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265|回复: 0

《康斎日錄》日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29 19:0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案,即日起日讀《康斎日錄》一條,隨手寫下感想;有感想的地方,就摘出來,沒有感想就暫不摘錄;又或者某日重讀,覺得更有感想,也可能重複摘抄。總之體例很散淡。】

 

  《日錄》云:食後坐東窗,四體舒泰,神氣清朗,讀書愈有進益。數日趣同此,必又透一關矣。fficeffice" />

  舒墨案:文中所述境界,舒墨偶有之,然電光火石耳,一日尚不能持續,何談“數日趣同此。”?“透一關”云云,自然尚需精進了。

  康斎先生曰:日夜痛自點檢且不暇,豈有工夫點檢他人?責人密,自治疏矣,可不戒哉!明德、新民雖無二致,然己德未明,遽欲新民,不惟失本末先後之序,豈能有新民之效乎?徒爾勞攘成私意也

  康斎先生這話說得很見工夫,亦見思量。——其實照我的意思,話說到“可不戒哉!”之後,已然可以接上“徒爾勞攘成私意”之斷語了。不必說出“明德、新民”,這樣反而覺得有些攀扯、有些牽強。

  由是我想起高中時一樁事。先生在國學社同我們聊天,先生問我一個問題,大致是為何知行不能合一,我當時有一瞬間狀態很好,無心機,誠且直,一下子道出病根,大致是說不勇云云——先生追問,為何不勇。我很清晰地記得那時內心的波動:一下子被問慚愧了,問慌張了,不知該怎麼回答;轉瞬間一些社會上流行的說法就湧上心頭,我如抓到救命稻草,一下子說出口來。先生立即打斷:你剛才說的時候狀態很好,此刻又不誠了。之後就談了許多言語誠與不誠的問題,“說話也是做功夫”——那是舒墨在這方面的啓蒙課,第一次如此強烈的感到:啊,我彼刻誠,此刻卻不誠了。

  面對自己的真實狀態需要勇氣,如果一時怯懦了、慌張了、無語了,人很容易去找個稻草來握,學了哲學之後,我的稻草多了、精緻了。由此我乃更需要嚴密地觀察自己說話寫文字,到底誠還是不誠。這日記是我“誠”的操練場。

  

康斎先生曰:南軒讀《孟子》甚樂,湛然虛明,平旦之氣略無所撓,綠陰清晝,熏風徐來,而山林闃寂,天地自闊,日月自長。邵子所謂“心靜方能知白日,眼明始會識青天”,於斯可驗。

每天清晨讀經,我們幾個學友都擠時間面向湖光旭日靜立三分鐘。看此條日錄,覺得很好、很美,無言以對。

康斎先生曰:文公谓延平先生终日无疾言遽色。与弼常叹何修而至此!又自分虽终身不能学也。

終日無疾言遽色,真是功夫!“注意你的臉”“色難”,由父母至親族,而至於民胞物與,無一不應以仁心應對。我脾氣本不壞,但“疾言遽色”總是免不掉。

康斎先生曰:枕上思在京时昼夜读书不闲,而精神无恙。后十馀年疾病相因,少能如昔精进,不胜痛悼,然无如之何。兼贫乏无药调护,只得放宽怀抱,毋使刚气得挠,爱养精神,以图少长。噫!世之年壮气盛者岂少,不过悠悠度日,诚可惜哉!

舒墨當今正年壯氣盛,讀這則日錄有兩方面感受:1、惜取眼前,精進讀書,不令老來後悔。2、精神筋骨之康健,雖曰天命,豈非人事?應當趁年輕多鍛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