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青松

[原创]青松的學習心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0 22: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循禮自可矯正習氣,違禮必會助長習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0 22: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生活簡單化、平靜化,更有利於內心清明、愉悅
想多了反而浮躁、不切實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9 14:56:38 | 显示全部楼层
 程子曰:「今人不會讀書。如讀論語,未讀時是此等人,讀了後又只是此等人,便是不曾讀。」近日讀經,想起此句教誨。每次讀完,精神提振,和以往不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9 14:5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出門如見大賓”,很多出乎意料的事或他人的過錯便很難影響到自己,“不怨天,不尤人”。常常“嚴若思”,可以糾正慣性、習氣,不致昏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9 14:5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又犯咳嗽的毛病,這次想不吃藥扛過去,用精神力量。扛了幾日,有效,須更加努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9 14:57:28 | 显示全部楼层
 近期日課有些鬆弛,心神有些放逸,缺乏勇氣,讀書學習也不能適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9 14: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松工夫交流
感受最深的一句話是“學習儒學像救命一般”,加入學堂以來,受學堂加持、幫助很大,成為儒者固然很難,我們也只有堅持到底!謝謝先生!謝謝各位學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9 14: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歷史本就是一種最強勁的力量。學習歷史,使人明智。學習歷史,找回信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2 17: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0409青松《論語》「闕文」筆記
【1.5】子曰:「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
「敬事而信」,主要在喪祭之禮,古人沒講過,我覺得應該是這樣。「節用而愛人」這個重要。國家使用金錢的時候,要想一想百姓的承受能力。「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這三點非常重要。今天治理國家,沒有後面這三個,也行不通。人民也不會快樂。可是你為什麼做不到?因為人要是沒有形而上高度,這三者,看起來明白,最終不明白。他不會把這三者當成不可動搖的基礎。沒有形而上。談一切東西都是模糊,可更改的。
【3.8】子夏問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謂也?」子曰:「繪事後素。」曰:「禮後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與言詩已矣。」
我講我認為對的。素,最初沒有那麼多裝飾的。以為絢兮。他這個是那些以絢的根本。素,這個是根本。孔子說「繪事後素」。素是最重要的。始可與言詩。這裡涉及到重要一點。解《詩經》,在儒門講究斷章取義。不是詩經文學等東西。是詩經觸動我們想到儒家修養方面的東西。文學那個不算錯。但儒家講的是儒家自己的東西。儒家自己的東西,和大範圍講文學是不一樣的。這個要知道。「何謂也?禮後乎」在問這個。後來子貢也是如此。
【5.3】子謂子賤:「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
你可以記住一句話。孔子突顯的意思。君子出於孔門。    
【5.6】子使漆雕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說。
孔子心有無奈。孔子講漆雕開可以了。這時孔子也做官了。那就去做官吧。孔子發話了,「對」學生跟老師都是對,下級跟上級。「吾斯之未能信」,我不能相信我有這樣本事。說完之後,不去做官。斬釘截鐵。孔子非常感慨,內心裡非常地高興,這才是孔子真正挑的學生。他現在不去做官,有了這個高度他在往哪走?他在往形而上角度走。這裡沒說漆怎麼樣。只說往形而上過度的一個。又往上走。我們才見儒家的真工夫。有很多人沒有。真正講儒家的仁,都是從這過去之後,往形而上走。我們在這裡看到一個非常生動的儒家團體。這個團體人員滾動發展。有些人到一定時候就離開了,有些人繼續跟著。漆雕開跟著,孔子把他記下來了。
【7.15】冉有曰:「夫子為衛君乎。」子貢曰:「諾。吾將問之。」入,曰:「伯夷、叔齊何人也?」曰:「古之賢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為也。」
大家記住了,從這開始儒家有工夫在。弟子向老師提問題,有些人能提,有些人不能提。他提這個問題,他不敢,他程度不夠。孔子上課,不是很多人舉手。他這個問題不能端到夫子面前。孔子說子貢可以提問,那就找子貢。不是他不敢問。他又小心眼,不是這個,實際上是他不應該問。子貢學習比他好。子貢,說諾。好吧,我跟老師提問。
  子貢題問了。孔子也回答了。到這兒呢。結果出來了。這個結果,一般人整不明白,有點彎繞。伯夷叔齊屬於上一代的人,跟現在的魏有關嗎?沒關。這是第一。第二 冉有就算問伯夷叔齊,請問眼下魏君蒯聵欲殺南子,他父親是有血性的。但是有問題,父親跑了之後,古之賢人,伯夷叔齊也跑了。不怨。你再問蒯聵,怨不怨?蒯聵怨,非常怨。二者不一樣,怨到什麼程度,讓晉國把他送回來,準備武力奪取政權,他是拚命要當政權的君主,這點跟古代不一樣。這個蒯聵的真實感覺說不出來,這塊就白讀了。後來他用了很多方法,子路為這件事兒而戰死,這裡面非常複雜。現在真實的跟魏國有關的一個人,是現在在國君的父親。他怨不怨?他怨。子貢才說夫子不為也。夫子不為現在的國君做事,要為以前怨的國君。他要把這個怨給他。不然他就幫他怨,他覺得有一部分是合理。夫子不為也。咱們老師不為了現在的君主做事。懂吧。夫子不為。說的是現在的君主。也涉及到對以前的太子的評價。子路究竟怎麼樣。子路,為了孔悝在魏國戰死了。孔子不為。子路為。為了現在國君跟別人拚命。子路是遵循保衛現在的國君的。這麼做是沒有問題。孔子講的不完全是一個國君的事兒,是整個的歷史,這裡需要很多史料支撐。歷史不那麼簡單。裡面有很多複雜的東西。孔夫子沒有說為現在魏國國君做事。後來冉有沒有為後來魏國國君做事。當時做法牽動外交問題。老的太子回來了,你不能不管。得表態,關於這件事情,孔子的弟子表態的內容不一樣。大家記住了。這一段在孔子弟子中引起軒然大波。引起相當大的動盪,孔子弟子有為了魏出公,為了小皇帝而死的,也有為老皇帝,跟他做事的也有。以冉有這樣的能力,對這個問題,他甚至還存在著模糊,不能夠說出來孔子究竟站哪邊,別人也別說了。冉有那麼有能力的人,這個問題不敢當孔子面前發問。氣氛相當緊張,可能發問也不太好。所以子貢,拿兩位古人,把這事兒,問出來了。如果僅按記載來說,不準確。但是子貢一定是問這件事情。更何況,這件事兒,「論語」是孔子的弟子的弟子寫的。後來者看得很清楚。有了後來者的眼光,才把這事記下來了。孔子的確是夫子不為也。很多當時跟孔子做法不一樣的。我們就給這段歷史非常複雜的評價。三千弟子,不是他們做法完全一致的。
【7.16】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到了貧困非常徹底的程度,重要的是樂、義在其中矣。這個人被逼到這時候了,自己的樂,跟這個狀態無關。不管自己在什麼時候,這個樂都在。這就一個問題出來了。這個樂,還有另外一個高度。孔子真正要自己追求,讓弟子追求的這個程度,必須得有這個樂的東西。這個樂,該怎麼做,這裡不是主要的。跟大家說,這是儒家形上高度,非常重要的環節。這裡有一個問題。富和貴都有了,但是你是不義的。於我如浮雲說得太好了。我們在座的同學。我們跟別人不一樣。我們這句話學來了,我們要能做到。我們在學漆雕開。我們有另外的一條路。懂吧。不是大家開始入世,開始做官吧,不是這個意思。我們今天講孔子真正講的東西。孔子有無可奈何的那段。我們不講。天天問孔子何時可以當官,可以追求。孔子對這個無奈,重點絕對不在這。你能做到,才可以。每個人都把孔子這段話,當成自己的要求。痛苦不是樂。他的樂不在這兒。樂亦在其中。樂貫穿在其中。抓住一個,樂一直在其中。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能做到的是孔子真正的弟子。
《孝經》當不義,則爭之。在經文中談到這個,有人說,那是,孝經中,儒家最有亮色的那句話,充滿陽光。寫在孝經中為什麼?不一樣,大家說對不對。所以儒家所講的孝經,實際上必須把道義講清楚。現在我們講的孝道,道義提得較少。得把這個提起來。這是儒家的孝道。按這個來講,孝經跟一般人理解的絕對不一樣。大家覺得 這很容易懂,但是跟大家說,形而上高度,這樣才能達到於我如浮雲,那狀態是巋然不動。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這方面做不到不是真正的儒者。不然,馬馬虎虎,學過儒學而已。
【7.17】子曰:「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
直譯為五十學易這回可以沒有大過可犯了。這話這樣講沒講完。這話的確沒講完。還有一種講法,就是「五十」二字。差不多,是吧。有人說,這五十是這兩個字,這底下一樣。是“卒”,加我數年,卒以學易。那裡開始學易,可以無大過。但這也有問題。解釋很好,有可能,但是問題在「可以無大過矣」。孔子這麼喜歡周易,是為了無大過嗎?一般人都是為了這個。孔子和這個不太一樣。孔子講五十學易,最後寫無大過。這話,是之前說的。孔子晚年研究周易,決不是晚年說的。這話孔子說的也沒錯了。但是孔子最終也不是這樣講的。註釋中也非常重要,實際上用了孔子晚年的東西,但是沒有講。最後一句「蓋聖人深見易道之無窮,而言此以教人,使知其不可以學,而又不可以易而學也。」因為他本身不是周易本身的東西。他又跳出來了。我們講實際是天道最好的描述。一般人研究周易沒有研究到天道,一般人是算卦的。我們必須把孔子以後研究周易的補進去才可以。    
【7.18】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
執禮,什麼意思?就是進行禮的活動中的讚詞。循禮過程中,那個讚詞那個人說話,要用雅言。
【7.32】子與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後和之。
孔子非常注重音樂,現在人由於種種原因,主要是音樂傳承不好,基本中斷了。第二個,有的音樂,我們自己開始,沒有把音樂放到好的位置上來。音樂其中有一點,音樂能夠表達,樂亦在其中的狀態。我們學過飯疏食那個樂,可是我們的音樂,基本表達不了這個。西方對音樂的認識,比較完整,我們不完整,我們不知道。孔子時,人們對音樂的認識比較完整,當時也有很多把音樂往歪做,但是有正的東西。比如說孔子和另外一個人歌,音樂,這個善,非常重要,有這個善,這個音樂不一樣,必須說,咱們倆晿的這個有道。兩個人重新把剛才唱歌那個善的感覺再來一遍,然後反覆地認識,後來沒有了。具體來講,這個音樂,到了這個程度,人的思維基本是停止狀態,音樂在流淌,人的算計思辨基本都停了。這時候,人能打開另一扇大門,容易進入另一個層次。什麼層次?沒說。說了也沒用。因為沒到那個程度的人也不懂。很多東西都是說這個。
【7.35】子疾病,子路請禱。子曰:「有諸?」子路對曰:「有之。《誄》曰〖禱爾於上下神祇。〗」子曰:「丘之禱久矣。」
孔子病了很厲害,子路這個人,對老師什麼樣看得(不很)清楚,請求大家,在一起給孔子祈禱。古往今來修為的人都有能力。子路這個做法是一般人的做法。問題是這一般人做法,用在孔子身上。孔子什麼狀態,弟子不知道,這就很厲害,說明非常大的問題。孔子沒有說,我去跟子路想得一樣。不是那樣。孔子是在我們說的那些。樂亦在其中過程中,上下神祇,他們那麼了不起的那些神的做法,對我來說沒有必要再要求我怎麼樣。我這個人做的東西,我們要求神做的,和我自己做的都一樣。跟神做的跟我做的都一樣。他們對自己嚴格要求,我就是那樣做的。我們做的是一樣的事。那就沒必要祈禱了。我的狀態,處於應該關照的,如果真有上下神祇。這樣說是我比神低。現在我跟神一樣,沒必要再說了。往上說,跟那些神祇融化在一起了。這才說丘之禱久矣。這是孔子的高度。孔子的高度,有著名的弟子,也不清楚。
【7.36】子曰:「奢則不孫,儉則固。與其不孫也,甯固。」
「與其不孫也,寧固。」這屬於形下,這形下,告訴大家,如果你這東西到不了形上,在形下這裡,把自己守住了。二者都是不好的。不好的固也比不孫強,把固守住了,都在向外擴散下,表現得不太讓別人也跟著付出不好的東西。你只管你自己,你付出的程度,要荒廢得少些。這是孔子給形而下,很不象樣人的一個,也不能說是一個條件,不是讓他這樣做,只是說這樣比那樣稍微好一點。這是形而下層面的東西。必須說到這個層面,大家知道形而下層面。有些人迅速開始墮落了。這個狀態你向下墜落的狀態要慢一點,不是那麼迅速的墜落。當然,這種人向上提升的狀態也有限,不知道孔子為什麼給弟子提這樣,對我們現代人也很重要,有多少人做到了,與其不孫寧固啊。在臺灣有一個餐廳,叫寧固。
【7.37】子曰:「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君子坦蕩,小人長戚。」這個都知道,但也做不到。這個必須是形而上程度才有。這個狀態是非常地自然地,就是這個狀態。小人長戚戚,絕大多數人都這樣。坦蕩很少。為什麼?你那個形而下就得長戚戚。坦蕩,形而上就得這樣:默而合之。那個狀態是默。包括你得到的樂,都不能出來說什麼。說什麼就不對了。人可以表現,但不可以說。我說一大堆,別人看到了,也不一定達到那個程度,那個狀態,不是用說把你引導到那個程度的。比如唱歌時人的思維是停止的。停止不是這個人不行。真正唱歌時,人的狀態是停止的。考慮問題很少,這個狀態也是坦蕩,默而合之,是這樣一個狀態。自己想達到這個狀態,必須有這方面的做法,沒有做法是不行的。
【8.11】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驕且吝,其餘不足觀也已。」
實際是打比方。這個狀態是形而中偏下。才之美大家見到過,我也見到過。發揮得非常好,講邏輯關係,打的比方,發揮得特別好。但是你不知道他內心怎麼想的。比如驕,讓你感覺很不舒服。那意思超過在座每一個人。一方面你覺得他表現也對,另一方面覺得不滿足,那時你是真誠的。內心想的是什麼呢?我還想依靠,但是依靠他你做不到。這時你就感到很悲哀,還吝,他那東西,你想得到,不可能。不可能把他心裡寶貝都講給你聽,他只不過在你面前樹立了高大形象。形而中偏下。層次還是比較低。很多人把這個稱為當今如何如何人物。這樣人很多。講了很多人,現代人特點,好象都具備。再說一句。現代人,這樣人也太少了。現在找這樣人,都少。現在這個人,有之才之美都少。之才之美,然後才有那方面不足,之才之美也很少。有點嗚呼哀哉!真有之才之美,我們就服了。不要說使驕且吝,我們頭腦還到不了那程度,我們這些人還屬於初級階段,那就更可悲了。
【8.12】子曰:「三年學,不至於穀,不易得也。」
三年學,到這兒,給人一個交待。固定任期內不至於穀,太難了。不能說孔門所有弟子,孔子要求象漆雕開那樣。這句話,是夫子感嘆諸弟子的一個最真實的一個想法。孔子的這聲嘆息,一直傳了將近二千幾百多年。孔子學說的真正開始學進去,應該是從三年以後,開始算。有了這個之後,我們知道孔子真正努力的方向是什麼,很多東西是孔子無奈的做法,當然孔子也告訴他們真正的東西。孔子很多學生走這條路,如果不進一步,再往上走,就上不了。孔子也給他們留一定空間,但是他們能不能由著這個空間趕上來。有自己的弟子,老師說話時,基本都給你留空間,老師留這個空間,你都能上來。要求這個的老師,非常有良心老師的做法,但是單留空間,上來很難很難。因為必須要長期跟你在一起。如必使返之。你能做到嗎?「樂亦在其中」孔子把這個都講了,你一個也做不到,包括今天講的道千乘之國,這句話,非常樸素正大。可是,懂得形上的就有,不懂得形上的,就沒有。三年學不至於穀,今天辦學應該貼在墻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