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如箭

如箭的作業本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 20:57:3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01月09日

在任何情況下不可以放低對自己的要求。

今天在做禮儀劇總結,發現任務量極大。要以工作室進入市場的要求來總結這次的禮儀劇。這是自家事。求仁得仁又何怨。

工夫只有做盡才會有感覺。

真正去把工夫做盡的時候發現儒者不好當。真正在事上磨練是沒有任何熱鬧的。在事上磨練是獨自面對自己的工夫。這個工夫怎麼把握,怎麼做,都是你自己決定。

感覺,盡下來開始做工夫的那一刻,才是生命開始的那一刻。

我們對於道的追求和對道場的擔當是不分年齡和地點的、境遇和時機的,大家都要豎起脊骨,做好我們這件分內事!

「雖危起居,竟信其志」,「竟信」兩字給人一種巨大的反彈感。有阻礙出現,勇同時激發,噴薄而出。有一種摧毀性。那阻礙如果是一,那激發的勇彷彿就是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 22:31:4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01月10日


統籌做好了,那下一個就是把具體的事情做盡了。

今日有感:人生,幹的是事業,活的是工夫。
沒有工夫,就沒有真正「活」著的感覺。所以就不會有生活。


我的奶奶生於民國十七年。今天晚上十點鐘,奶奶從三姑家到了家來住,十點半鐘,奶奶開始拉著我說話,絲毫沒有要休息的意思。說的都是解放後的事:困難時期,家裡本是城鎮人,但當時為了「響應」國家「號召」,被迫遷到農村,就成了農村戶口。因為爺爺在學校當校長,所以一年逢過節給換二兩肉。家裡想多買些肉,但是政府寧肯扔掉也不買給農業戶,諸如這類的事情,如還有好多……沒想到奶奶說完這些,居然幾乎哭喊出來「不公平啊!不公平!」我沒想到奶奶能說出這種話,一是奶奶沒讀過什麼書,也不怎麼識字。另一個是,像奶奶這樣,到了現在兒女都那麼孝順,家裡生活條件越來越好,而且家裡人總有好事讓她高興,天天心裡一定會是開心的。究竟是多大的不公能讓怹老人家還如此這樣念念不肯忘。


又說,當時紅小兵闖進家門就要吃要喝,每天都要到點被拉著上街拿著紅寶書喊口號。奶奶在說這些事情的時候,是一種遭罪和煎熬。


奶奶對於「老段家」這三個字的感情我覺得很多人是很難理解的。奶奶講的時候,話總是這麼說,「你太爺」的時候,怎樣怎樣……太爺有幾個三個兒子,其他兩個都絕戶了,「老段家」就剩下咱們這支了。
又講,當時我大爺讀書交不起學費,學校不讓讀。家裡就打條子,也讓大爺讀書。家裡幾個子女很多一直讀到高中都沒教過學費,交不起啊。你哥哥現在在國外讀書,你也能去留洋,真好啊。


沒有經歷過那樣辛酸的日子,自己這二十幾年是活得太輕鬆,太幸福了。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苦。既沒受過物質上的苦,也沒感受過精神上的創傷。在奶奶講解放後那些事情的時候,我自以為不是特別敏感的心,對那個奶奶年代口的那個年代,能感受到那種對人性的摧殘和那種巨大的創傷,那種不知從何而來的洗也洗不掉的屈辱感,和毫無出路的痛苦感,一種想大聲哭喊控訴而失聲的痛苦。我想起了先生年前講的相關的事情,才略微能體會到先生說的「你知道對於一個敏感的人來說,那是……」。這種感受,讓我感到,歷史是孝道穿成的,是一代代的親人穿成的,你和你歷代的親人都是一體,他們的感受你就能感同身受,他們的喜樂就是你的喜樂,他們的呼吸就是你的呼吸,他們和我就是一體。我有了這種呼吸,同時自己發現自己對生命有了一種渴求,這種渴求不是來自我經歷這二十多年的生命感受,而是來自前輩給我的生命感受。我彷彿是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了,有了經歷過那個時代之後的人對生命的那種切迫的懇求。想讀聖賢書,想努力地去探求人性。
我感覺到,沒有孝道歷史就不真實,因為歷史不會進入你的生命,不會在你的生命中起作用,這樣的歷史,就是故紙堆而已,毫無意義。


在奶奶的講述中,我似乎有了一種歷史的親歷感。那是一個被上天拋棄的時代,是一個被詛咒的時代。人被剝奪了人性,找不到任何的出路。我似乎可以感覺的到,假使在這個年代,有一個極為敏感的人,他的內心是怎樣的一種痛苦。那是一種錐子撕碎心臟,烙鐵烙在心房的痛,是永生不可抹去的陰影。



奶奶講到她的太爺、爺爺、父親的故事,我突然有了一種歷史的穿越感。因為在那裡,已經是梳著辮子的人了。在往前的事情,就不是奶奶能親歷的了。但即使記憶能追溯到奶奶的太爺的太爺,也最多只能到乾隆年間。



我突然覺得,人的生命是多麼的短暫,我們如此努力的尋找記憶,居然連明末的邊際怎麼也摸不到了。我們隨著時間的流逝,喪失了記憶,也喪失了生命。假使有一種方法,能讓記憶接續,那麼生命也就穿越時間而相連。就現在來看,在過去的兩千年中,人類的生命,儲存在了書籍裡。



自己感覺好像有了一種對於全人性的關切和關愛。好像全人類的喜怒哀樂都是我的分內事,我都要去了解,因為所有的人類都是一體的,都是一回事。想起了先生講春秋大義中「以潞子嬰兒歸」:


爲什麽孔夫子要記下來小孩子那個事情?是不是說要控訴晉國的暴行?還不是這個,孔夫子是說,他日希望這個小孩子能光復故國,能夠重新讓他們的家族和部落振興起來。(編者按:是說本《春秋公羊傳·宣公十五年》語:「錄以歸者,因可責而責之。責而加進之者,明不當絕,當復其氏。」)這個人的同情心有多麼深啊!孔夫子真的不是屬於哪一些人,他永遠屬於仁愛的那種大的境界,他能涵蓋人類的喜怒哀樂。我們稱他為至聖先師,是有道理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9-10 11: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年近不惑的我,假期也聽我的父親講起爺爺、太爺爺、姥爺、太姥爺以及再前一輩。
于歷史,也有了一種親切、真實感。
我也按照年代一代一代地向上推演,及至不能再推演,心裡升起悲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