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王靜得

靜得的作業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15 17: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彼刻誠,此刻卻不誠了。
 
面對自己的真實狀態需要勇氣,如果一時怯懦了、慌張了、無語了,人很容易去找個稻草來握,
 
 
特别有同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5 22:28:49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春山在2013-3-15 17:03:21的发言:
  我彼刻誠,此刻卻不誠了。
 
面對自己的真實狀態需要勇氣,如果一時怯懦了、慌張了、無語了,人很容易去找個稻草來握,
 
 
特别有同感!

 
 
我覺得在這方面,過多的理論上的思量和學習,很容易成為做功夫的障礙。容易出現拿知見湊工夫、拿熟話套語搪塞自己的情況。——這些東西比“流俗的說法”之類的東西更為精緻、與真正的工夫長得更像,其危害卻是相同。如同我這樣學習“高危專業”的尤其要在這一點上保持高度敏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5 22:29: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月四日 週五fficeffice" />

今日睡了個大懶覺,起床后也未振作,僅看了一部電影。學校辦合唱比賽,我任我院合唱隊之指揮,今日中午第一次排練,在場地問題上遇到些不順利。按說此時交文體部幹事處理,我作為指揮應當做的就是“到指定地點開始排練”,一切地點、人員事宜與我無關。——然而終究不可能與我無關,我帶著這支隊伍,就不希望它出問題、落下風,希望事事都順。這究竟是不可能,去年就出了種種不可思議的問題。其實幹什麼時都是這樣,不可能全順利的;而我作為團隊中的一員,一方面有我的職分,不宜不在其位而謀其政,所以才商定“藝術的事指揮負責,除此以外全交學生會”;但另一方面我這人心腸又熱,總不可能真的不管。就這樣,我一面給自己劃出安全的柵欄,怕自己太受累;一面又老想翻出柵欄幫人一把。我竊以為前者是智,後者是仁。

真正關注的是我在辦事、接人中的心態變化,今日負責的小妹沒聯繫好場地,我並未責備她,轉身自己去找場地;但我的確給她臉色了。我覺得我自己很有點故意在給她臉色,讓她曉得自己辦事不周——其實何必如此呢?和和氣氣地去找場地,排練完,再和和氣氣地告訴人家這事情應該怎麼辦不好麼?

再談和隊員們的相處。我以為我的大病在矜心。一言難盡。——但已然比從前好得多。這一兩月,正好在這事上好好做功夫,磨一磨矜心。

和一個群體這樣密集地接觸、相處,我想起先生的話:“我行我素,若即若離”,這八個字愈琢磨愈有滋味,以之度量身邊的賢者、以之度量自己,都覺得意味深長。

下午開了個所謂“會長大會”,冗長無比,空氣又差,我乃睡了個七葷八素——現在想來有些後悔。挺直了身子看會兒書如何?讀讀經如何?數息養神如何?經坐如何?哪個不比睡一覺強?——況且居然睡得著了涼。

晚間掃地、看書、聽琴,很安寧。今日早睡。明天太極拳的師父辦壽,要早到去打下手哩。

康斎先生曰:夜病臥,思家務,不免有所計慮,心緒便亂,氣即不清。徐思可以力致者,德而已,此外非所知也。吾何求哉,求厚吾德耳。心於是乎定,氣於是乎清。明日書以自勉。

“徐思可以力致者,德而已”。我們說得更落實一些:“可以循而為之者無他,禮而已。”。“吾何求哉,求盡吾身份耳”——心於是乎定,氣於是乎清,一時清明在躬,浸入仁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6 22: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候情绪上来了控制不住,其实这才是验工夫的好时候。

每次看静得学友的作业,都觉得表达之精准令人羡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8 00: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月初五 週六fficeffice" />

今天起大早,來給師父的壽宴打雜。“執事敬”,我只能說是時敬時不敬,執事三心二意罷了。我自少即對所謂“禮儀場合”極感興趣,對“執事”之類的工作很憧憬——認為自己一定能當一個好服務員。對“司儀”、“主持人”之類的事也覺得興味很濃。本想說幾句話分析這心理,敲了幾行字覺得不分析也罷。

二月初六 週日

今日下午帶合唱,晚上亦排練合唱,我一旦任指揮,一天到晚滿腦子就都是合唱。琢磨來琢磨去,旁的事都做不了。我的理想:規定時間來想專門的事,想此事時就只想此事,而其他時間便絕不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8 23:59:1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月初七 週一fficeffice" />

清晨小雨,撐傘一柄行湖畔,如約赴波心觀景台讀經。讀畢為學友講大學章句序,講得大家未必明白,我自家倒是又有所得。

上午上課談孟子,我接著“不忍人之心與不忍人之政”,又談了我對天命之性與氣質之性的感覺,依然談得不邃密。——眼下也不追求邃密。告子說“不得於言,勿求於心。”,是要被孟子否定的。還是反復入心來才是。

我讀養氣章時有一種感覺——這感覺突然呈現的,沒什麼穩妥的依據。本章似乎提了三種功夫:持志、養氣、知言。按照前文對告子的批評,持志功夫作為心上的工夫,自然應當是本,而養氣知言則應從屬于持志。——但我無論如何感覺不到什麽叫持志功夫。我在課堂上很魯莽地便說:我認為並沒有持志功夫,志者氣之帥,它乃是一個司令,一個將軍,打仗必然要有這個統帥;但這統帥自己是並不衝鋒陷陣的,他只是在那裡揮動令旗,叫“衝啊!”。實際上戰場、奪高地的,全都是手下的兵卒。——也就是養氣與知言功夫。我很不嚴謹地、也是極不負責任地說:養氣知言即是持志,別無持志功夫。同樣地,循禮之外也並無持志工夫。

然而這樣說的話,還有一大串問題要回答:“立志”該如何理解?難道循禮工夫不靠“志”來提掇么?……諸如此類,我全未想過。以上只算妄言臆說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20 23:46:3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月初九 週三fficeffice" />

昨夜忙完排練已近十一點半,昏昏沉沉,日記也沒寫。今日想補記,連怎麼過得都想不起來了。——感覺就是累、忙。但清算一下,似乎也沒幹幾件正事。躺在床上,身體累極了,精神卻仍在排練帶來的亢奮中,久久無法入睡。今天早晨起來,感覺大腦缺氧。遊魂兒般飄到湖邊,正趕上開始讀經。讀經的狀態倒蠻好!讀經畢又講大學章句序。我今日只講一事:氣質或不能齊,吾人如何看待?氣質佳者,應以為得天之厚愛而自矜自滿乎?氣質劣者,應以為天恩不至而怨天尤人乎?都錯了。我們不問氣質為什麼不齊,我們只問當下該對我們這一身氣質做什麼。隨氣質成就之也罷,變化氣質再造乾坤也罷,總要奔著我們能呈現出的“人樣子”去,奔著“不辜負”三個字去。孟子講踐形,一面是要我們不辜負普遍的人之形之中含蘊的人之性,一面也是要我們不要辜負天地生就的此身此心。講罷離開時,有學弟同我說,他接觸儒學,引子正在這“不辜負”三個字上。

今早是我最愛的天氣:有薄霧,又遮不住初陽和暖的光,金色的水汽於是籠在水面上,彌散在岸草汀茅間。每值這樣的清晨我都覺得生命力在隱隱地滋長,恰如將長而未長的苞芽,欲說還休。

白天即無事可寫:全是上課、排練、吃。下午又上佛學課,這學問越學越有趣,每節課都收穫滿滿。

幾天不與康斎先生神交了,今日讀一條。

康斎先生曰:南軒讀《孟子》甚樂,湛然虛明,平旦之氣略無所撓,綠陰清晝,熏風徐來,而山林闃寂,天地自闊,日月自長。邵子所謂“心靜方能知白日,眼明始會識青天”,於斯可驗。

每天清晨讀經,我們幾個學友都擠時間面向湖光旭日靜立三分鐘。看此條日錄,覺得很好、很美,無言以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23 00: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月初十 週四

今日晨起讀經,早間收拾房間、洗衣服、午間排練,一樁一樁,有條理又閒適。下午睡醒後健身,晚飯後讀書兩小時。讀周貴華《唯識明論》,此書條理清晰,邏輯嚴整,讀之如做數學題,精神高度緊張,錯漏一點就看不懂後面的。據說周貴華學工科出身,后轉為研究佛學。我猜他若講阿含佛教或講禪宗,一定講得無趣之極,不能啟信。——但他來講唯識學卻正是氣質所長。我很愛讀他的文章,他作為信仰者來做學術工作,身份把握得很牢靠。其研究與闡釋,全以教內之口吻,又極嚴謹,極明晰。當然,讀他的書恐怕對實際的修證沒有直接的作用,但作為佛學教材卻是一流的。fficeffice" />

晚間與一同學論孟子,我覺得他讀書有些貪多務得,非要在《孟子集注》之外尋出其它注本來作參考。我把話說得很直,一時間辭氣也嚴厲了,他於是有些不愉快,後來我向他道歉請他諒解,他也並沒有責怪我——但我自己覺得我當時心態是不夠平和的。這裡正要讀一則康斎日錄來提示自己:

康斎先生曰:文公谓延平先生终日无疾言遽色。与弼常叹何修而至此!又自分虽终身不能学也。

終日無疾言遽色,真是功夫!“注意你的臉”“色難”,由父母至親族,而至於民胞物與,無一不應以仁心應對。我脾氣本不壞,但“疾言遽色”總是免不掉。

二月十一 週五

這裡有一個私心在,它自以為是、自我欣賞、自我中心,它常偽裝得仿佛公正無私,但內在並不真正關注他人、尊重他人。你可千萬別把這事實說破。我們脆弱敏感易怒,也自知私心在那裡苟且。然而你若說破,我們要惱羞成怒的。

真是可恥可悲。

康斎先生曰:枕上思在京时昼夜读书不闲,而精神无恙。后十馀年疾病相因,少能如昔精进,不胜痛悼,然无如之何。兼贫乏无药调护,只得放宽怀抱,毋使刚气得挠,爱养精神,以图少长。噫!世之年壮气盛者岂少,不过悠悠度日,诚可惜哉!

舒墨當今正年壯氣盛,讀這則日錄有兩方面感受:1、惜取眼前,精進讀書,不令老來後悔。2、精神筋骨之康健,雖曰天命,豈非人事?應當趁年輕多鍛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26 23: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月十二、十三、十四三日失记fficeffice" />

二月十五 週二

茫茫生涯,唯道是我所依。

我看他人的生命,總有無量的苦於困,我覺得鬱鬱難以開解。

轉觀我自身的生命,一時間找不出別於那無量困苦的抓手,更加鬱鬱。

一時間天光乍現。原來我還有道!一切顛沛流離、成敗利鈍橫在人生的前路上,我只循著此道,跋山涉水,再不管許多。唯如此人生才值得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29 18:56:4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月十六、十七兩日失記fficeffice" />

二月十八 週三

恍兮惚兮!竟然失記兩日。這兩日我做了什麽工夫?讀了什麽書?歷了什麽事情?細細尋思,真不知生命留下了什麽——朱子說作工夫要一棒一條痕,陽明說殺人要在咽喉處著刀。此刻驚覺:這兩日棒痕一條沒落下,心中賊人也一個都沒殺死。不下功夫,唐捐光陰。

早起就昏昏的,讀經也不很在狀態。自己做早飯,磨磨蹭蹭好長時間。上午總算擠出時間來讀了幾頁書。中午合唱排練,由於效果不理想,一連排練三個小時。我精神即亢奮,排練時絲毫不覺得疲憊;隊員們卻已經雙目無神,垂頭喪氣。只好解散。回到宿舍,亢奮離我而去了,整個人散了一樣,倒頭就睡——不忙!不能縱容自己貪睡,少睡即起,又去健身。健身這事一定留在晚飯前來做。一來健身之後吃晚飯有利肌肉恢復,二來如若飯後健身,勢必一晚上都沒效率,幹不了什麽正經事。此刻我剛吃完飯,氣定神閑地寫日記;寫完日記距離睡覺還有數小時時間可以支配。

 

 

先生曾自述往事:從高校出來也並不曉得路該怎麼走。一頭扎在初一學生那裡,什麽也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有儒學!

 

這段話極打動我。什麽也不知道,只知道有儒學。二月十五日我走在路上,沉思著這樣的話,一邊想著身邊人的生活,乃想到:茫茫生涯,唯道是我所依。我今日又想到夫子,夫子何嘗知道這條路該怎樣走呢?人生一環接一環,成敗利鈍,冥冥中或許真有命在作用?——夫子不知道這些,夫子只曉得有天道,只曉得天命此身傳斯道。於是夫子就把這道行開去,不畏顧亦不猶豫。

回轉到我的渺渺一身上:我又何嘗知道“這條路該怎樣走”呢?我不曉得我將在哪裡,我惟應當去曉得我是誰。

 

默默存思、默默存思,一時恍惚又清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