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368|回复: 3

[分享]八股文范文数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2 19: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百姓足君孰与不足

  明吴县王鏊应科举状元之作

  民国六十四年成功中学教师魏开瑜讲授

  学生彭元岐笔记

  原典:

  论语颜渊篇:

  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曰:「二,吾犹不足,如之何其彻也?」对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

  原文:

  ()民既富于下,君自富于上。

  (以上破题,用两句话破全题要义。散文。)

  ()盖君之富藏于民者也。民既富矣,君岂有独贫之理哉?

  (以上承题,申明破题的意思,普通用三、四句散文。)

  ()有若深言君民一体之意,以告哀公,盖谓君之加赋,以用之不足也:欲足其用,盍先足其民乎?

  (以上起讲,亦称原起,说明全篇的原起。)

  ()诚能百亩而彻,恒存节用爱人之心;什一而征,不为厉民自用之计;则民力所出,不困于征求;民财所有,不尽于聚殓。闾阎之内,乃积乃仓,而所谓仰事俯蓄者,无忧矣!田野之间,如茨如梁,而所谓养生送死者无憾矣!

  (以上起股,亦叫提比、前比,说明百姓富足的现象。)

  ()百姓既足,君何为独贫乎?

  (以上虚股,也叫中比。只有两句以转入君的方面。)

  ()藏诸闾阎者,君皆得而有之,不必归之府库而后归吾财也。蓄诸田野者,君皆得而用之,不必积之仓廪而后为吾有也。取之无穷,何忧乎有求而不得?用之不竭,何患乎有事而无备?

  (以上中股,也叫大比,要用同型偶句构成,故称为股和扇,阐发君民财富一体之意,是全篇中坚。)

  ()牺牲粢盛,足以为祭祀之供;玉帛筐篚,是以资朝聘之费。借曰不足,百姓自有以给之,其孰与不足乎?饔飧牢醴,足以供宾客之需;车马器械,足以备征伐之用。借曰不足,百姓自有以应之也,又孰与不足乎?

  (以上后股,也叫后比,具体举例说明民之财物皆可为君国所用。)

  ()吁!彻法之立,立本以为民。而国用之足,乃由于此,何必加赋以求富哉?

  (以上结束,也叫大结,说明一篇主旨。)

  * * 传统如八股者,亦有其符合「科学精神」之处,我辈行文得无慎之乎?

  [题目]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有是夫。(《论语·述而》)

  1[破题]圣人行藏之宜,俟能者而始微示之也。

  2[承题]盖圣人之行藏,正不易规,自颜子几之,而始可与之言矣。

  3[起讲]故特谓之曰:毕生阅历,只一二途以听人分取焉,而求可以不穷于其际者,往往而鲜也。迨于有可以自信之矣,而或独得而无与共,独处而无与言。此意其托之寤歌自适也耶?而吾今幸有以语尔也。(未用[提股]

  4[起股]回乎!人有积生平之得力,终不自明,而必俟其人发之者,情相待也。故意气至广,得一人焉,可以不孤矣。人有积一心之静观,初无所试,而不知他人已识之者,神相告也。故学问诚深,有一候焉,不容终秘矣。

  5、(加)[出题]回乎!尝试与尔仰参天时,俯察人事,而中度吾身,用耶舍耶,行耶藏耶!

  6[中股]汲于行者蹶,懦于行者滞。有如不必于行,而用之则行者乎?此其人非复功名中人也。一于藏者缓,果于藏者殆。有如不必于藏,而舍之则藏者乎?此其人非复泉石间人也。则尝试拟而求之,意必诗书之内有其人焉,爰是流连以志之,然吾学之谓何?而此诣竟遥遥终古,则长自负矣。窃念自穷理观化以来,屡以身涉用舍之交,而充然有余以自处者,此际亦差堪慰耳。则又尝身为试之,今者辙环之际有微擅焉,乃日周旋而忽之,然与人同学之谓何?而此意竟寂寂人间,亦用自叹矣。而独是晤对妄言之顷,曾不与我质行藏之疑,而渊然此中之相发者,此际亦足共慰耳。(加)[过接]而吾因念夫我也,念夫我之与尔也。

  7[后股] 惟我与尔揽事物之归,而确有以自方,故一任乎人事之迁,而只自行其性分之素。此时我得其为我,尔亦得其为尔也,用舍何与焉,我两人长抱此至足者共千古已矣。惟我与尔参神明之变,而顺应无方,故虽积乎道德之厚,而总不争乎气数之先。此时我不执其为我,尔亦不执其尔也,行藏又何事焉,我两人长留此不可知者予造物已矣。

8[束股]有是夫,惟我与尔也夫。而斯时之回,亦怡然得、默然解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 19: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介绍」

  本文为康熙十二年(1673)韩菼参加会试的考卷,并以此文名列第一。乾隆称赞他雅学绩文、湛深经(文)术。所撰制义,清真雅正,开风气之先,为艺术楷则

  「原文作者介绍」

  韩菼,字符少,江苏长洲(今江苏苏州市)人。康熙十二年(1673),会试、殿试均名列第一,授修撰。历任内阁学士,礼部侍郎、尚书等职,康熙四十三年(1704)卒。

  王学泰

  韩菼的这篇文章是清代八股文中比较规范的一篇,其题目出自《四书》原文。在科举历史上有许多题目属于怪题。

  在当时也受到一些批评。但八股文的特征之一就是因难见巧,怪题难,更可以显出作者的巧思。例如考官出了个作为题目,这只是书中的一个圈点,有的考生破题圣贤立言之先,得天象也。古人认为天圆地方,人道本乎天道。

  把没有意义的一个圈说得有意义了,非常巧妙。这也是八股的特征:没话找话。韩菼的这篇文章题目不怪,是孔子与其弟子颜回讨论古代士人用舍行藏两种生活选择的。

  在八股文中,题目就是对此文内容的界定。全文只能就题目展开,不能扩大,也不能缩小。仿佛挖井,从井口到井底要一样粗。此题只能讨论用舍行藏、孔子颜回以及孔对颜说,这些问题。八股文有一定的程序和字数。关于程序的名称在文中一一注明。

  破题是指开篇的两句(个别有三句的)解释或概括题意,但要换个说法,不能与题面重复。破题是全篇最重要的。本文的破题很好。圣人指孔子,指颜回。行藏之宜,指恰到好处的行藏微示二字不仅体现孔颜的师生关系,也突出了颜回的悟性,响鼓不用重槌敲。

  承题是用三四句话进一步阐明题意。此段言孔子讲的关于行藏的道理,人们很难理解、效法,只有颜回对它稍有把握,所以孔子才与他谈论这个问题。

  起讲从文章说是第三段,可是从八股文是代圣贤立言这个角度看。它是文章的正式开始。从这段起,文章都要模仿圣贤语气说话了。

  所谓圣贤就是《四书》的孔子、孟子及其弟子。本文是以孔子语气说话的。

  起讲是散句,可以不对仗,全段不能超过十句。本文的起讲可见孔子循循善诱的情态。起讲表面上只分析惟我与尔,没有讲用舍行藏,但它包含在独得”“独处这些话语中。

  提比起讲只是个过渡,提比则正式开始入题。

  提比着重剖析惟我与尔,点明人需要益友与知己。描写了获得知音和得到沟通的喜悦。

  出题提比中把用舍行藏隐蔽在剖析惟我与尔之后,在出题中把它引出来,并为中比作准备。在孔子看来行藏不单纯是做官与不做官的问题。孔子有一种天赋的使命感。因此谈它必然与天时”“人事和自身的经历遭遇联系起来。有唤起下文的作用。

  二小股提比之后本为虚比,这样提、虚、中、后各两股,凑为八股。清代以后,虚比逐渐被忽略,八股实际成了六股。这篇的两小股,实际上是虚比遗意。

  中比是文章主体的主体。从正面讲用舍行藏拟而求之(寻求学习)身为试之(运用传播),这是从的。中比主要讲用舍行藏,但最后仍归到惟我与尔

  过接是个过渡句。意为:这样我想到了自己的体会,想到了与你互相启发。承上启下。

  后比进一步申说惟我与尔。这组对句的上句说,我们都能总揽事物的变迁,能够独立自主,任凭形势之变,而能坚持自己的精神理想,用舍是外界的事,不能改变我们内在的品质,这是最大地实现了本来的自我(性分之素);下句讲如果我们能够顺应和参与神明之变,那么连砥砺道德、加强修养、不注重气数命运的变化也都是小事一桩了。这是进一步超越了自我。从文章角度说,这是宕开一笔,留有余味。

  束股是结语。有是夫,惟我与尔也夫是照应题面:是这样吧!惟有我们两人对此有所理解。这时颜回在喜悦中默默领会了老师的教诲。

  八股文本来是一种很死板僵化的文体,但此文却写得感情充沛,文笔生动,对仗工稳。文中孔子循循善诱,又能自我解剖,是位好老师。

  提比”“出题回乎”“回乎过接中的念夫”“念夫都回荡着感情的涡流。本文对仗在意义和声调上都很讲究。没有上下句意义重复的合掌,其思想内容有递进。八股的对仗不同于骈文的对仗,更有别于诗词的对仗。它是散文的对仗,其中很少有骈文和诗歌对仗的跳跃性,读时不觉其为对。这种对仗没有华丽的辞藻,但它同样是音调铿锵,富有音乐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 19: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几篇明代的八股文范文:


王鳌《百姓足,孰与不足》(论语·颜渊)


  民既富于下,君自富于上。
  盖君之富,藏于民者也,民既富矣,君岂有独贫之理哉?有若深言君民一体之意,以告哀公。
  盖谓:公之加赋,以用之不足也;欲足其用,盍先足其民乎?诚能百亩而彻,恒存节用爱人之心,什一而征,不为厉民自养之计,则民力所出,不困于征求;民财所有,不尽于聚敛。
  间阎之内,乃积乃仓,而所谓仰事俯育者无忧矣。
  田野之间,如茨如梁,而所谓养生送死者无憾矣。
  百姓既足,君何为而独贫乎?
  吾知藏诸闾阎者,君皆得而有之,不必归之府库,而后为吾财也。
  蓄诸田野者,君皆得而用之,不必积之仓廪,而后为吾有也。
  取之无穷,何忧乎有求而不得?
  用之不竭,何患乎有事而无备?
  牺牲粢盛,足以为祭祀之供;玉帛筐篚,足以资朝聘之费。借曰不足,百姓自有以给之也,其孰与不足乎?
  饔飨牢醴,足以供宾客之需;车马器械,足以备征伐之用,借曰不足,百姓自有以应之也,又孰与不足乎?
  吁!彻法之立,本以为民,而国用之足,乃由于此,何必加赋以求富哉!



费宏《君子不重则不威,学而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论语·学而)

  君子之于学,贵有其质而必尽其道也。
  盖质非威重,所学必不能固也。然道或未尽,亦岂能有成哉?
  昔圣人之意若曰:君子以自修为学,而必以威重为先。
  若言动之间,浮薄轻佻,既不足于厚重;
  则应酬之际,粗率慢易,亦不见其威严。
  虽曰学以明善,吾知其若存若亡,未必服膺而勿失也;
  虽曰学以复初,吾知其随得随失,未必力行以求至也。
  盖轻乎外者必不能坚乎内,有其质者斯可以从事于学矣。
  学之道奈何?
  惟诚乃善之基也。存诸心者,必忠信是主,不矫伪而无物焉;
  惟伪乃恶之门也,发于事者,必忠信是主,不欺诈而无实焉。
  取友所以辅仁,友不如己,则无益而有损矣,故所友必求其有益,岂可泥交而苟合乎?
  改过乃能入德,过而惮改,则恶长而善微矣,故有过必勇于自治,岂可畏难而苟安乎?
  此皆学问之道所当自尽,而威重之质所由以成者。君子其亦知所务哉!
  圣人论学,内外相须,而其功不可缺;终始相因,而其序不可乱,可谓密矣。
 
王守仁《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生以成仁》(论语·卫灵公)

  圣人于心之有主者,而决其心德之能全焉。
  夫志士仁人皆有心定主而不惑于私者也。以是人而当死生之际,吾惟见其求无惭于心焉耳,而于吾身何恤乎?此夫子为天下之无志而不仁者慨也,故言此以示之。
  若曰:天下之事变无常,而生死之所系甚大。固有临难苟免,而求生以害仁者焉;亦有见危授命,而杀身以成仁者焉。此正是非之所由决,而恒情之所易惑者也。吾其有取于志士仁人乎?夫所谓志士者,以身负纲常之重,而志虑之高洁,每思有植天下之大闲;所谓仁人者,以身会天德之全,而心体之光明,必欲有以贞天下之大节。是二人者,固皆事变之所不能惊,而利害之所不能夺,其死与生有不足累者也。
  是以其祸患之方殷,固有可以避难而求全者矣,然临难自免,则能安其身而不能安其心,是偷生者之为,而彼有所不屑也。变故之偶值,固有可以侥幸而图存者矣,然存非顺事,则吾生以全而吾仁以丧,是悖德之事,而彼有所不为也。
  彼之所为者,惟以理欲无并立之机,而致命遂志以安天下之贞者,虽至死而靡憾。
  心迹无两全之势,而捐躯赴难以善天下之道者,虽灭身而无悔。
  当国家倾覆之徐,则致身以驯过涉之患者,其仁也!而彼即趋之而不避,甘之而不辞焉。盖苟可以存吾心之公,将效死以为之,而存亡由之不计矣。
  值颠沛流离之余,则舍身以贻没宁之体者,其仁也!而彼即当之而不慑,视之而如归焉。盖苟可以全吾心之仁,将委身以从之,而死生由之勿恤矣。
  是其以吾心为重,而以吾身为轻。其慷慨激烈以为成仁之计者,固志士之勇为而亦仁人之优为也。视诸逡巡畏缩而苟全于一时者,诚何如哉?
  以存心为生,而以存身为累,其从容就义以明分义之公者,固仁人之所安而亦志士之所决也。视诸回护隐伏而觊觎于不死者,又何如哉?
  是知观志士之所为,而天下无志者可以愧矣,观仁人之所为,而天下之不仁者可以思矣。

陈子龙《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论语·卫灵公)

  无后世之名,圣人之所忧也。
  夫一时之名,不必有也,后世之名,不可无也。故君子不求名,而又不得不疾乎此。
  夫子若曰:好名者,人之恒情也。故下士求名,人亦不得以为躁,但我恨其急一时之名,而非千秋万世之名耳。若君子则知所以审处于此矣。
  以为一时之名,自我为之,而其权在人,苟我之聪明才力,注乎名则有名,而皆倚人以为重,盛与衰我不得而知之,而此名而名者也;
  千秋万世之名,自人为之,而其权在我,苟我之聪明才力,注乎名未必有名,而常修己以自立,高与下我将得而定之,此名而实者也。
  名而名者,无之在于未没世之前,君子岂可以徒疾乎?
  名而实者,无之在于既没世之后,君子岂得而不疾乎?
  人之生也有爱有僧,故有幸而有名者,有不幸而无名者,至于身没之后,与其人不相接,则不可曰爱憎之所为也,而寂寂者竟如斯,则将何以自异于里巷之子耶?人之生也有失势有得势,故有幸而无名者,又有不幸而有名者,至于身没之后,与其时不相及,则又有非得势失势之可论矣,而泯泯者遂如斯,则又何以自别于草木之俦耶?
  人之贵乎荣名者,贵其有益生之乐也;君子之贵荣名者,贵其有不死之业也。死而无闻,则其死可悲矣;死而可悲,则其生更可悲矣。是以君子抗节砺行,唯恐不及耳。人之以为没世之名者,是我身后之计也;君子以为没世之名者,是我大生之事也。死而无闻,则其死不及忧矣;死不及忧,则其生大可悲矣。是以君子趋事赴功,惟日不足耳。
  人但见君子之为人也,誉之而不喜,毁之而不惧,以为君子之忘名也如此,而不知有所甚不忘也;不大言以欺人,不奇行以骇俗,以为君子之远名也如此,而不知有所甚不远也。
  盖有大于此者而已,有久于此者而已。若夫营营于旦夕之间,是求速尽者也,好名者岂如是乎?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1-22 19:16:42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4 14:5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嗚呼!同為人,何以不同受教乎?低頭想,我等已算不幸中之萬幸也,此生還能與聖人謀,與經典行!

謝謝靈光分享!

[em24][em2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