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灵光的笔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1-18 03: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学堂近日有不少朋友来,看到后甚喜慰也。然新友麦上说话,如今日下午者,私意为多无义无益之辞。惜阴、独善之念起,遂有退心。又思,吾辈于学堂从师学既久,岂将学做无担当无弘毅之人耶?担当者,欲广德也。又留。一晌下来,又思自己于经典学习,并无多少积累。还要假以时日,努力用功。又怏怏然。还要把自己调整好为是。

十九、先生又有自约谦德语,灵光几不欲闻。为弟子者,一念对师有不恭敬心、有挑剔想,此诚为弟子者之大耻也。亲者,亲亲为大。敬者,敬师为大。学问,是从敬中来。

又,于学堂诸友,不敢实有对一人一念而生尔我想而起怨望心、嗔恚心。或有之,必觉察而转作兄弟姊妹想。有时敏感,以为或存否隔之意,恒自忧之。然后反问,不敢自命以仁;于来学堂朋友,亦复如是,不敢起轻忽心、亲疏心、贡高心。如此则庶几做个合格学友。当自勉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25 5:16:18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19 01:25: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说话前,宜先深呼吸,稍令神清气住,微微有内敛之意。然后徐徐道出。不可言时不知其所言,动时不知其所动。无感动之话题,不必强说。强说、多言无味。

二十一、杂念微生,宜强起照心空之。丛生,更强起照心,以正思维驱除、收摄之。

二十二、君子实当弘毅有担当。然若无孟子之英迈独造,世不二出。故敢云:舍我其谁。则又当思:成功不必在我。否则,此弘毅担当又反成私意。曾子所谓弘毅,或内复吾人性德本具之大力也。寡欲以求刚、泛爱厚其仁、智慧出方便,斯三者盖弘毅之资欤?功烈荣勋,弘毅之余事。

夫日不强夜晦之照,雨不求丽天之泽,圣贤不图无缘之教化。善观时,善处位。勉有为而不失无为法。中人以下,强循于礼,或近弘毅。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23 11:20:03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19 02:3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师兄用功甚密,真个是时时体察了![em1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0 01:5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师妹实在过誉。惭愧!克己复礼,本应从难克处克将去。我还有大毛病,很多问题。不敢自欺啊![em04]

二十三、夜讨论话题,气象兄言“麦上发言,吾不喜作激情澎湃语”,吾闻之,甚觉有得。言语者,循礼之大处。抑扬之间,必有取舍。取舍之间,必有好恶。好恶过甚,不是私意太浓,便是自小其心。

二十四、敬人、爱人是心灵的一种能力。自觉冷肃空洞时,当自觉察。当思何故,此心落落恹恹?正思维而强作意,俾胸中多一点生机在。

听先生夜谈学堂管理,颇觉先生之刚健弘大之气。我似平日好曲从人意,乡愿者德贼,有失中之柔。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23 14:07:46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3 11:04:0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五、上班数日。下班回家,乐也。回家上网,乐也。上网从先生、与诸学友共学,又乐也。设上班而无网,此心若何?却非君子无入不自得之意。囊日,先生教以“不可一日无喜神”。喜神者,随意自在之谓乎?恬然洒落、生机满怀之谓乎?

二十六、平日闲时,颇觉放逸。盖敬之一字,没有着实提起。浊虑臆思,驰逐奔流,不知何时,敬字(或状态)早已跑到爪哇国了。归根结底,还是志字。持志如心痛,如丧考妣则庶几。又当思,缘何自己不能恒持此痛?大体还是人欲横流,泛滥于心国。苟立志不切,先当求个静而徐清之功夫?如此说,恐到头来,还不济事。学,只是与志相联。无志,则无学。

忽觉自己现在于学堂从先生,还不算是“学”。顶多是个熏染、培养善根阶段。

何谓敬?戒慎恐惧也。戒慎恐惧的是个什么?不睹不闻也。不睹不闻者,外乎?抑内乎?若言于外者,此不睹不闻,与视思明、听思聪相近。如何视明思聪?当体此心虚明灵昭,然后应物,方能得个视明思聪。若心有旁骛,先有了意思,便难得此等状态。若言内,则当察乎起心动念处。思无邪时,然后应物。说来说去,内与外,还是一个意思。似还要先主内。不失个觉察。

此能敬、能戒恐惧的,便是良知。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23 11:09:36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5 04: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七、迩三五日,自觉状态不太好。何故?检束不足,放逸失敬故。如此,则不欲见人。然此羞恶、是非之心,竟也不足以致良知乎?无它,来地不深切故。譬如已染之布,去其污或当徐涤荡之,又如骨玉,切磋琢磨之——此理或是,然如此说恐又是在唐塞自己了。

向道之心不切时,连经典亦不欲看了——心底知道,圣人意毕竟不是以小人之心、臆猜之见所能揣摩出来的。看世法书,如今晚之《二战史》时,倒也觉得尚有亲切的意思。

夜卧,忽思西人现代作家有名米兰-昆德拉者“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一句,颇觉有宗教与形上意味。思考本身,其外于上帝乎?古学如释尊之教,好以水喻心。天一生水,水性其最近于道乎?此妙明真心,本周遍法界,只因妄想执著分别之念而成小我之私。然就其体而言,此心与上帝无二无别也。因此,人不是不可思维上帝,然当舍其私、寡其欲、充其仁、复其性、广其学,然后亦可直见上帝面孔而与之把臂同游矣。

良知与思考,其犹海与波也。土与尘、火与焰也。凡思考,必有其所指,有所指即是“有”,然性(良知)为“空”,故凡所思,必当与良知相配合,然后方可谓达用归体。如此不已,是为道学。到家时,方可谓“天下事何思何虑,一致而百虑,殊途而同归”。不然,则沦为世法戏论了。

下午,听归航学友谈知行合一大意,甚觉启发。其论曰:世法,是从“有”到“有”之逻辑。(逻辑二字,恐亦无非演绎与归纳二法——再就是直觉。然以凡俗之心,心量不同、见量不同,其所谓演绎归纳直觉之本大略在“我见”中兜圈子,因此“我见”,先有镜尘,后欲鉴物,如此则与事物本来实相有纤毫之别了)。故学问之道,常在自家性中求。

圣贤之学问,自觉能粗疏地理出个大概理数来。然真正践履,以求知行合一。如此乃至舍弃心镜上坚固尘爱,去其驳蚀,复以明体。又觉得有一种苦涩味道。付诸慨叹乎?转思奋厉已乎?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26 19:02:08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5 06: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八、夜卧,总不得寐。忽得一句,记于此。曰:

我有一物。昼夜发光。暂无息时。当思何为。不障此明?转尔增上。

此物似镜,照胡照汉。善念从本,执著为病。见乖即离。即思无邪。

又曰:

平日师教。循礼夹持。儒风特点。敬字当头。动容周旋。不离于是。

一念持敬,心光发露。仁性良知。本来一如。尽已之性。是为穷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26 18:53:54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7 01:48:1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九、学堂诸友,或厚德,或简重、或纯笃、或才辨、或温雅等等优长,皆自己所甚不足也。又深知自己之大病在于华而不实,足不履地。尝自谓读书多寡,与道德二字,常不成比例。缘在读书多寡,可见诸于言辞以量之。道德二字,时或虚隐难现。不在于吉凶之间、动心忍性之际,或难预知也。故所谓谦卑之辞,岂仅虚语也哉?实有全心所抛之处。然仅虚尚谦辞,低声馁气,心善渊而语善卑,不知精进而迎头赶上可乎?此或谓善用虚荣。

三十、尝自问:自省之语,虽小有坦切。然恐或失之浮辞浪语。立言之间,恐“不利”于己。又思:不利之大者,是自欺也。吾且往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27 4:32:00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7 04:37:43 | 显示全部楼层

《论语集注》笔记

经学注疏,前人之述备极矣。其中朱子之《集注》、孔颖达等之《注疏》、《十三经清人注疏》为诸疏之集成者。今之学人,国学之信仰未深、修心之滋基未固,而欲于先儒瀚疏海注中搜繁抉简,直通圣人之意者,诚难事也。囊日,尝读当代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之《论语别裁》,先生以如彼捭阖驰骋之语言,深契当代众生之根机,儒佛史出入其间,解《论语》裁而化之,非知道之人孰能之?愚谓当世一人而已。然以为先生虽三家之通人,毕竟有以佛入儒之迹。于心法事,必有深造之境。于经文注解事,或有失精当之微。尝闻先大儒朱子之于《集注》等,“竭其精力,以研穷圣贤之经训”(《宋史—列传第一百八十八 道学三 朱熹传》),承绪于诸大儒,融会髓心,然后得之。以此而圣道始大彰于天下。其后更历数朝而到清末,儒生所必习,圣门之家什也。其德配天地再造八百年国民精神之功,绪圣人之传灯之力,岂泛泛崇誉之辞可喻也哉。又,怀师之教所对者,现代多无国学根机之机。朱子所注者,数代大儒之心髓。(灵光)妄议贤德,但直陋心,不知忌讳,惶悚何堪!今读《论语》,非欲敢作正解,择《集注》中之疑难要点处以记之,以私意所发也。倘先生、诸友见之,愿乞赐语蒙正。


学而第一

一、学而时习一句。学近于知,习近于行。知行合一,是为真学。当思学、习者为何物。全而举之,为圣贤之学、先王之道、做人之至理。一而举之,一时一处之所当循礼处。苟为致良知而不自欺,则何学非圣贤学问。如农之学稼穑、商之学经济,皆本分也。然必当知尚有大事在而不忘也。苟不欲致良知,虽勤涉经典,恐亦不足称学。其中有根本在,故学者不可不通经。有次第在,大略从童蒙之书与四书入手。

二、言语之间,当尚简重。浮辞谑语,不可轻施。

三、敬事。人之禀赋不同,或有敬事而轻人者,或有敬人而轻事者。敬事而轻人者,其事难济,其德必亏。敬人而轻事者,不奈烦剧,难落于实。皆大有偏在。故当人、事俱敬。

四、以下犯上者,小人之最足谓小人处。

五、忠信一句。尽心曰忠,德信为大。

六、“泛爱众,而亲仁”一句。泛爱者,凡见与未见之人观之皆有亲切处,以温热心、同胞心待之。若见小人,当自随心量而爱恶之。不可疾之甚,或匿怨而友。

七、“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一句。念念存诚、持敬,而常自端肃而收摄之,即所谓重也。以此持重不已,是为修身而自固其学也。倘放逸自恣,本德外溢,不为固矣。

八、“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一句。记下朱子所注:温,和厚也。良,易直也。恭,庄敬也。俭,节制也。让,谦逊也。——朱子谓“夫子之盛德光辉接于人者也”,斯五德,其无为者乎?凡事,以德得之曰无为,感而应之,上也。以诈与力得之,人为造作,次也。

八、“礼之用,和为贵”一句。夫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反求仁心,然后接物,虽不中礼,亦不远矣。然似不当以此为足,师学先王之成法,所谓仪礼三百、威仪三千者,而施其用,必不可缺。总而言之,以仁心为体,应物万端而无穷。仁者,德也,觉也。

九、“恭近于礼,远耻辱也”一句。恭者,内守敬德为先,然后恭其亲、德、齿、爵、学之类。不如此而恭,或折节过甚,或有谄与所求也。

十、敏于事。君子自当善听聪视明,察颜而观色,遇事而能决也。遇事,修养为大本,敬其事为二,于斯事熟思而详之为三。其实,三者一也。敏于事,言其明也。遇急能疾断之,遇缓而徐图之。

十一、切磋琢磨者,言修养功夫渐致细密与上乘也。大学曰:如切如磋者,道学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切磋者,近乎循礼夹持。琢磨者,近乎慎独诚意。然亦不必老死句下。皆所以打磨成器之功也。

十二、“不患人之不己知”一句。不自知,患之先也。不知人,患之次也。人之不己知,君子之作余事观也。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2-4 13:42:39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8 00: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一、繁文缛节,为尽其诚也。其蔽在于伪饰失中。直心道场,为竭其诚也。其蔽至于恣意无学。或当合论之,几近于圆莹之理。故为学者,当时时存察于当下动心之几,此中黑白,天悬地隔。

三十二、敬的功夫,先自家庭始。亲情之间,爱溺已深,有其易忽之处。此所谓敬其亲者也;同事之间,利害常随,好恶由心,成见已固,有其难持之处。此所谓敬其近者也。斯二者,穷一生而恒有切肤咫尺之距。可不敬乎?不敬随缘,而将攀缘者,是为大谬。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28 12:11:16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