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899|回复: 1

【原創】四月十五隨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24 23:3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晨我烦闷不堪,想做些剧烈运动。在寝室铺开垫子,尽力地折腾自己的身体。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晓得蹦跳与呼吸、蹦跳与呼吸。花了不少时间做完一整套,我躺在垫子上,大口地喘气。这时我疲惫而安宁,心中清清明明。我感到肉体的真实,每一束肌肉都诉说着痛楚,因痛楚而真正地存在。一时间我安住在我的肉体中,思考肌肉的生长,思考呼吸的匀长,思考我所占据的这一具正当青春的躯壳。fficeffice" />

我感到很美好,一边的迷你音箱放着许多爵士乐与波萨诺瓦,方才无暇欣赏,现在才渐渐明晰。我就那样躺在那里,头冲着窗户,倒转着瞭望云间明明眛眛的初夏太阳。我沉浸在物质之中,沉浸在具体的我与具体的当下之中,最切近的只有这一副肉体与这一副肉体的消逝。一切观念都仿若未曾诞生,只有表象、只有感官。——“我歌唱带电的肉体!”,我歌唱带电的肉体。

这平静实在是暂时的。电光火石间魂灵回归了。魂灵开始批判这纯粹安住于物质的时刻。魂灵还召回了形而上、召回了信仰,也召回了痛苦:我作为人,成为纯粹物质已成不可能。

“心灵投于抽象之思考,自然生命则下坠而投于醇酒妇人。个体破裂之象由此开其端。”(牟宗三《五十自述》)——这恰是我的写照。诚然我未曾“投于醇酒妇人”,但的确感到一种受满满血气所激荡的生命力,在时刻不停地撞击着我的肉体与心灵。——这也是一种生命之在其自身的状态:生命纯乎在肉体中,按照本能与血气去生活。然而这已成为不可能,我已然受了形而上的觉召,瞥见了那向上的线索。礼门义路,开了就关不起,通了就塞不住。

由是割裂产生了,矛盾产生了。我前一刹那沉浸在肉体的疲惫与宁静中,后一刹那就对这一具躯壳与它所属的这个具体的当下产生了巨大的陌生感。如果我仅仅是这个具体的我,仅仅活在这个具体的当下,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我的心灵会是什么样子?我无法思议。这一刻我从肉体自身中,生出了对形而上的巨大渴慕:唯有向上这一路,弥合着个体的破裂,能够填平具体的我与形而上之间横亘着的无量鸿沟。这鸿沟由形而上本身,在具体的我中必然地肇造出来;也只能因为具体的我对形而上的彻底归依,方最终不复存在。

“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马太福音》)我必去开那窄的门,行那小的路;因宽的门已然闭住,大的路遍布歧途。离不开这荒废已久的礼门,舍不下那人烟稀少的义路,那我就不要彷徨游移了罢。

静得

四月十五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26 22:37:17 | 显示全部楼层

花于何處開又于何處落?

人于何處生又于何處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