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小彭

小彭《論語》學習作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6 12: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學而第一》討論筆記
1.學友認為時刻持著一顆心做事,待人可以體現出人性的高貴。從不知道什麼是尊嚴到後來發現了解尊嚴,體會尊嚴的感覺,需要看到自己內心一顆本來的面目原來是一顆高尚,美好的心靈。把這個心捧在手里,如金子寶石一樣,這是學友理解的持重。先生說,持重用禮來培養。學友體認是先從守身份開始。先在進入學堂這個彬彬有禮的氛圍下感受到禮,從早上禮貌地和別人打招呼發現內心有一種高貴的感覺。先從禮去做,然後慢慢地體會內心的感受。
2.改錯改得很難,無數次的錯,反復地改怎麼辦?可是先生為什麼說“一念”就改了?
犯错的时候首先知道。要用礼改正,把握住身份,按照我们的身份去做事。身份是活的,手头的事情就是我们的身份。把握住外在的身份體會自己的內心,就可以把自己知道的問題慢慢地调整回来。在改的過程中,會有許多外在的想法,當別人指出自己缺點時,往往會和“自尊”聯繫在一起,但是我們要有足夠自信,面對自己犯下的罪惡和錯誤去修正。“君子之過日月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這是個人修養的力量,沒有力量恐怕做不到修正自己。内在力量会成为你的自信,在面對錯誤即是一種反思,也是一種自信,接納。“一念”也是內心的力量,一念知道自己錯了,也有了修正的可能。犯了法的人,能不能成为儒者? 能。在接受了法律該怎麼惩处就怎麼惩处,此刻就清了。儒家是“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每天都在修正自己一些不完善的地方,而因為完善,人的生活會發生變化。明天还可以充满人格的希望,還可以重塑人格,這是儒家的“樂”。儒家不需要世俗的經驗去修正生活,我們可以從內心去尋找人性高貴的力量。我們要跟“苟日新,日日新”自強不息的宇宙精神相關聯,這是剛健不息的精神,如果我們的生命節奏跟上這種精神,生命每天都充滿活力。

學習筆記
子曰:君子不重則不威。威,威儀,威嚴。人性的尊嚴要表現出來培養一個人的人格,首先要持重,穩重的氣質才可以。人要有一個人性的高貴,自然流露出來,一定要和外在的形式有關,所以“禮”是衣裳,有時候是美麗的衣裳,有時候也是保護自己不受外在侵害的盔甲。“禮”是持重,一種分寸感。
“主忠信”,忠於別人,對別人講信用。做為生命,活在這個時候,感受到了禮,接受到這方面的教育,我只能忠信,這是我真實的內心,我不會扭曲地做人。這是人的高貴之處,只對自己負責,不是為了迎合別人。德行不能用來作為商品交換,作為商品交換的德行會被商品影響,牽制,淪落為商品的替代物。德,是道表現出來的,德的背後是道,道是絕對的,它沒有對應物。
“不與不如己者”,不要與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交朋友是為了提高自己的精神境界。很多事情都可以不滿,但是不滿的出發點是什麼?我們可以對道的體認,對歷史的研讀,可以本著良心說出真話。但是出發點不能是煽動,迎合去做。民眾需要被啟蒙,需要覺醒,需要一個好的人文教育。
“過則無憚改”:重點在“憚”,“改”。
“憚”:怕,發現有問題,不怕改。在“仁,智,勇”都沒有完全被開發出來,我們就不能做真實的自我。“無憚改”一定要改過來,因為這是改別人給自己的東西,改起來毫不猶豫,“一念”就改過來了。不要背犯錯的包袱,健全完整的人格才是我們自己。當人聞道,人生就處在一個完整的狀態下。做錯事,要承認,要接受懲罰。做錯事,不能阻礙自己向上提升的勢頭,不能讓自己停留在停止不前的狀態下,依然要追求完整的人格,最終目的都是使人格全面地完善起來。不要以為自己是完美的,也不要因為自己當下的過失難以擺脫,一念之間就擺脫了,雖然自己犯錯但是這與我們最本質的心沒有關係,這顆心有著永遠向著聖潔,向著健全的趨勢,它永遠不受傷害。
“一念之間就改過來”,自己經常處在那種使自己不斷地突破原有的一些束縛,直奔目的地,就是使自己的人格完善,健全起來,全力以赴,開始自己內心精神生活的大門就是最該做的,這是一切人文精神的核心。儒們是講心性修養的沒有心性修養就體會不出儒家究竟是一個怎樣的狀態。
“君子不重則不威”主要是講禮。小人有禮則治不懾。禮要做到恰到好處,過分不叫禮,禮有時候是美麗的衣裳,有時候也是保護我們的防彈衣。禮時刻不能缺,所有的儒生身上都披著一件衣服,是禮。看不見,但是它會在整個修養言談舉止中體現出來。禮在這方面,就像儒者的生命一樣。
“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終,喪禮。遠,祭禮。對待喪禮,祭禮要非常慎重,要極為重視。這兩種禮,能讓老百姓的道德意識變得深厚起來。培養老百姓的道德要通過一定的儀式。喪禮是親人去世,人的最本質的情感這時候表現的無疑。聖人不主張在喪禮這方面悲哀太過分,這樣會影響人繼續生活下去。“追遠”,祭禮。喪禮,祭禮的本質就是一個人直接面對死亡,面對生命;死亡也是生命,是生命的隕落,消失。面對死亡的時候,人很自然就是生命意識,最親近的人離開了,會想到世事無常。在面對喪禮,祭禮的時候,會把現實中功利的事情都淡化,單提出一個怎麼活著,怎麼面對生命才是我們道德的本源,道德從生命感來了。
“慎終追遠”:生命意識提起來,理解真正的學文,人文學科是從生命開始。儒家講倫理,孝道都是從生命入手。生命不是自我完善的,它來源於背後的道,它是宇宙的產物。生命不是自我複製的。人要盡孝道,人要有仁才能盡孝道,孝道維護有,是維護有展開的。要有下一代,下一代對上一代好,也是維護有,這是一切都是道在起作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1 19:4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學而第一》討論筆記
    子曰:“君子不重則不威;學則不固。主忠信。無友不如己者;過則勿憚改。”
曾子:“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
子禽問與子貢曰:“夫子至於是邦也,必聞其政,求之與,抑與之與?”子貢曰:“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諸異乎人之求之與?”


1.尹學友:一旦犯了錯誤就會跟自尊聯繫在一起,覺得自己會被徹底否定。寧願死撐也不願意承認錯誤。我們的孩子在我們的教育過程中會形成一種習慣“怕錯”,我們會把對個人的肯定完全交給了權威,自己得到表揚覺得自己徹底被肯定,自己得到了批評覺得自己徹底被否定了。所有的一切都往外走,所以“憚改”,都不是我們應該有的模樣,在學習上有問題,有疑問很正常,但是教育帶給我們的是我們會把別人對自己的批價作為一個根本性的認可和否定, 所以怕錯。我們要把教育帶給我們的束縛拿走,恢復一個正常的自己。
2.司徒學友:憚改的根本是我們沒有時刻關注內心的感受,目光往外面看。現在的教育都是走向外在的,而學習儒學的最重要的一點是體會內心的感受。在成長的過程中,自己被好多外的東西蒙蔽了,在沒有聞道之前,我們會被自己內心存在的問題,錯誤找借口,說服自己,借口越多,自己越迷茫。把自己的錯誤坦蕩承認,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便會獲得尊重,暴露錯誤改過來也是往著至善的方向。
3.張學友:先生說在我們沒有聞道之前,我們犯的錯都不是真實的自己,它和我們的本質的內心沒有關係。“憚改”,我們常常把自己定位在外在的某一個表現,或者某一個現象上,我們有時候把自己定位是“善良,優秀,與眾不同的”,往往定位在這樣一種基礎上,我們就憚改。當別人提出自己的錯誤時,我們發現自己併沒有像自己在心裡定位的那樣,所以自己不舒服,不能接受。我們更要關注自己真實的內心,找到本質的那種狀態,這種狀態無關乎外在的表現,這樣才會對外在的表揚,批評都無所謂。
4.尹學友:不完整的我們犯了錯,承認錯,改過來。我們,承認錯誤是知道自己還有上進的可能。“賴賬”的最終目的是為了開啟精神生命的大門,這是終極一生要做的事情,活得像一個人,處處體現“禮”,先生提出儒家的修養方法:禮,這是儒家關鍵的法門。當每個人身上有了禮的時候,與別人相處起來雅緻有身份,這是最為一個人最根本的一個表現,這是可以讓我們即使憤怒時候,也是用禮去表達。在生活中有禮貌,在有禮貌的同時,也感到內心的尊嚴。
5.邵學友:對於自尊心很強的人來說,犯了錯,會迴避自我,覺得犯了錯會對自己內心造成很大的影響,其實這樣人的生命力量在這一刻會走向負面,對自我產生否定,這是對生命力的消耗。你犯錯並不是真正的你犯的,它是我們沒有達到完美狀態的過程中產生的影子。先生說:沮喪,自暴自棄的過程,盡量時間短一點。“懶賬”讓自己輕裝上陣,做自己的主人。
6.閻學友:“賴賬”是權宜之計。
尹學友:權宜之計需要不斷地用,因為錯誤不可能犯一次就不犯了。明末大儒劉宗周說:“人的錯誤如春風。”因此每次錯誤用起來就用一次懶賬法,不斷地懶賬,不斷地前行,人生因此充滿希望。[微笑]
7.尹學友:“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在家庭恢復祭禮中,跪在祖宗面前,感念祖宗給我們帶來生命的延續,內心的莊重和感動。每個家族都能有一個祭祀的活動,相信這對人心的恢復會有一定作用的,家族之間的信任也能夠有很好的恢復。
正真的道德從生命感來,時刻體會到生命感,從“小雞雛”入手,它會帶著我們往深處走,去感受生命真正的尊嚴,當我們能夠感受到精神生命的時候,我們會感受到從祭禮中帶來的對生命最本質的敬畏。儒家認為生命是宇宙的產物,可以不斷自我完善的,因為生命背面的產物是“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 10:25:42 | 显示全部楼层
越來越有樣子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6 01:45:47 | 显示全部楼层
《學而第一》學習筆記

1.子曰:“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志向不要在飲食,居住的地方。“道”是不可替代的,能夠用“道”來被調正的人,可以稱為好學的人。“食無求飽,居無求安”這狀態超越功利性,用功利性的角度來傳播儒學都是“下士”的說法。
2.子貢曰:“貧而無諂,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者也。”子貢曰:“詩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謂與?”子曰:“賜也!始可與言已矣。告諸往而知來者。”————孔們的學生問的都是當下自己的修養境界,修養功夫。孔門針對實踐之學。“貧而無諂,富而無驕,”這隻是行為上如戒律,不如“貧而樂,富而好禮”,它如“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這一定要有內在的心性修養,要有生命之火升起來,這圖火升起來讓自己感到溫暖,這種溫暖的火在心中升起,永遠都不想讓他消失。“貧而樂,富而好禮”,可以它貫穿在一個人身上,他內在心有一種永恆的東西在裡面,不會因為外在的“貧富”而產生內在的波動,他永遠知道自己是怎麼樣的,外在的貧富不足以影響他。孔子講的是人的絕對追求,超過外在的物質環境。在內心還沒有升起人性之火(精神之火,天性之火)時,人的表現就是外在的。
   儒們自有規律有嚴格要求,要把恆定的東西升起來,要把那麼高遠的心性功夫貫穿到民間去,讓生活水平低的孩子他們也擁有這種高貴的人性,窮小孩從此擁有了自尊。文化的消失,普通老百姓的尊嚴就沒有了。人的尊嚴一定不能在外面。人生的支點要握在自己的手裡。這樣才能活得充實,這樣才能真活過,不然就能活得充實,不然就如行尸走肉。不然就會做出一些跟人性相反的事情,會行惡,不會行善。詩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謂與?(這裡講的是子貢在“貧而樂,富而好禮”這個過程中問道的狀態)
(如果認為尊嚴是別人給的,那麼就用很多外在的東西來裝飾自己,還會跟攀比,攀比起來沒完沒了。還有很強的所為自尊心,做任何事都要得到別人的認同。)

《討論筆記》
      
華富學友:入门弟子问的都是修养工夫,孔夫子的对话,这个程度上已經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但是夫子對他提出新的高度,他的學識能馬上體會到。是什麼是門內,追求道的,不追求飲食追求的,我希望自己能在追求道的路上,希望能夠提升自己,我想學習比較具體的撒燒應對的方法,現在知道國家和天下不是一回事,如果國家沒有文化了就和天下就不是一回事。在生活中體會尊嚴?我很矛盾,想往這方面去做,很多時候感覺做不來,還是自己的修行不夠,東西太欠缺了。
司徒學友: 我也很像學應對,以後能不能給我們講一講應對,這樣的身份,怎麼說話,比如說祭禮啊,年三十,正規的禮是怎麼樣的呢?我很想知道的,戒律本身就是禮,孔子又提升了他 ,引導他往更深的地方去走,儒門學習的特點,外在是禮,內在是心性之學,內心的 感受要特別留意,要升起生命的火焰,是永恆的東西,這樣的定力,感覺讀經也是在練這種定力,這種定力之下,足夠強大了,儒學外是講禮,內是不斷往心裏深處去探尋和體會。循者身份做事的過程中溫暖累計起來,要經歷考驗,在考驗沒有到來之前進行修習,考驗的時候才知道定力如何。儒門的修習特點如果掌握了,我們就能掌握了,現在很多國人不知道尊嚴爲何物,對自己的歷史也不了解,很容易被煽風點火,尊嚴也是要從內在去生根。
閻學友:天下和國家我以前是一回事,國家只是一個體質,天下是一個文化,提到了明清,明朝雖然亡國了,老百姓傳統文化中,亡國未亡天下。我這個性格是比較耿的那種,儒家的思想我是贊成的,我覺得我做的這方面可能還是可以的,在單位給我分配工作,如果與禮我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如果對方無禮,那我是堅辭不受,我是這樣做的。

張學友:從上賣來看儒家修習的方法,咱們上賣發言,我體會就是咱們對所學儒學的一種踐行,一種誠懇的學習方式,一方面是對待學習,還有一個體會就對自己所學的一種誠懇,在微不足道的事情上去踐行,這個是一種誠懇,門內門外,門內的是對形而上的追求,門外就是訓詁,意思講解的梳理,在以往的學習中,都是老師講,都有一個正確大答案的學法,我感覺儒學不能體會到很深刻,但是有感覺的方面聽先生講的東西就有豁然開朗,這個和考試合格的喜悅不一樣。尊嚴的問題,自己要先有厚重,爲人也好行事,先要有厚重,有自己的尊重,自己的誠意,然後才能把尊嚴掌握在自己手裏。
趙學友:河北新區,希望自己成爲收益 一員,這種心態是不是有一點不那麼平靜和淡定,社會現象就是這樣,對金錢過度追逐,如何平和自己的內心?
張學友:新區的事情,我覺得是一種投機心裏,按照儒學的行爲,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這是我的看法。儒學從外在表現死禮,內在表現上是道,首先要把心中火升起來,心中有一種永恆的東西不被左右,首先是自足的,自我滿足的,這種自我滿足和外在的名和利 是沒有關係的,先生也說過,儒家自有自己的評價體系,和外在的看法是無關的,我們的內心和所犯的錯誤和獲得的榮譽都是無關的,這樣 火升起來以後就不在乎外面人的看法,第一點。子貢的問題,按照常規看法,人窮諂,人的工夫有了以後就會自足了,第二個是快樂的,先生在講了錄音降到了,貧而樂,是一個不同狀態下的表現,不管是貧富都是快樂的。
彭學友:我以前不敢上麦,以前和家人也交流很少,现在看到家人不开心,自己会主动去和他们聊,以前看到他们不开心,也不知道怎么和家里人聊。中国人的文化意识里面国与天下不一定是合拍的。
邵學友:尊嚴不能把尊嚴交給別人去控制,這是非常重要的,你所深處的環境也許是比較擠壓你的,或則說,我先舉一個例子,在那個特殊年代裡很多知識分子被摧殘,這個對尊嚴是一種極大的羞辱,以爲音樂家,他也下放,同去的一個人就抑鬱而死了,之後他也能活下來了,然後他依然創作了很多很優秀的作品,他說我每天都是用四分之四拍的節奏,我的內心你是觸不到的,這是非常重要的,不管怎麼樣外在的摧殘和左右的時候,還有一個外在的東西觸不到你信仰的層面,我們有太多的憤怒無法抗拒的時候保護好內心的自由度,不要被外在的東西左右,我不和你合作。
尹學友1.子贡作为普通人很不容易了,但是它是外在的戒律,他不能引起你内在的升腾,儒学的乐是从内心的温暖而来,仁,小鸡雏的温暖,儒学是朝闻夕死修齐治平的学问。2.内心有所动,用诚意讲话,拿出自己的真诚,上麦讲话,就是践行。上麦受到很大的加持。门内就是真诚,从逻辑上谈是门外的方法。去体会在麦上时的感受。第一步诚,让每一个自来自内心。儒门之外的孔门弟子是有的,但在闻道的路上比较困难。
3.國家和天下不是一回事,現在中國人很多都不明白“亡國和亡天下的道理”。中國的文化核心講的是天下,也是我們民族的價值觀,不是講國土疆域。
4.尊严一旦交给别人就会不自觉地谄媚,要活出高贵的人性,就要从内在出发,符合外在的身份,要有恰当的表达。说谦辞,敬词,要有应有的礼貌,按照身份去做事情,要不断的调整,上麦是休息功夫的切磋,是礼。在学堂用内在的诚,外在的礼去做,体会内心的感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13 20:3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學而》學習筆記

《大學》講的修身是“心法”,《小學》講的修身講的是“規矩”。“行立坐臥”都有規律。這一切都是從“禮”出來的,人的任何一個行為都可以用禮來表示,任何時候人一旦偏離“禮”,人的狀態就會渙散,這不單單理解成禮貌,而是要像一個人的樣子在做事,這個狀態一提起來,人的狀態就不同。現在人有兩方面跟不上,所以現在講心性功夫之學感覺十分吃力,甚至還會有抵觸情緒,有疏離感。第一是:小學功夫,禮數沒有在家庭被培養出來。第二史學功夫,現在教科書上的歷史教科書里的東西都是很有選擇性的,讓人讀了之後對歷史產生了負面的東西。年輕人始終以為自己代表了先進文化的方向,他們把年輕當作優勢和資本,在判斷事情上的就覺得自己的東西很新,很對。錢穆先生說,不要以為你站在站在以往歷史的制高點上。歷史需要用更加有更加恰當的角度來講。歷史很重要,我們在回憶我們歷史時沒有一個共同的藍本,我想的是這樣,你想的是那樣,這基本上不是一家人了,所以我們只能說一些技術層面的話,一上升到文化認識就涉及到歷史缺失。心性修養功夫上不了我們的身,主要有兩種因素:第一,對歷史的認識有偏差。第二,做人的規矩從來都沒有。禮做出來,狀態就不一樣,有可能是對人生的態度、對人性的理解、對自己的了都會發生變化,這時候你會發現你是什麼樣子的人。

子曰:父在觀其志,父沒觀其行。三年無改於父之道,可謂孝矣。
“父在觀其志”:父親還在的時候看他是不是能恪紹家風,看他有沒有把家裡的家養體現出來。“父沒觀其行”:父沒看他的表現。“三年無改於父之道,可謂孝矣”:三年不調整就算是孝了。當時是禮崩樂壞的時候,很多人對家裡的家風都是背叛的,能挺住三年的人很少,所以夫子感歎“可謂孝矣”,夫子對失道人心的墮落發生感歎。但是在現代人眼裡夫子這句話充滿了問題,把夫子的話弄到非常荒謬的境地去批判,不正常地去思考問題。這是毛病,我們已經不能好好說話了,也已經不能好好聽別人說話了,已經喪失了傾聽的能力,因為你心中總有先入為主的東西,像一個惡性軟件種上去之後就終生染毒者。我們慢慢地把這件事惡意軟件卸載了。

有子曰: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
“禮之用,和為貴”,這是禮的表現;“用”是表現出來;傳統傳下來的禮,是體現在“和”方面是非常突出的,應當讓我們繼承下來。“小大由之,有所不行”:但是什麼的事情,不論大小,都要追求一個“和”,不分青紅皂白來追求一個“和”是不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從“和”的角度去做是不行的。奔著“和”而去,但是你一定要有禮的手段,如果把禮的手段拿走的話,只追求和,那麼出來的不是和。講“和諧”,卻沒有人講禮,這是對和的背叛和諷刺。禮是人內在尊嚴的外化表示,外化氣質,“和”在當時講社會秩序,君主和大臣之間的關係,君君臣臣,君主要像君主,大臣要像大臣,把雙方都界定,雙方都給要求起來,這叫相對倫理。先生預言“倫理”將是未來中國人文學科的核心問題,也是教育的核心問題。古代的倫理是“相對倫理”,人和天相對時才是絕對的,天絕對對人有支配權,天在外表現為宇宙的各種形式“日月星辰,颳風下雨”,內在的宇宙是“人性”,人性不屬於人,根本的人性屬於天,人性之高貴在於它屬於天,“天”蘊含在我們內心,我們內心最深處的東西是天,因為“天”無差別,最本質的東西,屬於整個人類的,本性是天,人權天授,天授人權。(人性的“平等”就從這裡來?)

《學而》討論筆記

司徒學友:關於禮的問題,聽先生錄音,小大由之,你不用禮去節是不行的,什麼事情不追求正義,然後就用和,這就是身邊的老好人,追求和沒有是非,正義的精神不能舒展,還是要有一個倫理備份之分,很多家長和孩子的野蠻任性束手無策,這樣的孩子會把情況帶來來,對孩子的頂嘴的行爲,他們怕擔責任,爲了追求所謂的和表面教育兩句就沒有了,對應先生說的話,這個小孩要以雷霆之怒鎮住,明確身份才能去做事,才能達到真正的和,否則就是怕惹是生非的做法。第六個問題,人有高貴的天性,但是並不是說自然就表現初高貴的一面,要用禮之中去做事情,才能讓高貴表現出來。生活中受到束縛就是邵學友說的,我很討厭政治會議各種明目的大大小小的會議,在這方面我實在不是一個守禮的人,我是很矛盾的,提出一個問題該如何是好,真是覺得生命被壓制和枯竭的感覺,不去受的話是不是和儒家的內容想矛盾,問題對於生活中壓制人性的禮要不要守?
閻學友:規矩,我是六十年末的生人,我的十一二隨的,祖父教我好多規矩,現在看來就是老師講的孔子的溫良恭儉讓,現在想起來感覺非常充滿了回憶,當時教我怎麼待人接物,見到長輩怎麼做,好多這樣的規矩。第二,在生活中使用禮貌用語有沒有不同的感受,我就是一直這樣做的,感覺很自然,句應該這樣。第三,歷史教育,我是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歷史教育不能說全市負面的,先生說的長恨歌,讓老百姓不要讀太多書,當時接受教育就是儒家的,第四個問題,我覺得就是一些懷疑一切,好比人渴要喝水,水禮有讀你喝嗎?這是非常愚蠢的問題,簡直就是無法好好談話。想聽聽老學友對兩個問題的理解。
張寧:生活中的禮貌用語有不同的感受,我感覺使用禮貌用語最大的感覺,守住禮,當這內心有真誠的敬意使用禮貌用語的時候,很真誠的道歉的時候得到別人的一個很正向的反應,這個是立竿見影的,對方火冒三丈的時候,你一定要保持住禮貌的時候,只要你堅持,我感覺不用很多分鐘,只要把態度把握住了,他就能相對來說平靜下來,把當時激烈的情況緩解下來。姿勢上面我也有姿勢上的,走路會很快,低頭往前沖着走,練習經行之後,就很正,基本上就是挺胸擡頭,這個姿勢走出來就很束舒服心安,使用禮貌勇於的時候心安,心安始終提着。歷史教育的問題,我感覺歷史對我的都是負面的東西,他教過我的條條框框都是一種灌輸,一種洗腦,都是客觀事物的排序,沒有感情,沒有交給我敬佩,去替古人有什麼感受,對他們有溫情和敬意是沒有的,先生在課程裏面說的,韓非子的愚民政策,但是一直感覺我的歷史教育就是洗腦的過程的,有那種溫暖感受和敬意的學習是現在學堂學習開始的,所以這一塊補課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趙學友:生活中如果用了禮貌用語艱苦避免了很多的麻煩,有一些這樣的實例,這些完全可以避免的,如果用禮貌用語句可以避免了這樣大的傷害。現在覺得坐姿,做不好的,我老是做不好,但是我抖腿不好,現在知道對人的內在也有影響,坐姿不好的習慣要改掉。
邵學友:第一個問題大多是來自的外在的強加給我的一總,對人性尊嚴自由的打壓,這種規矩是一種非常可怕的束縛,這種規矩讓我的內心感到的是不自由,感到的是沒有獲得尊重,相反,有些規矩,比如說家裏的基本規矩,做人的規矩能讓一個人的狀態提起來,能夠讓我作爲人的存在有尊嚴,而且能夠不斷向上伸展的,立人的人的規矩是我喜歡的。第二個問題,有,別人爲我們做了事情,或則這個時候說謝謝的時候,自己的內心是愉悅的,如果不說謝謝的話,我覺得我的內心過意不去,心裏有一個欠。我的歷史交給我大都是恨死的知識,和我的生命沒有聯繫起來的,可能是一些事件和時間,這個歷史和我本身的內在生命聯繫不大的,我們在學的歷史裏面是有生命的呼喚,這裏國史大綱和先生的簡史大綱,和我內心的精神成長是想呼應的,這是不一樣的。第三個問題,我們沒有家風,我們中斷了這個文化的傳承,特別喜歡看到問題就辯證思維的方式,立刻進行懷疑的否定,批判了顯得高明了,二極管的思維就是一種淺薄的思維。
王學友:礼貌用语是时常用语,对不太关注礼貌用语的人说礼貌用语,能让他礼而文明。历史,沉淀中华古人之文化博大。
尹學友:不理解歷史,學習不到位,心性修養不上升,對歷史了解可以提升自己的仁,在歷史長河中,他們維護了我們中國的真精神,是有別於宗教的。只有儒家主張通過歷史通心性,心性修養最終要落到天下,史學功夫和心性功夫要合二爲一。
絕對倫理:面對天時是絕對的,道是絕對的;面對我們的良知時是絕對的倫理,是在人間的倫理。倫理是人與人的秩序,是相對的。現代人表達思維不是正常的狀態。不會正常的表達,非此即彼的表達。(彭學友:難怪有時候我和別人在交流同一件事情的時候,自己會出現一些轉牛角尖,在討論一些事情,表達一些觀點時,自己不會就事論事,而是會扯到其他事情上去討論。事後,會覺得自己好奇怪,怎麼會多次這樣,我會覺得這是自己的私心在怪。現在自己發現了,也就有了修正的可能。)
人性高貴問題:要通過學習的。來自于天的東西在你身上彰顯出來才能顯得高貴。
要不要守束縛人性的禮?
儒家講一個狀態,對束縛人性的禮無論遵守與否都要注意觀察自己的狀態。
講禮貌時,要狠清晰體會内心的狀態,感受,體會后含著它,含著這種感受。顏淵天分很高的人,但最後還是要“約我以禮”。所有孔門弟子生命結束時都是落在禮,這是開始入門的地方,也是深入的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2 01:57:43 | 显示全部楼层
論語學習筆記
       
“禮之用,和為貴”,儒們在外在的表現永遠都是禮,禮是儒們的魂。
有子曰:“信近于義,言可復也;恭近于禮,遠恥辱也;因不失其親,亦可宗也。”——信接近于義,信相對來說容易做到,義不容易做到。“義”好像一把刀刃在切東西,真正“義薄雲天”的人有一種斬釘截鐵,壁立萬仞的精神。這種人會幫助別人主持公道。如果做不到“義”,那講誠信也行,這個品質和義接近,能夠做出來,“復”是實踐。信和義都是實踐,義更難。“恭近於禮”,恭很恭敬別人,恭好操作。禮不容易做到,因為禮不完全是恭,禮對應是敬,禮者敬也,敬除了畢恭畢敬,還有一個意思叫“不苟”——認真,不亂。不苟的時候強調尊嚴,如泰山一樣巋然不動,陸象山講大人就要有大人的樣子,只有一個表現就是巋然不動,讓人感覺厚重,值得終生信賴。
師道在官場之上,二者是兩回事。在秦朝官就是一切,只要給你一官半職,一輩子都要聽命於人,尤其是管思想,文化,動態,包括精神追求,這種糟糕的體制只能培養出沒有思想,沒有靈魂的人。曾國藩的狀態是巋然不動的,他講究禮,禮有各種表現,今天的禮會強調禮的莊嚴性,禮的抗暴性,作為一个儒們的继承者不能受侮辱,不是當受气包,禮一旦在身上表現出來,要把這個性上的凜然而不可以犯的狀態提出來,禮的背後含有一股勇,禮是守本分,守人的本分,人做人事應當循禮而行,這個禮任何力量不能改變,百折不回。君子忠於自己天性,天性不能被壓抑,壓抑之後,我就不是我了,精神生命不能死,死了就如行尸走肉。一旦激活人的內在精神生命,它就永遠在那裡,因為宇宙的本質永遠在那裡,它是恆量。外行人才說張揚個性,我們說遵循個性或者說維護個性。古人有衛道士,道在我們內心感受就是精神生活,人性尊嚴古人非常看重,用生死來捍衛它,所以古人活起來都是堂堂正正的,頂天立地的,如果他因為什麼事情倒下,簡直像一座山倒下,它不會像稻草隨風而去,因為他活著的時候他就有貫通天地的精神在他內心體現。儒家講仁者愛人,儒家要維護人性的溫暖,為這個溫暖要付出很多,儒家的核心是仁者愛人,作為一個普通的儒者他會以身殉道,他殉的是“仁義”之道,他要捍衛的是人性的力量是一份溫暖,這份溫暖他認為永遠不能在人間消失,也不能在作為一個個體的人內心中消失。生命和人性的溫暖,他會取“人性溫暖”,“捨身而取義”,他獲得另外一種支持。
很多人提倡文化多元性,但只有少數的幾個民族才有偉大的追求,才體會到天道的力量。中華民族是一個非常高等的民族,儒家兩千多年前達到那個程度,今天全世界絕大多數的民族都沒有到這個程度,他們的信仰沒有擺脫神秘的力量,很多信仰都擺脫不了這個,“子不語怪力亂神”,單純談人的精神追求,人性是恆量,不是變量。不管經過多少年,人們對“人性”的認識都是一樣的,一模一樣不增不減,對道的認識都一樣,只是表現不一樣,根據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長相,但本質是永恆的,不可以創造的。
禮是敬者,禮還有一個功能“治不懾”,不害怕,作為一個普通百姓,在等級森嚴,物質橫流的大潮中,要怎麼維護自己的尊嚴,怎麼避免在社會上遭到別人的羞辱,怎麼過上體面的生活。

論語討論筆記

彭學友:現在的時代物質化的時候,我們用禮來守住自己的本分,不願意接受蒙羞和屈辱,這也是和古代殉道的儒者是一樣的。2、禮對這我退出了我先生的家族群了,因爲這個群是是非非,他們認爲我不能和家族和諧相處:在儒者眼裏退出這個羣體到底對不對?
我是覺得現代人會很難理解古人為什麼用生死來跟“殉道”連在一起,所以我就覺得在現代如果在生活在職場中,用禮來守住本分,捍衛人性的力量,也跟古代“殉道”的儒者本質上也是一樣的。

司徒學友:儒門的禮,下班之前聽錄音的感覺,我以前對禮的認識比較膚淺的,認爲儒家的禮是普通人的禮貌,學習儒門之後,禮和宇宙精神是一樣,內在是永恆的宇宙精神,外在和這個呼應的就是這個禮,所以禮可以落到小節裏面,可以遵循身份去做事情,大到可以變成義,像一把刀一樣,他可以很柔軟也可以很剛硬,循着這個禮也能得道。另外,這一種體會個禮的,我有嘗試去做這個禮,我小時候沒有朱子小學的教育,我這個星期嘗試這樣去做,我改動了,不可能和父母梳頭發,我就給他們倒漱口水,我爸爸開始不接受,我堅持了三天,我發現我爸爸嘴巴上很不屑,但是他對我更加關心,也跟我有了呼應,出門吩咐我小心,用他嚴厲的方式來表達對我的關心,儒家就是在生活中去循這個禮,禮是相對的倫理,背後有一種永恆絕對的精神,什麼時候讓這個在我們內心復原,這個禮就是和宇宙精神一樣了。

華富學友:這個先生的講課,一些感受,這節課,先生說,信相對與義就更加容易做到,我感覺,自己平時的一種感覺,這種有大義的人有精神在裏面,有自己的堅持,具體我也沒有這個大義,但是有這種感覺,信的話也很難得,能夠主持公道做出來,禮不完全是恭,對應的是敬,還有是不苟,不亂,是尊嚴,舉了例子曾國藩就是這樣的人,針對問題:第一個,有一些時候跟朋友啊,我感覺很有道理,他講出來在言語上壓倒了我,我感覺一種很憋屈的感覺,目前還沒有感受,我怎麼解決,過去就算了,沒有太多的想法,現在這種行爲我也覺得沒有必要去辯解,我心中知道就行。第二個問題,我以前去追求這個禮,恐怕都是形式,儒家的禮有一種神聖的精神,爲了這樣精神可以殉道,我表現出來這種禮。第三個問題,儒家的精神,最偉大的地方,在於孔夫子把到這個精神,儒家道統傳承出來了,感受到這個精神。第四個問題,第四個問題,原憲不了解,現在上來一些課程漸漸有一些了解了,以前了解的是神祕的東西,現在學了儒學感覺達到這種文明高度,屬於這種理性信仰,我自己沒有很深的感受,對這個信仰的理解已經不一樣了。原先這種很淺薄的,感受這種人性溫暖之火這種感覺,就是這樣,謝謝!

趙學友:作爲中國人有一部論語,像聖經一樣,孔子是儒學的創世人,基本思想都在論語裏面,這裏面講的爲人之道,精神生命時代意思都是值得思考的,儒學的要求人的尊嚴就能體現出來。具體我再想想。

 翟紅
儒家的礼指社会秩序的礼,指人们的思想道德规范,是尊严的体现。

邵學友:第二個問題,普通人的禮就是一個形式,背後沒有給禮貌一個有生命力的東西,你不管的東西,內在的生命那個禮做什麼事時候,這種表現,是一個外在要求,背後有一個原動力,內在生命力的東西,是直通天地精神的,這個禮,體會是先生講的禮怎麼樣,有禮的人不會讓自己天性受打壓,這個i天性是指那種人性中本有的那些屬於善的逗東西,禮的表現,抗暴,莊嚴性,本週聽了先生的現場講座,當時先生講萬課後,有一個學生帶着質疑和挑戰去問問題,先生回答的時候,先生以一種很莊嚴的,不是很嚴厲,也很穩如泰山的狀態,那句話講完之後,這個禮就是讓你的挑釁瞬間就碎了,禮就是內在的精神和背後的生命,和天地精神貫話,外在的衝擊一定能抗暴也能維護尊嚴。儒家的禮背後有非常非常強大的生命在支撐,沒有這個背後的東西就會流域外在,這是在教科書被誤解的多次被誤解,高中課本裏面就是祥林嫂是禮教吃人,對禮誤解的太深,在這裏先生給我們講了至大至剛的東西,把內在的精神,我們外在的表現一定是自然合宜的,也是禮的體會。

張寧學友:現實生活中屈辱的感受,應該就有,從小就有,具體細節就不講了,我的家長和親人教育我的,我不欺負人,但是欺負我不行,基本我從幼兒園到現在都秉承這個,聽了這個課,覺得更加有內心的 歷歷去堅持,還有一種環境壓力的,更強勢人羣在裹挾這你,但是你 很難不去隨波逐流,上來這個課,學習以後,我覺得可以不大聲呼出來,但是我可以堅持自己去做,第二問題,儒家的禮和普通人的禮貌是非常不同,公交車讓座,以往讓了就算了,學了儒學之後讓座句一定人認真的讓人家做到這裏,我體會這個姿勢,拿出恭敬和誠意看着人家,臉上的表情和語氣都有一個把握,不是站起來僅僅站起來就算了,別人和自己都感覺比較快樂,第四和第三個問題我最驕傲的地方,以前會說四大發明啊,有舊歷史啊,現在最讓我感到自豪的是古人,他們的操守和骨氣讓我覺得自豪,以前以爲信仰就是神祕的東西,現在知道信仰是一種絕對是無線的超越的,那樣的東西,古人可以有,我也可以有的東西,最讓我感動的是,一直以來讓我矢志不忘的是,爲所當爲,百折不回的精神,我們面對苦難,明明知道這樣,我們知道他對就堅持去做,這是最讓我最觸動。

閻學友:說第以前確實沒有把這連個區別開,儒家的禮背後是道,偶內在的東西,注重內心的感受,公交車上讓座,同樣都是一樣的事,普通人在外在上差別不是很大,李學友說在細節上,在外在形式上有相通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一個是把自己內心,還有一個細節和普通人是不同,但外在表現差別不是是很大吧?這是我的,第三個問題,儒家文化是世界上非常先進的文化,老師的錄音對西方的基督教也是少見的難道的一種文化,我感覺和老師的理解不太一樣。希望老學友解釋一下在生活中遇到无礼可讲的人,且暴力性很强的人、事,是不是可以采用圣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
先生对伊斯兰教和基督教都很赞赏,但各种宗教也存在各自的问题,神迹随着科学的发展,有的可以被解释,但有的面临着冲击,现代无法解释,宗教的历史该怎么办?地位?它必须要解决。就此作出解释。
闫学友的第二个问题回答,表面上表现出来的是基本相同的,但是在内心体会上,在细节上表现是不同的,司徒学友已经在做功夫了,在行动中去体会内心,上麦也是体会内心的的过程,也是一种加持。儒家不是只学知识,儒家要行。老学友经历了很多年才开始践行,但大家才开始三讲就开始做了,太好了。

从很小就有屈辱感,在学校感到不被接纳,在内心感觉很不舒服,长大后屈辱无处不在,比如评职称...后来采用儒家的方式,找到内心的支点。这样就给自己带来了精神生命舒适的感觉。学儒学的最大收获。

文化的高度让我骄傲,孔子在我们华夏民族,一直在往下走,对人性温暖的维护,仁爱....当与其他国家文化交流时感觉当不太了解中国文化时,很容易就迷失了。现代各种展品都很破败,年轻人很难有文化自信,现代艺术的发展都会相差甚远,只有了解了我们文化高度时才有文化的自信自尊。

尹学友:确实这样,在生活细节上,儒家礼与普通人的礼没多大区别,却别在内心体认上,会有细微的差别。动作有反应,我们有体会,你尊重一个人会在言语行为上有不同,会表现在细节上,司徒学友给父母到漱口水,体会到愉悦,儒家是行动中的学问,在行动中体会内心。一旦上麦,在我们体会自己的内心,我们相互间有个夹持,交流多了后就有个很实在的体验。如果只是用知识会很隔。非常可贵。老学友在很多年采用儒家功夫,新学友,在生活中践行儒学,用儒家观点解释生活中疑问,很难的。我自己谈谈,一个是屈辱,我很小就有屈辱感,不是欺不欺负,我从外地来,在同学里感受到不被接纳,后来学习生活中感到屈辱无处不在,包括评职称,需要你低下你的头颅,我觉得很痛苦。后来接触儒家后,我要寻找内心支点。寻找内心让我坦荡的点。我感觉这种做法,代我带来了非常舒适的精神生命的环境,被别人把握住时,你内心有个力量。
中国人让我骄傲的地方,她文明的高度,文化多元,但不代表文化的高度一样。孔成至圣先师,尤其是,最近六七年常会出国,如果不了解自己文化高度时,会迷失在国外文化里。但我们如此破败,很难找到文化保持的好的地方。
没有哪个年轻人,还有文化自信。无论科技艺术发展,还是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相差甚远,我们只有了解自己文化高度才能有自尊自信。外国人和我交流的时候,很惊讶,很少见到这样的中国人,因为是我们对自己文化的自信和自然。

張中岐學友:第一個問題,我們怎麼樣對待屈辱,禮不是說,對這個恭恭敬敬的,不好意思欺負我們,禮的重要意思是不苟,不亂,不好的因素時候,究竟用什麼樣的辦法去對待這種冒犯,用禮的辦法去對待。第二個禮,前面學友談到了很多,外在都是一樣的,但是先生講的禮完全是生命內在的狀態,第三第四個問題,我們文化是很先進的,這是最重要的一個道理,通過咱們這個先生講的這個天道,這一點,第四個問題,我們身邊很多對儒家文化有的看法,曾經提出狼性,當時我覺得不對,但是也不知道怎麼樣去,今天通過這個儒家文化,真正的儒者泰山一樣,讓咱們去變得,但是這種信仰感覺要把精神傳承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6 00:0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彭學友:難怪有時候我和別人在交流同一件事情的時候,自己會出現一些轉牛角尖,在討論一些事情,表達一些觀點時,自己不會就事論事,而是會扯到其他事情上去討論。事後,會覺得自己好奇怪,怎麼會多次這樣,我會覺得這是自己的私心在怪。現在自己發現了,也就有了修正的可能。)

 

 

好極了!開始做工夫了!就這樣,繼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8 17:47:46 | 显示全部楼层
1.《論語筆記》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我們站在人性的高度上,就能夠了解普通人的人性。現在我們就能夠對人性多了一層理解,因為有些人心裡有這個,一些人只是外在的,心裡沒有這個東西,這是對人大致的劃分,這個劃分很重要,這決定這個人最後他能不能有那種不可動搖的精神力量。如果不能,沒有這個,表面表現出來的東西,他靠不住,他可以背叛別人,他內心沒有一個精神支柱,他怎麼可能忠於你的友誼,這不容易,他非常容易動搖,只是時間沒有到而已,人性是易變的,在不變的人性中要找到不變的,意思就是說他要一個永遠不變的精神力量,他如果有這個東西可以信,如果沒有就很難說,他是附加條件的,他跟你比較易洽都是有條件的,你可能對他有用,這個用可能是有害的,或者無害的,有可能是一種共贏,這也是一種用,這都是有條件的,“獨立而不懼”這種精神沒有。

子曰: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

孔門從早期來說,它有兩種職業:司儀和從政。從政這是孔門中弟子從這裡找出路,應該說是後來儒家也是從這裡找出路,儒家都是要從政的,這也是儒家賴以生存的一個現實的形式。從1911年後,儒生就沒有自己實際職業。清朝被取代之後,儒生就再也沒有自己生存固定的方式,儒家的衰亡跟這個有很大的關係,中國就再也沒有儒家了,因為成也“為政”,敗也“為政”。反思歷史,儒家在從政的過程中,它取得了歷史地位,董仲舒使儒家進入了政治領域,朝廷承認了,之前的朝廷不承認它的主導地位。中國從董仲舒以後,兩千多年的儒生是和做官合在一起的,這保證儒家在歷史上具有主流的影響,具有壓倒優勢的影響 ,這相對於道家和佛家蠟說的。佛家也曾進入過政治領域,主要是在施政者文化水平比較低的時候,比如說少數民族,他們的文化切斷處在比較低的水平。而中國人比較理性,他們不相信佛家那套神秘的東西。
中國人某些人心裡是崇拜暴力的,崇拜強者,動物世界才崇拜強者,人不應該崇拜強者,人應該崇拜義者,精神上的強大。
明朝時期對信仰很寬鬆,清朝人很怕別人傳教,顯得不自信,而明朝人很自信,他們對其他宗教信仰得很淺,心思不在這,也從來沒有想過這麼一個問題:這些最終能動搖統治,他們不在乎,也動搖不了,把那些當興趣愛好去做。中國沒有先像西方那樣政教合一的時候,儒家不靠神秘的力量,而是牢牢站在“公務員”隊伍。儒家的魂附在公務員的這個形式上,當這個形式沒有這個魂就散了,它就沒有東西可附了。儒家沒有像西方那樣培養出獨立的宗教力量。在孔子的時候儒家就沒有一個獨立的力量,沒有跟政治無關的獨立力量。
“為政”把中國歷史貫穿起來,“為政以德”孔子說憑著這個德行來從政的話就像北極星一樣在那裡,其他的星都圍繞它轉。“居其所而眾星拱之”:這叫“無為而治”,這跟道家很像,但是又不同,儒家講為政以德,道家不講這個,道家不講德,道家講自然的本色,天然的狀態,道家認為一講德,這個天然的本色就會落下來。其實如果不講德是操縱不了的。道家覺得現代社會出了問題一定是這個在演化的過程中我們沒有回到本源的狀態。比如說社會規則,有規則就會有一些負面的影響,如果沒有負面影響的話,就把規則取消了。道家的理想就是“小國寡民”,“老死不相往來”。這的確是一種原始的生活狀態,人的頭腦中連這基本的道德都不是很清晰的時候,人作惡的能力也有限就渾渾噩噩的。人進入混沌的狀態,做為類似於自然物而存在。如果大家都回到“渾濁”的狀態,那麼有一個問題就是誰來總體策劃操作這件事,總要有一個明白人操作,所以老子這種道家的觀念是獨裁政治。韓非子是對老子有深入研究的人,他很自然就變成了獨裁的擁護者。
儒家講“為政以德”,德是榜樣,這點跟道家不相通。有些人用權朮來領導大家,有些人開誠佈公,儒家是“開誠佈公”的,為政以德,舉直而錯諸枉。“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大家都跟著榜樣學。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4-28 17:58:38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8 17:58:16 | 显示全部楼层
2.《討論筆記》

司徒學友:現實生活中使用儒家的理論出現的困惑:對先生說的人性中不變的精神力量才值得信任,但是培養人性中培養不變的精神力量何其艱難啊,沒有這個的土壤和環境啊,尤其是我們能做的,做自己可以做的,自己修身的同時,也培養學生身上這種不變的精神,感覺自己很蒼白無力,有累的感覺,目前遇到的組嗲的困難,與身心俱疲的感覺,請大家提點一下我,之前老學友們給我說,對人性中的黑暗怎麼怎麼教會學生行不顧影,我發現學生不能面對自己的影子,很多學生老師忽略自己的影子,或者任由這個他的影子的話,他就很難朝者光明溫暖奔過去,他要是犯了錯,但是如果他發現你不能解決他,他就會更加變本加厲。
今天聽先生錄音說是對人性的通達,知人,是重點要去體會的,對人性通達的理解,有些人也許沒有精神的信仰,但是他也能深交,我想舉一個看到的例子,秦繆公,是一位比較好的君主,他開拓了秦國的疆土,他養的千里馬給野人吃了,他不但沒有殺這些人,還把百里傒救出來,他還用來一些謀略,然後他做錯事情,攻打別的鄭國,他打了敗仗去迎接戰敗的將軍,他善待將軍,他這樣的待人好像可以說是德治了,但是我覺得他不配這些人,他最後死的時候找人陪葬,對人性的把握,通透不是,人性是易變,對他通透的瞭解,有些人還是在沒有蓋棺定論的時候,他還在變,但是有很多人是配的上,但那是似乎,一般的老百姓怎麼能看清?這條路你走過了才能對人性通達,行不顧影,有了宏大的精神狀態的時候就不變了.
彭學友:我們信仰缺失沒有永恆支柱之中,人與人之間的百分之信念會難,我們遇到這樣的情況會有自己的人生被別人控制的無力感,對是非就那難有真切的判斷,會有失去尊嚴的 判斷,先生說打開那顆尋道的心,我也是在學堂才體會道永恆精神帶給我的力量,我們平時應該怎麼樣和那些沒有信仰的人相處,我想還是用禮保護自己的溫暖,來行事,用这个状态来做事,因爲我们知道人的內心有一种溫暖的,永恒的東西在里面。
張寧學友:先生說不患人之不己知道,重點中是人性中不變的力量,先僧在課程中朋友如果沒有精神的力量怎麼去信任他的友誼呢?在現實中沒有這種精神力量的朋友都是有條件的,這個我覺得缺失在現實中朋友,朋友的之間常說共同的利益,僅僅靠外在的物質是無法維持友誼,比需要尋找那種有精神力量的朋友,在我們學堂裏面這些有共同精神追求的人纔是真正的朋友。第二句經文,對儒釋道三家歷史脈絡梳理 了一下,和簡史相似的地方,元朝是類似於政教合一,也可以因此看出來佛教就是元朝黑暗的等級劃分對漢人的欺辱,所以愛他的朝代醋存活了九十年,道教也是,都是用神祕的力量去傳播,儒家是用理性的光輝照耀千年,看國史大綱和國史新論,儒學理論和精神感召了一代又一代的士,爲老百姓伸張正義,兩千多年一直都是這樣,如果我們感覺現在生活的不夠好,或則說生活的很浮躁,就是我們沒有了士的精神。
華富學友:第一句,先生說在人性的高度上可以理解人性,人有精神力量,然後,我的想法,有這種不可動搖的精神力量,在現實中關係很好,也不是完全是利益上的東西,人家可能沒有儒家的其他宗教的信仰,但是在德行方面也很錯,這種條件也有,但是不是最重要的,我這個不知道這個解釋。第二個問題,先生把儒家的發展講了一些,對照道家和佛家的歷史情況,產生了一個直觀的感受,元朝是一個例外,中國的歷史不是像西方那樣的政教合一。第三句,詩三百也不是完全符合道德的。
問題敘述:1、依據我在學堂所學,我在現今生活中的朋友、同事、工作上有格格不入的感覺,對我產生影響很大?
2、為政,先生說儒生與從政合一,公務員制度改革後,儒家衰亡,先生說儒家沒有離開從政後沒有獨立的力量,很可惜。那麼儒家的主要在於從政麼,是否可以在其他地方產生獨立的力量?
3、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先生說:詩經儒門主要用來做教材,然詩經是否僅僅於此,是否還有其他的意義與作用?
閻學友:老師說人性中 有不變的精神力量,這樣的人老師指的才值得信任,在現實生活中有信仰的人才能信任,現實中有些朋友他也沒有學習儒家文化的思想也沒有他有其他的教派,我覺得這樣的人確實覺得我信仰,是不是老師說的這是表在的現象,你對他有用,可能這種有用可能是有害的也可能是無害的,這個怎麼看待普通好朋友的問題,有一個問題,儒家文化,相當於公務員,公務員解散了就失去了他的職業,清朝的時候,儒生失去了職業,這個是清朝還是民國的時候發生的事情?
閻:對面對大的問題,我和好朋友之間在大的問題方面還是有很大差異,難道說這種朋友之間到 信任能不能經受考研,朋友之間談的是技術問題,談道歷史和文化看法就不一樣,但是我 覺得這樣的朋友容易交,但是不能徹底信仰,不知道對不對?
邵學友:有精神支柱的人有底線,所以在這個時刻上,首先是這個人,做朋友的時候的表現,我覺得有精神操守的人,就像易經裏面說的,小人變來變去,小人的變化,所以他沒有固守的氣節品格和父母反目,可想而知,爲什麼會有這種現象,人性中沒有不變的東西固守的 東西,會隨著外在的壓力屈從與自己,這一點這種強調在,我們要瞭解人性,要特別瞭解人性中不變的精神力量,然後我們去交友的時候才能使別人信仰,這個和平時說的好朋友的信仰有一個前提條件,是不太一樣的,第二句經文,佛教和道家在歷史發展過程中,爲政以德來說,我也沒有能力去談清楚。第三句,詩三百,詩經裏面有儒家的教義惡普通理解是不一樣的,所以要真正瞭解詩經的話要從儒家的角度切入,我很長時間都是一個啓示,但是始終沒有這樣去做過。
張中岐學友:第二句經文,我們確實聽先生講課,要想把佛家儒家和道家爲什麼 沒有能力,接著剛纔談,道家治國理念,無爲不要亂作爲,所以作爲要按照道的要求來做,道也講究道,但是他的道是不可言狀的描述,儒家的無爲而治,按照德的要求來施政,如果按德的要求來施政的話,就是北辰一樣,不像我們現實中的領導唯恐自己得不到尊重,如果有德自然會得到擁戴。人性中不變的精神,有些人也沒有宗教信仰,但是覺得他可交,這個有點像之前先生講的,人性永恆的東西,存在與每一個人的內心深處,這個永恆的東西每個人都具有的,這個東西就是良知,並不是說犯錯誤的人,甚至表面上看品行惡劣的人就沒有,平直道德高尚的纔有,人性的光輝的東西在每一個心中都是有的,所以我們在現實生活中也沒有樂素,但是人們都在一定範圍內可以值得新來的,這是人內心深處的良知,也是人性當中不變的源泉所在。
尹潔學友問題解答:感謝大家的真誠,在做真誠修養的功夫。
1.司徒學友:現實無力感的解決;在今天的土壤裏遇到什麼的問題都不足為奇,首先我們對小孩的生長不著急。第二點是把握大方向,細節自然會有一個好的調整。所以有時候孩子會讓你身心疲憊或者失望。他們畢竟是個孩子,跟成年人的問題是不能同日而語的,我們不能用成年人的方式,想法去看待一個孩子儒家是個純陽的學問,是個充滿希望的學問,是應該從這個地方去修正他,而不是針對某一件事情。
2.月萍學友問題:循禮不是說一下子就是對的,禮需要不斷的調整,要徹上徹下,篤實的狀態好。
3.張學友:信仰的四要素,絕對的、無限的、超越的、永恆的。
4華學友現實中沒有宗教信仰的朋友也是值得信任,理念上的區別,我們該感到驕傲,我們從自己,從每一個人開始,去循禮的做該做的事,有我們儒家自己的方法去做事。我們相信人性的陽面,定會有收穫的。孤獨的溫暖,先生說:天道垂下一根繩子,繩子的那一端是孤零零的你,你再回到人群中,可以感到人群是多麼的溫暖。我們隊人性應該有一種通達的瞭解,這不是來自于世俗人生。  
5.友誼是否禁得住考驗,這是現實的考驗,很多人會淪入人情世故,事實的經驗。我們對人性的理解,對人生的感悟,大部分人普通人可能從坎坷的人生中,人生的大海中,不斷的磕磕碰碰,最終可能會有人對人生有一定層次的理解,但是大部分人最終會輪椅為人情世故。儒家是一個“朝聞道夕死可矣”內心有對道的追求,道在人的身上的表現又有高貴的人性,但是人性當中有不高貴的那一面,我們在追求高貴人性的過程中,站在人性的高度往下看的時候會一目了然,我們不會受到來自於人世間的傷害,同時我們也有人性的溫暖,我們知道人性是溫暖的,人性是複雜易變的。儒家是講對道的追求人有形下的一面,但是我們有形上的高度,有溫暖,當我們有了自己的定海神針時,我們就可以坦然面對。

因為字數多了,所以我就分開兩次發表。

謝謝先生,謝謝各位學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4 18:24:15 | 显示全部楼层
《為政》學習筆記
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
“思無邪”是誠,是直;詩三百都把自己內在的想法,直抒胸臆地表達出來,中間可能有了“起興” ,一起興就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了。“思無邪”的“邪”指是“直”,不是邪正的意思,不是指道德判斷,它是內心世界直接的反應。古人通過“采風制”來觀政,看民間的政治怎麼樣。“采風”突出一個含義:真實,就是“直”。
子曰: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
“刑”:硬性的刑法,處罰;“政”:政治,硬性的,剛性的管理方式。“民免而無恥”:嚴刑峻法,有法家的味道。用嚴刑峻法來管理老百姓,老百姓很害怕,除了為能逃脫法律自裁之外,不知道還有其他追求。現在很多人都有“民免而無恥”的特點,只要不被捉走,哪怕是他犯了法,大家都不笑話他,還覺得他有本事。因為有政策,有制裁,卻沒有“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老百姓也沒有內在的約束力量。“格”是正。老百姓就有自己的正路,他們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如果老百姓只知道不能夠違法這一條底線的話,這個社會的底線就隨時有被突破的危險,這條底線不管用,社會不安定,其實這時候人是沒有自尊心的,“恥”就養著人的自尊心,人會有自尊心是因為人覺得我這個身份不應該做這種事。我們要知道自己有一個尊貴的精神世界,精神生命。如果老百姓缺少這種教育就處在一個很“無恥”的狀態,他們做事情,不覺自己有太強的自尊。如果他們犯了錯,良心上的譴責和良知的复苏對他們來說很陌生。人是被教育出來的,不是被塑造出來。教育是點醒了自己的內在精神生命,發現內心,找到自我。反人性的教育是要把人塑造成某一類人。真正的教育古今中外,幾千年來都沒有變化。教師不是工程師,而是引導者,引導學生認識內心,並沒有在學生的人性上增加一點減少一點。生活習慣可以改造,人性不能改造。教育目的是發現,不是改造。人性需要引導。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
這是孔子晚年對自己的一翻總結。孔子追求的肯定不是知識。這種追求是從他青少年時代就開始,貫穿他一生。孔子十五歲就知道有一個學問值得他去追求,這個學問是他通過內在得到的。絕大多數的人不知道,不知道有內在的,這不是知識論,而是值得我們一生去追求的東西,我們可能知道有值得我們去追求的,但卻不內在,而是外在的。有人去追求物質上的刻度,這是外在的。人有一個內在的追求值得一生去做,你知道嗎?難怪社會總體的道德水準在下降。因為人是什麼都不懂。“志於學”這個狀態大概到青春期才有,這是人格成長最關鍵的時候。這是精神生命大門開啟的黃金時期,這時要有自己的精神意識,要有感覺,自我意識要有。這個時候優良的教育跟上,這一輩子都是讓人敬仰,人性比較健康完整的人。過了這一段時期要補課,能補多少看造化。不然過此以後增加的是閱歷,知識,學問。而內在的,對精神生命的認同,這方面不增加。“吾十有五而志於學”到“三十而立”這段時間會折騰,會出現反復,也會出現所見不明,想一下明白不容易。當剛剛打開精神生命的大門時,我們所見的東西有限,見人性有限,還有就是自己內在的狀態培養不夠,容易受外在的一些影響,我們穩健的觀點,我們的思辨能力和判斷力還不夠好。必要的環境,必要的指點,必要的課程,自己讀下去還有人指點,自己有收穫,這是其他方式難以相比的。還要和有共同追求的同學一起切磋,大家都有這方面的感受,這也是其他快樂不能相比的。

《討論筆記》

1.彭學友:在生活中如何用自己的身份和尊貴的身份連到一起?自己的體認做事自律,依循我們的內心,發揮道的力量的時候,才能上升到我們人本該有的一個高貴的身份,不知道對不對?
2.司徒學友:人的自尊心,老師不是人類的工程師,這句話在這個星期的工作中有體會,上個星期在這裏提出了疑問,華學友講的羞恥心,尹學友講到不要看死一個孩子,如果我要抓一個小偷出來的話,就是我的好勝心,不是用儒學,我就用先生說的,讓他發現自己的心,回到班裏就鼓勵這些孩子,鼓勵他解決孩子,結果過來幾天,我見到這個小女孩,眼神變了,沒想到這個小女孩就全部都認了,他居然就當面把錢還給他,來到這個學堂真是受益匪淺,在這裏把自己的問題真誠的提給學友們,沒有想到能取得這樣的效果,感謝各位學友,讓我深刻的理解這句經文,才能真正的教育和往自己內心去看,我自己也要時刻從這善去走,不要齊之以刑,不然就取不得了這個效果,管理就能無爲而治了,自然而治了。
3.陳學友:這裏面先生談了這個思無邪,並不是我們現在的傳統文化,理解成爲思想沒有邪念,本來我們字面的意思,都轉了一個彎,關雎解釋了周王的妻子引導,先生說,這裏就是很自然,大家有什麼說什麼,思無邪,古人了解民情,作爲民情,周天子,都是要通過上下的溝通的環節,我們看到這裏面孔夫子有人文精神,無論這件事情的好壞都是如實進行記錄,不干涉。第三句,先生說,在這個學習的過程中要關注自己的內心,我們的自尊心在自己的羞恥之心中斷連起來的,司徒學友談的例子,我也有例子,我帶的學生不是孩子,我教他們的時候心裏發怵,心裏還是有點沒有底氣,後來發現他們很在乎面子,可以嚴厲的執政錯誤,但是不能直接點名,他會直接破罐子破摔,儒家不同於其他的門派,法家講究權術,儒家一切都是陽光之下,發現孩子的天性,你做出術的表現,小招之類他們是知道的,用道御術還可以反過來就不行,改造人,我們作爲老師是不能改造人的,要用偉大的天性,我們不能改變這個,如果說誰能改變人那就是上天了,這是沒有權利去做的,沒有這個能力去做的,做人的追求,我們比需要高位的追求,不能只是限於法律,我們當老百姓只是追求不違背法律的時候,人世間的一定會有漏洞,那麼這個孔子說的求乎下一無所得的,治理國家也好,如果對他們的要去很低,不違反記紀錄,沒有超越性的真善美來引導的話,他們肯定就是這樣,要求高層次他們內心有一個努力,否則就一無所得了。自己一直學過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後來遇到慈老師和高璐學友,這也是走進學堂和大家共同學習,護持和夾持,現在立定了自己的信仰和志向,上次去看望高璐學友,大家在一起切磋的時候真是很幸福,我們在大學校園裏一直談到半夜,我們兩個早上讀經也討論心性的問題,真的是感覺這種關係超脫於血緣,感覺生活中不能缺乏他一樣。
4.張學友:第一個問題,詩三百,先生說,是不是簡單的直接了當,是不是這個意思?怎麼樣理解這個直,可能詩經的直,背後有純,有真的含義在裏面,這個直最純正,最直接的,純真的感情直接流露,我是這樣理解這個直,這種特別純正的淳樸的感情,也是詩經生命力所在,詩無邪,可以作爲所有文學形式的方針。第二問題和第三個問題,想問題,請老學友解答:先生後面兩句經文降到本質問題,我覺得非常對,筆記都加註了,關於教育本質的論述都是閃着光,聽完以後強烈的感受的,儒家所說的人性,先生講了,教師不是改造人,去發現人性,發現人內在當中的 東西,儒家的根本的觀點,關於人性的根本的看法死什麼,關於人性的爭論,我想知道這個真正說法,學人性,儒家指的是什麼?第二問題,青春期是一個關鍵的時期,主體的自我意識的復甦,十七八歲的孩子,他們很自我,他們的自我和先生講的主題意識的復甦有沒有區別,卻別在那裏?
1.儒家说的人性到底是怎么回事?
2.青春期是关键时期,是主体意识的复苏,现代孩子很自我与主体意识是区别在哪里?
張學友:我們加有一個青春期的孩子,打開精神的力量有沒有具體的方法來指導這個孩子,來影響孩子,還是以後會講到呢?
5.華富:我的理解是,政治以刑法來管理,沒有這個德行和禮,只是法律硬性的管理,難免會有人沒有羞恥心,不會很正,以德行在輔以禮的話,會激發人的羞恥心和良知,會把人變得很正的狀態,針對有德行,這個禮是可以的,我們還要有這個引要學,也要師傅來引導,導的,教師需要有人來引導,你自己,包括孔夫子的總結,先生就是說,十五歲到二十隨是最好的 時間,要珍惜這個時間,要加強和,不是停留在知識層面的學習,學習要有場合,要與人培養,覺得光是自己學的話,感觸不到儒者氣,你自己學的話就沒有感受到儒者的氣質。
華學友:我又有了新想法,十五歲到二十歲是最好的的學習時間,是不是我超過了二十多隨以後,這個時候如果說有系統的道統的傳承,有先生來做引導的話,我們也可以打開精神大門,還是僅僅是那個時間段只是時間最好的?
6.管學友:很堅持自己的,更加理解正確地方,就是說,十五六到二十開始思考自己,這個地方,好象是有這個感覺,高中時候有這感覺,班裏有這些的很少,跟好朋友也不會說,好朋友不是很在乎想這些事情,很少人在想則這個問題,感覺很幸運,有比較好的老師,感覺教育很重要,謝謝大家~!
7.孔学友:我有一个愚问:虽然我也不太清楚自己是不是处在“志于学”的道路上,但我还是想问一下各位学友,有没有在这条道路上感受到过“孤独”,又是怎样度过的? 
8.闫学友:我们已经过了“志于学”的黄金时期,我们学成是否成了小概率?无邪是不是直的意思? 
慈學友:解答孤獨的問題,在我們學習的過程中,尤其是我們剛開始學了一段時間,我們有了一點提升感受之後,我們會和周圍的人格格不入,我們現在的的社會就是這樣,甚至有人覺得修養道德是僞君子,這是想提高自己人格的人都會遇到的問題,夫子說過,的不不孤,逼有鄰,我們會遇到和我們有共同志向的,一個人甚至一羣人,我們現在在一起的的時候我們就不會感到孤獨,最晚在聞道的路上,我們可能是三三兩兩,也肯能是一羣,我們現在不是古代,通訊設備很好我,我們現在很方便就可以進行溝通,先生以前說過,孤獨大勇,在孤獨的時候能不能堅持下去,這個勇,和匹夫之勇不是一回事情,是我們內心的 剛強和支持,我們內心深處有了 這種孤獨大勇之後我們就不會覺得孤獨,我們會很超羣,出類拔萃,我們和周圍人的格格不入會消失,我們不會和他們格格不入,是道德,是自謙,和周圍然來往的時候,他們的缺點我們不會受刺激,我們提高上來以後,我們能夠接受和理解和包容,需要勇氣把這一段路走過來。慈學友繼續在走這條固大勇的路上。
尹学友:1.儒家認為人之初性善,人性根本是善的,儒家說要超越复杂善变的人性和世俗的普通人的人性,恢復人的高貴性。青春期是血气之勇,他的看法会有冲动型表现出来,先生讲的是指向道德层面的,活着的意义何在呢?要找到更深的意义,那是的追问是直指天际的。对青春期的孩子开启主体意识:请尊重他,父母学儒学去影响他,更多的和孩子进行精神上的交流,用信任和爱去加深情感。高中阶段有人文简史班的集中学习,去看一下儒家学者的團隊。
2.孤独大勇对自己周围有一种超越,多了一种了解,学了儒学依然感觉受伤害,那是因为没有用儒学去生活。
3.我们成年人现在在接触儒家以前接触过道家佛家基督教,对形上有体验是好的,但是你是否相信儒家,是否愿意把自己托付给儒家,如果这两点可以那就没问题。我们只要拿出真诚打开自己,有足够的信力,就可以开启我们的精神生命。基督教里德兰修女,有深厚的孤独感。她日记里有深深的孤独。我们有孤独大勇时,我们对自己周围有一个超越,我们就有了解。负面东西就不会伤害到自己。如果你学了儒学依然感到很受伤害,那就是你复杂人性与别人冲突时自己的感受。當我們達到一定高度的時候,一个5岁孩子和你冲突时你会和他计较斗气吗?不会,你不会感到受伤害。 
 4.闫学友問:“过了志于学年龄会不会概率很小了?”先生讲成年人,接触儒学前已经接触到别的东西,好的地方就是你知道什么是形而上,但是也有不好的一点:會形成你學習儒學的障礙,你是否願意相信先生讲的儒学,你是否愿意把自己托付给儒学。如果這些障礙掃除了,那麼打開精神生命的大門是沒有問題的。但是不容易掃除,在學堂里,一個非常關鍵的一步休養環節就是大家要上麥真誠發言。
张珂学友:立志本身的重要性在於,我們背後有千千萬萬的儒者,我們一生有這樣的志向,當我心中有這個志向的時候,心中的孤獨不再重要,我的心中有一個力量可以讓我頂天立地的,我作爲人的,作爲人的生命我有志向是根本,我們又這樣多的人和我們一起,我們做的事情期盼着,至少先生在,我們也羨慕大家,旁聽以後我很感動,周圍怎麼已經不重要了,我們能夠有機會把心安在儒學上。青春期的孩子,我那個時候不喜歡儒學也不相信儒學,我母親談過儒家的歷史,我覺得很多歷史放在面前的時候,尤其是少年人,他對與這些東西的感觸是非常敏銳的,補血藥說服的 態度,對孩子的一個衝擊,最好的歷史是中華人文歷史,任何一個有血氣的少年人都會走上這條路,也不需要說服教育的,我是從歷史入門的,學論語經史合參,很多論語不堪歷史也不坑內真正明白,孔子點評世人都是在歷史上,過來那個時間,我自己入門的時候過了二十歲了,相信自己的神聖性,就可以開啓精神生命。我們碰到了自己的內心,不能然自己的內心的光明會消失,開始的時候不能把真誠拿出來,先生教的東西就不會牢靠,我們最終成就的是一個儒者,現在的好和壞都可以放下,現在的年齡都可以被超越。
張珂學友:與大家分享一段先生面授中的話:「要相信你們能夠承受這樣的一個時刻:能夠讓這個普通的生命,來達到聞道的那樣一個程度。能夠相信自己有能力來把握住全面的這種生命。我主要指的是精神生命。——你們得相信這一點。」這是先生的原話。與大家共勉!

謝謝先生,謝謝各位學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