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王靜得

靜得的作業本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3-29 18:5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即日起日記中不再摻入康斎日錄的讀後感。另外在讀書時間版塊開一帖連載此內容fficeffice"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31 00:34:1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月十九日 週六fficeffice" />

早起收拾罷,勁裝結束地出門跑步。空氣極好,思及北京的父老鄉親們,不覺慶倖這兩年都在成都。

很久沒跑步,明顯感覺身體不大聽使喚,步子著重,擺動也不自然;之後做高強度間隔訓練,身體更是叫苦不迭——但我曉得我身體的邊界,也瞭解痛苦會在哪裡升起、哪裡消失,我不再為身體的痛苦所牽絆。

思及這一周的狀態,我感到學友夾持的力量真是令人驚訝。我宛然又找回了高三時的狀態:那時先生對我更多是在“關鍵點”上的提掇與指點;學長、身邊同學、國學社,則在成片地夾持著我。作工夫絕離不開夾持。長期自己搗鼓,路越走越偏。拜時代所賜,網絡發達,先生之錄音、文字俱在手畔,拿起手機就能與學友們交流,以佛家語講,這是我們求道極為殊勝的增上緣。一定要珍惜!

排練已久的合唱、迎新節目,明天一股腦兒,該比賽的比賽,該表演的表演。忙完明天,真的可以歇一歇了。

今日在飛過學友的介紹下讀陳榮捷先生《朱熹》一書。恍兮惚兮。感覺這半年自己離朱子遠了。反倒是高三那會兒,有點夜夢周張程朱陸王的感覺。先生談夾持,提到不但要找身邊人切磋,還要找先賢切磋。尚友千古是之謂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31 17:3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感,常写作业,常与学友交流,确实能时时让自己保持着警惕,防止松散疏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4 00: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fficeffice" />

二月十九日失記

二月二十 週日

週二補記:

今晨合唱比賽,忙了許久,終於要給個交代。比完我即心知不理想,很抑鬱,自責、自我懷疑一時湧上來。調整數小時,一念間豁然開朗:反復自問——我已盡本分、盡全力,成敗利鈍,豈足動心?不久即聞果然未進決賽,心中已無波瀾,下午即撰一條短信,發給全體團員。俱載於下:

各位合唱團的同學大家好,我是你們的指揮。遺憾地告知大家:咱們以微弱劣勢未能進入決賽。“行有不得,反求諸己”,我選擇了一首高難度的無伴奏混聲曲目,而未仔細裁量以自己的指揮水平能否在兩周內排好它,這是我個人太過冒進的錯誤;然而我之所以這樣做,是真誠期望能與各位一道走入真正的的合唱藝術,體會美、創造美。因而我也希望各位不要以成敗利鈍來衡量自己的這一段經歷,以為沒有拿到獎,這兩周的辛苦訓練便被辜負了;更不要因此而自責,乃至尤怨他人。我請大家只管這樣自問:這兩周中,我是否體會了美、創造了美?我是否不虧欠地、老老實實地投入每一次排練?我是否敞開心靈面向藝術?當我這樣自問時,我可說我的答案都是肯定的。我也盼大家自問之後,笑著自語:我沒有辜負這一段光陰。最後,我要感謝大家為排練及比賽付出的時間與精力,真誠期盼未來能與大家再次共事!

盡本分的感覺如此好!原來成敗利鈍,真的可以不在話下。這一件事,我的的確確做的毫無虧欠,有始有終。多次自問,都覺得無所愧對。況且求仁得仁,求藝術得藝術,事上的成敗,真的不在乎了。

週一 二月廿一

(週二補記)

今日得聞獲赴台灣交流之機會,很高興。其實心中早有預感,自己應該能從七十餘人中殺出來。面試時我沒用私心、沒有意賣弄,所談著不離儒學,內在則不離誠摯之狀態。唯誠能動人,當實即覺得面試官為我所打動,後來更知道他是從台灣過來的老師。機緣遇合,我自己又恰在工夫中。去台灣精進求道,此天也。

二月廿二 週二

(週三補記)

今日臨時決定清明期間要去重慶旅遊,買票、訂酒店,一塌糊塗。反思起來,許多事情辦得很急躁、與旅伴聯繫,態度也很差。總嫌棄人家這裡不乾脆、那裡不果斷。又想起“注意你的臉”,想起自己在小事上容易急躁的毛病。

辦理去台灣的各種材料、手續,事項冗雜,事務繁多。我積極聯繫同去臺大的同學,組織大家開會,印材料。樁樁件件,敢自稱盡心盡力。大家也頗團結。雖然手忙腳亂,但終究解決了問題。

和新的人群接觸,我常太愛表現自己。面目很可羞。

回想這一天,辦得事情太多了!狀態常常一腳門裡一腳門外,事情也就辦得不甚穩妥。

另:這麼忙,仍抽出時間健身,暗暗佩服自己。

二月廿三 週三

今日晨起又是辦去台灣的種種事。中午與同組交換生碰面。其實是請人家辦事,我因急躁態度倒有些差。這會兒回憶起來,覺得很過意不去。

下午即出發來重慶。一路上風波不斷——風波不斷不怕,令人不安的是我常常因意外而極度煩躁、急躁,一點不穩重,一點無威儀。工夫要在事上見。我的工夫哪兒去了?

到達重慶,即夜覽其城市風光——重慶之繁華簡直令人髮指!烈火烹油,花團錦簇,渝中區方圓不過數里,高樓林立,街市連天。對一個城市來說這健康麼?我不知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4 23: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月廿四 週四fficeffice" />

今晨赴歌樂山,看“紅岩”系列文物。真感到中共意識形態教育語彙之匱乏。辭彙空泛,強加色彩明顯。真對不起當年革命烈士的慷慨悲壯。

但史料本身即有力量,我看到烈士之事蹟與言行,的確受到了極大地震動:這樣理想主義的、信仰至上的精神,不值得我們尊敬麼?然而當我們回思他們所忠誠的意識形態為斯土斯民帶來的深重苦難時,我們又該如何看待他們當年的堅守與犧牲呢?因前者而一筆勾銷了後者麼?因後者而暫忘前者麼?托言兩者是兩回事兒而逃避問題麼?我們作為自身有信仰的人,是無法輕易下判斷的。這個問題我有些思考,回去撰文細談吧。

下午逛磁器口古鎮。一樣!繁華得花團錦簇、烈火烹油。以至於離開古鎮,沿河灘數裏,依然商鋪密密匝匝,遊人熙熙攘攘,熱鬧得讓人無所適從。

晚間又坐長江索道,真算“飛渡天險”了。本地人當成公交坐,我們卻視為稀罕事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4 23: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10年去的,當時對歌樂山選擇過而不入,直接進的磁器口,在那里買了幾把扇子,吃了一些小吃,所謂的古鎮也不過是一個噱頭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5 23: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月廿五 週六fficeffice" />

今晨赴合川縣釣魚城。我對此城心嚮往之久矣。本以為只是一小型遺跡,存當年斷壁殘垣若干我就心滿意足。不意竟然是個很大的景點。遺物、碑刻、紀念物很多。我對釣魚城乃有跟多瞭解。其中有兩個細節我以前不曉得,很驚奇。

1、民國三十年前後,國民政府曾在此處社軍校之特訓班,以當年先烈抗擊異族侵略之勇氣與義烈。蔣公親自題寫“堅難困苦”四字。其中不寫“艱”而寫“堅”,據傳是爲了紀念守將王堅守城之功。

2、守城之最後幾年,南宋江山已破,臨安已經淪陷。至祥興皇帝時,釣魚城守將已心知此城此土是南宋最後的堡壘。他們竟建造了皇宮,準備迎小皇帝來釣魚城圖興複大業。還派出了百餘人的隊伍去尋訪祥興皇帝。他們此時仍不曉得,小皇帝已然蹈海殉國了。一城一地,也是大宋的國土。古人就有這樣的自覺——小小釣魚城,要為天下做主張。

今天雨不小。本來商量著不去的。但難按捺心中的思古之情,冒著雨還是去了。不虛此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5 23: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春山在2013-4-4 23:16:40的发言:
   我10年去的,當時對歌樂山選擇過而不入,直接進的磁器口,在那里買了幾把扇子,吃了一些小吃,所謂的古鎮也不過是一個噱頭了。

此段之眼目全在“买了几把扇子”^_^一下子勾勒出全副景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6 22: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fficeffice" /> 

二月廿六 週六

今日赴大足石刻。本以為與龍門石窟、雲岡石窟相類似,是抱著例行公事的態度去看的。到了地方才目瞪口呆。實在是令人震驚而至於失語,唯讚歎而已。我近來正用功瞭解佛教。對許多造像所蘊的宗教意味十分敏感。其中展示佛入涅的巨型臥佛像,遠看極為清淨、安詳,我一刹那間恍然來到了娑婆雙樹間,眼望著花瓣落在世尊身上。

讚歎讚歎!只是儒者之教,並不假此龕窟造像。

同行之旅伴不令人滿意,我有些負氣。轉念想想,是自己吹毛求疵了。寬容些看吧。一時聲氣嚴厲,反害了自家功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6 22:0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另:今日刻苦讀唯識學,屢讀屢睡;轉讀《般若與佛性》,越數頁亦睡;讀陳榮捷先生《朱熹》一書,精神百倍,手難釋卷!讀書好惡很明顯。一笑。fficeffice"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