個先生說,射箭像儒家心性修養工夫,見賢思齊,給我自己的一個,也有相似之處,只要不是直接身體直接對抗,例如羽毛球,和我這個也很類似,說我可以從這方面官來談談自己的感受,打的好與不好,我是盯著這個球,不是對方這個人,打的好是總結一下,打的不好找自己的原因,這是一個類似,大家打球也有謙讓,也很客氣,這個和先生談的很相似。

 

9.付陽學友:簡單說一下感受,我的感受是內求不要去外求,在經文裏面第一節降到的禮,還有射箭談到見賢思齊的,都是內求的過程。以前自己努力學習並不是要提高自己而是想去取得名次,感覺是學給別人看到 ,今天學的東西對自己的觸動比較大,改變了自己的一個想法,在學習的過程中內在提升自己,不要過多注重外在的環境和攀比,學習儒學的過程中會減少,但是還是會有,在今後的學習中去克服自己的問題,更多的去追求自己內在的提升,不是活在別人的世界裏。

 

解答問題:

1.尹學友:(1)其實這是儒家的課堂,來到這裡儒家的課堂這每一分鐘都不是知識,都是一種修習,第一步要體會上麥時往內收的感受。如果是有原因上不了麥,我們可以在文字方塊說一下,這是一個禮。人能弘道非道弘人,道不會等著你,就像射箭一樣,當箭射向靶心的時候,你要跟它走,它不可能等你,要珍惜機會,沒有時間去等待大家。儒家是朝聞道夕死可矣。儒有上不臣天子下不事諸侯。一個是問道,形而上,另外在現實生活中它有自己的一個堅守的標準,夫子立下的。我們對論語的理解裡面,在我們內心深處的高度要有一個細緻的體認。比喻說我們在談到夫子的時候,要用心去體認夫子的高度,而不是只停留在他可敬可親,這樣的體認還是沒有往下走,我們再往下走,可能就能讓夫子帶著我們去到一個內心修養和外面其他的學說有別于我們學堂講法的,我們會感覺到一種根本的區別。我們在理解儒學的時候要往內走,把“夫子給他的感覺是直直的,一竿子插到底”的狀態抓到手裡,更深的,更直的往自己的內心走,這樣你會發現論語帶給自己的不僅僅是生活上的經驗。(2)不爭有所爭,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沒有到1942的這個程度,平時我們也會面臨很多的競爭,沒有公平競爭的社會才是一個可怕的社會,在學習儒學中我自己的理解是在面臨這個競爭的時候坦然的,本著自己的身份保持內心的坦蕩按照程式去做,我好我自己的,對於外在內容我會看自己得失的原因是什麼,把握住禮去做這個事情,同時在外在身份的時候把握住自己內心的坦蕩,有一條底線便是道義的底線。(3)在大饑荒中吃了就活不吃就死,那麼在這樣一個問題裡,它涉及到人的生死臨界點,我們先在的修養走到這一步,對於那樣的一個問題恐怕就是一個臆想的答案。如果我們從今天開始按照儒學的修養一步一步往前走,而且是踏實,堅定,篤實的走,那麼到時候不存在選擇,是自然而然,你知道該怎麼去做像一個人。我們沒到那個程度,我們在想如果按照儒學去學到時候我會怎麼樣,那麼你得到的答案還是現在這個程度得到的答案。你什麼樣的程度就會有什麼樣的表現,這不是拍腦門就能臆想到的答案。這就是儒家的特點,每個人在學習儒學的時候,在面對生活中巨大抉擇時,我們本身修養的程度會給我們一個讓我們內心坦蕩,自然,安穩的選擇。(4)以前自己經常把這句話“人心虛靈不昧”掛在嘴邊,後來先生跟我說,你不要輕易地去說虛靈不昧,那個是一個狀態,你沒有到那個程度那個狀態,恐怕你這句放在這裡就是一句話而已。我才知道那是一個修養達到非常完備的時候的狀態,先生說不是什麼人都能輕易地去說虛靈不昧。就是說我們每一個人在談我們遵照自己本心去做事的時候,恐怕此時此刻我們對本心把握不像是自己認為的那麼有把握,這是我在修習儒家功夫一個很深的感受。先生也談過這個問題,就是當我們感覺到自己狀態特別好,這也好,那也好的時候,恐怕你就已經走了很遠了。有時候你總覺得你自己這也不對,那也不對,這個時候恐怕是狀態最好的。如果你覺得都是按照本心去事的話,恐怕就走歪了。那麼在學堂來講,外在是一個身份,這個身份是一個變化的過程,在事情中變,每一件事對應一個身份,我們的內心感受與身份連成一條線。而且這是一個不斷深入的過程,然後我們做事情不斷的在禮上調整我們的內心,不是在內心調整我們的禮,當然它是一個相對應的過程。在儒言儒,儒家的功夫要用的純一些,用純粹的儒家工夫去學習儒家的東西會更好。

2.張寧學友:關於爭的問題,儒家有說這個爭與讓相對應,爭是一個外在的對物質的爭。 現在社會方面在講競爭,但是爭可能出於本能動物性本能,好象您剛才舉的《1942》的例子能理解爭奪食物活下去,夫子厄於陳菜時也有兩三天斷糧,夫子一直在撫琴 還和弟子們溝通。如果當時有一些食物,我想大家是不會去爭的。讓是儒者應該有的風範,儒者有一個地方“當仁不讓 ”,先生講當仁是指殉道,當下承擔 勇於踐行勇,選擇自我犧牲而不是讓同道犧牲。

3.邵學友:關於爭,張學友的問題提到在大饑荒的時候不爭的話就不能活命。我覺得首先你關注的點是這個時候老百姓是不是為了活命都會去爭食,但儒家講的是君子之學,不是老百姓一般的學問,儒家關懷於天下蒼生。儒家要經過修為的,先生說射禮裡提到的是君子提升自己自我修養的方法,它最重要的關注的是你在射箭是的目標是你的箭靶箭中心,然後你自己使的力,方向感完全自己去決定。儒家是吾之學者為己,射箭的輸贏完全反求自己,開始到結束都要有禮,君子的表現不在於爭名逐利,君子和小人的界限這這段就有表現。君子爭的是怎麼提升自我,讓自己有所超越,心不是盯著別人,是必爭于道義,是自己的責任絕不推卸。不能把儒家看成是跟道家的無為等同,謙讓是自我修養,但不是這不是毫無原則的。儒者有更高的要求,孟子說連一個乞丐都不受嗟來之食,那君子他有自己的尊嚴,他有自己內在的光輝,這樣怎麼為了活命去爭食。當我們修養到一定程度時,那麼黑暗中的這些問題其實是不存在的,所以我們學的是君子內修于己,只爭朝夕去問道。

4.張珂學友:爭,我們實際現在以自己狀態看聖人狀態,往往在這樣情況下我們會出現一些問題,聖人的程度非常高,我們還沒有達到那個程度,往往在理解 趨於自己知識框架理解,這是其實與經文學習並無太大意義。我學論語有用處的一點這句經文講了什麼的時候,先生會說這是儒家修得方式等等, 每句經文不在於自己跟這句經文自己想到了什麼,而是跟著先生講的做,每一句經文都有工夫在其中,然後我們去踐行經文提出的工夫和境界,如果這句經文講的是一種境界我們就心嚮往之努力向上走,如果是講工夫,就按工夫去做。這樣學每一句論語都有要做的地方,這是自己學習論語的方法與大家分享。爭不是這句經文的真正含義,而是說儒門心性修養工夫只管自己,與自己爭不斷超越當下自我的過程,每學一句經文都應該變一個樣子,否則是普通人學論語,只是知道一個意思罷了。真正這句經文我學了之後自己真正變了個樣子,說明這句經文我學了 。爭不爭不是儒家討論的,而是始終是禮的心性修養工夫在個人,切磋本質也是為了個人而是為了更好的循禮。關於1942這部電影我想到了,伯夷和叔齊他們是餓死的,孔子認為是求仁而得仁。可見對儒家來說真正的大事不是生死,儒行裡說我們之所以愛惜生命是當有需要時可以獻出生命,為了大義獻出生命。儒者求的道遠在生死之上,儒家在面對生死的時候他們是做好準備的,他的這個準確在日常一舉一動之中,一言一行中為自己做心性修養的積累,這積累恰恰在真正重要時刻超越生死,我個人覺得我們做工夫在小事守禮恰恰是最重要的,灑掃應對進退都守禮了,才有可能當儒門需要我們站出來的時候可以站出來。這是我們能往前走那一步,恰恰是因為我們平常的。真正面對生死之時恐怕儒家不會有任何的猶疑,不會想到爭還是不爭。我認為儒家在心中只有一個仁字,無論生死的爭,還是平日的競爭,儒家都沒有看到眼裡,儒家眼裡的是仁和禮,只有仁和禮是每個人之所以成為人的聖神性的所在。

謝謝先生,謝謝各位學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