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480|回复: 4

[原创]简论仪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29 12:0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里需要特别强调一下仪礼之中表现出来的“威仪”。周代的统治者规定,在各种场合有各自不同的礼仪,所谓“礼经三百,威仪三千”、“礼仪三百,威仪三千”。 [ii]其中“威仪三千”即是贵族用之表现出“优优大哉”的仪礼轨则。依郑注:“‘威仪三千’者,即《仪礼》行事之威仪。《仪礼》虽十七篇,其中事有三千。”实则,《仪礼》十七篇乃残篇,并非周代仪礼的全部,故“三千”所指并不限于十七篇的《仪礼》。[iii]由于礼制十分复杂,周代设置了大量的礼官,甚至有的家族就世代掌管礼仪。据在陕西扶风县的考古发现,一批西周史官家族的青铜器的铭文表明,这一家族的先祖本居于商朝所封的微,专通礼仪。武王伐纣后来谒见武王,因“五十颂”(即“五十容”。礼的训练不仅有各种礼仪,还涉及包括各种行止姿态,称为容。)而受封于周,世世掌管威仪。[iv]可见威仪对于周人的重要性。

《尚书》言威仪有二处:《顾命》“自乱于威仪”;《酒诰》“用燕丧威仪”。

《诗经》十七处言威仪。对于《诗经·大雅·抑》“抑抑威仪,维德之隅,人亦有言,靡哲不愚。”阮元谓:“古人但说威仪,而威仪乃为性命所关,乃包括行在内,言行即德之所以修也,于此诗可见其概。”[v]意思是说,威仪是德的表现,代表了一个人的性命修养。阮元的理解是深入而准确的。

《诗经》中劝谏周天子需要“敬慎威仪,以近有德”(《诗经·大雅·民劳》)之类的刺诗恰好证明了威仪对天子的约束力和重要性。

关于周代贵族的仪态方面的刻画,在长于文学描写的《诗经》中显得尤其生动。

《诗·大雅·烝民》对贵族的代表人物仲山甫的德行、容姿赞美道:

仲山甫之德,柔嘉维则。令仪令色。小心翼翼。古训是式。威仪是力。天子是若,明命使赋。

……

人亦有言,柔则茹之,刚则吐之。维仲山甫,柔亦不茹,刚亦不吐。不侮矜寡,不畏强御。

可见,仲山甫是举止有度,恭谨敬顺的人,然而,正是在他敬慎的姿容里面,体现了高贵和尊严。 尽管他的身份高贵,有温厚的德行修养,却非常富有正义感,从来不轻慢、欺侮弱者,也从来不危惧强横的势力。这几乎是一个完美的道德典型了。

贵族的威仪也表现在服饰方面。《诗·小雅·都人士》由此极赞贵族的风度之美:

彼都人士,狐裘黄黄。其容不改,出言有章。行归于周,万民所望。

彼都人士,台笠缁撮。彼君子女,绸直如发。我不见兮,我心不说。

彼都人士,充耳琇实。彼君子女,谓之尹吉。我不见兮,我心苑结。

彼都人士,垂带而厉。彼君子女,卷发如虿。我不见兮,言从之迈。

匪伊垂之,带则有余。匪伊卷之,发则有旟。我不见兮,云何盱矣。

此诗首章是逸诗。[vi]都,邑有宗庙、先君之主为都;京师、国亦皆曰都。都人,指都邑之主人。 “狐裘黄黄”,《白虎通·衣裳篇》:“诸侯狐黄”,故知乃诸侯服饰的标志。这位诸侯国的国君容态闲适自如,言谈条理清晰,来到镐京,民众对其丰姿、气度仰慕不已。

以下章节则从怀春少女的眼中再现了青年贵族的风采。篇中“淄撮”,《毛传》:淄撮,淄布冠也。据《仪礼·士冠礼》记载当属于士所佩戴的,乃其身份的象征。这位士的形象是头戴莎草笠,黑布冠,冠旁塞耳镶嵌着宝石,冠带悠然下垂。方玉润评论道:“冠带、发一层,风致翩然,令人神往” ,“诗全篇只咏服饰之美,而其人之风度端凝、仪容秀丽自见”。[vii]

由此可见“威仪”实在是有意味的形式。所谓“抑抑威仪,维德之隅”[viii],《毛传》谓:人密审于威仪抑抑然是其德必严正也。说明威仪有严正、刚毅的含义。《诗·大雅·既醉》有言“威仪孔时,君子有孝子。孝子不匮,用锡尔类。”其实,“威仪孔时”的效用绝不仅仅只体现在孝道一端,而是 “敬慎威仪,维民之则”[ix],意在起道德的教育示范作用,赫赫威仪体现在周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由此可以看出,威仪的作用既在维护等级制度方面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同时对塑造贵族的人格精神也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



以上从论文中摘出,注略。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2-18 10:47:43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31 08: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儒门无礼不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2-16 23: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贵虽然离我们很遥远,

但我们却找到了一条通往高贵的路---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7-5 09: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 22: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阮元谓:“古人但说威仪,而威仪乃为性命所关,乃包括行在内,言行即德之所以修也,于此诗可见其概。”[v]意思是说,威仪是德的表现,代表了一个人的性命修养。阮元的理解是深入而准确的。
   [我聞]
『論語』夫子也說“君子不重則不威。”可見威儀對一個人的重要性。而威儀對人更深刻的含義,是威儀關乎人的精神生命 。如何呈現出威儀。只有如先生所教:循禮而行,同時體仁,開啟自己完整人性。
《诗经》中劝谏周天子需要“敬慎威仪,以近有德”(《诗经·大雅·民劳》)之类的刺诗恰好证明了威仪对天子的约束力和重要性。
    [我聞]
     威儀對任何人都一樣重要,任何人都沒有特權。威儀對天子同樣具有約束力和重要性。讀到此,您還會相信古代的禮都是“統治階級愚民的工具”?還會相信那些對“儒者”的種種歪曲和誤讀嗎?如『大學』所云“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脩身為本。”

《诗·大雅·烝民》对贵族的代表人物仲山甫的德行、容姿赞美道:

仲山甫之德,柔嘉维则。令仪令色。小心翼翼。古训是式。威仪是力。天子是若,明命使赋。

   [我聞]

   讀“古訓是式,威儀是力”,這句,聯想到先生曾經說過,禮是貫通內外的。在外表現為各種“節文”,在內則是起“敬”,敬天命。先生又講“別信那句話‘外在的形式不重要。’這句話害人。”把禮節做盡,同時關注自己的內心。起敬循禮,禮的式做盡了。我們的內心升出種種如溫暖、舒服,都是力。這力助我聞道路上前行不顧。這力應該好比先生所方的“精神生命之火”吧。沒有此力,我無以維護自己的生命,沒有精神生命的我,無異於行尸走肉的生活。

     

讀先生此文感言

 今天第一次讀到先生八年前的文章,愧自己辜負先生這許多年。思六年前,聽先生講此論文時,自己許多處聽得吃力,很多源於自己沒有真正用功讀書。其實先生早就告訴過我,“時常看看經典學堂裡的原創”內容。自己答應得很好,可是卻未曾做到。從今往後,當不敢再繼續錯失下去!此事乃與性命相關!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5-10-2 23:03:48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