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8461|回复: 7

[转帖]从泰国经验看五四运动的错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4-20 22: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泰国、印度的经验来看,再加上日本、韩国的经验,当然还有美国等国的经验,可以说,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整个是一个错误,一个造成了无可挽回的损失的错误

  泰国红衫军连续大规模示威,导致东盟峰会无法正常召开,引来国内舆论的广泛关注。恰在此时,号称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之印度开始进行大选,舆论同样给予相当关注。

  但其实,诸多发表评论的人士对这两国的情形,并无太多准确了解。比如,很多人感慨泰国的民主让民主丢尽了脸云云,这些人士可能不知道,泰国目前其实仍然处于宪政巩固时期,甚至又回到了转型期。泰国于1932年建立君主立宪制度,但保守派军人随即控制权力,此后一直是军人独裁的威权政制。一直到1992年,才算建立起文人政府,进入宪政巩固期。但军人又于2006年发动政变,打断这一进程。所以,泰国乱局的祸首不是民主,而是军人独裁。军人用非制度化手段解决政治问题,被军队剥夺权力的他信派也不能不同样诉诸制度外的街头政治手段。

  相比之下,印度的宪政制度要成熟得多。印度自1947年独立,即建立了相对完善的宪政制度。这套制度已经运转六十多年,除了东巴基斯坦独立为孟加拉国之外,没有发生严重的宪政制度中断。因而,印度完全可以自豪地宣称自己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也是发展中国家中民主运转得最成功的国家。

  从泰国政治乱象到印度民主的正常运转,至少可以得到一个启示:宪政需要传统。

  考察这两个国家,立刻发现两者有一共通处:两国社会都相当地传统,尤其是都有十分深厚的宗教传统。这一点反而成为两国建立宪政制度的优势。

  现代国家的基本宪法原则是政教分离,不过,就像智者托克维尔所说,这绝不等于说,宗教就与政治无关了。事实上,宪政制度的建立与正常运转往往需要宗教的某种支持,广而言之,需要诸多传统制度的支持。宗教、家庭、各种社团等传统社会制度,均有助于宪政转型过程的稳定,也有利于宪政秩序的正常运转。

  道理十分简单:宪政制度是一套微妙复杂、甚至有点脆弱的制度安排,需要以基本正常的社会秩序为基础。没有社会秩序之皮,宪政之毛又将焉附?而社会秩序必须依赖宗教、依赖传统道德、依赖传统的社会制度来维持,离开这些制度,社会就没有秩序可言。

  更进一步,宪政的运转并不需要文化、价值本身是自由的或民主的。世界上恐怕也就没有自由的、民主的文化这回事。把这两个概念扯到一起,本身就是头脑不清醒的产物。宪政制度的建立和运转所需要的,只是经过时间筛选的正常的传统、正常的宗教、正常的道德、正常的社会组织。所谓正常,就是指他们并不显著于有悖于人们关于正义、关于幸福的理解。

  印度是幸运的,它就是在这种传统社会结构的基础上,开始其建国大业的。在印度争取独立的领袖人物,不论是甘地,还是尼赫鲁,都具有伟大的人格,都是印度社会的“绅士”。尤其是伟大的甘地,全身浸透了印度的宗教精神。当年办过《观察》杂志的储安平曾预言,靠这种愚昧的宗教精神,印度人不可能实现独立。但印度就靠着这种精神独立了。而且,印度建国以来者设计了相当健全、为国家奠定长治久安基础、可以长期有效运转的宪制,其德性与明智可媲美于美国制宪者。

  泰国的宪政制度虽然没有上正轨,但是,泰国宪政转型的历程还是比较平和的,至少,泰国没有发生过翻天覆地、血流成河的革命。即便是军人政变,也是相当温和的。转型过程的平和,恐怕是全民深厚的佛教精神有极大关系。我们可以设想,泰国的街头政治,放到没有宗教精神的国度,恐怕早就演变成不可收拾的暴力狂潮,进而引来同样血腥的军事镇压与军人独裁了。

  作为中国人,看了当下泰国、印度的事件,不由欷嘘,尤其是在五四将要临近的时候。时下,各方都在张罗着纪念五四运动九十周年,顺便地,人们也对新文化运动大唱赞歌。但从泰国、印度的经验来看,再加上日本、韩国的经验,当然还有美国等国的经验,可以说,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整个是一个错误,一个造成了无可挽回的损失的错误。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新文化运动的前提就错得离谱:这场运动的领导人以为,中国当时正在进行的宪政转型之所以遭遇挫折,就是因为中国固有的文化、传统与现代的民主、科学不兼容,尤其是儒家——直到今天,还有人把中国落后的根源归于孔夫子。照此逻辑,中国要实现民主转型,建立宪政制度,就必须先摧毁自己的传统文化,尤其是要打倒孔家店,清除一切传统的思想、信念,塑造出一代新人。

  然而,如此大全盘反传统,结果得到了什么?如余英时、张灏等先生所指出,是一浪高过一浪的思想激进化与政治激进化。新文化运动中的知识分子为在社会内部针对不同意见者、不同利益者大规模地使用暴力,提供历史的、伦理的论证。中国社会的基本价值因此而被颠倒:道德反而是虚伪,血腥反而是道德;高贵者最卑劣,粗鄙者反而最优美。

  在这种颠倒了的价值支配下,二十世纪初的中国向着深渊一路狂奔:传统社会结构中的精英——绅士群体,被放肆地使用大规模暴力的群体刻意地消灭,中国社会、政治的领导权力一步一步地落入社会边缘人物手中。新文化运动还是大学教授们发号施令,到五四运动时就不灵了,国民革命是教授的学生们领导,后来,中小学生、大老粗也纷纷登场。于是,理性一路退后,政治伦理飞速堕落,政治趋向暴力化,以至于最终不可收拾。

  那些新文化运动的领导人物及参与者,也成为他们自己所诱发的劣质化政治的牺牲品。黄苗子、冯亦代们的告密行径,正是他们的老师发动的全盘反传统运动的后遗症之一。

  这样的新文化运动必然毁灭文化。二十世纪前半期真正的文化,普遍出自那些远离、甚至反对新文化运动的人士,如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张君劢、萧公权、吴经熊、钱穆、牟宗三诸先生。世界就是如此奇妙:没有旧,又何来新?不尊重传统的人,怎么可能有未来?因为他连自己是什么、在哪儿都不知道。

  今天那些忙着纪念五四的人、高调为新文化运动唱赞歌的人士,似有必要好好研究研究日本、韩国,研究研究今日的印度、泰国。传统与宪政相安无事,甚至相互支持。糊里糊涂地为持续了百年的一种迷信招魂,不仅看不明白世界,也看不明白中国。

作者 秋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4-20 22: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对五四、新文化还是不要全盘否定吧,过大于功?

[em0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4-25 11:38:1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过这篇厚重的文章,心情亦随之沉重。也很欣赏作者的观点。我想:一个儒者最大的忧患应该是昼夜索绕在心头的、挥之不去的、本民族传统历史文化的忧患与焦虑吧!

对于“五四”的评判,是一桩绝大之事。“新文化”说到底,只是一个空壳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25 15: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学校“五四”期间举办系列纪念和庆祝活动的通知

全校各单位:
今年五月四日是“五四”运动90周年,也是北京大学建校111周年的日子。为继承五四光荣传统,弘扬五四精神,进一步凝聚全校师生和海内外校友的力量,加快推进创建世界一流大学步伐,学校本着隆重、简朴、务实的原则,举办或承办系列纪念和庆祝活动。其中主要活动有:
1、北京大学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暨建校111周年庆祝大会,5月4日下午
2、与祖国共奋进——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主题歌会,5月4日晚
3、“五四”运动与民族复兴——北京大学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暨李大钊诞辰120周年理论研讨会,4月28日上午
4、电影《李大钊》首映式,4月28日晚
5、歌剧《青春之歌》首场演出,5月1日晚
6、电影《孟二冬》首映式,5月5日下午
7、吉林省歌舞团走进北大——《关东风情》演出,4月24日晚
上述活动具体时间、地点和参加方式将另行通知。
请各有关单位根据学校总体部署安排好各项纪念和庆祝活动,校内自行举办相关纪念活动的院系也要做好组织和协调工作,并报党办校办备案,确保“五四”期间校园秩序正常。


党委办公室校长办公室
2009年4月24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25 15:4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张鸣:不能再用板子打五四运动

2009-04-22 中国新闻网

用板子打五四运动不靠谱

今年是五四运动90周年,一个历史事件经过这么长时间,还让人惦记着,本身就说明这个事件对后来的历史影响很大。今年的“五四”还没到,相关的文章已经出来了,接连看了两篇,居然都是唱反调的,无论如何,都是好事,说明我们的意见多元化了。

只是,老调子固然乏味,反调也未必唱得圆通。刚看到一篇秋风先生的文章《政治改革没必要摧毁传统文化》,感觉莫名糊涂。文章从泰国的政治乱象和印度的大选谈起,好像是说印度的民主要比泰国成熟一点,“从泰国政治乱象到印度民主的正常运转,至少可以得到一个启示:宪政需要传统。”

外国的事我不明白,也不好说,秋风先生无非是以此当引子,重点是说,宪政需要传统,批判“五四”反传统,罪孽深重。深重到什么程度?大约是新文化运动毁灭文化,似乎也连带着毁了中国的宪政,连黄苗子和冯亦代所谓的“告密”,也要算在“五四”的账上。这样重的板子,“五四”的屁股真有点吃不消。

考察一个历史事件,必须回到事件发生的历史情景中去。上个世纪初,从袁世凯称帝到皖系军阀当政这段时间,中国文化的确死气沉沉。新教育办了多年,但是连西方的学科体系都没能建立,北大讲哲学,得从三坟五典开始讲,文学、史学、文学史彼此夹缠不清。不仅男女同校想都别想,连女生剪辫子,都会被学校开除。所谓的新学堂,除去添了些声光化电的课程之外,还是经学的天下。

“五四”前后,热情拥抱传统,提倡尊孔读经,奖励烈女殉夫的人,不是军阀就是政客,有些还是非常恶心的军阀政客。像狗肉将军张宗昌,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多少枪和多少姨太太,但却热衷跟末代状元诗酒唱和,在治下学校推行尊孔读经,还大印十三经。跟袁世凯称帝联系在一起的,还是尊孔和祭天。严格来讲,传统在新文化运动没有兴起之前,已经被当政者捧杀了。这样的传统,反一反,有何不可?

就当时而言,新文化运动不仅在输入思想和学理方面,开辟了中国文化的新局面,而且如果没有新文化运动,我们的学校,至少在人文方面,恐怕还是经学的天下。哲学史,讲到周公,学期就结束了,孔子还是大半个圣人,无法像胡适先生的《中国哲学史大纲》那样,变成一个思想家供学者剖析。中国高等教育的顶峰,也恰是在五四运动之后出现的,不仅国立和私立大学名校迭出,就是教会大学,经过“五四”也逐步淡化了宗教色彩,步入世俗教育的轨道。中国文化在民国时的繁荣,无论学术还是文学艺术,也是“五四”之后出现的。当年的学术大师和文学巨子,甚至画家、名导演和演员,无论文化态度保守还是开放,都跟五四新文化运动脱不开干系。面对这些事实,说五四新文化运动毁灭文化,真是不知从何说起。

如果单从“五四”运动之后激进主义流向就否定“五四”,其实也没道理。很简单,“吃五四饭的”(蔡元培语)不仅有激进的左翼,还有激进的右翼,比如国家主义者,他们对传统往往情有独钟,还有自由主义的右翼,胡适、傅斯年、罗家伦这样的人,好像对中国后来的激进不该负责,而他们的学术研究,也走向了整理国故,即使反传统,也反得不彻底。而且,“五四”还有更多走中间道路的人,大批走教育和实业救国道路的人,看看他们的回忆,好像血管里也流淌着“五四”的血。

至于把所谓的告密,也算在“五四”头上,实在太冤。就算黄苗子和冯亦代两位老先生都告过密,但他们在旧中国都生活过很长一段,他们老师更是如此。如果说反传统就会告密,为什么他们在1949年之前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更何况,我们民族的传统中,也有法家的一份,那一份里,其实就有告密这东西。反传统,如果反到传统的酷吏风范头上,反而不会告密。

其实,即便传统单算儒家一份,“五四”反过之后,传统也并没有被反掉。上流社会,有蒋介石支持的新保守主义的复兴;底层社会,则大体诗礼依旧,人们婚丧嫁娶,宗族祭祀,还是老一套。这一套真正被摧毁,是经过土改、合作化等一系列政治运动的超大规模的扫荡,乡村精英连同文化精英一并被毁灭,改造之后的事。这些账怎么可能都算在“五四”头上?

正像印度的传统很难说清楚是什么一样,中国的传统,也是一言难尽。反传统的事情,如果仅仅是些文化人的作为,无论怎样反,都反不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5 12: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四”精神也是我们民族的传统


90年前,“五四”先贤揭起民主与科学的大旗,此后近一个世纪,政治风云变幻不定,有异族入侵,亦有政权更替;有固步自封,亦有改革开放。民主与科学,同这个苦难而又坚强的国家之命运一样,起起落落,艰难前行。风雨如晦,鸡鸣不已,虽饱经风霜,民主与科学的魅力仍历久弥新,依然是一代又一代仁人志士孜孜以求的价值。纵使高居庙堂之当道者,亦不得不尊德、赛二先生为座上之宾,这足以证明,近代以来,中国渐为世界之中国,民主与科学,作为人类智慧和文明的结晶,势不可当地成为中国的主流价值,没有哪个人,没有哪个群体敢明目张胆地否定他们。

   然而,与民主与科学为代表的“五四”精神在价值层面一举成为主流相比,在制度层面,其实现却困难重重,至今仍然在路上。在这个艰难行进的过程中,“五四”精神遭到诸多非难。那些非难者采用的是最为耸动大众视听的手段,即民主与科学“非我族类”,故“其用必异”。当年,“五四”诸公倡言民主、科学,确实多借鉴西人、西学,使“五四”精神在时人和后人心目中打上了深深的“西方”烙印。这既是因为民主和科学的确有深厚的西方背景,也与诸公学术背景、人生经历、宣传策略息息相关,是时代使然,本不足为奇,亦不足为憾。然社会与思想时时暗流涌动,常以“反传统”之罪名责难“五四”,又以民主与科学与中国传统格格不入为由,否定“五四”,否定“五四”精神。这种声音自 “五四”时期始,至今不绝于耳。

   我们的民族传统中,相对较为缺乏民主与科学的理念以及相关制度。但并不意味着我们的民族,就不向往民主、自由,就缺乏科学智慧。民主及其所代表的自由精神,是基于人性的理念和制度设计。在祖先留给我们的典籍中,在民间心口相传的故事中,无不洋溢着对自由的热烈追求,以及对保障自由的制度之朦胧设计。虽然受到专制制度几千年的钳制,但毫无疑问,我们的民族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对自由的追求,在精神层面,我们的民族也是富有自由传统的民族。这就是为什么“五四”先贤登高一呼,人民一呼百应,民主与科学成为浩浩荡荡的潮流,至今奔流不息。

   “五四”运动至今,已经整整90年。90年,是很长的时间,长到足以建立起一个新的传统。“五四”精神,90年来生生不息,深深扎根在一代又一代人心中,具有无限蓬勃的生命力。我们的民族艰苦而顽强的奋斗,曲折而又坚实的进步,与“五四”精神息息相关。一个民族的精神传统,不就是指发端于过去,根植于民族成员的心灵,至今仍有强大生命力,促进民族成员之间相互认同,增强民族凝聚力,推动社会进步发展的思想观念吗?试问,今天的中国,有哪一种精神能够比“五四”精神为更多的民族成员所认同,有哪一种精神能够比“五四”精神更为强有力地推动我们民族的进步发展?有哪一种精神比“五四”精神更有资格成为民族的精神传统?那种打出所谓传统的旗号来非难“五四”精神的论调,何其荒谬。

本文发表于2009年5月4日《珠江晚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10 23: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再看此文,感覺有三。

一、文風污濁不堪,口號連篇;看似言之鑿鑿,實則空泛無物。

二、通篇道聼塗説,不學無術。

三、慶倖自己懸崖勒馬,倖免於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4 18: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入其家,安得宫室之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