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春山

交作业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4-11 02: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何谓也?

——谈樊迟

第一次关注到樊迟是刚到学堂没多久,那次刚好是讨论《论语》第二章孟懿子“问孝”,大家讨论的是这个“孝”。我走神了,一个劲的看樊迟去了,查了查《论语》中樊迟出现的次数。发现他一共出现了五次,问了三次仁,说了两次“何谓也”,有一次是夫子耳提面命的教他“孝”,再有就是他问为圃,学稼。从樊迟同学的学习情况来看发现他只会问,不能答。显然夫子也知道他这一点,从来也不奢望他答,一般都是快快的就把答案告诉他。最让人好笑的是,即使夫子马上答案告诉他,樊迟同学也还是不达而退,然后来句“何谓也?”。比起孔门其他高足,他的学习不可谓不迟。这一点发现当下就让我笑的不行,私下里与子卉学友打字“这个樊迟一定是反应太慢才给他起个名字叫迟”,这样的念头一直环绕我了一个星期,走在路上也禁不住笑出声来。

孟懿子问夫子何为“孝”,夫子告之“无违”。出门,看见自己那个憨厚、可爱的小弟子樊迟一脸严肃心无旁骛的驾着马车,就忍不住说对他说“孟孙问我孝于我”,若是换了其他的弟子,必然马上就接着问题问了,可是显然,按照樊迟一贯的表现没有这个当下就问的习惯,于是夫子直接就把自己的回答告诉了他。可是,这位弟子听完了之后却来了一句“何谓也?”真是让人忍俊不止,夫子只好又把“无违”非常详细的解释了一次。看到这里真是感叹夫子,对这位弟子鞍前马后的教,所谓“诲人不倦”是也,对自己的弟子那样的珍视,书本上自己写了句话“视若珍珠,唯恐失之”。

从这以后樊迟又问了三次“仁”与两次“知”。他之所以反复问,显然是不能领会,这里透露出儒门学习的特点,不是简单的坐而论道,它需要实践,樊迟一定是在学习中反复实践而不得要领,因此才有了学为圃,学镓之求。夫子这个时候的回答非常简单“吾不如老圃,吾不如老农”,待其退后再纠其志“小人哉,樊须也”。对这样真正鲁钝的学生夫子也绝没有半点放弃的意思,并且马上知道弟子问题所在,始终把持弟子学习的高度,在源头上给弟子点明为学的道路却又不伤害他的自尊,真可谓心细如丝!夫子的这一份坚持、自信与呵护着实让人感动。

我们还注意到,夫子在教育樊迟的时候,虽然话语平实易懂,可是高度却从来不曾降低,始教其“孝”(《论语》第二),教其守“恭敬忠”(《论语》第十三),最后教其“爱人,知人”(《论语》第十二),又正其“志”(《论语》第十二),句句皆从形上而下,若阳光一般丝丝缕缕妙曼无边。(只是樊迟同学实在是爬不上来)这让我想到,我们常把“因材施教”往方法上去谈,这种说法未免外在。实际上,这个“因材施教”的背后是等待,对不同的学生可以采用不同的表达方式和角度,但是教学的内容与高度不能降低。这是一种建立在师生双方信任前提下的等待,老师相信学生必能达道,学生也相信老师定能等待。学生的资质各不相同,然而夫子的等待却永远相随,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夫子就在那里等着你。

自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杜威“在做中学,在学中做”教育理念入主中国之后,几十年来,各色教育思想不绝于耳,可是有哪一种教育理念里面有信任的等待?尤其是今天,这样的等待几乎是天方夜谭。

孔门高第给人们的印象都是那样的充满睿智,唯樊迟在《论语》中出现五次,没有一次能当下理解夫子的话。问仁,问智,连问三次,最后一次还是没有明白,一句“何谓也?”倒是让子夏大有收获。樊迟最后到底明白了没有,我们无从知晓。但是在感受樊迟的朴质、可爱的时候真是要来个细思量。樊迟同学一而再再而三的问师问友,以及他与冉有师兄誓死奋战沙场的气概,倘若内心没有对老师和同门的信任与坚持怎能有如此表现!而这一切都是夫子给的、是同门中人给的、是夫子所传的道给的。他也把朴实、信任给了自己的老师和同学。这样的相处就是亲人间亦难求全。樊迟同学的朴实、可爱折射出儒门师生间让人动容的真诚相待。想想今天的师生关系,怎不令人叹息!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4-11 11:58:02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4-21 12:5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克勤小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22 14: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道了!谢谢先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4-25 13:3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个人拿着行李去旅游。到了一个地方,老板娘我认识,她说已经安排好我的房间里了。我拿着行李找我的房间,那个地方以前常去,可是这次发现这些房子很简陋,不是我想要的。我开始找我的房间,找来找去找不到,可是行李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到房间里了。

我开始拼命的找房间,知道自己的行李在那里。

在一个楼房里转,那里有很多房子,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我开始着急,想着我的行李。

一个老人出来了请我到了他的房间里,他很快乐也很安详,但是住的很破旧 ,我心不在焉的听他说话,心里想着我的行李,最后,他很热心的告诉我,我走过了,我应该往那边的走廊到对面的楼房里。

我按照他说的走了,可是却到了一座红砖老楼房的前面,上面爬满了常青藤,在夕阳下,很美!

我没有时间了,必须走。

在一条街上,一部中巴是我要坐的车,车上买票的小妹好像认识我,我也好像认识她,她很和善的对我笑,安排我坐的位置,我心想着我的行李,那里有我的钱和衣服,我发现我突然什么都没有了,很害怕,也很惶恐,没有了依靠,那个小妹没有说话,可是她给我一个信息,没有关系,行李就在那里,可以找到,我很忐忑。

梦醒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4 12:0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姥爷,您小时候读什么书呢?

孔子书。

姥爷,您觉得现在的人和以前的人比是不是没有道德了?

是没有道了,就没有德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9 09: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能亲近老人家就是个有福之人。这会延伸我们的记忆,是非常重要的学习。也是孝道的一个特殊功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9 11:5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先生说的极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特别喜欢看老人家安详的脸,他们常常让我感动!谢谢先生指点![em24]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5-9 12:03:02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10 02:3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夫子在教育樊迟的时候,虽然话语平实易懂,可是高度却从来不曾降低,始教其“孝”(《论语》第二),教其守“恭敬忠”(《论语》第十三),最后教其“爱人,知人”(《论语》第十二),又正其“志”(《论语》第十二),句句皆从形上而下,若阳光一般丝丝缕缕妙曼无边。(只是樊迟同学实在是爬不上来)这让我想到,我们常把“因材施教”往方法上去谈,这种说法未免外在

窃以为这也是方法。一个藤蔓,让他慢慢的找到根本。有些人的教法适合给他一粒种子,比如颜渊。有些人适合给他枝叶的葱翠,比如樊迟。那个时候部分也就是整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11 13: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时候部分也就是整体。

说的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27 12: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礼者,敬而以矣!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5-27 12:21:26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