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心光明媚

心光明媚的学习随笔本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3-10 01:4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多少琐事?我的平静不如说是“瓶颈”吧!

老师说柳暗花明之境是需要一番经历的。道理简单,做时却会不觉懈怠。“把自己的心放低,把功夫做细,让自己的心态安静下来,把注意力锁定在经典上,不要分散。”一番话敲在我的心上。悔悟?省察自己身为学堂管理,这段时间不能尽心负责天天来学堂学习。也不尽是琐务缠身,有时也有慢心惰念升起。一日不来尚能自责,二日三日不来便责心渐失,实在该自己反思警惕了。学如不进皆因己力不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12 19: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天起来先找到"自己"然后可以快乐一整天,真的!不骗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12 21:4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此用功,实在令我自惭形秽。我现在越来越变得无心少事。更该自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3-14 17:4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气象兄所说有道理,每日须“看着自己”,提起这个自己。

飞雨姐姐错看了,姐姐一直是我的榜样,每每想到您说的那句"我都50岁的人了,每天还面对着电脑,坐在这里。。。。。"便让懒惰的我汗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14 15: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起一个状态。就是提到本质的认识层面上来。需要理性。并且使理性成为自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14 15:4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听老师昨晚讲传统文化时,提到一句话“我们太多元”。有被点穴的感觉。多元表面看起来是丰富深入的表现。但在没有一个核心价值之根时,这个多元实则可能是浅薄的善变或芜杂的随俗。盯住人性的完整性,这个时候的标准也许不需要那么多外在的尺度,一如庖丁解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17 02: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堂的“场”里弥漫着老师和师兄师姐们真诚的仁德之光,似阳光散布于身心,温暖我、照亮我。古人云“与善人游,如行雾中. 虽不濡湿,潜自有润”。感谢老师和学友们营造的这个地方,能让来者濡其德,润其心,泽其修。离学堂有一段日子了,近一个月了。今日坐在这个“场”中才发现自己昏昏然已有所失了。好在,我的心并没远离它。我居学堂养我一段清莹之气(离浩然之气尚远)。师友辅我以仁,感谢不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4-21 12:52:20 | 显示全部楼层
状态对。悠然而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22 03:26:51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晚听完课和一刀兄交流关于“游于艺”,之后把自己的一点想法写下来。

想到了赵孟頫。赵公作为元代主力画派,他拼弃宋末院体画派的陈陈相因,提出作画贵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无益,今人但知用笔纤细,傅色浓艳,便自为能手,殊不知古意既亏,百病横生,岂可观也。吾所作画,似乎简率,然识者知其近古,故以为佳,此可为知者道,不为不知者说也。这个画论本身是没有问题的。我想赵公绝非不清楚“古意”所指涉之范围和作画的立意高度,也不是我们猜测的仅从审美角度意趣角度求古意而不载道。他的文人画里难道就没有“成教化,助人伦“的东西?我并非想替赵公辩解。只是我现在突然感觉到我曾经长久不愿放下对赵公的喜爱乃在于是缘艺论人,这是由流溯源的方式。而且还会执在其中。今天学习这四句话,我深刻的感觉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是一个为学先后次第,“志于道”是儒家先要立其大,植其根。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钱穆">钱穆ersonName>先生说这四者“有先后,无轻重”我是不太赞同的。志道是一个生命精神的安顿,大哉所立!感慨赵公如此学养文才却落得个千秋骂名,道不能立、德不足道。则其艺(虽然不属儒家的六艺)纵便悠游熟稔,也难堪拷问。这个评判是从艺之源头看起。是因源察流,就赵孟頫其人其行的道德评判为开始。是把他作为人的高度和他艺的体现关照为内外一体来看。我越加感到儒家对人的完整性的要求,是内外一体,浑然天成方为正人君子的。这里没有割裂,也没有现代人对艺术家的多元评判。或者对艺术作品的各执一端的理解------那种理解也多是一种丧失了“道、德、仁”的高度后,容易失范的自由解释。因此古人的学习过程恰恰和我们在本末上是不一样的。现代教育不讲形上高度甚至也不承认。没有贯之以一的树立,所以培养的人失去文明的高度而追鹜名利或耽溺小情调中不能超越便不难理解。时下表面繁荣的“艺”,不少是堕入器与技的层面,不足观者多。由此我想,这四句经文是儒家培养人的次第问题:先立起为人的高度和根本,志于道,正其心便在这里;心不失于道自会德行常在,故德是人心存道的体现,乃道之生养,更是整个人化育大道的产物。“依与仁”是德性之具化。有了前三者此时的“游于艺”就有了保障。纵便踏涉形下也自有形上高度在。因此“游于艺”是彻上彻下的具体实在的生活表现。儒家是常人但又不是常人,最终要做的还是常人。却是有了文明高度的常人

当今文艺界的问题,我没有能力冒谈,但阅读所及也感觉到明显的颓势,审美的模糊性,主题的扭曲型,表达的怪异化,内容偏嗜物化异化的展现但多流于表现甚至张扬。这种缺乏了“道、德、仁”的“艺”还能化育出怎样的后人?我不敢想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4-22 09: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见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