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0265|回复: 171

[编辑]史林一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2-18 11: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样板戏后遗症

国家大剧院落成,上演的第一个剧目就是:“革命样板戏”之一的芭蕾舞《红色娘子军》。

近年阅读,辑录了几位作家对听到“革命样板戏”之后的一些反应,觉得有意思,特摆上来与大家分享

巴金

听了几段,上床后我就做了一个‘文革’的梦,我和熟人们都给关在‘牛棚’里交待自己的罪行。一觉醒来,心还在咚咚地跳,我连忙背诵“最高指示”,但只背出一句,我就完全清醒了。我松了一口气,知道大唱“样板戏”的时代已经过去,“牛棚”也早给拆掉了,我才高高兴兴地下床穿衣服。

我接连做了几天的噩梦,这种梦在某一个时期我非常熟习,它同“样板戏”似乎有密切的关系。对我来说这两者是连在一起的。我怕噩梦,因此我也怕“样板戏”。现在我才知道“样板戏”在我心上烙下的烙印是抹不掉的,从烙印上产生了一个一个的噩梦。

近来几次梦见自己回到大唱“样板戏”的日子,醒来我总觉得心情很不舒畅……所以听见唱“样板戏”有人连连鼓掌,有人却浑身战栗。

——巴金《随想录》


邓友梅

邓友梅讲了一些他在“文革”中的可怖经历:与被迫害致死的人的灵牌一起挨斗,一边挨斗一边放革命样板戏,斗后放入一个冷屋,屋子冷,引起了肠胃痉挛和呕吐。所以他一直反对再唱“样板戏”。

—— 引自王蒙《王蒙自传.第二部.大块文章》


金敬迈

“我已通告全家,凡我儿孙,若遇‘样板戏’,立即转台,稍有怠慢,我就砸烂电视机。”

——金敬迈(《欧阳海之歌》作者)(2002年8月9日《羊城晚报》)

转自凯迪社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2-19 01: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革----近代“文字狱”,扭曲了人性。学习儒学,复我本性,止于至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2-19 06:3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唱样板戏长大的,那时候每天无论到哪里都是样板戏,在学校排练样板戏,在家里广播匣子播放的是样板戏,收音机里收的是样板戏,感觉世界就是那样的,不知道有什么不对劲。只是听说谁家被抄家了,我也没见过,妈妈不让去看;谁家的父亲蹲牛棚了,牛棚啥样我也不知道;谁家被下放到农村了;再后来爸爸不当厂长了,我们也不去上学了;68年的时候武斗了,荷枪实弹,死了8个人,其中有一位是抗美援朝回来的英雄,大家都觉得可惜;再后来学习黄帅、张铁生,我的两个哥哥下乡了;可能是70年代以后吧,批林批孔了。这期间一直都在唱样板戏。

再后来粉碎四人帮,拨乱反正了,什么时候不唱样板戏我就记不得了。

不过那个年代成长起来的很多人好像都喜欢唱,似乎是习惯唱,因为他们没学会别的。这也是后遗症吧?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12-19 6:40:53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2-20 13: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听说:被蛇咬过的人会怕井绳,看来是真的。[em0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2-26 11:27: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真是人间至痛的往事,令人不堪回首。在学习班上,沈阳法院的人要林林签字并按手印的那份“笔录”,后来在张志新的案卷中被找到,摘抄于此:

曾林林:刚听说张志新犯了反革命的罪行,我当时感觉会影响我进步的。这下可完了。但经过学习提高了认识,母女关系是有阶级性的,她虽然生了我,是我的母亲,可她是反革命,就不是母亲了,已是我的敌人了。她反党反毛主席,我们就和她斗争到底。我后来经过学校老师和家长的教育,我已认识到她反革命,我和她划清限界,并不会影响我的进步。

  问:张志新实属死心塌地,罪大恶极,你们有什么想法,看法?

  林林、彤彤:坚决镇压,把她处死刑,为人民除害。我们连尸体也不要,政府愿意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们都拥护。对于张志新在监狱的还有什么财物,我们什么都不要,这有(由)政府处理。

  那一年,彤彤不满10岁,而林林也未满18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2-17 21: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独秀:本志(《新青年》)诋孔,以为宗法社会之道德,不适于现代生活。

非谓孔教一无所取,惟以其根本的伦理道德,适与欧化背道而驰,势难并行不悻.

    新旧两种法子,好象水火冰炭,断然不能相容.

    尊儒重道,……,无一不与现代生活背道而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2-28 01: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您给我们讲过的雍正朝的吕留良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3-10 01:36:42 | 显示全部楼层
苏联历史学者、作家从国安资料中,惊人地发现,在一九三六至三九年的大清洗中,至少五十万人被处决,莫斯科有时一天就枪毙上千人。在斯大林统治时期的被害人数,估计达一千五百万;斯大林死时,仍有一千二百万人关在劳改营。

这种政治恐怖,大大超过欧洲历史上的纪录,西班牙最残酷的宗教裁判所,只烧死一万人,法国革命雅各宾专政,上断头台的只有一万七千人,而沙皇治下,十九世纪一百年处死政治犯也只有几十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3-10 10:57:12 | 显示全部楼层
瞿秋白:“汉字真正是世界上最龌龊最恶劣最混蛋的中世纪茅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3-13 20: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斯大林的理由是:如果以这批波兰军官为骨干组成一支军队,一旦打败法西斯,他们可能夺取政权,那将不是苏联所需要的政权,因为他们不是共?党人,而是民族主义者。说穿了,斯大林担心战后民族主义者在波兰掌权,不听他的话,波兰不一定成为苏联的附庸。

(据《各界》2005年第8期蓝英年/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