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春山

交作业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6-21 15: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心只可托明月,不与硕鼠言风雅!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6-21 15:37:48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26 12: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孔子曰:“‘见善如不及,见不善而探汤。’吾见其人矣!吾闻其语矣!‘隐居以求其志,行义以达其道。’吾闻其语矣,未见其人也!”

从知其所以然到为其所以然,隔着千山万水!夫子言词恳切而殷盼,吾等小子闻言惭愧!

子曰:"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诺"

这一声"诺"何其艰难!需有儒门大勇于身的决断,需有以道贯穿全体的自觉!

 清风红日,朗月星稀,乾坤运转于我心!天地张合与我为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7-3 18: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才华和美德的结合,就是善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7-5 12:0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士阶层的四个发展阶段:

一、春秋末,孔子自由讲学,儒家兴起。下逮战国,百家竞兴,游士声势,递增递盛。一面加速了古代封建统治阶层之崩溃,一面促成了秦 汉以下统一大运之开始。「士」的一阶层为之领导之基础于以奠定。

二、两汉农村儒学,创设了此下文治政府的传统,是为士阶层活动之第二期。

三、魏 晋 南北朝下迄隋 唐,八百年间,士族门第禅续不辍,而成为士的新贵族,是为士阶层活动之第三期。

四、晚唐门第衰落,五代长期黑暗,以迄宋代而有士阶层之新觉醒。此下之士,皆由科举发迹,进而出仕,退而为师,其本身都系一白衣、一秀才。下历元 明 清一千年不改,是为士阶层活动之第四期。

钱先生总结:

此四期,士之本身地位及其活动内容与其对外态势各不同,而中国历史演进,亦随之而有种种之不同。亦可谓中国史之演进,乃由士之一阶层为之主持与领导。此为治中国史者所必当注意之一要项。

例如:范仲淹、王安石革新政治的抱负,相继失败了,他们做人为学的精神与意气,则依然为后人所师法,直到最近期的中国。

今天的人们在评说自己的历史时,往往用一种必然的政权更迭去看待产生历史的文化根源,殊不知,看见的只是一个表象,然后用一个表象去解释所谓的根源,实在可笑的很!对历代官员的政策评价也是如此,像钱先生这样顺着历史的本来脉络与人的精神去写史的人,后无来者。原因是——我们失去了一种深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7-5 12: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传播钱先生观点,功德无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7-12 14: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接受的教育一直认为,在传统社会里为官者大都是为皇帝之命为从,以生活资源的获取为为官的最终动力,而皇帝就是以天下为我家乃最大利益所得者,几乎所有的论说都是围绕能这个论点来组织。但是在《国史大纲》中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却带给人们一种思考,宋代各个派别的相争着眼点并不是如此,甚至作为治理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国家的人">国家的人ersonName>君也不是如此,他们争论的最终指向是什么?

李攸《宋朝事实》卷三记载着真宗与宰相们的一段谈话:右正言知制诰朱巽专对,言朝廷命令不可屡有更改,……庶几张纲纪以绝分争。上顾宰臣曰:“此甚识体。且事之可否,报政之地所宜尽言无隐,惟贵君臣道合,若上下同心,何忧不治?今四方无虞,赖卿等慎守经制。若一事遽行,则攀援重臣,词说竞起,处置颇难。是知今所施行,不可不慎。至若言事利病,轻为厘革,初则皆以为当,後则翻成有害;及复正其事,乃是朝令夕改。此事允当执守。《书》云:‘慎乃出令,令出惟行。’此之谓也。”(“试论宋朝的“祖宗之法”:以北宋时期为中心”邓小南)。如此切切之言出于九五致尊,若以单纯的利益获取实不能解,最后达到“与士大夫治天下”的共识绝非偶然!《国史大纲》第三十三章“新旧党争与南北人才元祐以下”提到宋代的派别相争,“安石的新法,不能说有成功,然而王安石确是有伟大抱负与高远理想的人。他新法之招人反对,根本上似乎还含有一个新旧思想的冲突。”、“范仲淹为祕阁校理,每感激论天下事,奋不顾身,一时士大夫矫厉尚风节徽宗时,”,这里看不到这些当时社会的精英对权利与利益的追求,看见的是他们胸怀天下的实践。因此,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钱">钱ersonName>先生最后的意见是“宋室即在新旧两派更互改作中断送。新派亦非无贤者,而终不胜意气私利之洶涌。两党皆可责,亦皆可恕也。”为什么可恕?因其不为己而为天下,这样的探索其情可谅,其行可恕,为什么可责?在于,学术一旦落实到政治的层面上就会出现问题,一旦与操作政治相结合就会背离我们的初衷。由此又会让人思索,儒学的初衷是什么?夫子以平民之身修史为了什么?

读论语有一个困惑,发现夫子并不十分赞成自己的弟子为官,子曰:‘三年学,不至于谷,不易得也。’”(《泰伯第八》),但是在《子罕第九》中面对子贡的提问“有美玉于斯,温椟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夫子很明确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夫子自己也说 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子路第十三》。这两个矛盾让人深为困惑,再看子贡如何回答我们的困惑“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学而第一》),让我们再把目光放向儒家另一部经典《大学》,其中开篇之句为“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致此可以得出一个推理:若为“谷”不可求,若为“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则“温良恭俭让以得之”,然则需上下同心,故夫子“我待贾者也”。夫子还说“诲人不倦”,即“贾者出,我沽之。诲人不倦,使其止于至善,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以我目前的理解,儒学的初衷在此。

然,夫子还做了一件事情,以平民之身修订《春秋》,其意何为?有一句话“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笔者以为这句话要改动,“真理非实践所能验证,但是实践的背后要有真理”,从历史发展过程中是发现一种本源性的脉络,“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事”司马迁修史不正是怀着与夫子一样的理念吗?而后的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钱穆">钱穆ersonName>先生也是如此。只可惜后来,为之者寡,用之者曲,不可求也!

现在看来,先贤们其实没有停止过在操作政治的层面把儒学付诸于行动,他们争论的最终指向是天下心,他们的得失就是儒学在实践过程的得失,而我们却用实践性的结果去评价实践背后的真理,作为后学者实在可以从中得到一些启迪与思考。

作为作业太长了,作为论文太短了,一点感想,偶而为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7-12 14:14:52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8 02: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吾日三省吾身

此刻才明白,这个三省的目的就是须臾不可离仁,专注一切事,专心一切事,立在一切事中,观,盯着看,看自的不足,看是否能无我的学习,观心的状态,观为的尺度,专心于一切事的过程,哪怕是一点点的细节。不可放心在小性、小乐之中,慢点再慢点,对自己说,踏实的慢慢的一步步走,落到每一个实处!我自云中落下,需有漫藤扶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9 13: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哪,天很蓝,花很红,我做不到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22 15: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解经的困惑

在解经文的时候,第一刻的念头往往能让人有顿觉的感觉,但是这样的感觉解出来的经文却并不能总能把握准确,正如如海先生所说,“我见”太重,可是倘若先看朱子的解释,则思维上的那种进入的状态就没有了,只能说明白了经文的意思,没有了来自自我的体认,没有了进一步思考的想法,倘若再听或是再看他人的说法,就跟加没有想法了,觉得他们讲都有道理,大路因多歧而亡羊,不知如何是好?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9-17 12:36:46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9-17 12: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父母唯其疾之忧”,以此看《二十四孝图》就不可笑。

子张曰“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以此看《孝经》,可知其背后有道。

子曰“以顺天下,民用和睦,上下无怨”。

以此看《孝经》,可知儒家之“孝”乃大孝于天,则和其民也,“顺”乃前提,无此,则无从于“和睦”与“无怨”,孝之本末有见于此。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看此句乃知,《孝经》给人以人的尊严。

大雅云“无念尔祖,聿修厥德”。

看此句乃知,宗庙、祠堂是何意义。

“士有争友,则身不离於令名。父有争子,则身不陷於不义。故当不义,则天不可以不争於父,臣不可以不争於君,故当不义则争之,从父之令,又焉得为孝乎。 ”

看此句乃知,“愚忠愚孝”乃滑天下之大稽之说,难道他们都不认识字了吗?百思不得其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