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348|回复: 3

[原创]论学琐言之十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3-13 06: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蔡孑民(元培),近代教育史名人,京城学人多对其“兼容并包”的教育思想津津乐道。然偶阅旧书,发现蔡先生尚有一些今人不常提及的事情。

如对于林琴南(纾)和提倡白话文运动的北大诸人论战一事,蔡先生批评林琴南“压制他派,执持成见”,出于对蔡先生的尊重,也出于书生勇于责己的修养,林琴南向对方道了歉,承认自己缺乏长者之风。对自己的过激言辞,林琴南反省道:“比年以来,恶声盈耳,至使人难忍,因于答书孟浪进言。至于传闻失实,弟拾以为言,不无过言,幸公恕之”,“切责老朽之不慎于论说,中有过激詈骂之言,吾知过矣”。

一般以为,林必然理亏在前,实则核对史料,发现是《新青年》诸人以“妖孽”、“谬种”等语对这位老人调侃、羞辱在先。值得注意的是,林琴南道歉以后,对方绝无自我检讨之意。于是,历史上就孤伶伶地摆放着这份林先生单方面的检讨。其时,林琴南已年过古稀,而“新文化”诸人皆在三十岁上下。

谈到蔡先生当时的倾向,还是今日的一个北大学者说的明快:“设想蔡校长之主持校政,只是一碗水端平,未免低估了其对新文化运动的促进作用。”看来何止主持校政如此,对待双方论战亦然啊。

对于陈独秀,蔡先生曾说:“近代学者人格之美,莫如陈独秀!”

只是后来蔡先生与吴稚晖、李石曾等人提请国民党中央党部以谋危国家罪逮捕陈独秀,更为引人瞩目:

这类事情,细搜起来,还不知道有多少。一部近代史,岂易读哉?!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3-16 9:51:07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13 14:3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国之本在教,失教乃失国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19 00: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依弟子对近代历史及人物的粗知,感觉蔡先生介乎于新旧之间。此新旧的标准指精神上对道学的疏离,及对新文化新气象的热衷与否而言。如新旧人物的代代递进:林曾——康梁——孙(大略蔡先生思想在这个范围内,当时的时代气息与精神,使蔡先生折中新旧,新旧逢源或两不讨好,亦实在是先生精神取舍的表现)——陈瞿毛等。

现在,的确要用“国学之目”来重新解读、打量、审视历史上的事件与人物了。“国学之目”者,正法眼藏,人天之眼目也。只有用国学中圣贤思想中超越中的目光或标准,才可以真正把握认知不能超越的时代事件与人物。否则,纷纭一时,莫衷一是,何时方有个千古定论?虽然,人之所论,各从其心量与境界。然,现在,实在是相对的好恶太多,绝对的认同太少了。

在那个时代,不仅仅是环境,人的精神也在动荡着。庞大、冗繁而有散发着腐朽气息国学(非指国学本身)与时代激剧变化与更新的配合,心性与物理、道统与经济政治学关系等等,于孱弱的国力、军阀的混战的局面中,是摆在有识者面前的诺大课题。虽然,简言“中体洋用”者,亦不乏人。先生亦恐不例外吧。

蔡先生对国学态度,敬意与学力似均不如章、熊、马诸大师。然作为一代晚清进士,对新学新时代的态度,表现出一种非常宽容与从容。对国学,也似没有过多抵毁非议的谈论。时国家有磊卵绝缕之危,人情思潮汹汹。设身设时而论,先生真地也挺不容易。若较国维投湖之颓、辜子爱小脚之癖,则似明达且洁矣。

灵光对蔡先生资料了解甚少,只是从直觉的印象上,妄谈一二。妄谈。[em04][em04]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3-19 1:42:05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19 11:25: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人能够真正的认识自己,并且放在合适的位置上说合适的话,做合适的事情。对自己来说是明智,对国家来说是幸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