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青橘

青橘的作業本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3-31 07:34: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近日有些突然的领会:儒门对我最大的改变就是,让我知道“日新”的必要。以前常是将一些个人特点当作“个性”来自我标榜,而儒门让我知道,自有超越于“个性”一类的规矩和必然在那里。所谓性格都是太表面的东西,而并未深入到内心去真正感受、断认:当不当行,常会沦入自我欣赏与自以为是的自我阐释乃至自我规范,无理亦无礼。想来我入门并没有那“顿然”的一刻,而是在学友(当初仅有“朋友”这一重身份)的挟持(远不是夹持)下一点一点把心事扶正,蹭进(近)门,反观这一切,方恍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8 01:37:14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变是不是真实生命在起作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24 18:04: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且不论“行”,对“言”先是要慎之又慎。旁人常以“率直”以“犀利”评价,自己接下的太过浮躁,远不够稳,没能切察这话指向的自己的表现——很多时候都是自己出言不逊。“巽与之言,能无说乎?绎之为贵。”深以为然。进而,对于自己的表达方式应当时时注意、调整,旁人委婉指出的时候,想必已是忍无可忍,自己若还毫无意识继续玩笑,就太过失礼了。同样一件事,用不同的方式说出来,敬与不敬立现。比起“注意你的脸”,“管好你的嘴”毕竟还是轻松的工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27 09: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练拳,师父说“心里想着它在,它就在了。”自以为是的人,或许比总是怀疑是不是的人要离那东西更近些。先生讲状态的起落是难免的,需要的是让自己“落”的那条线尽可能地高一点,心在这上是要施力的,所谓“诚”绝不是妄自菲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30 17:3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打拳是持续关注身体,每一丝力道都在变与未变之间,重心在移,落在腿上“头发丝那么细的感觉”都算数;同时力并不散,像是含着那么“一团”。腿部酸沉,正是要去体味这酸这沉,而不能一触就跑掉,关注那东西本身,这同瑜伽通过调息来完成体式是相贯通的。和做工夫时先生所说的更是一事:循礼的时候需要内心深入地去感受,甚至要享受那个过程,再慢一点、再细一点、再沉一点。——都是要求心与外在的那个“对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1 12: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0 23: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没喝咖啡,尚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21 21: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今天讲,礼要讲“敬”与“让”,后者切中我要害。 越来越发现自己不太会说话,一方面,太爱抖机灵,话赶话,非要把最聪明的话抢着说尽了,凭着言辞机巧常搞得他人无言以对。自以为说到位的时候,往往是过了。有时还得意于自己的妙语,想想也真粗野。今天闲谈,朋友说“你说话也太快了”,还迟迟不自觉粗野,以为是赞赏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21 21: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另一方面,警醒处便是“辞达”二字。曾以此自我要求,但多侧重于准确义,却走漏了“而已”的意味。庆幸自己读书少,没有博识可铺陈炫耀。博学之人更易失于侃侃而谈,反倒词不达意。想说什么,说了什么,要细细想来,方能少出笑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5 10: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有這個問題,總是在說話上耍點小聰明,有時甚至非常刻薄。
青橘學友一說,才發現這哪是聰明啊,而是失禮還不知道,蠢著呢~自己在讓這個工夫上,也真的還要再下功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