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王靜得

靜得的作業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2-23 14:2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股力量能帶我們飛翔,加油!

做心中想做的事,做應該做的事。

[em17][em27][em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8 03: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朝氣蓬勃!

學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3-11 23:4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周二时在一门讲授西方哲学的课堂上睡着了,或许是由于老师对我有些印象的缘故,他注意到我竟然没有在听课,便把我叫起来,问了我一个比较困难的问题,在我未能蒙对答案之后,把我逐出了课堂。

走出课堂时我心中很有些不平的:身后睡倒一大片学生,何以对我青眼有加呢?此念头一起,便觉得不对:上课睡觉,这应当么?倒要去抱怨人家如何如何。

由是又想:进入大学以来,与儒学相关的课,我就一分一秒地认真听,旁的课,偶尔就开小差或者翘课。这些课,实话实说我兴趣不大,我也一向以这个理由任性地不认真对待。

被这位老师逐出课堂之后,我才想:做一个学生,本分就是听课。课有趣无趣,暂且不论;做学生而不听课,这无论如何也是不尽本分。做功夫要一以贯之,哪有这個课堂上把功夫做起来,那個课堂上便放下的道理呢?这么久以来,不止这一件事情上不关心不注意;不如礼的事情简直多难胜数。一些所谓的“俗事”,便以随便的心态对待,这哪里是做功夫的状态呢?自己平时以成为儒者为志,人家看过来,难免要想:儒者便能够上课睡觉么?便是从“防物议”这样最外在的理由去想,也该时时把循礼功夫带在身上啊!

从这件事以后,便常常自问:你此刻是谁?你此刻该干什么?是个学生时便把腰板挺直了听课,是个寝室值日生时便撸起袖子扫地擦桌,是个合唱团员时便瞪大了眼张开了嘴卖力气唱——每天总要问上这么一二十次,心中融融地便不同。

这感受,前面几天一直想写出来,又不敢,怕说破了这点融融的意思就丢了。昨日本想与各位学友在学堂中分享,可惜遇上了急事耽搁到很晚。今天写出来,只是直抒胸臆,丝毫不敢摇曳文笔——怕半分不诚就破了现在的状态。暂且搁笔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3-21 23: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西历3月21日 壬辰二月廿九

循礼功夫,一刻不可辍。把一事的规矩立起来,按着惯性去做,做出来倒也如礼。然而稍不注意心就逸散了。立了一事的规矩,一面要用心守这规矩,一面要紧用功立下一事的规矩。不然功夫很快就生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3-21 23:24:42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26 23: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在论坛上发作业,转眼大半年矣。小半是因为论坛偶尔故障,大半是因为自己懒。虽写了,却总未手勤发上来。现拟将九月至今的日记贴上来,每日数则,一周而毕。翻阅之前的日记,或有些感受,皆写成按语缀于后。日记均署阳历日期。

 

九月二日:刚回学校,还是要以收摄心情为主。

今天回到学校,和川大的朋友们相处,骄心、矜心、躁心,一时都有些浮动。感觉前几天涵养的好意思有些把持不住。别无他法,还是要以礼自持。明天开始上课,更要收摄一些。心情浮动,想事情都不清楚。

【按,此时刚从北京诸学友并先生身边回来,功夫状态极好,心细如发,有一丝非礼都能察识到。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所谓“心情浮动”,其实不过是有点小出入;如今出入可大了。】

 

九月三日:要在视听言动上下功夫

【按,仅余此题目,内容已被误删。大致意思是自身有苟视苟言之事,察觉到了,提醒自己要注意。】

 

九月五日:

 

其一:诚伪之际,不可不辨。

自欺之害大矣!

【按,本条只此一句。忘其事。然我之病大概在不诚不直,常欺于心,生活中之问题大率皆出于此。前几日问先生:面授时赠我“直道而行可矣”一言,虽觉警醒,却始终茫茫找不到功夫抓手。一个直字,总是没感觉。故问直工夫怎么做。先生答:不欺心。今回顾此条日记,却原来状态好时,早知此工夫之把柄,只是没抓住!】

 其二:事冗不可心乱

事情一冗杂,很可能就要乱了心神。心神一乱,想事情必然不邃密。突然想起先生教的呆法,不知在这事儿上管不管用。

 

其三:今日所感今日见一俗人,自以为有学问有见地。俗不可耐,以至于面目扭曲,满脸横肉。人本身决不至于长成那个样子,三十岁以后的相貌靠自己。诚哉斯言。 与人谈儒学,谈至向上一路(超越永恒无限绝对),即遭遇困难,这真是一道坎! 自家工夫绵密了一些。假期的震动与感触转化成了工夫。我为自己高兴,坚持!

 

 

翌日补记:与室友谈儒学时,将先生许多令人极为受用的话都说了出来,甚至直接捅破到“超越永恒绝对无限”,但他们似乎没什么感觉。火候不到,我说什么都白说。然而火候什么时候到,怎么培养火候,我真是摸不到头绪。自家没有闻道,要使人昭昭,真是困难。

 

【按现在自家工夫这么差,哪儿有心情同人谈形而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27 23:33:22 | 显示全部楼层

fficeffice" /> 

九月六日:

其一:不孝

今天同一位太极拳老师谈了谈,他同意收我为徒。我打电话报告给母亲,母亲问了问情况,立即指出若干现实的困难。诸如我在经济上能否支持,时间上能否允许等问题。平心而论,母亲的考虑很周到,很犀利;但未免太过咄咄逼人,太过不留情面,我一时有些不悦。与母亲抢白了几句。问母亲大学时有没有学过什么东西,现在遗憾不遗憾。母亲在大学时期,家里的生活费很少,她吃饱穿暖尚需小心算计,哪有余钱学什么兴趣爱好?我明知这一点还把这话问出来,就是故意要戳母亲的痛处。母亲语气更加不快了。

母亲教育我的方式,很大程度上受了她的童年、青少年经历的影响。我意识到了这些教育中的负面的东西,有意识地去除掉它们;但我并不因此而怨恨母亲,因为她也只是在用她认为最为正当的理念在教育我。尽管如此,每当我看到自己身上的一些品质,我总想到这大概是母亲教育我的结果,进而有些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怨恨。这些怨恨堆垒起来,就会转化为一种明显的狠愎。所以才说出上面那种刻意伤人的话。

我感到很懊悔。我竟然对自己的母亲说了那种话!哪怕是一瞬间,我是狠愎的。我不可以再去想什么童年阴影想什么教育的坏影响。身边已然有同学,将这想得很深很细,或许还想得很对,于是开始对自己的父母产生无法压抑的怨气。我绝不能这样!


【按,如今看来,字字触目惊心。现在的我即使做出那样的事情,也不敢写下这样的反省。那时真是又敏感又诚恳!】


其二:前路漫漫

开学第一周,感觉很忙也很充实,没花什么时间闲逛。除却上课,就是做事,要么也是去合唱团训练。其余的空闲时间,车上、等人时,常常就静坐。若有若无地想想自己,想象工夫。这样过一天,就感觉活着一天,否则总觉得有未尽之处。

然而今天也开始感觉有些疲惫:就这学期来说,这只是第一周,还没有过完;还有十九周等着。就大学生活来说,还有三年;就人生来说,还有多远呢?长似乎长得无边无迹;短也不过是转瞬之间。

空想未来都是假的;此刻工夫是最真实的。


【按,这一条所显示出的状态令我自己感动。“除却上课,就是做事,要么也是去合唱团训练。其余的空闲时间,车上、等人时,常常就静坐。若有若无地想想自己,想象工夫。这样过一天,就感觉活着一天,否则总觉得有未尽之处。”如果这样的状态能多保持几天,该多幸福!】

[此贴子已经被春山于2012-11-28 17:26:10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28 23: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九日:放松完毕fficeffice" />

周末尽情放逸了,现在还要收束回来;房间也乱了,说话也无礼了。濡丸走坂四字要记在心里。

九月十日:应接不暇

事情太多,把人压得有些慌忙。心情上难免受一些影响。工夫要再往上走一走,或许能把这一段应付下来。周末结束之后的第一天,似乎状态不够好。上一周也忙,然而忙归忙,工夫不断,一有闲暇便静坐、自省,时时循礼,工夫用得密,托着事情往前走;今天工夫没上来,只好教事情牵着走。还是要把工夫做密,让工夫托着事情走,省心力,事情也能做的好。

【看自己这一番工夫与事情之论,现在看来有点小问题:仿佛是为了做事情才做功夫似的,把工夫当成成功学了。工夫是生命线,有此为活无此为死,哪儿能因为事情而做功夫呢?】

九月十二:纷扰中愈要守住清明

不要让事情裹挟了,要拿工夫托着事情走。愈是事情多,愈要时时刻刻守住清明的心地。要抽出时间读书!

【清明之状态太珍贵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30 22: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十五日:无所用心久矣!
所谓“周末状态”不是很好,不宜太长,否则转换不过来。
【按,这段时间在忙学校社团的事情,周一至周五手忙脚乱,周末便有意识地放松。】


九月十七日:读书迫在眉睫
近来事情繁多,根本没读书。感觉在空耗日子。
工夫托着事情走,不要成了一句空话。常常静坐,尝尝读经,多听录音多读书。
【按,不读书,便觉得空耗日子;读书了才觉得过得算数。】

九月十九日:事情多,功夫应付事情还可以,自家精进有些吃力。
【现在看来这话有些问题。拿工夫来应付事情,而居然没有精进之感,只觉得疲于奔命,这说明根本没在做工夫。】

九月二十:终究了却一桩事
招新结束了,真是千辛万苦。了结得还不错。
后面要和活生生的人当面打交道,考验工夫还在后面。若能过得这一关,自己工夫恐怕要上个台阶。
【惜乎这个机会把握得不好!】

九月二十五:状态更低迷了
感觉心力远不如前段时间,必须休整一段时间了。感觉负载太重,眉头展不开,工夫也是勉强撑着做。和前两周勇猛精进的感觉很不同。这种情况不能持续!

九月二十六:
其一:对待恋人也要有工夫在其中
这不是冷冰冰,更不会影响爱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莫不有工夫,恋人亦不外此。

其二:状态差时不做事

九月二十七:往者不悔,来着不豫
1、不要心存侥幸而试图不守规矩,避免把自己牵扯进麻烦,陷入窘迫境地而心中失去主张。
2、真的不守规矩了,就狠下心来不要怕后果,不要畏首畏尾。
3、任何时候心中清明,不要有一刻起私心己意,否则遗祸无穷!

【按,此事说来很丢人:一件不大的事,我图一时方便没按某辅导员说的做,后遭盘问,又试图撒谎;谎又没撒圆,被辅导员批评,又极度抑郁担心后果。(其实没什么后果)这一系列事情让我很鄙视自己,这哪里是我一贯的风格!戒之戒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6 18: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二十六日:孝母高于其它fficeffice" />

母亲的一些想法我还是应当听从,其他什么也没有这个重要。

【按,“从父之令,焉得为孝?”。本条日记,大概是与母亲起了一些小冲突,一时很后悔,真是心情即如此。话说得也就不太妥当。】

十月十四日:恢复状态

明天开始还要拿出精神来!我的生活有那么多东西值得期待,工夫状态必须起来

【按,苍白无力的自我鼓励大概是功夫很差的一个标志吧。】

十月十七日:谈状态

近来闲邪入侵,状态低迷。想来想去,也不是什么工作繁忙,也不是什么内在焦虑:说这些都只是不着边际,自己诓骗自己,犯了胡思乱想的毛病。其实做功夫只是要抓住应有的状态,大踏步地往前走,不要分析自己,分析来分析去,反倒离开了功夫。状态一对,当下就往上走;状态不对,怎么分析也没用。

最近还是要注意好几件事:1、克勤小务。洒扫功夫要做好。2、循礼工夫要重新做密,具体来说,在什么位置就要想好自己的身份,自己的本分。当学生的本分就是上课听讲。对待不认同的学说,尽量去了解去尊重;总是戏谑待之,倒把心性养薄了。做社长的本分就是要代表国学,决不能怠慢社员,自己的行为不能丝毫轻忽。对待朋友的态度也该变一变,无聊的玩笑不该说就不要说,要珍惜自己的名声。以后开始学拳,对待同门师兄弟切忌起争胜、炫耀之心,总是谦和请教,绝不能有骄矜。另外气血方面的问题一定要处理好,已经有了这么好的伴侣,绝对不能被气血胜了,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来。

读书的功夫必须要抓起。手头有这样几本书着急要读:中国历史精神、国史大纲。本月之内这两本书该读出个眉目。太久不读书了,读书该重新进入自己的生活。用番茄读书法,调整读书的节奏,做好摘抄工作,为日后做计度。

找李晓宇老师谈一谈,再和先生谈一谈,再和段昊坤谈一谈,把研究生的方向确定下来,接下来两三年要有个打算。

【按,此条状态,犹如下棋之所谓“长考”,将接下来的几件事细细想了一番。一个多月以后会看,也有想得对的,也有想差了的;但总之清醒地想想还是好事情】

十月十八日:略有回升,继续保持

今天稍微向上走了走,不能松劲儿

十一月十二日:小务不勤,人必不尊

自己不庄整不严肃,每个俨然凛然的样子,人家便要对你宣扬的东西产生怀疑,这不是人家不了解你,只是你自己做的太不端。小节,尤其是涉及公共场所的小节,做起功夫来既简易,成效又大,必须做起来。活了二十年,这个毛病还是克制不掉,真是没用!也是禀赋如此,习气如此,但变化气质四字又岂是白说的?今日叫人家说破,害臊不害臊!自家持守差到这般地步,真是丢脸!

(当日同学李哲责我上课常常吃东西玩手机对老师不尊重,她认为我一向说要诚敬,只是口头唱高调,乃有以上言论。)

【按,如今回看,也是自己一向太不成样子,自己也觉得不像话了,被人家点出来,当时一面自责,一面也有些恼羞成怒。大凡恼羞成怒,总是已经有几分知道自己错了。这一条日记说得都是意气话,却可见得当时懊悔自责的心情。】

十一月十三日:读书修身皆紧迫

三十岁前学问人格都该有个规模,格局不能小。如今还有十年来做,没什么时间能拿来虚掷了。闻过而卜能喜,骄心重!修身之心弱!

【按,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十一月二十二日:要活不要死!

不做功夫,渐渐觉得习惯了,稍一作,就觉得自己此前是行尸走肉。要活!

【按,阳明语:“持志如心痛”,大概一刻不奔向所志之所,就觉得痛得受不住,没这种感觉,如何能入道如箭!】

十一月二十七日:

其一:忧谗畏讥

自己忧谗畏讥。说出来人家都不信的。看起来如此不拘小节特立独行的人,居然在乎什么人言物议!?然而的确在乎,而且会因为一些批评而感觉极为别扭。

从今起必须庄整严肃!否则人家总不敬你!不敬道!

【按,决心下了多少次!诶!】

其二:常静坐:

之前静坐的习惯全抛了,还要捡起来!

十一月二十九日:多说是,少说不

多肯定对方,多承认对方的观点。

十一月三十日:观元日有感一文,感慨良多

元日有感一文是我的第一篇静远堂作业。去年冬天我在生理与心理上遭遇双重的煎熬。心理上:高考失利,想着老同学都在北京精进,我却在蜀中颓废,极为抑郁,甚至有深夜哭醒的时候。生理上:冬天太冷又无暖气,也不出太阳,更让人觉得抑郁。真不知是如何熬过来的!

然而今年冬天状态要好得多,各方面都顺利了,工夫、读书都还不错,应该说是比去年要强了。但我惊讶极了:元日自语中就告诉自己,最大的问题在“不尽”,这几天念念叨叨还在说自己“不尽”,这将近一年的工夫到底用到哪儿去了!不长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7 23: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各方面都顺利了,工夫、读书都还不错,---------------恭喜!

向老兄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