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心翔

《白丁讲故事》专栏题目、资料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4-9 03:34:41 | 显示全部楼层

4月10日(周六)

學習內容:《国史大纲——引论》开卷語与引论第九部分。

诵读内容:开卷语与引论第九部分。

话题:

一、结合本节内容谈谈史学与史官由两周到两汉的流变过程。

二、汉武以后,钱穆先生说——于是学术不仅从“宗教”势力下脱离,并复于“政治”势力下独立。自此以往,学术地位,常超然于政治势力之外,而享有其自由,亦复常尽其指导政治之责任。如何理解这段话。

三、钱穆先生为什么说——隋唐统一政府复建,其精神渊源,明为孔子、董仲舒一脉相传之文治思想。

四、钱穆先生说“至于汉代统一政府之创兴,并非以一族一系之武力征服四围而起,乃由常时全中国之文化演进所酝酿、所缔造而成此境界。秦、汉统一,乃晚周先秦平民学术思想盛兴后,伸展于现实所应有之现象”——你怎么理解这段话。

五、钱穆先生说“隋唐统一盛运,仍袭北朝汉化之复兴而起。如此言之,则渊源于晚周先秦,迁衍至于秦汉、隋唐”学术思想一脉相沿,为什么这么说。

六、由宋至清,钱穆先生为什么说“社会学术思想之自由,并未为政治所严格束缚”?

七、钱穆先生说中国学术“故其为学,常重于人事之协调,而不重于物力之利用”,你怎么理解这句话。

八、钱穆先生说“惟科学植根应有一最低限度之条件,即政治稍上轨道”,然清代于乾隆、嘉庆、道光年间,正值西洋科学上升阶段。然彼时科学亦未植根。由此段试论:中国近代植根西方科学太晚以至国弱民困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九、试论儒学学术异于佛教、基督教等宗教的特质在哪里。

(注:本节注意查阅相关如罗马兴亡、马丁路德宗教改革、禅宗等名词)

阅读文本衔接:http://www.jingyuantang.com/dispbbs.asp?boardID=9&ID=2736&page=1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9 13:45:34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13 13: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史大纲——引论》第九章内容概要

从就学术方面对中西方文化进行比较

一、 中世纪西方学术以宗教为主脑,同一时期的中国学术界早已脱离了宗教的羁绊。

(一)、以中国历史发展为例

1、宗教、贵族、学术三者合三为一:古者学术统于王官,而史官尤握古代学术之全权。“史”者,乃宗庙职司之一员,故宗教、贵族、学术三者,常相合而不相离。

2、宗教、贵族、学术三者分离:。孔子始以平民作新史而成《春秋》,自有孔子,而史学乃始与宗教、贵族二者脱离。自此,司马迁作《史记》,班固作《汉书》。中国史学,已完全由皇帝、宗庙下脱出,而为民间自由制作之一业焉。

(二)史学的发展变化使得王官之学流为百家

1ERSONNAME productid="史官与">史官与ERSONNAME>博士的出现

“史官”为古代王官学之传统,太史仅与星历卜祝为伍。

“博士官”则为后世新兴百家学之代表。博士亦属太常,是学术仍统于宗庙也,而博士得预闻朝政,出席廷议而见咨询。

博士与史官的不同处导致最终的结果:社会新兴百家学,已驾古代王官学而上之矣。

2、博士的流变

性质的转变:自秦以来,占梦、求仙之术,皆得为博士,犹在帝王所好。

及汉武听董仲舒议,罢黜百家,专立《五经》博士,ERSONNAME productid="于是">于是ERSONNAME>博士性质,大见澄清;乃始于方技神怪旁门杂流中解放,而纯化为专治历史与政治之学者,所谓“通经致用”,即是会通古代历史知识,在现实政治下应用。又同时肩负国家教育之责。

可以成为入仕的途径:而博士弟子,遂为入仕惟一正途。

以上两种原因最终形成中国学术地位,常超然于政治势力之外,而享有其自由,亦复常尽其指导政治之责任。而政治亦早与宗教分离,故当时中国人所希冀者,乃为地上之王国,而非空中之天国也。

二、 中西方文化、宗教、学术发展比较

(一)、中国儒家与西方基督教产生的时间

1孔子成《春秋》,前耶稣降生480年。马迁为《史记》,亦前耶稣降生100年。

当时的中国社会:其时中国政治社会,正向一合理的方向进行,人生之伦理教育,即其“宗教”,无所仰于渺茫之灵界。

当时的西方社会:而罗马则于贵族与军人之对外侵略与对内奢纵下覆灭。耶教之推行,正因当时欧人无力建造合理之新国家,地上之幸福既渺不可望,乃折而归向上帝。故西洋中古时期之宗教,特承续当时政治组织之空隙而起,同时又替代一部分或可说大部分。

2、中西方宗教、文化发展相似时期

三国魏晋之际:统一政府覆亡,社会纷乱,佛教输入,差为近之。

3、东晋以后立国根本的延续脉络

然东晋南北朝政府规模,以及立国之理论,仍沿两汉而来。隋唐统一政府复建,其精神渊源,明为孔子、董仲舒一脉相传之文治思想。

4、佛教在中国的发展及影响

东晋南北朝:当时帝王卿相,诚心皈依佛教者,非无其人;要之,僧人与佛经,特为人生一旁趋,始终未能篡夺中国传统政治社会之人生伦理教育而为代兴。

隋唐统一政府:佛教对政治上无其指导之地位。

中国佛教虽盛极一时,而犹始终保全其原来超世间的本色者,则因中国政治社会一切世事,虽有汉末以及五胡之一段扰乱,而根本精神依然存在。

1)、禅宗与西方宗教改革的不同处

禅宗教理,与马丁路德之宗教改革,其态度路径,正有相似处。

西洋宗教革命,引起长期残酷的普遍相互屠杀,而中国则无之者。

以中国佛教仍保其原来一种超世间的宗教之本色,不如西洋耶教已深染世法,包揽政治、经济种种俗世权利于一身,因此其教理上之改革,不得不牵连发生世态之扰动也。

5、东晋南北朝以迄隋唐以来与西方立国精神的区别及造成朝代更迭的不同的原因

第一、东晋南北朝以迄隋唐,仍从此源头上演进

原因:至于汉代统一政府之创兴,并非以一族一系之武力征服四围而起,乃由常时全中国之文化演进所酝酿、所缔造而成此境界。换言之,秦、汉统一,乃晚周先秦平民学术思想盛兴后,伸展于现实所应有之现象。

第二、西洋自罗马帝国解体以后,政治社会即陷入黑暗状态。西洋史上希腊文化已衰,罗马民族崛起,仍是两个生命,不相衔接也。

原因:第一,罗马建国,本与汉代精神不同。北方蛮族之与罗马帝国,乃属两个生命,前者已老死,后者未长成,故中间有此一段黑暗。

罗马乃以贵族与军人之向外征服立国,及贵族、军人腐败堕落,则其建国精神已根本不存在。

北方蛮族,在先既受不到罗马文化之熏陶,及其踏破罗马以后,所得者乃历史上一个罗马帝国躯壳之虚影,至于如何创建新国家之新精神,则须在其自身另自产生。

第三、中国朝代虽然变迁但学术精神不变

汉代之覆亡,特一时王室与上层政府之腐败;而所由缔构此政府、推戴此王室之整个民族与文化,则仍自有其生命与力量。故汉末变乱,特如江上风起,水面波兴,而此滔滔江流,不为废绝。

五胡诸蛮族,中国延之入内地者,自始即与以中国传统文化之熏陶,故彼辈虽乘机骚动,而彼辈固已同饮此文化之洪流,以浇溉其生机,而浸润其生命。彼辈之分起迭兴,其事乃仅等于中国社会内部自身之一种波动。惟所缺者,在其于中国文化洪流中,究竟浇溉未透、浸润未深而已。

隋唐统一盛运,仍袭北朝汉化之复兴而起。如此言之,则渊源于晚周先秦,迁衍至于秦汉、隋唐,此一脉相沿之学术思想,不能与罗马覆亡后西洋史上之所谓“中古时期”之教会思想相比。

6、北宋以后的学术之兴起

一面承禅宗对于佛教教理之革新,一面又承魏晋以迄隋唐社会上世族门第之破坏,实为先秦以后,第二次平民社会学术思想自由活泼之一种新气象也。若以此派学术与西洋中古时期之教会相比,更为不伦。

元明以下,虽悬程朱经说为取士功令,然不得即目程朱为当时之宗教。

明代极多遵陆王而反抗程朱者,清代尤盛以训诂考据而批驳程朱者。社会学术思想之自由,并未为政治所严格束缚,宗教则更不论矣。

三、中国文化演进的特点

若谓中国学术,尚未演进于西洋现代科学之阶段,故以兴西洋中古时期相比论;此亦不然。

原因:中国文化演进,别有其自身之途辙,其政治组织乃受一种相应于中国之天然地理的学术思想之指导,而早走上和平的大一统之境界。此种和平的大一统,使中国政制常偏重于中央之凝合,而不重于四围之吞并。其精神亦常偏于和平,而不重于富强;常偏于已有之完整,而略于未有之侵获;对外则曰“昭文德以来之”,对内则曰“不患寡而患不均”。故其为学,常重于人事之协调,而不重于物力之利用。

故西洋近代科学,正如西洋中古时期之宗教,同样无在中国自己产生之机缘。

中国在已往政治失其统一,社会秩序崩溃,人民精神无可寄托之际,既可接受外来之“宗教”,如魏、晋以下,迄隋、唐初期。

中国在今日列强纷争,专仗富强以图存之时代,何尝不可接受外来之“科学”?惟科学植根应有一最低限度之条件,即政治稍上轨道,社会稍有秩序,人心稍得安宁是也。此与宗教输入之条件恰相反。

而我国自晚清以来,政治骤失常轨,社会秩序,人民心理,长在极度摇兀不安之动荡中。此时难谋科学之发达,而科学乃无发达余地。论者又倒果为因,谓科学不发达,则政治、社会终无出路。又轻以中国自来之文化演进,妄比之于西洋之中古时期,乃谓非连根铲除中国以往学术之旧传统,即无以萌现代科学之新芽。彼仍自居为“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之健者,而不悟史实并不如此。此又不明国史真相,肆意破坏,轻言改革,仍自有其应食之恶果也。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13 13:26:06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13 13:24:47 | 显示全部楼层

4月13日 星期二

学习与诵读内容:《国史大纲——引论》第十部分

话题:

1、钱先生从政体、学术、经济、法律四个方面开分析中国不是一个封建社会,您同意这个看法吗?

2、中国的历史是进化的吗?历史上有没有出现过倒退的情况?

3、传统中国社会是一个专制封建国家吗?

第十节内容概要

从社会组织看中国传统社会

一、对中国社会是“封建社会”之说的驳斥

(一)从政体言:中国自秦以下,即为中央统一之局,其下郡、县相迁辖,更无世袭之封君,此不足以言“封建”。

(二)以学术言:自先秦儒、墨唱始,学术流于民间,既不为贵族世家所独擅,又不为宗教寺庙所专有。平民社会传播学术之机会,既易且广,而学业即为从政之阶梯,白衣卿相,自秦以来即尔。既无特殊之贵族阶级,是亦不足以言“封建”。

(三)以经济情况而论:中国虽称以农立国,然工商业之发展,战国、秦、汉以来,已有可观。惟在上者不断加以节制,不使有甚贫、甚富之判。

又政府奖励学术,重用士人,西汉之季,遂有“遗子黄金满籯,不如一经”之语。于是前汉《货殖》《游侠》中人,后汉多走入《儒林》《独行传》中去。所以家庭温饱,即从事学问,而一登仕宦,则束身礼义之中。厚积为富,其势不长,然亦非有世袭之贵人也。

井田制既废,民间田亩得自由买卖,于是而有兼并。然即如前汉封君,亦仅于衣租食税而止。其封

邑与封户之统治,仍由国家特派官吏。

(四)、从国家法律而论:封君之兴与封户,实同为国家之公民。后世如佃户欠租,田主亦惟送官法办,则佃户之卖田纳租于田主,亦一种经济契约之关系,不得目田主为贵族、为封君,目佃户为农奴、为私属。土地既非采邑,即难“封建”相拟。

二、中国不是资本主义之社会

以中国传统政治观念,即不许资本势力之成长也。

三、 西方有关历史进化论的说法并不符合中国实际情况

西洋史家有谓其历史演变,乃自“封建贵族”之社会,转而为“工商资本”之社会者。治中国史者,以为中国社会必居于此二之一,既不为“工商资本”之社会,是必“贵族封建”之社会无疑。

论政制者认为,凡国体,有君主与民主,凡政体,有专制与立宪。这其实不过是西国学者,自本其已往历史演变所作的一个结论。

吾人反治国史,见中国有君主,无立宪,以谓是必“君主专制”,仅可有君主,无立宪,而非专制。中国已往社会,亦仅可非封建,非工商,而成一格。何以必谓人类历史演变,万逃不出西洋学者此等分类之外?不知此等分类,在彼亦仅为一时流行之说而已。

这样的治史结果是削足适履,硬套西方历史演变的标准,懒于寻国史之真,勇于据他人之说,别有存心藉为宣传,可以勿论;若因而信之,谓国史真相在是,因而肆意破坏,轻言改革,则仍自有其应食之恶果在矣。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13 22:09:37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14 16:04: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章内容概要

一、中国社会自秦以下,进步所在:

(一)、经济地域之逐渐扩大。

(二)、文化传播之逐次普及。

(三)、政治机会之逐次平等而已。

我所谓国史于和平中得进展,实与我先民立国规模相副相称,亦即我民族文化特征所在也。

二、世界群族其文化演进有两型:

(一)、环地中海之四周,自埃及、巴比伦、爱琴、波斯、希腊、罗马以渐次波及于欧罗巴之全部,此西方之一型也。

(二)、沿黄河两岸,以达于海滨,我华夏民族,自虞、夏、商、周以来,渐次展扩以及于长江、辽河、珠江流域,并及于朝鲜、日本、蒙古、西域、青海、西藏、安南、暹罗诸境,此东方之一型也。

三、东西方文化演进类型的不同处

二型者,其先限于地势,东西各不相闻接。

(一)、西方之一型,于破碎中为分立,为并存,故当务于“力”的战争,而竞为四围之战。务于国强为并包。

1、 西方型文化之进展,其特色在转换,转换者,如后浪之覆前浪,波澜层叠,后一波涌架于前一波之上,而前一波即归消失。西洋史之演进,自埃及、巴比伦、波斯以逮希腊、罗马,翻翻滚滚,其吞咽卷灭于洪涛骇浪、波澜层叠之下者,已不知其几国几族矣。

2、将西洋史逐层分析,则见其莫非一种“力”的支撑,亦莫非一种“力”的转换。此力代彼力而起,而社会遂为变形。其文于同一世界中,常有各国并立;西方常求其力之向外为战争;

西方史之顿挫,在其某种力量之解体;其发皇,则在某一种新力量之产生。

(二)、东方之一型,于整块中为围聚,为相协,故常务于“情”的融和,而专为中心之翕[xī] 。务于谋安为系延。

1、 东方型文化之进展,其特色则在扩大。扩大者,如大山聚,群峰奔凑,蜿蜒缭绕,此一带山脉包裹于又一带山脉之外,层层围拱,层层簇聚,而诸峰映带,共为一体。故中国史之演进,不仅自两汉而隋、唐,两宋、明,一脉相沿,绳绳不绝;即环我族而处者,或与我相融和而同化,如辽、金、蒙古、满洲、西藏、新疆诸族;亦有接受我文化,与我终古相依,如梁甫之于泰山然,则朝鲜、日本、安南之类是也。朝鲜、安南久属中国而犹得自存,此尤明受中国文化之赐。

2、 东方则每每有即以一国当一世界之感。故而东方则惟求其力于内部自消融,因此每一种力量之存在,常不使其僵化以与他种力量相冲突,而相率投入于更大之同情圈中,卒于溶解消散而不见其存在。

我所谓国史于和平中见进展者在此。中国史之隆污升降,则常在其维系国家社会内部的情感之麻木与觉醒。此等情感一且陷于麻木,则国家社会内部失所维系,而大混乱随之。

四、中西方文化演进中的“乱”之比较

中国史上之大混乱,亦与西方史上之“革·命”不同。

(一)、西方史上之革命,多为一种新力量与旧力量之冲突。革·命成功,即新力量登台,社会亦随之入一新阶段。

(二)、中国史上之混乱,则如江河绝堤,洪水泛滥。泛滥愈广,力量愈薄,有破坏,无长进。必待复归故槽,然后再有流力。

六、我民族国家精神命脉所系,固不在一种力之向外冲击,而在一种情之内在融和也。

中国社会,自秦以下,大体即向“力”的解消之途演进。迄于近世,社会各方平流缓进,流量日大,而流速日减。以治西史之眼光衡之,常觉我民族之潺缓无力者在此。然我民族国家精神命脉所系,固不在一种力之向外冲击,而在一种情之内在融和也。

七、中、西方角力过程中,中方的失败原因乃为“情”的丧失,而“力”的长成遥然无期

(一)、盖西方制为列国争存之局东方常为融和者,至是乃不得不卷而藏之,而追随于彼我角力争胜之场;此已为东方之不得不见逊于西方者矣。

(二)、抑我之所以为国家社会内部一统情感融和者,方其时,又适值麻痹堕退之际,自清中叶后乾、嘉以来,川、楚、两粤大·乱迭起,洪流四泛之象已成,中国社会本苦无力,又继之以追随西方角力争胜之势,既不足以对外,乃转锋而内向。终于“情”的融和,常此麻木,“力”的长成,遥遥无期。

不断绝堤放坝,使水流不断泛滥,洪水遍于中国,而国人仍复有沉酣于凭藉某力推翻某力之好梦者。此又不明国史真相,应食恶果之一至可痛心之例也。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14 16:08:45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15 02: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4月15日(周四)

學習內容:《国史大纲——引论》开卷語与引论第十一部分。

诵读内容:开卷语与引论第十一部分。

话题:

一、钱穆先生在本节中概括东西方文化演进时,乃谓西方是一种“当务于‘力’的战争”、东方是一种“常务于‘情’的融和”,你是如何理解的(并试图分析东西方文化演进异型之背后的支配力是什么)。

二、钱穆先生本节中说——迄于近世,社会各方平流缓进,流量日大,而流速日减。以治西史之眼光衡之,常觉我民族之潺缓无力者在此——此何所指?试请说明之。

三、钱穆先生在概括清中叶乾、嘉以后以至民国初年历史演进特点时,谓——“情”的融和,常此麻木,“力”的长成,遥遥无期——你如何理解。


文本链接:http://www.jingyuantang.com/dispbbs.asp?boardID=9&ID=2736&page=1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15 2:23:00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17 02: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4月17日(周六)

學習內容:《国史大纲——引论》开卷語与引论第十二部分。

诵读内容:开卷语与引论第十二部分。

话题:

一、钱先生本节中谓“一民族一国家历史之演进”过程中,必有其“生力”与“病态”。你认为此种“生力”是何所指,而“病态”又来自哪里?

二、钱先生论及民国时期(至抗战时),为什么说——逆溯中国当前病象,推之最远,至于中唐安史之乱以来而极?中国近现代社会积贫积弱的重要原因,都有哪些?

二、我中华民族的“生力”在哪里?并试论如何使此种“生力”在现代社会肌体施乃至未来中国中施以最根本、最有益之影响?国家乃至社会中的每一分子,是否应该从政治、经济、文化方面主动自觉地涵养此种“生力”,并使之生生不息?

文本链接:http://www.jingyuantang.com/dispbbs.asp?boardID=9&ID=2736&page=1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17 2:24:05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17 17: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節內容概要

国家历史演进的起伏原因


一、一民族一国家历史之演进,有其生力焉,亦有其病态焉。

(一) 生力者,即其民族与国家历史所推进之根本动力也。

(二) 病态者,即其历史演进途中所时时不免遭遇之顿挫与波折也。

二、人类历史之演进,常如曲线形之波浪,而不能成一直线以前向。若以两民族两国家之历史相比并观,则常见此时或彼升而我降,他时彼降而我升。只横切一点论之,万难得其真相。

(一) 今日治国史者,适见我之骤落,并值彼之突进,意迷神惑,以为我有必落,彼有必进,并以一时之进落为彼、我全部历史之评价,故虽一切毁我就人而不惜,惟求尽废故常,以希近似于他人之万一。

(二) 不知所变者我,能变者亦我,变而成者依然为我。譬之病人,染病者为我,耐病者亦我,脱病而复起者仍我也。一切可变,而“我”不可变。若已无我,认为变者?变而非我,亦何希于变?必有生力,乃可去病。病有其起因,而非生力之谓。

三、“生原”不是“病原”,探究中國“病原”

(一)、“生原”者,见于全部潜在之本力,而“病原”则发于一时外感之事变。故求一民族一国家历史之生原者,贵能探其本而揽其全;而论当前之病态者,则必辨于近世而审其变。

()、国史绵历,既四、五千年于兹,其病象之见于各时期者,推原寻因,不能全同。

1、隋唐

科举制既兴,士族门第之地位消融渐尽,而社会走上平铺散漫之境,此中国晚近世一大变也。逆溯中国当前病象,推之最远,至于中唐安史之乱以来而极。究生力必穷之最先,诊病况必详之最后。西人论史,盛夸起文明光昌,而渊源所自,必远本之于希腊、罗马。国人捧心效颦,方务于自谴责,而亦一一归罪于古人,断狱于唐虞三代之上,貌是而神非,甚矣其不知学也。

2、 中唐

社会既成一平铺散漫之社会。

政治,仍为一和平的大一统之政治。

故一“王室”高高在上,而“社会”与“政府”之间,堂阶益远,常易招致“王室”与“政府”之娇纵与专擅,一也。

社会无豪强巨富,虽日趋于平等之境,然贫无赈,弱无保,其事不能全仰之于政府,而民间每苦于不能自振奋,二也。

政府与民间之所以赖以沟通者,曰惟“科举”,然科举既悬仕宦为鹄的,则从事于投选者,往往忘其义命而徒志于身家之富贵与温饱,三也。

此三者,厥为中唐以来中国政治、社会走入一新境后所易犯之病征。

3、宋儒讲学

宋儒讲学,即针对此病态而发。然而宋之为病,尚不止于此。宋人不能自解救,而招致蒙古之入主,一切政制,为急剧之退转,益与后世中国以莫大之创伤。

3、

明祖崛起草泽,征元政废弛,罢宰相,尊君权,不知善为药疗,而转益其病。

4、

清人入关,盗憎主人,钳束猜防,无所不用其极,仍袭明制而加厉。故中国政制之废宰相,统“政府”于“王室”之下,真不免为独夫专制之黑暗所笼罩者,其事乃起于明而完成于清,则相沿亦已六百年之久。

(三)、 宋、明、清士大夫之学术氣節比較

1、宋明士大夫學術氣節

明儒尚承两宋遗绪,王室专制于上,而士大夫抗争弥缝于下,君臣常若水火,而世途犹赖有所匡系。故明之亡而民间之学术气节,尚足照耀光辉于前古。

2、 清士大夫之學術氣節

清人又严加摧抑,宋、明七百年士人书院民间自由讲学之风遂炽。于是士大夫怵于焚坑之酷,上之为训诂、考据,自藏于故纸堆中以避祸,下之为八股、小楷,惟利禄是趋。

三、 中国“病原”起于滿清的猜防

政府与民间所赖以沟贯之桥梁遂腐断,所赖以流通之血脉遂枯绝。中国之幸免于乱者,亦惟满清诸豪酋猜防压制、诱胁愚弄之力。此稍读康、雍、乾三朝史略,可以知之。故使世运益败坏于冥冥漠漠之中,而姑以搏一时之安宁。

此乃斩丧我民族永久之元气,而以换造彼目前之荣华者也。逮满族统治之力既衰,而中国政治、社会之百病,遂全部暴露。论者每谓自嘉、道以来,东西势力相接触,东方乃相形见拙;此似是而未尽之说也。纵使嘉、道以往,长得闭关自守,海道之局不开,满洲之治权,仍必颠覆,中国仍必大乱。其病先已深中于自身之内部,而外邪乘之,其病象遂益错出。因使庸医操峻剂,更奏迭前,茫昧而杂投,以互期于一逞,则几何其病之不日殆也。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17 17:01:57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20 16:34:28 | 显示全部楼层
4月20日(周日)

學習內容:《国史大纲——引论》开卷語与引论第十三部分。

诵读内容:开卷语与引论第十三部分。

话题:

一、本节中,钱先生为什么说满清“异族统治垂三百年,其对我国家、社会、文化生机之束缚与损害,固已甚矣”?

二、钱先生为什么认为辛亥革命之结果,“仅为旧政权之溃烂解体而非其消灭”?而同时认为——革命党人,则只挟外来“平等”、“自由”、“民权”诸新名词,一旦于和平处境下加入政府,乃如洪罅之点雪,名号犹是,实质遽化——此当作何理解。

三、钱先生评价民国以后历史,为什么说“尤难者,不在武人割据之不可铲灭,而在政治中心势力之不易产生”?

四、“国家民族内部自身一种新生命力之发舒与成长。而牖启此种力量之发舒与成长者,“自觉”之精神,较之效法他人之诚挚为尤要。”——你如何理解此处所谓“国家民族的自觉精神”?

文本链接:http://www.jingyuantang.com/dispbbs.asp?boardID=9&ID=2736&page=1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20 16:35:43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21 20:53:1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章内容概要

一、轻易的以“睡狮”或者“病夫”形容现代中国的情况不符合实际情况

(一)、“病”与“睡”之不同

晚清之季,谈者率自称我民族国家曰“睡狮”,曰“病夫”,此又不知别白之说也。夫“睡”与“病”不同。睡者精力未亏,蹶然兴起,犹可及人;病者不然。晚清之季则病也,非睡也。且其病又入膏肓,非轻易所能拔除。

二、异族统治下的病源

1、异族统治垂三百年,其对我国家、社会、文化生机之束缚与损害,固已甚矣。

2、中国以二千年广土众民大一统之局,“王室”为其客观之最高机关,历史沿袭既久,则骤变为难。

自明以来六百年,政府无宰相,“王室”久握独裁之权,则激变又难。

3、病源之一

清廷不能不去,王室不能复建,逼使中国不得不为一激剧之变动,以试验一无准备、无基础之新政体,而不能更于其间选择一较缓进、较渐变之路,此为晚清革命之难局,一矣。

(三)、日本维新成功之原因

日本明治维新在此点较中国多获便宜。天皇一统,于日本历史及民众观念上,并无十分剧变,得渐次引上宪政轨辙。

(四)、中国帝制失败对中国的影响

中国政制之剧变,虽幸得冒险渡过,然所尝苦痛实深。洪宪之称帝,宣统之复辟,几许曲折,消损中国前进之精力与元气者,良不少也。

三、满清末期到民国时中国的病源

(一)、满清政府,自咸、同以后,其情况视前已大变。

各省督、抚,擅权自专,中央无力驾驭,渐成分裂割据之局。

五洲棣通形势之下,政府虽腐败,犹得凭藉其地位,借外债,买军火,练新兵,整理交通,加强管辖。遂使腐败之政权,黑暗之势力,既得外力之助,又因外患之顾忌,迄未得彻底澄清之机会。

(二)、革命势力之起,亦不得不与旧政府下之黑暗势力相妥协,以顺利其进行。

革命之结果,仅为旧政权之溃烂解体而非其消灭。

(三)、于是民国以来,武人弄权,地方割据,日转增长。内乱层见叠出,斩丧社会之元气,障碍国家之前进,其间莫非有外力焉为之呼应。

(四)、中国病源之二

此犹人身变病,未先驱解,早服补剂,病根缠绵不去,生机奄息不复。此又为民国以来缔构中央统一政权之难局,二矣。

三、民国以来中国之病源

武人割据之不可铲灭,而在政治中心势力之不易产生。

(一)、满清末叶,政治中心早已逐步没落。

(二)、革命以还,所揭杆号召者,曰“民主共和”,而实际则去民主之阶程尚远。

新中国建设之大业,一时难望于民众之仔肩。独裁王室既倒,而不幸当时之中层阶级,始从二百余年长期异族统制下抬头,八股小楷之素养,升官发财之习气,淘汰未净。

而革命党人,则只挟外来“平等”、“自由”、“民权”诸新名词,一旦于和平处境下加入政府,乃如洪罅之点雪,名号犹是,实质遽化。

其名犹曰政党民权,其实则为结党争权。

一时中层知识分子,无新无旧,分途依附于地方武人割据势力之下而互为利用。

此辈于前清末叶,既力阻开新之运,又于民国初年,加倍捣乱之功。

(三)以上纷乱的原因

此盖满清长期部族政权统治之智识阶级,日愚日腐,而骤遇政治中心大动摇之后所应有之纷扰。然此特一时病态,不得谓此绵历此数千年文化正统而为其最后之结晶。若果如是,则中国文化亦不能绵历此数千年之久,而早当于过去历史中烟消灰灭,先昔人之枯骨而腐朽矣。

四)、病源之三

此又民国以来,社会中坚势力未能形成之难局,三也。

四、中国与日本的比较

(一)、日本稳定中国动荡

此一点,日本明治维新较中国又占几许便宜。日本政权迁禅,自藩府还之天皇,既不如中国变动之剧。

而日本在藩府统治下之封建道德,如武士道之忠君敬上、守信立节,移之于尊王攘夷,其道为顺。

中国士大夫立身处世之纲领节目,久已在长期部族统治之猜防压制、诱协愚弄下变色。油滑、贪污、不负责任,久成满清末年官场乃至儒林之风气。一旦政体更革,名为“民主”实则全须士大夫从政者良心自负责任,而中国士大夫无此素养。既昧心祸国,又以“民权”之说委罪卸责。此其病乃深中于士大夫之良心,固非睡狮之喻所能得拟也。

五、中国的病根是——病于士大夫之无识。

晚近中国之病,而尤其病于士大夫之无识。

士大夫无识,乃不见其为病,急于强起急走以效人之所为。跳踉叫噪,踊跃愤兴,而病乃日滋。于是转而疑及于我全民族数千年文化本源,而惟求全变故常以为快。不知今日中国所患,不在于变动之不剧,而在于暂安之难获。必使国家有暂安之局,而后社会始可以有更生之变。所谓更生之变者,非从于外面为涂饰模拟、矫揉造作之谓,乃国家民族内部自身一种新生命力之发舒与成长。而牖启此种力量之发舒与成长者,“自觉”之精神,较之效法他人之诚挚为尤要。不幸此数十年来,国人士大夫,乃悍于求变,而忽于谋安;果于为率导,而怠于务研寻。又复掺以私心,鼓以戾气,其趋势至于最近,乃继续有加益甚而靡已。

十四节内容概要

一、虽则有病,但是国家文化终于发皇之日

虽然,无伤也。病则深矣重矣,抑病之渐起,远者在百年、数百年之间,病之剧发,近者在数年、数十年之内。而我民族国家文化潜力之悠久渊深,则远在四、五千年以上。生机之轧塞郁勃,终必有其发皇畅遂之一日。而果也,近者以敌国外患之深侵,而国内臻于统一。以一年半之艰苦抗战,而国人遂渐知“自力更生”之为何事。

二、我言可以悬国门

盖今日者,数十年乃至百年社会之积病,与夫数千年来民族文化之潜力,乃同时展开于我国人之眼前。值此创剧痛深之际,国人试一番我先民五千年来惨淡创建之史迹,一棒一条痕,一掴一掌血,必有渊然而思,憬然而悟,愀然而悲,奋然而起者。要之我国家民族之复兴,必将有待于吾国人对我先民国史略有知。此则吾言可悬国门,百世以俟而不惑也。

第十五 节内容概要

一、史学名著

虽然,我之此书,抑不足以任此。昔有宋司马光,以名世杰出之才,当神宗、王安石锐意变法之际,独愀然以为未当,退而著史,既获刘、范诸君子相从扶翼,又得政府之资助,晏居洛阳,设局从事,先后垂二十年而书成,以为可以“资治”,故名曰《资治通鉴》。其书衣钵沾溉于后世,至今不能废。稍知从事于国史者,恣渔猎焉。自孔子、史公而下,以通史建大业,推司马氏,岂不伟与!

二、今日国人对本民族历史的错误看法

今去司马氏又千年,史料累积,又十、百倍于司马氏之时,而世局之纷纭错综,则更非司马氏当时所能相提并论。又加之以人不悦学,士方蔑古,竞言“革新”者,谓可以绝无资于鉴往知古之劳;而治史者亦务为割裂穿凿,以逃世笑。穷不自揆,避地来滇南,深惭偷生无补国难,独奋私臆,穷教课之余暇,闭居一室,妄自落笔,历时一载,成此区区五十万字。又复蔽帚燕石,妄自珍惜,谓散亡之无日,保藏之难周,朝脱稿,暮付印。欲于我先民以往五千年惨淡经营之史迹,幸有当于其万分之一二。以视往者司马氏之郑重其事,古今人度量相越,岂不足以愧杀人耶!

三、我之所以写国史之目的

抑余又惧世之鄙斥国史与夫为割裂穿凿之业者,必将执吾书之瑕疵,以苛其指摘,严其申斥,则吾书反将以张讥国史、薄通业者之焰,而为国史前途之罪人。抑思之又思之,断断无一国人之相率鄙弃其一国之史,而其国其族犹可以长存于天地之间者。亦未有专务于割裂穿凿,而谓从此可以得我先民国史之大体者。继自今,国运方新,天相我华,国史必有重光之日,以为我民族国家复兴前途之所托命。则必有司马氏其人者出,又必有刘、范诸君子者扶翼之,又必有贤有力者奖成之。而此书虽无当,终亦必有悯其意,悲其遇,知人论世,恕其力之所不逮,许其心之所欲赴。有开必先,若使此书得为将来新国史之马前一卒,拥慧而前驱,其为荣又何如耶!因不辞诮笑而卒布之,并申述其著作之大意焉。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28 23:47:20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22 00: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4月22日(周四)

學習內容:《国史大纲——引论》开卷語与引论第十四部分。

诵读内容:开卷语与引论第十四部分。

话题:

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知保天下然后知保国。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 ————顾炎武《日知录》第十三《正始》。你如何理解“亡国”与“亡天下”?

二、钱先生谓我国家民族文化潜力“生机之轧塞郁勃,终必有其发皇畅遂之一日”。你对未来中国儒家道统的重建与辉煌有信心吗?

三、从汶川、玉树两次地震看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在哪里?你是否认同中华民族的凝聚力有赖全体国民对本民族文化,特别是儒家道统的共尊共信与深度认知?

文本链接:http://www.jingyuantang.com/dispbbs.asp?boardID=9&ID=2736&page=1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22 0:22:57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