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3065|回复: 12

[原创]论学琐言之十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1-16 00: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行合一 · 圣义 · 俗谛

在中国,读过几本书的人大都听说过“知行合一”,但到底是什么意思,恐怕会众说纷纭。

一般来说,都把知当作了认知,或知识;行,自然是行动,或实践。于是,“知行合一”就被理解成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不结合,或结合的不够,就是书呆子,教条主义,本本主义。
这样的理解是自成系统的,这个系统就是近现代的西方认识论和实践论。如果站在这个角度来谈“知行合一”,也没什么错。只是不要把这个理解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知行合一”扯上,二者是两码事。

中国传统文化也是自成体系的,它的“知”和“行”,都与今天人们熟知的(西方意义上的)涵义很不相同。古代最先谈“知”的是儒家。儒家认为它是人的一种本能,属于道德层面,而不是知识层面。孟子称这个本能为“良知”,认为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最宝贵品质。至亲骨肉的情感就是人的良知。怎么样获得并保有这个良知,就属于“行”的问题了。明朝大儒王阳明,发现了一个简单直截的修养方法,能够在体认到“良知”的同时就解决了行为的问题,是所谓“知行合一”。这个修养方法在当时引起了轰动,并形成了中国历史上的一次人性解放高峰。“知行合一”的修养方法,不是传授知识,或现代意义上的认识论,而是一种人格的养成。它的传承依赖的是儒者,不是大学的学者、教授。如果参照西方文化,这些儒者就是圣徒,而“知行合一”属于圣义,而非俗谛。

近百年来,我们的教育成功地剥去了文化中的圣义,剩下的是一眼望不到边的俗谛。我们向西方学习,学来的也都是俗谛。在这个认识基础上,我们再来看“知行合一”,就顺理成章地把它们理解成了“理论”与“实践”的问题,和人格的养成,和圣义、圣徒,判然两途。

当今国学热,涉及到了“知行合一”,但恐怕很难触及到它的真实涵义,只能在我们习以为常的西方俗谛的角度上来推究一番。明白的,原来就明白;不明白的,最后也不明白。因为我们的教育根本没有圣义的内容。

圣义的层面早就被破坏殆尽了,现在处于俗谛的世界。如果硬是努着劲,强作解人,就只能是误读,误导,误学。近代的什么知难行易,行难知易,知也不易,行也不易,先知后行,先行后知…… 大致都可以作如是观。

一句话,若不恢复圣义的传统,一切不过是俗谛的自说自话;说东,说西,反对或赞成,都和圣义无关,也与“知行合一”无关。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9-11-16 0:48:50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16 01: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圣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16 08:4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古代最先谈“知”的是儒家。儒家认为它是人的一种本能,属于道德层面,而不是知识层面。孟子称这个本能为“良知”,认为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最宝贵品质。至亲骨肉的情感就是人的良知。怎么样获得并保有这个良知,就属于“行”的问题了。

谢先生指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17 11: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说的“知行合一”,是说阳明先生那里知行原本就是一。我们儒者的修养主要的就是要保存这个“一”,而不通过修养这个“一”要分化。后人所谓的知难行易,知易行难在根本上是没有认出知行原本是个“一”!

多谢先生!

[em27][em27][em27]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9-11-17 11:10:54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5-10 11:38: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以贯之明明德如琢如磨亲民止于至善心向往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8 00: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读老师这篇文章,有以下几点感受。

一、从前一看到知行合一四个字,就有一种压力和尴尬。因为自己的知、行躬之不逮,实在是合不了一。闻老师循礼之教后,此心慢慢稍稍释怀。常言道:拿得起,放得下。循礼之心,能提得起时,勉而行之。提不起,亦只能放过。但使此欲循礼之心常能驻于方寸之间,不患德之不进。循礼之教,大矣哉!盖圣门家法之常设,理学精神之传绪欤?

二、阳明夫子立知行合一致良知之宗旨,为救学者博而不约之病。让人反求,勿要自欺。朱子之学,是讲求次第,如人上山,要人拾阶而上。阳明夫子是说“一贯”、谈“本体”,直道那“正法眼藏”。子游言“本之则无”,子夏曰:君子之道,孰先传焉?孰后倦焉?君子之道,焉可诬也?朱子曰:学者当循序而渐进,不可厌末而求本。阳明夫子之教,或反于是。

三、 阳明夫子之教,极是高明。接引上根利器,一闻便悟,一悟便行之人可。接引中人以下,则末流不胜其蔽。

唯循礼之教,甚稳健,一步一个脚印儿。

心学之教,是顿教。顿教是直指良知,要人体认。然我与圣人的良知,是同,还是异?盖言性时,我与圣人之良知为同,为一。兼言气质时,我与圣人的良知大不同矣,为二。言阳明夫子之教的流蔽,正是初学之人,便把自己家气质的良知,当成圣人的性的良知了。

理学之教,是渐教。虽没有直接把良知当本体,而一切道问学的功夫全是抽丝剥茧地向良知处去做了。朱子说:明德者,人之所得乎天,而虚灵不昧……故学者当因其所发而遂明之,以复其初也。————盖“明德”、“心性”、“良知”,用法不同,其义实近。理学本有形上之指,夫子尚“罕言性与天道”,故常仅置而不言而已。

圣人之道本无二般,人有利钝。朱子、阳明夫子,宗旨不同,用功方法不同。一者以“道问学”统“尊德性”。一者以“尊德性”统“道问学”。然皆是圣人法。晚村夫子吕留良辟阳明夫子为“姚江之狐禅”,恐怕是过了。盖禅者,以“空”为性,本来无一物。良知之为教也,以“有”为性。区别处盖在此处。

另有一种印象:从理学之门入者,多有刚毅严峻之风。从心学之门入者,多有通达洒落气象。

阳明夫子之教利中人以上之器。朱子之教利中人以下之器。然天下毕竟中人以下者为多。故施于利者之法,未必利。施于钝者之法,未必钝。我实钝人,故我从朱子,从老师循礼之教。

灵光无行,常以旧日空谈道理为病。今夜触境又生妄躁之态,不知觉间打了好些字,仅是一种浮谈妄想而已。自阳明夫子起,迄于今,代有贤儒辩驳诉讼,盖各宗所学,分庭抗礼。其理几微之分,或早已默识于古之名儒耆宿和老师心中。灵光非为此也。(但不知,如上述理解对否。)恐才一打字时,便早已失礼,或亦非切问之思。


[em04][em04]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8-8 6:59:12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9-27 01: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唯循礼之教,甚稳健,一步一个脚印儿。

泰山之气象源自这每一个稳健的脚步。受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28 19: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朝大儒王阳明,发现了一个简单直截的修养方法,能够在体认到“良知”的同时就解决了行为的问题,是所谓“知行合一”。

若不恢复圣义的传统,一切不过是俗谛的自说自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28 19:50:5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读先生此文。方悟“由,诲汝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其更有深意。原来不是简单的知识层面与知识论。前行不顾,保有良知!此乃延续我人性生命火种的唯一径途。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8-28 19:51:57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31 17: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言“知行合一”的修养方法,不是传授知识,或现代意义上的认识论,而是一种人格的养成。

吾深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