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6999|回复: 225

靜得的作業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2-2 23: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年伊始,舒墨立意補上向所缺失的作業本。今日先發元日時信筆所寫的一番肺腑話,以此開篇。此後舒墨作業之中,若有何荒唐言、妄誕語,還望諸位學友不要見笑。若能略資參考,則是舒墨之幸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2 23: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em23][em24][em24][em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2 23:2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元日凌晨,闔家皆在夢中,余對電腦,惶惶如欲有所言,卻不知何事足道于人前。辛卯一載,如油漫蜜淌,觀之嫌慢,阻之卻不能。算來事變多矣,卻鮮有留跡于心。歷歷數之,竟有隔世之感。

向者年尾回首,往往陳敘往事,感懷傷情。今則不然,余惟期以當下之我為我,不瞻顧以往,亦不揣想將來,譬人行于道,目光所注,當在前路,豈在背後之跡耶?豈在身下之影耶?走不瞻跡,行不顧影,余所信焉。是故歷陳往事,徒增歎惋之事,余所不為于心。

雖如此,然往事前塵,如杯中細泡,飄搖附于壁,或經搖動,旋即上浮,悄然而破,則余心力所不能制。高考前之事,似孟婆湯澆,皆模糊難描;九月余入大學,初時狀態尚佳,能精進自勉,至十一月即怠惰鬆弛,泥丸走板而下。十月末嘗作文《夜有所夢》,彼時所述之心情,后竟愈發強烈。余不欲助長負面情緒,凡悔當初、恨現在、怕未來之念頭,一遭照見,即刻扼殺,不使成型。然自心乏勇,不能提縱向上,得起正見,故雖一時壓制,實則不能革除邪見。積弊三月,至十二月間,已頗為嚴重。白日心態尚可,然每至夤夜,獨臥寒榻,若有所思而若無所思之時,悔即悄然而至,恨亦因悔而生,悔與恨,又最終落在一個怕上,乃擁衾垂淚,而不知所哭何事。似人感冒發熱,通身不適,卻不知痛在何處,只是昏昏地難挨。余便在這昏昏地難挨中,度過了辛卯年的最後一個月。此種感受,能與人言呼?不可也。至親不能代病人受痛,與人言亦無補于病;能自思量呼?不可也。凡傷懷之事,多愈思愈生壘塊。

不能與人言,亦不能自思量,這番悔恨怕,哪個是解鈴之人?倒無甚玄虛,自知惟提縱向上,循禮不輟一途而已。此事之難,早已身驗,然捨此豈有他法?惟勉力精進耳。

無聊之舉如表决心喊口號者,余所不為。僅以一事提醒自己:辛卯夏,先生在西山嘗講一個“盡”字,當時滋味淺,如今才涵泳出意思來。壬辰年,未必要做什麽大事,事事卻都要念起這一個盡字,如此,才不至於癸巳元日時,抱怨說自己虛度了龍年。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2-2 23:29:09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3 12: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宝剑锋从磨砺出 梅花香自苦寒来

[此贴子已经被如是我闻于2012-2-3 15:02:05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4 17: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em23][em23][em23][em23][em23][em23]

龍年“行不顧影”,攜手共進!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2-4 17:58:22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16 01:0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月廿二 西历二月十三

开学首日,即有丁元军老师之中国哲学原著研读课。丁先生是川大哲学系的学者,笃信儒家,尊奉朱子。在此对本次课略作笔记,一来备自己日后翻阅,二来与诸位学友分享心得。

丁先生开宗明义,绪论何谓经典。丁先生以为,一切有思想之书,不过是著作,至多是高明些的著作;而经典乃是无思想之书,无思无虑,不假意见,浑然天成。唯经典有此至高境界。又言经典乃是为读一切书打底子的书,言瓶无底则水漏,鞋无底则袜湿;有一类人读书专务杂驳,不知一门深入,不重统绪。读来读去,是个泛滥无归者,只一收荒匠耳。其中收荒匠之喻,令我深受触动。回想自己之读书历程,更加是个收荒匠。只在近几年才读了些珠宝罢了——不过这已然是人生大幸了。

丁先生先推四书五经为经典,复以朱子读书法为四书五经排序,先四书、后五经。推论语为群经之首。引朱子“先读大学,以定其规模;次读论语,以得其根本;次读孟子,以观其发越;次读中庸,以见古人之精微处。”之语,为诸生释明课程安排如此读书次第之用意。

丁先生今日对自己做了一番解说,丁先生说,自己乃是一儒家立场的朱子学者,并且随时愿意这样宣称。复补充:宗朱非谓到朱子便是至处了,而是以为朱子乃通向孔子最便利的路径,所以丁先生在学问上尊奉朱子,自言“愿作朱子之忠臣”,令我对其肃然起敬。

丁先生气象温厚,辞气和缓,讲课纯以真心动人,能带诸生沉潜深入。略无表演气、炫耀气,与许多大学老师迥然有异。以后在丁先生课堂上若偶有所得,仍将整理出来与大家分享。

正月廿四 西历二月十五

今日晚间多用了些功读书写札记,只觉得通身舒泰。白日间略有些委顿,至此时也全好了。先生尝言“精神完足”,又拈出“尽”字来提点大家,常念着这个意思来用功,便能少些不自慊之感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16 01:0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月廿二 西历二月十三

开学首日,即有丁元军老师之中国哲学原著研读课。丁先生是川大哲学系的学者,笃信儒家,尊奉朱子。在此对本次课略作笔记,一来备自己日后翻阅,二来与诸位学友分享心得。

丁先生开宗明义,绪论何谓经典。丁先生以为,一切有思想之书,不过是著作,至多是高明些的著作;而经典乃是无思想之书,无思无虑,不假意见,浑然天成。唯经典有此至高境界。又言经典乃是为读一切书打底子的书,言瓶无底则水漏,鞋无底则袜湿;有一类人读书专务杂驳,不知一门深入,不重统绪。读来读去,是个泛滥无归者,只一收荒匠耳。其中收荒匠之喻,令我深受触动。回想自己之读书历程,更加是个收荒匠。只在近几年才读了些珠宝罢了——不过这已然是人生大幸了。

丁先生先推四书五经为经典,复以朱子读书法为四书五经排序,先四书、后五经。推论语为群经之首。引朱子“先读大学,以定其规模;次读论语,以得其根本;次读孟子,以观其发越;次读中庸,以见古人之精微处。”之语,为诸生释明课程安排如此读书次第之用意。

丁先生今日对自己做了一番解说,丁先生说,自己乃是一儒家立场的朱子学者,并且随时愿意这样宣称。复补充:宗朱非谓到朱子便是至处了,而是以为朱子乃通向孔子最便利的路径,所以丁先生在学问上尊奉朱子,自言“愿作朱子之忠臣”,令我对其肃然起敬。

丁先生气象温厚,辞气和缓,讲课纯以真心动人,能带诸生沉潜深入。略无表演气、炫耀气,与许多大学老师迥然有异。以后在丁先生课堂上若偶有所得,仍将整理出来与大家分享。

正月廿四 西历二月十五

今日晚间多用了些功读书写札记,只觉得通身舒泰。白日间略有些委顿,至此时也全好了。先生尝言“精神完足”,又拈出“尽”字来提点大家,常念着这个意思来用功,便能少些不自慊之感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16 01: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與樓上同一日)

今日見朱子《沧州精舍谕学者》中數語,簡直就是我的寫照:

……乃不曾用得旬月功夫,熟读得一卷书,只是泛然发问,临时凑合,元不曾记得本文;及至问著,元不曾记得一段首尾。其能言者不过敷演己说,与圣人言语初不相干,是济甚事?

朱子說的好辛辣!這番慵懶不用心,說穿了乃是個不敬。不敬是為學之大病,我卻帶著這病過了這麼長時間。幸好良藥就在案頭:

……今请归家札襟危坐,取大学论语中庸孟子逐句逐字分晓精切,求圣贤之意,切己体察,著己践履,虚心体究。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2-16 1:15:19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16 09:28:32 | 显示全部楼层

[em17][em23]

读小学友的作业,甚为受益,深感温暖。的确,经典犹如一面镜子一字一句都在敲打着我们,并督查着我们的一言一行。很多的时候让我们内心为之共鸣,也有的时候为之汗颜!

谢谢静得学友,希望能经常看到您作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22 23:5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月廿八 西历二月十九

立意每日读经,开学一周却有四五日连书都没拿起来。今日痛快读了许久,状态大不同前,感觉好多了。明日起每天早上要早起赴本校国学社早读活动,为社员讲读楚辞《怀沙》篇。我校国学社衰颓久矣,我欲振兴每天清晨之晨读及每周五之讨论,诚非易事。既有上下之异见反对,亦有自身之惰性作梗。不过我还是爱做些事情,才觉得功夫做得实在,只是读书为学,便觉得不过瘾。无非是辛苦些,不能成是情理之中,若成了就是喜出望外。


壬辰二月初一 西历二月廿二

周一开始,舒墨在本校国学社承担早读主持工作。所串讲内容为九章怀沙篇。舒墨高二高三时曾用力于楚辞,当时为校内诗社同学讲读,都是用了十分的真心真情在说话。然而此番再开讲楚辞,已觉屈子之心境气质,渐与我陌生起来。原先见“忳郁邑余侘傺兮吾独穷困乎此时也宁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骚》)之句,便要激愤落泪,似乎道我所未道一般。现在却没那份激动的感觉了。倒是爱《怀沙》“定心广志,余何所畏惧兮?”,定心广志,四个字意思大极了。

今日哲学通论课上又讲起苏格拉底,老师引到黑格尔的意见,便连带着说出了黑格尔的悲剧观。

……这正是那一般的伦理的悲剧性命运:有两种公正互相对立地出现,——并不是好像只有一个是公正的,另一个是不公正的,而是两个都是公正的,它们互相抵触,一个消灭在另一个上面;两个都归于失败,而两个也彼此为对方说明存在的理由。

——《哲学史讲演录》

这段文字我从前恰好读到过,细细以品味,这话说得极透切。邪恶毁灭了正义,丑陋撕烂了美丽,这算不上是悲剧,因为终究能分出个正邪丑美,有个能批判的对象;而黑格尔所揭示的这一类悲剧,全无可指责的对象,双方都是公正的。作为读者的我们,便有一种强烈的“憋屈”“无奈”感。这样的揭示是极其精到的,透过这个理论我们能理解许许多多西方文化世界中的人与事。然而,黑格尔止步于这样的揭示,而没有为这样一个两相毁伤的结局指出一条消解的道路。这令我十分不满。我能理解、乃至认同这样的悲剧理论,然而因为它止步于对悲剧的审美,而不给出一种可行的消解,甚或仅仅做出一些消解它的努力,我就必须说它归根结底是十分畸形的。

在课堂下我对老师道出了我的看法,老师沉思半天,也认同我说的,黑格尔的确没有对这样的悲剧做出消解的努力。然而老师补充说,尽管不能消解悲剧,黑格尔还是提出了一种极有价值的看待悲剧的方式——尽管对立冲突的双方在冲突中湮灭了,消亡了,可双方朝向所合体出来的绝对精神却始终存留下来,自我发展了自我。

抛开对这一可疑说法的更加不满不提。其实我真正的不满乃在于,我发觉黑格尔对悲剧的把握乃是极为精确的,而这样的悲剧精神,对整个西方文明,有着巨大的影响。从希腊流传下来的伟大悲剧,深刻塑造着西方人认识人生、认识命运的方式,并且——恕我轻率粗暴——给西方人的精神生活带来了极大的痛苦。更令人不愉快的是,我渐渐意识到,这样一种在我看来并不十分健全的悲剧精神,正日益在我们这一代青少年中流传开——这种流传完全不是自觉的,而是十分隐性的。这种大异与我们民族传统认识人生、认识命运方式的精神,很值得我们警惕——然而也并不需要警惕。因为只要我们努力重新发现我们本身的天命观、天人合一论,这样的一种悲剧精神,就自然地不会侵袭我们的精神。只是,从各种角度考虑,对这种精神的了解和思考,都是十份必要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