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542|回复: 28

泡泡魚《論語》学习作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28 11:5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貼為泡泡魚《論語》學習笔记与讨论帖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3-9 23:34:40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 17:2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泡泡魚《論語》學習作業

一、“學而第一”學習筆記

 引语:

朱先生讲《论语》原则

1、  把握《论语》形而上高度

2、  重视《论语》心性功夫

3、  坚守君臣关系:“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为家法


孔阳读经法:实匀节亮(把韵母读完整),读经时关注内心状态


第一讲1

1、历代最著名论语注释,朱子《论语》集注,但没有十全十美,在注释方面有些可以商榷。

2、对永恒真理认识两千多年一样没有变,天不变,道不变,人性没有发展。其它物质东西可以变

《学而第一》

第一句: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重点在“乐”——内心的悦。孔门培养政治家,不是培养学者。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的“学”非学知识,谈修身,修身之法,经常去实践,就会有“乐”,内心的饱满,充满温暖,孔门讲常常去保持这种状态。儒家让你变换气质,儒家核心就是“仁”。孔门儒者别名——仁者(仁兄,仁弟)
怎样“乐”?经常“习”,“习”后得心头温暖,让这一点的温暖火种成为熊熊大火。这种温暖是纯净,没有功利性。即小鸡雏,这也是良知的感觉。做什么事情,哪怕扭转乾坤的事情都不能离开这个状态。孔门,中国人坐在一起讲的就是这个“乐”字,什么时候都要有。


第二句: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这句话衔接上句话,同道中人来之悦。
“朋”:对人性良知相同的基础上才叫“朋”

这句话有另一个含义:孔子很可能指的是自己的弟子。师生之间也是友道


第三句: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有了儒者的状态:乐。别人即使不理解你,你也不会不高兴。因为“乐”时时在心底涌现出来,别人没有,你有,所以不会不高兴。当你真正把握乐的时候,不会在乎别人怎么看你。

良知良能不会在意外在看法,内不足需要别人认同。

儒门自有评价体系和标准,儒门会认同你,同道会认同你。历代圣贤,历代祖先认同你。

儒门道统:尧舜禹周文王周公孔子,这样一个传统。一直传到二十世纪初。


讨论:

我:朱先生的课给我们指了一个方向:时刻关注内心,关注内心的饱满、光明、温暖的状态。学习这门课程目之所及应该是内心,而非外在。

华:“学而时习之”的“之”是什么?

尹:代词,指代前面的学习

论语第一句意思和我们以前所学相差甚远,是不是朱子注释?为什么相差这么大?

儒家文化于明清时被拦腰截断,新文化运动后不断被伤害,连形式都没有。现在对这一句解释没有错,但没有了内在精神。可以想象手捧小鸡雏的感觉,带着感觉做事就是“习”,“时”时时刻刻持小鸡雏。我们是顺着朱子手指方向往下走。

古代对君子解释:道德高尚的人,社会地位高的

古代对小人解释:道德低下,社会地位低的


第一讲2

一、古人说,有一次有人找你做坏事,当时是严词拒绝。自己也沮丧,可能自己给人印象是干坏事的,自觉修养不足。也就是与儒学,与良知与仁者相差甚远的人,他要是觉得你行,可能是你很大一个缺陷,因为觉得跟你差不多。他并不值得你夸耀,而应该是耻辱!“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就是这个意思,要学习成为仁者。


二、读经法:实节匀响

实:经文中任何一个字都一视同仁,当实字读,虚字也读实,每个字都读实了。

节:所有标点符号的地方,都微微停顿下

匀:匀速

响:响,字正腔圆


三、有子曰: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人之本与。

有子:有若,年纪于孔门中属于中间这一拨人。他之上是子路,颜渊,颜渊父亲与孔子差不多。长得像孔子,孔子山东大汉,个儿高。有一年孔子去世,师兄弟为孔子守孝三年,三年中也互相切磋。大家很想念老师,要有若扮演老师。大家玩着玩着就认真了,问他:“最近于修养上遇到障碍,问他,他不会。大家轰然而起。《论语》是孔门第三四代成编的,从”有子“称呼可见是有子弟子编的。

“孝悌”广义对大自然爱(孔子所教),狭义就是家庭里面的。

“犯上”社会有秩序,有的人天性破坏秩序。而有些秩序是合理的。如果基本人伦意识出了问题,秩序就出现问题。要有合理秩序,就要有比较正常的家庭观念。我们的社会出现问题,最后根源是在家庭伦理上出现问题。造成恶性循环。民族沦落。必须打破循环!所以这一低代人要把家教传出去。传两三代就能变过来。家教要有正义感,让孩子做一个有正义感的人,清白家世。中国人目前在文明程度上跌倒了低谷。

“作乱”:起哄,唯恐天不乱之人。

“仁”:这团火从家庭的孝悌升起。生命从祖先、父母而来。如何感受到链条存在?从你的伤一环节感受到就行。生命来自宇宙。要感受这种力量,睁开眼看看父母,他们就是链条,一代代往上推,可以推到远古。这是非常伟大的一件事。通过这种追溯,可以看到很深沉的东西。观照父母对自己的爱,能看到一种深沉的本能。是宇宙所赋予。类似一种无意识状态中行驶本能——对后代的爱。有意识的解释往往是有问题,知其然不知所以然,所以然就是爱中体现的伟大力量,这就是本,与“小鸡雏”是一回事。横着说对社会关爱。竖着说家族传承的爱。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语言不要太巧,巧则必有伪,不真。写东西华丽的风格不要从巧来表现。到处有规矩,所谓“书香门第,诗礼传家”就是规矩多。不要巧言。“修辞立其诚”诚能动人。看人也要注意,言为心声。


第三讲3:

……一定是人品表现风格有关系。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曾子是孔门道统的重要人物,“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很厉害!比孔子小40多岁,实在,刚毅自强,朴实无华。他刚进孔门,以生命在学。“用道如箭入”只能往前走,不能回头。所以进步快!只有非常耿直的人才能做到这点。

“吾日三省吾身。”这里面的“三”是指多。

“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一天以此内容多次反思。不仅仅是从这三个方面。

“为人谋”句:许多朋友是泛泛之交,很少朋友能把你的事当作他的事,很少也会嫉恶如仇。朋友受侮辱欺负时,不要冷漠,也不要中立,要厉行于色。交肝胆相照的朋友。如何赢得友谊?“忠”是忠于自己,内心想怎样做就做,把朋友当自己一样,如果当另一个人,友谊大打折扣。要超越功利交朋友,妒忌心不要有。眼下东西不要成为你们的障碍,学会为朋友高兴。


二、“ 學而第一”討論心得  
   有幸聆聽朱先生的《論語》第一講錄音,心得如下:(3月1日)

     1、《論語》學習當時時刻刻指向內心,關注內心的體認。對朱先生所授《論語》的第一句,尤為深刻。“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之“學”是學修身之道,做心性功夫。這與我們學生時代,教科書裡的注釋“學習知識”不一樣。“習”是實踐,與從前教科書的注釋“複習”又不一樣。可見,《論語》不是知識,而是做人的學問。“時”是時時刻刻。得到先生所傳的道,時時刻刻去實踐,內心就有“樂”的覺受。先生說,“樂”是內心的喜悅,充實,飽滿和溫暖。“學習”、“時”、“樂”這三個關鍵詞聯繫起來看,就是所學之道要經常去實踐,才能體會到內心那種愉悅而飽滿的生命力!這個過程,無論任何時候,做任何事,面對任何的境遇,內心都是時時刻刻指向“樂”的光明。所以下文的“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也是順著第一句的“樂”,水到渠成。所以,《論語》開篇《學而篇》的第一句是指明了修身方向;第二句是社交方向,與志同道合之師友一起,共同挟持體仁;第三句是指明人生方向——止於至善,即時時刻刻,如先生說,哪怕做扭轉乾坤的事情,都不失內心的“樂”的光明。看到了這一重意思,我內心無比激動,“人間正道是滄桑”,如尹學友主持時所講的,中國大地上,已經很久沒有一位真正的、純粹的儒者如此系統地講儒學了。所以當倍加珍惜啊!

    2、聆聽了各位學友的討論,大家的焦點都在《論語》注釋上。這沒有什麼不好的,“條條大路通羅馬”,也許從考據學走,也能悟道。各位學友對注釋的討論也讓我深受啟發,我是個粗枝大葉,不拘小節的人。我擅長從整體方向上感悟,但功夫不仔細。從各位學友身上,我看到了嚴謹與細緻,這是克服懶散習氣的對治辦法。所以由衷感謝各位學友,感謝這樣一種授課與學習方式,這是一種共同的挟持精進。雖然我工作十分繁忙,但我希望自己能一直堅持下去。同時也向各位學友提出自己建議:對這門課程的學習可能要拋開過往的學習定勢,要靜下心來聆聽先生說的,思考,然後去踐行,也許這樣才能真正體會到先生說的“樂”。

 

 

 學而第一討論心得(39日)
有幸聆听朱先生第一讲的二三次录音,并参与讨论后,心得如下:

1、时时刻刻守住身份。

     以前循身份做事情的意识不强,虽然有去做,但没有时时刻刻提着身份做事,常掉以轻心,很容易跟着习气走,忘了自己的身份。这次讨论,我是在身体疲累、心思忙乱的状态下进行,开始忘了身份,没守住礼,心里也不舒服。后来老学友们提点,要循身份做事,在其中感受循礼的温暖。此后,我慢慢端正了身份,发现身份一旦被端正,心也跟着不一样了。不再散乱,而是收拢、谦虚,抱着这样的心感觉舒服多了。可见,“学而时习之”的“时”不但是时时指向本心的光明温暖,还要时时刻刻指向自己的身份,守住身份。

2、时时刻刻盯着本心的光明温暖。

    人心本善,此善乃光明温暖,以这样的本心与自己相处、与人相处,与自然万物相处就是仁。所以要时时刻刻盯着心里的温暖光明,时时刻刻从身边自然万物、家庭伦理、从循礼做事中体会这份温暖的感觉,收集所有温暖的感觉存在心底,直到把心定在光明温暖之中。

3、明晰了化解习气的路径

    以前遇到妒忌、好胜、傲慢等习气来袭时,我虽能觉察,但却过度地盯着习气,知道要寻着温暖光明,想用温暖光明来灭掉习气情绪,谁知就像两军交战,反而引发了山崩地裂,失去了内心的平静和温暖,沮丧情绪又来。后在尹学友和各位老学友的提醒梳理下,明白了这样并非循自然而为,儒家化解习气的路径是——在看到习气的同时,也看到内心的温暖。但只盯着内心的温暖,不盯着也不分析习气情绪,直接循内心的温暖循身份去做,在做时体会温暖的感觉。也就是学友们说的“行不顾影”,阳明子所言“为善去恶”,坚持不停步地向前走。这也说明了儒家的修身功夫,把枝节砍掉,从整体去做,一步去做,起于明德,止于至善,这是一体的。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3-22 23:01:44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0 10: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论语》“学而篇”学习笔记 
   第二讲1

  “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心有余力则以学文”之前讲的都是伦理。我们的教育已经很久都不讲伦理了讲伦理是二十年左右,但开始不是伦理,而是伦理学,1949年学者开始研究伦理。中国许多事都是开始时名不正言不顺地做,做出点成绩再政治介入推广。伦理长期不被重视,是否定的。因为认为人的道德附着在物质变化基础上,既然不断变化,伦理就不准确了。所以基于这样的逻辑,不讲伦理。等于把伦理消解了。很长时间补不上,我们做精卫填海而已。这样的逻辑论证之下,什么样的人是正确的?没有,只有面向未来的人会好一点,不但指物质,还有文化。即只要活着就比以前人强,所有人都处在一个被后人纠正的位置。整个价值体系,人生观体系就崩溃了。这样的人生观之下,人只拼社会权位,拼财富。这种拼是没有抵触情绪的拼,因为按照逻辑就应该这样。要打开,就要把伦理揪出来,不要在循环力里面。

  “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你只有在伦理学得不错了,才能学文。这个“文”含义非常深,代表面向社会的一面。

  儒家的伦理不仅局限在人与人关系,在家庭关系,父母子女关系的自然合法性。东西方,在轴心时期:春秋战国,罗马希腊,释迦牟尼佛,这些时代,有一种宇宙的力量推动。伦理观念背后有更高超、更本质力量,这种力量源自宇宙。东西方一样的。西方认为是神,儒家讲道。要把这种力量提出来,让人感受的到。否则一切理性分析、归纳、观察最后都是沙滩上建立起来,立不住脚。以后许多书都是这个层面写出来的。在西方有信仰在支撑,有超越性的一面。

道是虚的,最虚的到头来是实的,佛家讲,一切瞬间因无为法而没有差别。儒家讲道“天何言哉”。殉道和殉物两个不同走向。追求道的人不会否认物的存在。今人把古代殉道的人给丑化了,这辈子就把道的门给关上了。做教育就是把这扇门给打开,是唯一重要的东西。要把心灵之门,精神之门推开,否则教育失败了。也不会了解古今中外真正有水平的作品。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子夏:比孔子小40岁,晚年弟子,属于后进。学儒学对先学道友,可以称“各位先进”。他非常出色,表现在在文字、文献、文学上。此人性格刚毅,他传的弟子都讲礼。他年龄小,孔子活着时就当官了。有一定行政管理能力。后来当魏文侯的老师。各种经典诗书礼乐春秋周易,都传下来了。经典是首先体现在文本、文字上的,子夏文学方面非常厉害,所以经典能从他手中传出来。子夏在跟孔子学习之前就比较博学了,到孔子那里主要学道。孔子不会直接讲道,他讲仁、礼、政治制度、为政、讲如何成为一个卓越领导人。儒门有一定的现实功利性。但功利性落在哪呢?落在做官、从政,以及背后的道。毕业时,孔子通常交代学生:“君子从道不从君。”要听从道德呼唤,而不是权势的诱惑。

“贤贤易色”

贤贤易色,谈的是夫妇男女,“色”美色,“贤贤”如果一个人内在很有内涵教养,一定要对其内在有认同,把仅仅关注对方外表的部分给剔除掉。儒门特别强调内在品质。贤人不多。仅从色的角度入手很容易把握,但人的本质非外在可以看出来,成长过程中轻易不要给人格品质下结论。


二、《论语》“学而第一”第二讲1讨论心得(3月15日)

(一)个人学习心得

“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这一句,开篇提的就是身份。就是“弟子”的身份该做的本分,即孝、悌、谨、信、泛爱众、亲仁、余力学文。“余力学文”之前朱先生说这是伦理,伦理的背后有更高超、更本质的宇宙力量,这种力量源自宇宙。《四书章句集注》里面尹氏曰“德行,本也。文艺,末也。”《易经》里面乾坤二卦也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可见,德就是源于天地宇宙的精神。先生说,教育就是要把这种宇宙力量提出来,让人感受到,把连接宇宙精神的这扇门打开。这是唯一重要的事情。这句话中的“孝、悌、谨、信、泛爱众、亲仁”就是循弟子这个身份,依照天道伦理去做,而养成的德。这是一切的根本,是基础。

这一周的修习,我深刻体会到循身份做事的好处。身份就好比你有一个房子,这个房子是你的家,是你安身立命的地方。哪怕你走得再远,只要不忘记了家,不忘记你还有一所房子,终于有一天你还是会回来。循身份的时候亦是如此,只要时时提着身份,你就不会忘记自己的本分,不忘记自己的本分,也就不会迷失心中的温暖和光明。所以,要安定,除了时时盯着心中的温暖,还得时时盯着身份

对“余力学文”句,“文”《四书章句》朱子注释为“诗、书、六艺之文。”无论是朱先生,还是《四书章句》里的历代大儒,对此的注释都是阐述文与质的关系。洪氏说:“未有余力而学文,则文灭其质;有余力而不学文,则质胜而野。”朱子更是说得严厉:“力行而不学文,则无以考圣贤之成法,识事理之当然,而所行或出于私意,非但失之于野而已。”可见,要两者兼之,才能文质彬彬。而质为本,文为末;质先,文后。但本末、先后都是一个整体。学文的起点和方向都应该是统一于朱先生所说的把伦理观念,就是这个‘质’的背后那种更高超、更本质、源自宇宙的力量。提出来,让人感受的到。否则如朱先生说:“一切理性分析、归纳、观察最后都是沙滩上建立起来,立不住脚。”

我自己的修身体验就是,从小我对文学很有兴趣,很喜欢吟诗弄赋,特别是写文章时,很追求那种文采。从小对博学多才的才子模样很是向往。但在人生遇到困难时,发现这些诗词歌赋可以抒发下意向,但并不能帮助我解决根本的问题。那时的我,被习气缠身,各种负面情绪缠住心灵,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现在回过头来看,应该就是没有这种宇宙力量。因为从小没有信仰、没有修身的功夫,所以对境时,看不清、看不明事理之当然,自然也没有定若泰山的宇宙力量。学文当是在自己身上开发这种宇宙力量,而后再帮助天下苍生开发这种宇宙力量。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对于此句的理解,承接上句而来,就是父子、君臣、朋友这些伦理关系背后就一个“诚”字。始终盯着自己的心,而不是“色”,即外表。

(二)学友讨论心得:
     1、尹学友对大家读经时“实、匀、节、亮”四个字作指导的过程中说,“匀和节”是最重要的。我自己读经时,留意了下,当声调有起伏时,通常是心中有杂念,但一旦发现杂念了,心便想着调整回来,于是想着光明,但那点光在读经时的心中还是忽明忽暗。在这点上,还需要在日常读经中慢慢揣摩。

2、课堂上,向各位老学友请教“什么是宇宙精神?”的问题,尹学友的回答是:“宇宙刚健的永恒不息的力量,体现在人的身上就是道,道的外在就是礼,外在行动与内在感受要连成一条线。“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种刚健的、永恒的宇宙力量当是我今后修身之志向了。

3、课堂上,还有学友提出“孤儿如何解决孝的问题?失去了孝悌的根本怎样做事?”的问题。通过学友们的讨论,我的感悟是:孝悌的背后是道、是宇宙精神,孝悌只是前面的形式。关键是用背后的道、宇宙精神待人处事。孤儿也有各种社会关系,道行于各种社会关系中,也能感受到温暖。只要指向宇宙精神,哪里都是道场。

4、也有学友谈到夫妻关系的问题。让我深刻的是,施学友说,朱先生曾说,家庭里是讲感情的地方,不是讲理的地方,时时用感情去体会。不要讲那么多是非。亲情的背后是道。循着这样去做,才有“一人学儒,一家如沐春风。”的感觉。这番话我感同身受,亲情的力量总是在岁月的沉淀中厚积薄发,成就着我们,也圆满着我们。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3-16 14:58:35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1 13:5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笔记和讨论心得放在一个帖子里,中间留空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00: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已经修改了。您看合要求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8 12: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华:“学而时习之”的“之”是什么?

尹:学以致用


此处笔录有误,“ 之”在这里是代词,指代前面的“学”。


字体现在非常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2 23: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已改过,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2 23:05: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论语》“学而篇”学习笔记 
   第二讲2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无惮改。”
     “威”是威严、威仪,人性的尊严要表现出来。谁不希望有尊严的生活?我们国家曾有那么个时代,没有尊严的生活,同学之间说的话很粗鄙,损害你的尊严。不把你当人看。粗鄙到赤裸裸。缺乏尊严,可能一辈子不知道尊严怎么回事?没有尝过有尊严的滋味。西方国家,地位很低,收入也不高,但没有人带有侮辱性对待他。
   “重”:培养一个人的人格,这个人要有一种持重、稳重的气质,内心有一个实重的品质。不是为迎合,而表现出轻松、幽默。
     “君子不重则不威“:人要有一种人性高贵,自然流露出来,礼就是自己的美丽衣裳和不怕外界伤害的保护衣。礼本身是一种持重,一种分寸感,分寸感很重要,由分寸感,内在人性光芒就会射出来,给人一种威仪威严的感觉。这个离我们不远。这个不能失,否则人必自失而后人侮之。只有持重,儒家讲的东西才能凝固下来。每天独处时,专门静下来,沉静下来,思考一些事。这不和活泼、积极进取发生矛盾。你会找到更真实的自己,超越现在的状态。活泼是另外的一种活泼。
    “主忠信”:为什么对别人讲信用?因为我作为生命体,活到这个时候,感受到礼,接受了这样的教育,只能忠信,这是真实的自己,只对自己负责任,不管别人怎么说。应该去做就去做,尽心尽力去做,做完后,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不是功利的。自己做自己的主人。德行不可用做商品交换,做商品交换的德行一定会被影响,牵制,最后沦落成为商品的替代物。有人讲伦理道德时是讲物,而非德,德的背后是道,相对的一定是指向物。
     “无友不如己者”:不要与不如自己的人交往。以友辅仁。不是民粹。民粹是从民众的角度来说事情,动不动老百姓不答应,其实就是自己不答应,以老百姓做幌子。因为老百姓看重眼前的实在事情,目光不长远,特别容被煽动。这个特质被政客看到了,抓住来做文章,煽动老百姓。掌握了这个就掌握了一个潜在的暴力,一旦掌握暴力,就掌握了权力。对事情不满的出发点是什么?建立在煽动迎合的基础上,就不对了,他不让民众觉醒。不让民众有所需要好的教育。这是利用民众。民众的利益可以作为考虑事情的主要支点,但并不是符不符合老百姓的观念。应该从良知出发说话。如1976年文化大革命的民众意愿,应该是大部分人不愿意结束的。明朝是不是封建社会,百分之百都是是。所以,民众利益应该被保持住,但观点不能成为支点,民众的观点往往是最容易被煽动的。从政党斗争角度说,谁掌握了民粹,谁就容易获得胜利。所以,这句话是找人生中能让自己有所提升的人为友。
    “过则无惮改”:重点在“惮”字,发现自己有问题,有缺点,不怕改。为什么不怕改?多数人犯错后,被人说时,常规表现就是心里不太舒服,有负担,改起来有畏难情绪。我们现在表现闻道了吗?提升境界了吗?没有。所以,现在所做所为,所表现不是真实的自我。处在不完整状态。怎么办?“赖帐”。不要背包袱。但实事求是,承认自己做的错事,承认时心情并不沉重。但不要停留在这个层面,仍然要往上升,获得并追求自己完整的人格。佛家有“开悟”说,儒家“闻道”说。子曰:“吾道一以贯之”曾子:“唯。”这就是闻道了。眼下情况是你应当清醒认识,不要认为当下自己是完美的,也不要因为当下自己的过失而难以摆脱。很容易摆脱,一念之间就摆脱了。错误是你干的,但跟你圣洁的心并没有关系。它永远向往圣洁,完善,并没有损害。一切都不影响你提升自己的人格。“赖帐”不是不认错,一念之间就倒过来。彻底道歉后,心理上负担不需要太多,轻装上阵,直奔目的地,提升完善人格,全力以赴。开启内心精神大门,是一切人文教育核心。为自己的灵魂去做,佛家说为了自己的解脱轮回去做。读《论语》要从心性修养的面去读。否则走样。
      如何威?如何重?主要讲礼。小人有礼则指志无慑。慑:害怕,小人:地位低的人。小人物也不会丧失自己尊严。礼要恰倒好处,过分的礼就不是礼了。礼一时一刻不能缺,是美丽的衣裳,也是防弹衣,如儒者的生命一样,非常重要。离开礼就不行了。

      

       二、学友讨论心得(3月21日)
                对先生所说的“以礼持重”这一点特别有感触。 

               朱子说:“轻乎外者,必不能坚乎内。”先生说:“只有持重,儒家讲的东西才能凝固下来。”我个人理解是,持重之重当还指本心之重。生命来源于宇宙,本心与宇宙精神相应。故而先天高贵、圣大、光明、圆满。持着这样一颗心,怎不厚重?用这样一颗心去处事待人,自然而流露就有一种高贵、厚重的感觉。当然,因为习气,这种厚重的气质需要启发训练。先生说礼可以让我们厚重起来。学堂里学友之间的礼特别好,学友之间的这种问好、道谢、呼应这样无形之间形成了一个彬彬有礼的磁场。的确在讲礼的时候,内心特别愉悦,而且有一种高贵的体验。我也试着把学堂的礼推广到自己日常生活和学生身上,改学生的敬队礼为端端正正鞠躬问好。觉得学生有气质多了,在行礼时特别稳重,少了浮躁。自己也尝试鞠躬问好,是一种收摄身心的感觉,低下头,就谦虚不傲慢。如果日常都这样坚持从点滴循礼去做,日积月累,应该就能厚重起来了吧?

     课堂上,几位老学友都对这个“持重”的问题谈了看法,对我也很有启发。邵学友说,礼是让你倚重的一个点,威严是内在尊严的呈现。张学友说,先生说持重是一种分寸感,有了分寸感威仪才能显示出来。“威”是内在人格的力量,才能感染到别人。两位学友的观点,让我认识到,“以礼持重”是需要时间去积淀,需要处事中去拿捏、把握、考验,需要风雨去磨砺的。当是孟子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如泰山一样的人格力量!是“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的刚健精神。“持重”二字深挖下去,于此处用功,最后相接的也是宇宙精神。发现《论语》里字字句句都是与宇宙精神相接的,都是一个可以深入用功,通往光明的出入口。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3-23 0:19:23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30 00: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论语》“学而篇”学习笔记 
   第二讲3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曾子人比较忠厚,传《孝经》
“终”丧礼,“远”祭礼,对这两种礼要慎重,极为重视,通过这两种仪式能让老百姓道德意识深厚起来。丧礼是亲人去世,人最本质情感表现无余。圣人孔子不主张这方面表现太悲哀,所以制礼节之。总而言之,不能影响人的生活。祭礼和丧礼一样,也是面对死亡时,人很自然会有生命意识。把现实中功利淡化,只是把如何活着,如何面对生命提出来。道德从生命来的。以生命的名义为道德,而活着。此处有一段公案:一小和尚见老法师不跪,老法师问:“为何不行礼?”小和尚说:“生死事大,无常迅速,请老法师开示。”当人把生命意识体起来,状态提起来,一切就不一样了。
“慎终追远”生命意识提起来,人文学科,真正学问从生,从死开始。父母为什么对你好?你为什么对父母好?以生命的名义才对。生命又是什么?不是自我复制,是宇宙产物,是背后的道。宇宙是什么?宇宙是存在,是有。说无也是另外一种方式,另外一种有,超越了有无才对。就是一个绝对值。儒家讲的人性本善是加个绝对值的。人平常而言的善恶相对不是一个层面。荀子的性恶论和孔子不在一个层面上。绝对有是道,绝对善是道。“孝维护有,围绕有展开,要有下一代。


子禽问于子贡曰:……
子贡在弟子中负责外交。子禽问子贡是否孔子有什么偷摸手段?让各诸侯国的人都把政事都问他?是孔子要求别人问?还是主动找?子贡说的夫子温良恭俭然以得之。得之:没有正面回答是求之还是与之?而是得之,就是得到这个情况。温:温和。良:正直、善。俭:不铺张。让:谦让。表现出一种内敛的品质,非主动积极,这让别人觉得不一样了。现在小学生“我能行“从小开始学吹牛。孔子的人格得到别人的信任。
    “夫子之求之也……

孔子也是想参与别国政治,但参政表现出另一种境界,这种境界首先让人信任,其实是一种道德力量。耶稣带着门徒进入一个国家,也想参政,但非主动,他有自己的办法。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同样,君子参政,亦取之有道。

 

    

 

二、“ 學而第一討論心得(329日)
      觉得今日改变了授课方式以后,真的有焕然一新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基于生命的感觉。一句一句地咀嚼,似乎是一句一句地叩开生命的大门,每一句都那么震撼,每一句都直指心性,有一种不知从何下手谈感受的茫然。

     关于“不惮改”的原因:私以为,中国多年之教育之惯性思维模式,皆导之以利非导之以德;导之以外,非导之以内。以致许多国人自小没有一个闻道的教育,故迟迟不开化。没有一个往内观照自己,感受自己内心的习惯。自然有错之时就千方百计掩饰,以各种堂而皇之的借口自欺欺人,越是传统教育里所谓的优秀学生越如此。故要能做到“过则无惮改”,须时时刻刻观照内心,往内心看,体会内在的感受。另一个还要抓住本心,那是我本来的生命的模样,本心又怎么会对过错遮遮掩掩?故不怕别人窥见自己内心的问题与身上的过失,坦坦荡荡,这也是本心的样子,也是止于至善!如果时时念着《大学》的句子“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那么以修身为本的前提下,又怎么会怕过错曝光?又怎么会拖延过失?自己的错误和过失能被发现和指正,应该是欢喜才是啊,因为对修身有帮助啊。故而,课堂讨论下来,这“不惮改”是指向我们的本心,指向永恒的精神生命的。

     关于“赖账”。尹学友在课上解释了先生说的赖账的意思是:“这不是我做的,因为本心不是这样。这也是我做的,因为这是不完整的我。”邵学友说,因错误而情绪低落时,如果沉迷其中,就会激发负能量,先生说这时候就要提起正能量,向着明面去走,全力以赴。但走向明面后还是要彻底地解决之前存在的问题。听了老学友的分享,私以为这“赖账”还是指向我们的本心,指向永恒的精神生命的。而我认为,“赖账”不等于看不到问题,要看到问题,甚至对问题的根源处要有清醒的认识,只是现在还一时改不了,所以与问题并存共进,和睦相处,向着光明走,走着走着,光明越来越圣大时,问题自然就迎刃而解了。

     关于“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这个问题从生死而起,不是结束,而是延续,故而厚重。庄重的礼,本身既有宣泄悲伤情绪的力量,又有收敛悲伤的力量。收敛之后是沉淀在内心里一种不可言说的厚重。祭祀本身就是一个宗族的道场,一个家庭的道场,在这个道场里,人可以往前追,追到生命的本源,宇宙的本源,追到原来的模样,最后还是指向我们的本心,指向永恒的精神生命的。当务之急,是如何重建祭礼?没有祭礼就没有了一个感悟生命意识的重要道场,于生死之间那份肃穆,那种生命的分量与尊严又如何体认?

     关于“超越有与无才是绝对的善的问题”,看似玄乎,其实还是指向我们的本心,指向永恒的精神生命的。自然“温良恭俭让”亦是如此。

     今日讨论课,最大之收获,时时刻刻指向本心,指向永恒之宇宙精神,此乃大义,亦是先生与老学友们良苦用心化作字字珠玑,此乃大慈大悲!感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30 22:53:37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讨论课,最大之收获,时时刻刻指向本心,指向永恒之宇宙精神,此乃大义,亦是先生与老学友们良苦用心化作字字珠玑,此乃大慈大悲!感恩!

 

在儒言儒,以佛看儒總歸是有問題的,儒家理想的一面也不在此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