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子卉

子惠「論語」學習作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1:27: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學習筆記
子張問曰:“十世可知也? 子曰  殷因於夏禮 所損益可知也 周因於殷禮  所損益 可知也。其或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也”
先生講:注意 關鍵詞是損益。損益是周易中的兩個卦 一個是損卦  一個是益卦。孔子說歷史哲學 道理大致明白:就是一個加法,一個減法。為什麼雖百世可知也?因為前面有一個大提前,條件 叫其或繼周者 你們讀經一句話,甚至一個字也不能放過  其或繼周者,才是關鍵。周代是以人為本。“天視自我民視 天聽自我民聽”。民為邦本 這是周代的話 一個字都沒有加 本固則邦寧。這道理 這是周代立國的基本原理  即使 我又轉一個意思即使是民為邦本 你做的事情 也可能有局限  這是青銅器時代啊  這玉器時代  鐵器時代 有這時代烙印 再往下發展可能不適用 怎麼辦呢?損。對不對。 有些東西沒有,這個時代需要  在哪個基礎上損益? 在周代文明民為邦本的基礎上損益才可以 損益不是沒有原則的。 不然的話,損和益都可能錯。損也不對,是益也不對  叫什麼?那叫進退失據 無論是前進還是後退,你已經失去了這個原則。治國之道古人寫得明明白白  現代人還不知道怎麼回事 主要原因在哪? 對中國傳統文化繼承得不夠 這份智慧跟我們後人沒有關係  這是孔子那時的  我們不學。  什麼東西 你不學就與你無關。一點關係都沒有。實際上在文化角度你已經不算炎黃子孫。
 
子曰  非其鬼而祭之諂也。見義不為 無勇也。
人家祖先有權有勢  人家這地方有好處 你就來了 諂也。不認祖宗,讓人瞧不起 很可恥。在祭祀時最能看出一個人真正的本質  就是對生命本質的認知  能看出這個人為人的底蘊。從1911年到現在  中國歷代的列祖列宗誰來祭典了?還是那句話 這樣現象會不會有後果  會不會有後遺症  會不會有負面影響?一定會 。而且這個負面影響在逐漸擴大  文化 不是你拿起來就有 放下就很瀟灑。什麼人在讀經?你問問自己 你的狀態   對嗎、  是不是什麼狀態都可以讀經 什麼狀態讀經都行呢?肯定不是。我們這個狀態對嗎?這個都是大問題 深層次 問題 。
    孔夫子是充滿剛勇之氣的人。儒門有三達德 仁智勇  今天要開學講課的話  仁智勇是培養學生三個標準  仁 智 最後這個勇 我們現代人非常缺乏  因為仁智會使你 我在懦弱貝殼裡被教育  勇氣不夠  今天中國人如果勇氣不夠的話  中國文化不會發揚光大  中國文化現在需要的是勇  那種勇是一種一切成敗利鈍皆皆置之度外的那種  沒有這個 所謂文化復興 一場空談而已 沒有用。 不是你想接就能接上中華傳統的。儒門的血脈  勇者得之 。
    21世紀的儒者 首先是個勇者  這是21世紀儒者標誌  在物欲橫流的時候  你要沒有這種大勇的氣概  你將寸步難行  甚至你都沒有立錐之地  你站不住  四面八方都是濁流 驚濤駭浪 就把你沖得東倒西歪 你還智呢  智恰恰變成了你逃避的藉口  我現在不能有勇 要表現得智  智慧要一直保存下去  等到傳統文化滅亡之後   你的智慧你也就沒有用了   智慧 保身的智慧  儒家不屑  儒家的智慧是什麼?怎麼樣來傳播中國歷史上這種天道  這種精神  把這個傳出去  用智  這個時候怎麼用智?四個字送給大家  千方百計 絞盡腦汁 千方百計要把民為邦本講出來  這才叫智慧  不是用在一個人的個人榮辱上面。  
 
    孔子謂季氏 八佾舞於庭 是可忍也 孰不可忍也?
    這句話的難點要於對“忍”字上。忍的主語並不是孔子,而是季氏  他說季氏在這件事情上,忍心這樣做  還有什麼事他做不來的。開始人做一件事情  這件事情不該做啊,會覺得良心會受譴責  他覺得有點不安  這天子的禮,我在用 這合適嗎?開始有點不安。  然後呢 就麻木了  就不太不管 硬著頭皮去做  就是這時心裡發生了微妙變化  就過了良心不安的狀態  他過了良心不安的狀態,什麼樣心理?這個心理就是忍。注意跨過道坎,這叫什麼?  這叫做人底線  底線對你來說有警覺作用  當你跨過之後 你感覺自己自由了  無所不用其極。如丸走板。孔子直接談季氏的心態  忍是心理活動  談他內心的變化  這是儒家一貫的風格  儒家談人是談一個人的心  談他內在的東西。“忍點”。人 普通人  要有自己的忍點才可以   。
 
“三家者以雍徹”子曰:“相維辟公 天子穆穆”
三家他們在搞祭祀時,天子在哪?諸侯在哪? 沒有嗎,就是一些僭越的權臣而已。他們沒有資格這樣。
  
子曰:“人而不仁如禮何 人而不仁如樂何  ”
人而不仁啊,你們沒有仁愛之心 如禮何 如樂何  這個樂跟禮就變成了沒有內容 沒有靈魂的形式  空洞無物   禮和樂還有什麼用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1:59:5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交流討論

    根據读经状态来回答陈学友的问题。自己讀經的經歷,有時候會在開放空間中讀經。難免會遇到有人走過,甚至會有人觀察的情況,自己會不會有外在的想法,比如要把自己讀經狀態做到最好,給人一個良好的印象 甚至於要給人做出一個好的榜樣等等  這個狀態就會離開自己的真實狀態,讀經就會表演意味。關注當下讀經,感覺自己發自與本心的狀態,才是真正的守正,就是關注自己當下,自己姿勢是不是正,感受內心的狀態,這種直接的呈現就是活脫脫展示。我當下的威儀,不爲任何人做,爲自己做,人就是堂堂立在天地之間。禮從形中入手,貫穿形上與形下。如先生講禮是立在大地的梯子,順著這個梯子向上,可直達天道。我走路的姿勢是端正的,言談舉止也能夠合於禮,我可以從禮往上走,體會禮背後的狀態和仁和敬,是做給我自己的,不做給我的學生看的。這種莊嚴感,不是時時刻刻都有莊嚴感,我們和學生在一起的時,不全是莊嚴神聖。這種莊嚴神聖感,祭祀的時候感受深。古人的祭祀和今天不一樣,因爲今天的禮的內核丟失了。當然如果學友們說,我不知道,就是想看看禮呈現出來的莊嚴神聖究竟什麼樣子。建議大家可以在韓劇當中,象『家門的榮光』,你可以從那裏找到一點影子。不是照那個樣子去模仿,真正的莊嚴神聖感,讀經也能帶來這個狀態,不去想經文含義,把沒一句經文無論是虛實字都當成實字讀,讀經的同時感受則這個狀態,讀經的時候還要有一個外在的夾持,檢查自己的狀態,端坐是不死板地僵硬地坐,腰要關注,要直,經立讀經身體要直、要正,每次事學生讀經之前,都要提示學生,如果站立讀經,要端身正立,這個時候感受這個狀態。讀經這個狀態把內在狀態帶起來。真正把讀經和自己的狀態合在一起。

我們連珠讀經的時候也可以感受這個狀態。以前先生教學友們連珠讀經時說過,麥上和麥上一個節律,這個狀態能,麥下學友也要跟著讀,不是麥下學友自顧自的做自己的事情。在交接麥時,後學友可以不必拘泥於禮節,“請您接麥”“謝謝”等禮貌用語,反覆出現在連珠讀經過程中,不太適合。學友們一起感受讀經時自己當下狀態,學友間互相夾持。有些學友可以互相呼應和夾持。誠如先生所言,其實有些時候我們的一點一滴都是學友夾持的結果。

儒門中永遠都是爲我自己,我修養我自己的狀態,針對的司徒學友問題的問題,現實社會中立志成爲儒者,如果我們自己學習當中不能成爲儒者,我們可能就會不好的毛病,這個還可能成為影響我們前進的障礙。解決之法還是先生教的儒門方法。象行不顧影。將自己當下身份之禮循盡。儒門工夫是往內求學問。

看到王革學友問題:外國的化妝品,中國的東西不多,先生說我們生活,要樸實一點,如果過多地迷於物質品牌,仁的火苗會越來越弱。讀經典中我們也知道“儉養德,德潤身”。當下國人更多所關注在物的層面,往往以外在財富地位來做為自己功在榮譽的標質。聽過先生『中華人文精神簡史』的學友們應該知道,我們設想一下今天的中國人,如果沒有經過滿清的文化斷裂,沒經過過新文化運動對傳統文化的破壞,沒經過文GE這些的話,我們今天的人知道明朝的 人知道宋朝的人怎麼樣的 ,我們知道真正的儒家孔門弟子的,我們聽到這些中華精神的時候,我們會感到自豪.會為我們的祖先感到自豪。應該讓我們自豪並不是今天站在歷史最高點,由於歷史的發展過程中文化的割斷,導致今天本民族歷史無知與自卑,信仰的缺失,我們今天很少知道什麼是信仰,人倫消解的很十分嚴重。我們看現在追明星,這是我們信仰中很可悲的一點,要想真正走回去,一定要有一批人,一批真正的儒者起來做事。只有我們成爲真正文化意義上的中國人,才能帶動更多的人成爲真正的中國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5 11: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學習筆記
林放問禮之本。子曰:“大哉問!禮,與其奢也,寧儉;喪,與其易也,甯戚。”
    孔子一輩子講的也是禮 所以一旦有人問他禮是什麼,孔子就很高興。什麼樣的問題代表什麼樣的水準。“禮,與其奢也,寧儉”:禮不是越奢華越好。“喪,與其易也,甯戚”易,是秩,井井有條, 也等於奢。喪禮突出一個哀字,只需要表達了內心真實的悲痛即可,不需要繁文縟節,不需要表現給人家看。儒家很靈活。儒家不主張厚葬,反對奢華。儒家反對的東西很多都傳下來了。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 
    夷狄,有具體所指還有泛指,此處泛指文化不如華夏民族的民族。先生的解釋符合經義。諸夏上下級關係紊亂了,但中華文明總體高度還在,不要用君臣這一個指標判斷整體的文化水準。還有民為邦本,他們有嗎?孔夫子不是唯君臣論者!可是在中國帝王社會,不敢直接翻譯。今天沒君主了,可以把這句話恢復它本來面目,直接翻譯,不要意譯,不需要拐彎。儒家君臣關係:君事臣以禮,臣事君以忠。
季氏旅於泰山。子謂冉有曰:“女弗能救與?” 對曰“不能。”“子曰: “嗚呼! 曾(zēng)謂泰山,不如林放乎?”
    旅,旅禮,是祭典泰山神的儀式,天子之禮。冉有是孔門重要弟子,政治才幹最強。多才多藝,從政時穩健,是值得信任的人。當然,他也干一些不好的事:季氏沒錢了,經濟改革,增加季氏收入。先生理解,泰山不是專指泰山,指祭祀泰山這件事。曾是副詞,主語是冉求。(冉求)你對泰山這件事,還不如林放呢。
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yìn),其爭也君子。”
    射禮 射箭自己射好,不用管別人,射箭特別象儒門的心性修養、修德之法。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見成績不好,內自省,找找自己的原因,姿勢不對,還是力量不夠。高台前面是靶子  叫侯
子夏問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謂也?” 子曰:“繪事後素。” 曰:“禮後乎?” 子曰: “起予者商也!始可與言詩已矣。”
    素絹和美麗眼睛和帶酒窩的面龐都是說你原來的底色好,原來的基礎好。素絹也是天生麗質啊。質,是本質、質地啊 。


二、學習心得

“禮”是儒門鮮明特色之一。夫子一生都以“禮”教導弟子。儒門禮不是繁文縟節,也不是為了表演給人看。在儒門“禮”是一個人安生立命的根。如先生講“禮是你美麗的衣裳,是保護你的鎧甲。風吹雨淋時,你不能沒有禮的護持。”

禮樂文明也標誌著華夏文明的整體高度。儒家、孔夫子絕對不是唯君臣關係論者,從經文“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中就可以看出。只是在歷史君主時代,經文被理解得彎彎繞一些。今天做為立志成為儒者的人,要分明認清這一點。而儒家的“以道世君,不可則止。”是循著合於天道的禮。既不是對君主不尊重,也不是過于阿奉君主。這種對儒家的誤解古今都有,夫子就曾被當時人誤解“事君盡禮,人以為諂也。”儒門的禮是那樣合於自己當下身份,恰到好處。過和不及都不妥。這都需要自己日常修習中不斷地涵養,感受自己本心狀態,不斷提升。自己日常循禮過程中,“過”和“不及”的問題都有出現過。自省時知,只要自己失禮時,內心都會有不舒服的感受。而往往自己會斷,或者對自己本身狀態不敏感,而導致不能及時知止,歸正,循禮而為。同時自己也有一種覺察,不是自己一切都順利時,自己就都在狀態中。而恰當是自己工夫不密,容易“忘”。自己現在問題是工夫做得不密,是要專注於此。

射禮,特別象儒家心性修養工夫。這樣一來,知道,原來儒家六藝中的“射”不是什麼隨便選 來,或者單純從歷史生產力角度地分析。儒家教育子弟一切都關乎其內心心性修養。反觀現代對孩子的教育多已經偏了太遠太遠。儒門教育的目標不在競爭,而是在其內在的“禮樂精神”。聯想到先生以前講“入道如箭”工夫。射箭這種體育運動,從多個角度可以感受到儒門的心性修養。這真是我們現在教育小孩子可以倣效古代的。

先生對“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這一段的理解,更加符合經義。真正經典的學習一定是以生命來踐經文背後的大義。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6-15 14:58:59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