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480|回复: 7

讀書偶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11 14:3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湖上閑思錄》的一句話

 

   近日,學堂的讀書沙龍正在學習錢穆先生《湖上閑思錄》,其中有這樣一句話“在中国传统见解里,自然界称为天,人文界称为人,中国人一面用人文来对抗天然,高抬人文来和天然并立,但一面却主张天人合一仍要双方调和融通,既不让自然来吞灭人文,也不想用人文来战胜自然。”。正是這句話點出了中國人的內心世界,中國人是如何在這個世上為人的,都靠著這句話。這裡講的中國人是以儒家思想為生活理念的中國人,儒家不像其他的宗教,以戒欲的方式來達到自我的完善,儒家從來不否認物質生命的存在,也不否認物質生命的天然,如何把物質生命和精神生命合二為一是儒家要完成的目標,物質生命和精神生命完美結合最終達到超越與永恆。很慶倖自己學的是儒家,在平實的生活里有著高遠的追求,在高遠的追求里感受生命的豐富,所以,非常認同錢先生說的這番話“我們既不讓自然來吞滅了人文,也不想人文來戰勝自己。”,我們讓人文和和自然融合、平正,自然而然,達于完美。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12-27 21:21:35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3 22:2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歷史與神

 

    錢先生這裡講到,凡是人格在他死後能夠不斷擴充的,在後人的記憶中,依然活潑,不但不但不消退,反而愈加鮮明活躍者即為神。反之則為鬼。中國人的歷史是神的歷史。不是預先設定的,是在人世間不斷變化和創造出來的。

 西方的歷史是靈魂的歷史,因此他們認為歷史的發展是預先設定的。

 

    我們一直以來的教育是,歷史的發展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歷史自有其固有的發展規律,即為進化。這樣的歷史教育完全與中國傳統的歷史教育背道而馳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7 13:50: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戶侯侯寶林自傳》前半部份是侯寶林自己的寫的,感覺有一種真實又有一種矛盾,有一種混亂還有一種拘謹。北平天橋賣藝人的生活他寫的那樣充滿感激,但是卻又試圖以批判的口吻加以評價,但字裡行間依然有割捨不去的情懷。他自己寫的自傳鮮有個性的呈現,讀完以後,侯寶林這個人是模糊的。後半部份是他的朋友寫他的回憶錄,這個部份是朋友們眼中的侯寶林,有天分、機巧、目光敏銳,尤其是他臨終前的反思尤為深刻。這個部份的侯寶林是活生生的人,有他的愛憎與好惡也有他是缺點與真誠,這真是一個奇怪的現象。自己寫自己那樣模糊與拘謹,別人寫他卻那樣的真實。

    也是從這本書裡知道了一個事情,偉大領袖多次私下要求侯寶林去他的住處給他講相聲,這個比例幾乎占了侯寶林解放後所有演出的一半以上。偉大領袖還有一個貢獻,他覺得成語“揠苗助長”的“揠”字,老百姓看不懂,就改為“拔苗組長”,這個成語從此就成為“拔苗組長”啦!

 

  《巴黎的鱗爪》是徐志摩的日記、給友人與妻子陸小曼的信還有一些文章的集合本。其中日記與寫給陸小曼的信的比例居多。他早期的古文寫的真不錯,非常清新可人,亦不乏鏗鏘之音。少年時代的徐志摩是個挺有血性的年輕人,愛這個民族,為這個民族憂慮,為這個民族中奮爭的勇士們流淚。他的日誌中顯示,當他的興趣完全轉向文學后,性格中細膩柔弱的部份就愈加明顯,他對生命有一種敏感的體認,常常在四季更迭中感受生命的悲歡,這一切在遇到陸小曼后徹底爆發,最後醞釀出那樣火一般的愛情。

    愛情中的徐志摩寫了那樣多的信,字裡行間全是炙熱的愛與思念,可以想見當時的徐志摩是怎樣的狀態!他们的爱情是怎样的不顾一切!原来看一些文献说徐志摩与陆小曼结婚时家里人是反对的,但是在他的日记中发现,他的父母其实是同意的,并且在财产上也并没有断绝。但是在徐志摩母亲去世的时候,他的父亲却不允许陆小曼戴孝,父子因此发生冲突,为什么会这样,日记中并没有透露。兩人結婚后,徐志摩对陆小曼的深情依然不减,只是生活的差异和重担,终于让他在信中多了一些怨言,他对陆小曼充满了爱与希望,希望她改变生活状态,希望她能与他一起单独相处,然而这样的期望在他意外去世前亦不能如愿,后期的徐志摩完全陷入了家庭财政上的困顿中,在去世前写给陆小曼的最后一封信里,依然为家庭用度而操心。尽管如此,他的文人生活依然让今天的我们羡慕不已。在北京的这个文人圈子里,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出现他的日记里,他们吟诗作对,风花雪月,生活雅致而不低俗,这样的生活状态,我想已经远离今天的文人了吧?

     徐志摩死后,他的文集基本由陆小曼一手整理,出版他的文集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可是所有看过徐志摩书信的人,恐怕没有人会原谅陆小曼吧?那么陆小曼在徐志摩死后那样坚持整理和出版他作品,这样行为如何解释呢?是陆小曼对自己的惩罚吗?她一直孤独的生存到八十年代,独居上海。这也是一种自我惩罚吗?到现在为止,我们看不到陆小曼写的任何一字,她的这段经历已经随着生命的逝去而消散殆尽,留下的只有徐志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14 22:52:42 | 显示全部楼层

读熊十力先生《十力语要》与张君收获

 

“將現象本體打成兩片是死癥”(與張君)。

“覿目皆真”(答友人)

 

這兩個星期細讀熊先生書,發覺其中韻味,不再覺得奧古難明,點點滴滴似乎亦能有些收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28 23:32:31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讀《十力語要》心得。

 

答敖均生

 

器中尋道之說有錯誤,器就是道,沿器尋道是兩分的說法有問題。佛家因為眾生執迷於形器為實在事務,而不悟形器無體,所以打破形器的實在事務。儒家是融真入俗,所以不用打破形器事務。此處佛儒不二,學佛之人因此貶低儒家,是因為他也不懂佛。當下不認取就是騎驢覓驢。

 

與張季同

 

宇宙沒有造物主,現實世界和造物世界不能并為一談。

現實世界是人在實際社會中的執著心相。造物世界是事務的本相,是實理顯現。如能悟得此理則能與造物世界體合。

儒家觀念中的世界是一元的,《易》中的乾坤二卦是一元,不是二元。老子言“大道廢,則仁義出”認為道散著而為仁義,這是二分了,不能渾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5 22:49:33 | 显示全部楼层

讀熊先生《十力語要》“答鄧君”、“與賴生”、“答賴生”、“答客問”有感。

 

 

    這幾篇言及佛學,很多術語不知所云,然亦無妨礙,只是挑些能懂的來讀,便覺先生文筆高妙,以前居然不覺。所言佛門輪回之論,鞭辟入里,說的甚是明白。引程子語“人性本善,誰教汝家自作孽”。又談及朱子祭文總與鬼神交往乃熊先生神往之境界,此處有些不明白。佛門中人常言及輪回,這個路子終是問題。

 

   又談及翻譯儒門經典,若沒有儒門工夫終是不能顯其要義。確然如此,沒有工夫,所有觀點皆會有問題,顧此失彼,不得要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17 23: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又讀《十力語要》,不禁一聲嘆息,熊先生把儒家性命之學作為哲學來看,作為哲學來體認,雖是為儒學做了一番嘗試,今日儒學能為世人有所知,熊先生及其弟子功不可沒。然,如此治學終是失之交臂,中西方文化的交流顯然也不在這個點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2 22:51:57 | 显示全部楼层
    熊先生在《十力語要》中解釋“法”這個字,用了《大論》(佛教書籍)的解釋,就是“軌執”,軌是規範,執是任持,不舍自性。覺得這個解釋很有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