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516|回复: 0

明太祖之節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7 17:3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日讀書,看到一段,在此和學友們分享。不知道之前有沒有學友發過?


孟心史先生 明代史

華世出版社

第二十九頁 至 第三十頁


桉阜民以節儉為始,治世皆然,何論國難。但必非在上者以奢導民,而徒以禁令束民,所能使其耳目歸一,不自厭其質樸也。姑就《紀事本末》所載者證之。


至正二十六年(時太祖尚稱吳王),六月,命有司訪求古今書藉,因謂侍臣詹同等有曰:"每于宮中無事,輒取孔子之言觀之,如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真治國良規。孔子之言誠萬世師也。"十二月,以明年為吳元年,建廟社,立宮室。已巳,典營繕者以宮室圖進。太祖見雕琢綺麗者命去之。謂中書省臣曰:"千古之上,茅茨而聖,雕峻而亡。吾節儉是寶,民力其毋殫乎。"

吳元年(至正二十七)九月癸卯,新內三殿成,曰奉天、華蓋、謹身。左右樓曰文褸、武褸。殿之後為宮,前曰乾清,後曰坤甯,六宮以次序列,皆樸素不為飾。命博士熊鼎類編古人行事可為鑒戒者,書於壁間。又命侍臣書《大學衍義》於兩廡壁間。太祖曰:"前代宮室,多施繪畫;予用此備朝夕觀覽,豈不愈於丹青乎?是日,有言端州出文石,可甃地,太祖曰:"敦崇儉補,猶恐習於奢華,爾不能以節儉之道事予,乃導予侈麗!"言者漸面退。

洪式元年三月乙酉,藉州進竹簞,命卻之,諭中書省臣曰:"古者萬物之貢,惟服食器受,無玩好之飾;今薪州進竹簞,未有命而來獻,天下聞風,爭進奇巧,則勞民傷財自此始矣,其勿受。仍令四方:"非朝廷所需,毋得妄獻。”

八月,有司奏造乘輿服御諸物,應用金者,特命以銅為之,有司言:"費小不足惜。"上曰:"朕富有四海,豈吝於此"然所謂儉約者,非身先之,何以率下。且奢侈之原,未有不由小至大者也。

十月甲午,司天監進元所置水晶刻漏,備極機巧,中設二木偶人,能按時自擊鉅鼓。上覽之,詔侍臣曰:"廢萬幾之務用心於此,所謂作無益害有益也。"命左右碎之。(先是至正二十四年,平漢後,江西行省以友諒鏤金牀進,太祖觀之,謂侍臣曰:"此與孟昶七寶溺器何異邪? 一牀工巧若此,其餘可知,窮奢極侈,安得不亡?"命毀之。)

十二月己巳,上退朝還宮,太子諸王侍,上指宮中隙地謂之曰:"此非不可起亭台館榭為遊觀之所,誠不忍重傷民力耳,昔商紂瓊宮瑤室,天下怨之;漢文帝欲作露臺,惜百金之費,當時國富民安,爾等常存儆戒!"

六年十一月,潞州貢人參。上曰:"人參得之甚艱,毋重勞民。往者金華進香米,太原進葡萄酒,朕俱止之。國家以養民為務,奈何以口腹累人?" 命卻之。

凡此皆洪武初年之事;大袓惟率先恭儉,而後立法以整齊一國,則人已以樸為榮,以華為辱矣,況復有法令在耳耶!其中如毀元宮刻漏一事,此亦中國巧藝不發達之原因;但使明祖在今日,亦必以發展科學與世界爭長,惟機巧用之於便民衛國要政,若玩好則仍禁之,面兩不相悖。決不因物質文明,而遂自眩其耳目,若婦人女子之易誘於外物也。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5-7 17:53:06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