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dazed

怎样的感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1-25 00: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亲爱的百川秋静叶,请打开"好人好梦"的歌曲,谢了.

在[感恩节]的日子里,我真心祝天下所有的好人有好梦,祝好人的每一天充满阳光!!!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1-25 0:15:38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24 11:2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劫数

送宝宝去辅导班的路上,总能路过一个高高的烟筒.

这是一个与烟筒有关的故事.

大约十五六年前,有一位刚高中毕业的男孩子,高考没有考好,他爬上了这个高高的大烟筒.纵身一跃的后果是下肢从此瘫痪.

他的家境很好,上面的哥哥姐姐均是单位的主要领导.如果没有这一跃,他的人生应是平坦的.

从此他座上了轮椅.脾气也变得生猛海鲜一样.他的妈妈年纪很大了,可是还得每天照顾他的生活.他也有自立,开着一个复印社及一个家庭旅店.

最近,他结婚了.先生与他是同学,参加了他的婚礼.女方是一个寡妇,带着一个七岁的小男孩.宝宝回来说:"叔叔的脾气真大呀,也真能喝呀!"

这是生活对冲动的惩罚.一念之间可以阴阳相隔,也可以一生吞噬这难咽的苦果...

失败

曾经有一位同事,在单位里上下人际关系处理的都很好.给人的印象是稳重而正直的.

他是单位第一位破格打破身份界限启用的员工.大约是七年前,他刚被任用为部门副经理不久,突然听说他辞职了.起因是他为着一个做三陪的小女人抛家弃子投奔到了他所认为的极乐世界.他的夫人说离婚可以,但他必须得辞职.其实这仅仅是挽留他的一种方式.

他仅带了几件换洗衣服就走出了家门,同事们都说他是鬼迷心窍了.之后的一年没有他的任何信息,都说他与那个小女人去了大连.

再过了两三年,他两手空空,孑然一身的回来了.最初是在修理铺给人修车,后来为以前的弟兄业余产业打工.

在同事们的劝说下,他又走回了曾经的家.破镜真能重圆吗?时间会修复抹平伤疤吗?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1-24 11:26:05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24 12:55: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云端怅望家何在?一曲《凉州》慰怆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25 19:2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凉州词

王之涣

黄河远上白云间,

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

春风不度玉门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30 17: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跳舞老师

宝宝的跳舞老师长得非常娇小玲珑.曾是宝宝小时幼儿园的老师.走路是那种经过训练的和谐的轻盈的美.

她是省舞蹈协会的.地区的各类晚会基本都是她编导并参与演出.对舞蹈应是很有天份的.

她的儿子与宝宝差不多年纪.但也长得很瘦小.有一天,宝宝跳舞回来说:"跳舞老师离婚了.她还对她儿子说不清楚晚上在哪吃饭呢."

不觉愕然.时光仿佛还停留在昨日.那个扎小辫子的幼儿园老师还历历在目.她的梦想她的娇憨被谁吹走了?他的先生长得非常的高相对于她的娇小.曾说没想到会与她真走到一起.

外界却都认为他们的分手是必然的.不外是一些桃色新闻.每个人的背后都有长长的影子.即是故事,也有抹煞不掉的灰尘.

一次路过他们家门口,远远就看见他高高的个子戴着眼镜低头认真地清扫院外的积雪.而这亮着灯光的家还是家吗?

儿时女友

她是我最好的两个朋友中的一位.皮肤略黑,眼睛很美,睫毛又黑又长.嘴是棱角分明的.喜欢披着一头乌顺的黑发.

多少次梦回少年时光,她的身影也在梦境中浮现.那个星夜里羞涩地悄悄倾诉少女情怀的情景,那个炽热的六月里一起认真做试卷的一幕,那个在晚风中迎着夕阳骑单车陪她回十几里家的乡间路上,一串串清脆的笑声还在梦里回旋.

她兄妹六个,在家里年纪最小,是父母中年时才有的.年少时,她就一直寄居在大姐家上学.学习成绩是年级第一.很听话很乖巧,也非常的勤快.她声音很好听,年少的我最喜欢听她唱程琳的歌.她在我眼里美的象征.

初中毕业她选择了考中专.她说想早些从姐姐家里搬出来,姐姐自己还有两个宝宝.根本精力有限.

毕业,工作,成家,一晃的时光,十几年在段段续续的音讯中渡过.去年夏天,她回来了.头发剪短了,很清丽很干练的形象.穿着一身黑色.衬衣是很俏皮的蓝.我惊迷于她的外表的改变.问起她的女儿,她的先生,她静静的悄声说他们刚刚分开了.女儿房子都归先生.

我听了,眼泪不由流了下来.她小时就一直羡慕别人家的孩子可以与爸爸妈妈在一起,常说长大时一定要有一个自己可爱的家,要亲手照顾自己的宝宝.

她这十年的婚姻生活一直是颠簸的.先是先生生病了两年,她又经历了下岗.刚刚雨过天睛,她被单位反聘回去做办公室主任.先生也调到了教育业.一切都似平稳了.然而因为她作息时间的改变,来自先生猜疑与对家的百般付出确得不到先生的体贴让她心力交瘁.她平和的说,分手也许能让双方都冷静下来.

她快乐一些的说,现在的业余时间除了星期日一天陪女儿以外,她全用来修自己喜欢的活动.比如游泳,比如唱歌.她要为自己的心情而活.望着她生动的脸,听着她的心曲.我不由沉默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0-5 15:59:13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1-29 08: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楼主的三段文字,不知何故让我想起了《大学》里的这句:人莫知其子之恶,莫知其苗之硕。

冷眼旁观他人总是很清醒,洞若观火。而到了自己面对一些人、一些事的时候,又如何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