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九七

九七的作業本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9-13 22: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癸巳年八月初五工夫日記

 

今天是大學正式上課的第一天,九七就把報到一週以來的一些體會略作一總結。

這一週學校沒有正式開課,卻又有中文系組織的種種開學活動,因此並不輕鬆。這種不輕鬆並不是課業上、事務上負擔重,而是種種活動、交際著實無甚意義,佔用時間較多,令人疲憊,疲憊之後感到非常的虧欠,對不起白白浪費的時間。開學頭幾天有一種不良情緒一直困擾著我,就是一種失落、悲哀的情緒。狀態不好不能找理由開脫,因此具體原因不再細說。自己就有這樣一種感覺,就是狀態一不上身,就是寒意徹骨、黯然銷魂,整個人恨不得痛苦得死去活來。其實這也為做工夫提供了一個契機,就是為了過得快活些,一定要做工夫。只要有個十來分鐘,獨處靜默一下,狀態就會有很大改觀。

最初,和室友不熟悉,又因為氣質上的差異,有一種非常隔膜的感覺,自己覺得異常孤獨。雖然不願自清自傲,但是和室友在一起時總覺得很難過,只能故作泰然,然後埋在書本里和古人神交,但其實還是不好過,不過自己感覺一直保持了比較溫和的,符合禮的一種交往。一週過去,狀況有了很大改觀,和室友之間逐漸適應了彼此的氣質,關係也更加親密了,循禮更加得心應手。未來就要警惕不要狎昵,注意有一個若即若離的度。

先生曾經告誡九七,做事情要學昊坤學長,同時要放鬆,不要著急、緊張,鬆弛著來做,有一種持久的,綿綿若存的感覺。暑假時清閒,做什麼都用猛力,就是一想起有事情就一定硬把他做完。可是一開學,發現一用猛力,不但感覺非常累,而且事情也沒法推進,越猛反而越沒有效果。九七反思,所謂「猛力」,只不過是自己心理上的一種緊張著急的狀態而已,根本不是努力,不是「盡」。今天有一天的課,從早到晚,有些課聽完了感覺也挺難的,不過自己就讓自己不著急,一件一件,有條理地做,哪個地方自己有壓力就仔細看看,把時間安排好。這樣下來,到了晚上,身子有些僵硬,散散步,十分鐘,就恢復了,完全沒有感到難受,一直有狀態。

最近每日早起讀經,有時是紅日初升,水波盪漾;有時是狂風驟雨,電閃雷鳴;有時是細雨濛濛,煙雨飄搖。總有一種快活的,舒暢的,和自然融為一體的快樂,以後要堅持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9-13 22: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癸巳年八月初九工夫日記 

今天九七做了一件特別不對的事情,手機因為沒電關機了,結果家人聯繫不上九七,非常著急。九七在四中參加招新,招新后又愉快地和幫忙招新的四中學弟學妹吃了一次飯,心裡雖然想起過應該給家人打個電話,但總覺得不打電話也無妨,到了家,充上電,再打電話即可。四中離家比較遠,等九七回到家已經過了八點,天上也下起雨來。趕緊給家人打電話,聽到父親著急的聲音,九七一下子淚如雨下,感覺自己雖然參加社團招新,有一點微不足道的「成果」,這一天狀態也還比較平穩,可是這一切都是虛假的。我居然把自己的親人都忘了,讓父母、姥姥姥爺那麼著急,簡直是太可惡了,自己怎麼那麼醜惡!

儘管現在平靜了下來,但覺得這件事情絕對不可以放過。手機沒電,完全可以借用別人的手機打個電話嘛,自己究竟是腦子不好使,一忙起來就想不到父母親人呢,還是內心已經麻木不仁了呢?想到這裡九七就覺得脊背發涼。但無論如何,以後一定要隨身帶上移動充電設備,決不能再讓父母、姥姥姥爺著急。 做什麼事情都要從禮上做,不能遠離了良知來做身外的事情,要不然一切就毫無意義,最後自己還是一個面目可憎的東西。每天冠冕堂皇的時候表現得彬彬有禮,乃至自己一個人獨居的時候內心平靜、舉止恭敬,這些說明不了什麼,心裡應當常常存念著父母。如果連家人都要為自己擔憂,那麼怎麼為一世之依靠?

永遠要用這件事警醒自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9-17 21:39:19 | 显示全部楼层
 

癸巳年八月十三工夫日記


近一周來,每日堅持讀經,唯患常常晚睡早起,必于黎明前出門。身體終於受到影響,清晨誦經后、上課前一段時間感覺非常困倦,以至於伏案瞌睡,下午三點左右又瞌睡。九七反思,最近仍然用功過猛,有違先生之教。日後切記不可強行蠻幹,做工夫必然要以道為支點,在深沉宏大處涵養栽培。日常做事時,九七漸對從容不迫有所體悟,每有事來,必先叫自己不要著急,理清頭緒,安排妥當,從容為之。事情出了問題,不急於懊悔自責,而也是先叫自己不要著急,從容處理,不要出更多紕漏。

今日見到四中國學社新同學,倍感親切。日後要把工夫往深處做去。先生曾對我們說,講課的時候自己的狀態比內容更重要。九七現在必要多加涵養,真成為能讓周圍人依靠的一個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9-19 13:47:05 | 显示全部楼层

癸巳年八月十四工夫日記

 

今天早晨,九七要從家坐地鐵到北大上八點的課,於是早晨四點二十起床,洗漱后,覺得睏倦,於是經坐。犯睏時注意力反而很難集中,心思散亂,中途忽而有一段時間寧靜下來,一睜眼,發現自己剛剛其實是處在近似於睡覺的狀態裡感覺自己平靜的。經坐半小時,更多也只是把這個姿勢給挺下來了,但是狀態提升不大。

在地鐵上,取出《儒行》來讀,就專練集中注意力,默讀中,讓每個字都打在自己的心上。快慢各讀了一遍,精神振奮了不少,早晨第一節課前,覺得自己一直在狀態里,沒有犯睏;但是上課後,有一段時間泄了勁,幾乎瞌睡下去。課間作一調整,終於不睏了。

昨天看到有學友提到先生曾經說過,做什麼事情,慢一點,靜一點,都是禮,自己嘗試親力親為,發現取用物品時注意了輕拿輕放,走路的時候儘量輕聲慢步,整個人的狀態真的會有所不同。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3-9-19 21:08:51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9-25 22: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癸巳年八月廿一工夫日記

 

最近事務依舊繁忙,不過繁忙有事做不正應該是儒者的常態嗎?

「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放棄明式的生活。」曾有一日見如箭學長在工夫群裡引述了先生這一句話。今天晚上九點半,從教室走出來,感覺身體痠軟,好像要累成渣兒了,忽然想起這一句話。抬頭仰望,天上有星星,秋夜的空氣清涼如水,騎上自行車,路上的人已經不太多了,行駛非常地順暢。回到宿舍,端坐在椅子上,從容地打開電腦,雖然還要編輯《明式》,不能舒舒服服地倒下就睡,可這又何妨呢?明式地做事,明式地休息,一樣是一個清明。

昨天早晨,與一位北大的同學在未名湖畔讀經。早晨安靜極了,不時有幾聲鳥鳴。朝霞滿天,未名湖水寧如鏡,映著五彩斑斕的霞光,水中不時有魚兒翻起一片漣漪。我們向着東方讀經。讀畢,互相鞠躬,又面向湖水靜立了一會兒。走的時候,腳步不敢太重,講話也變得輕聲細語。

先生多次對我說要放鬆,要綿綿不絕,現在心中的那一點光明,雖不能恒久地燃燒,但是在微風吹的時候總算不至於完全熄滅,滅了,很快也能復燃起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7 08: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癸巳年九月十二日工夫日記

 

今日早起從家來北大上課,一路讀經不輟,然覺氣質混雜,不得其清明,只得用行不顧影的工夫。上午聽課畢,讀書,午休,醒來時昏沈不已,前去聽政治課,課程索然無味,便讀書,然而讀書之心亦不能盡,身心雜然紛亂,恍然不覺間,竟已淪為禽獸矣!

出教室,感覺到大空虛,自呼:斷然不可復如此!不為聖賢,便為禽獸;壁立千仞,止爭一線。於是憤然而起,勃然如怒。先去操場跑步兩千米,又筋拔骨;上夜間通選課,只求一個專心致志,用敬。下課,又去寫計算機作業、商議英語課展示,只是一個循禮不輟,不使私心雜念有片刻干擾。於是凜然覺自己復得為人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0-17 09: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7 22:57:30 | 显示全部楼层
癸巳年九月十三工夫日記 

今日晨起讀經,風氣凜冽,晨光熹微,九七立於未名湖畔,擊節而誦,感覺壁立千仞,嚴不可犯。 
上午在圖書館讀書,後上體育課,甚疲憊,飯後午睡,醒來已過近兩小時。下午晚上上課,力避昏沉不專注。然而晚間之課,最後終於不免走神,初自省,想是因為聽眾甚多,空氣渾濁悶熱,狀態起來后,覺這一切不足以為藉口,日後這便是用功的把柄,務要求個念念不斷。 
今日讀書,有西人基督徒寫中國基督教大興者,言文革後三十年基督教大興,首功乃是上帝借中國政府之力,破壞中國一切儒家信仰及神鬼崇拜,且造鐵路電信,為基督教之傳播掃平了一切道路。讀罷心中憤憤不平。愿發一愿,儒門日後縱大興於世,斷不發此種議論。 
夜間看舊時所寫文藝作品,只覺深可戒懼,不再有喜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0-19 02: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愿发的好。真是直道而行可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8 11:40:43 | 显示全部楼层

癸巳年九月二十四日


近日來,逐漸對大學生活有所適應,便有流於庸俗的趨向。經坐經立諸工夫多有荒疏,只隨時提攜那隨身工夫,但感覺自身和超越的距離有點遠了,心中感到沉滯。

今日聽聞有秋遊等活動,一開始感覺非常窘迫,一方面覺得不去不合適,一方面又覺得去了必定會十分無味,因此心生厭煩。然而心中覺得不對勁,一念凜然,雖然也沒有想好怎麼應對這件事,但是胸中灑落,不再有那麼多顧慮。



癸巳年十月初一


週末九七略感風寒,身體頗不適,又適逢作業多,週六一天,全然沉浸在事務之中,回想起來,自己那時候就是麻木不仁,只一心寫作業,對內心的體查都忘了,心智既緊張又昏沉,一天下來,覺得自己是那麼卑微無能。忘了自己是道的化身,忘了自己本來面目,說淪為禽獸都不為過!

這種情況延續到晚上讀經會交流前,和學友們在網上一說話,整個人的狀態就煥然一新,好像一下又活過來了。

時時刻刻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不要忘記循禮。工夫所至即是本體,忘了工夫,就是忘了活著了,除了循禮,人難道還有其他生存方式嗎?如果忘了自己的志向,做的事情不是為了那終極性的目的,不一心要成聖人,那恐怕連一般的人也做不成了,連禽獸也做不得了。

時時刻刻,呼吸之間,要有凜然一念不變,這是命根啊!



癸巳年十月初四


近日惟念“工夫所至即是本體”,于昏亂滯重時,一念轉機,便行不顧影,一日之中,確乎有數番出生入死。死裡逃生,也無暇慶倖,只是往前走而已。



癸巳年十月初五工夫日記


昨夜高中友人忽然寄信來,回想起高中時許多活潑時光,乘興又聽了高中時喜愛的歌曲,高中時候那種蓬勃的生命力,那種高興的感覺忽然又回來了,心中不免散亂奔逸。此時宿舍室友已睡了,便起身靜坐,心才回了腔子里。九七上大學以來,用功常有急迫之病,有時候是和氣質決裂了,而沒有把氣質統攝在工夫裡面,這樣用功頗痛苦,不能長久。在事上也常發揮不出自己的優點。昨夜靜坐后,心回到了腔子里,但是感覺仍然是活潑潑,有生命力。

讀經走神了,狀態不好了,不讓自己去後悔,就當下這一念,趕快循禮,循禮沒有感覺,也站直了,坐正了。以前總有這種想法,今天這一天涵養的不錯,又積累了不少,狀態不好了,就覺得以前積累了那麼多,又都白弄了,但現在覺得工夫根本沒有什麼積累了幾天就到了什麼級別的意思,他不是量化的,只有有還是沒有,就是現在活著還是死了,於是不能想什麼,往前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